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九四章 干掉希特勒(中)

第一九四章 干掉希特勒(中)

第一九四章干掉希特勒(中)

狼『穴』,机场。

收到希特勒的电令后,德意志第三帝国驻法国、荷兰与比利时、英国的三大元帅很快就乘坐各自的专机飞抵狼『穴』,或许他们也被西欧的瘟疫搞怕了,所以动身速度特别快,从伦敦出发的驻英武装部队司令维茨莱本元帅在从电令发出不到三小时,其乘坐的专机就降落在了狼『穴』的机场跑道上,速度之快简直可以用神速来形容。

不过,不管是来得最早的德国国内驻防军总司令奥尔布里希特上将,还是最后赶到的驻法司令卡?施图尔纳格尔元帅,所有外来人员,除了从苏联归来的特莱斯科夫上将,都得老老实实的接受身体检查,被确认身体健康没有感染瘟疫后,他们这才被接到了狼『穴』地下深处的会议室里。

从发出调令到所有与会人员到齐,时间只过去了四个半小时,希特勒对于这样的反应速度还是很满意的,从他进入会场看到特莱斯科夫、维茨莱本等人『露』出的笑容就看得出来,当然对于所有将领的标准纳粹敬礼,他也是一如既往的庄严回敬,随后才率先落座,让已经准备好的特莱斯科夫上将介绍苏德战争情势。[]大国无疆194

橡木桌很宽大,希特勒双手放在桌上,炯炯有神的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桌对面墙壁上悬挂的大幅战争态势图,看到希特勒这幅认真样,其他人等就算是装腔作势也得摆出一副认真聆听的样子,一个个都屏住呼吸的看着特莱斯科夫上将会给他们介绍些什么。

特莱斯科夫把上午向希特勒的战争报告重新复述了一遍,这一次他讲述得更加流畅熟练,毕竟有了战争态势图来作为讲解素材,他的讲解结合在地图上的指示倒也显得并不乏味,所有人都很快听懂了特莱斯科夫的意思,那就是苏德战争现在需要加大投入,这意味着什么?很简单,增兵!

兵力从何而来?为了达到既定的战争目标,德国从闪击波兰到如今为止,德国国防军陆军、空军、海军连同党卫军在内,德国的武装力量已经达到了令人咋舌的500万,先不说打仗,光是这不会产生任何社会生产价值的五百万军人每天的吃喝拉撒睡开销,那就是一个天文数字,更何况德军还要维持在大西洋上遏制盟军反攻、在中东和中亚与共和国形成军事对峙、在苏德战场上力压苏联谋求胜利,而且还得在国内以及其他占领区或仆从国维持一定规模的驻军。

如此算下来,德国500万的兵力其实分散的很开,尤其是在很是重要的苏德战争中,目前真正能够投入战役的只有北方和中央集团军群,而南方集团军群需要严防警惕来自哈萨克斯坦境内的共和国驻军部队战争威胁,所以根本就没法参与到对苏作战中来,因而南方集团军群是万万动不得的。

海军显然没有让特莱斯科夫上将拉去苏联战场的必要,而德国空军目前在苏联战场上的兵力布置已经足够多,而且作为陆军中央集团军群的特莱斯科夫上将也并不觉得部队在航空力量支援上还有什么不足,他已经和希特勒达成一致的地方,就是需要地面部队以及大量的作战物资补给,15个步兵师、3个炮兵师和2个装甲师是他提出的最低限度要求。

然而,尽管是最低的要求,希特勒也没法满足他,原因很简单,日耳曼民族已经不能再继续为了对苏作战这样的常规战争进行国防动员了,德意志第三帝国目前已经在许多的生产岗位上使用女工,如果再发动一次大规模的征召,那么就将意味着大批拥有经验的技术男工也得身披军装走上战场,女人将不得不成为社会生产主力,届时德国的工业生产能力受到的影响便可想而知。

国内已经不能再动员,希特勒也不愿意为了战胜老『毛』子再盘剥自己已经苦不堪言的劳动人员,所以他召集三大境外驻军部队司令回来,显然是希望能从这些人手里掏出一些兵力出来,这一点在会议召开之前,三大司令其实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更何况希特勒的副官施蒙特本身就和他们关系匪浅,早就向他们暗示了希特勒召开此次会议的主要意图。

调兵可以,三大元帅显然不可能抗拒希特勒的命令,希特勒能召集一次会议来“协商讨论”大规模兵力调动一事,已经算得上是看得起他们,所以在特莱斯科夫讲述完毕之后,在希特勒默许的自由讨论时间里,坐在一起的施图尔纳格尔、卢克格、维茨莱本三人就已经交头接耳的讨论出一个结果。

在德国占领区中,反抗最为激烈的莫过于爱尔兰岛,这一点也与爱尔兰岛独特的地理环境以及彪悍民风有关,不服教化崇尚自由的爱尔兰人对大英帝国政fu都是阴奉阳违的,对于侵入他们家园的德军肯定是更加不服,所以作为帝国驻英国武装部队总司令的维茨莱本元帅显然不愿意抽调在爱尔兰的驻军部队,因而他只希望将驻扎在大不列颠岛上的三个国防预备役步兵师划拨出来。

同样,深受特大自然灾害影响的驻法武装部队,其实很早之前就有许多部队指挥官向施图尔纳格尔反应他们想要撤回国内,原因很简单,作为胜利者的他们,凭什么要参与灾后抢险、凭什么要承受瘟疫可能带来的危险,种种原因之下,施图尔纳格尔麾下的部队,包括在直布罗陀的驻军、奔赴西班牙抢险的部队,连同在法国境内以军事威慑般存在的部队,也都有撤回德国避险的情绪存在,而且许多军人都直言不讳的声称,宁肯在苏联前线战死,也不要在占领区患瘟疫而死。

于是乎,施图尔纳格尔成了最大方的,他原因将麾下部队中的四个步兵师、一个炮兵师,以及唯一一支驻扎于巴黎郊区的装甲师划拨出来供希特勒调派,而驻扎在地方更小的荷兰与比利时的武装部队司令卢克格,情况与施图尔纳格尔一样但他手里本身兵力就不多,因而愿意调派两个步兵师出来,其中一个还得从挪威抽调。

同样要割肉的人还有,他便是德国国内驻防军总司令奥尔布里希特上将,手里兵力雄厚的他显然也要成为被特莱斯科夫狠狠敲诈的对象,在希特勒的眼神反复掠扫之下,他只能同意将驻扎在纽伦堡、法兰克福、科隆等三地的防御部队抽调部分给特莱斯科夫带走,这批部队包括四个步兵师、一个装甲师、一个炮兵师,原本是为了应对荷兰、比利时、法国等占领区可能爆发的反抗而需要前去支援镇压存在的,当然构筑大西洋壁垒本土防御线的重要力量。

林林总总算下来,特莱斯科夫所需要的部队还是缺了不少,比最低限度的要求都还少两个步兵师和一个炮兵师,这显然让特莱斯科夫不好受,最低限度的兵力补给已经是他根据前线实际需求而反复商榷后定下来的,临行前,他还特意向中央集团军群司令冯?博克元帅打包票,只会多不会少,可现在看来……

特莱斯科夫对于这样一个结果,也不好说什么,只能以无辜的眼神看了一眼希特勒一旁不动声『色』坐着的施蒙特,施蒙特显然懂得是什么意思,当即侧头过来,小声的和希特勒说了几句,略略点头的希特勒很快就伸了伸脖子,看了特莱斯科夫一眼,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特莱斯科夫没怎么看懂。

施蒙特见特莱斯科夫还是一副不依不饶的架势,当即趁着希特勒侧身和德国国内驻防军总司令奥尔布里希特说话的机会,在桌下踢了特莱斯科夫一脚,压低声音说道:“伙计,够了吧,你还想要什么?这已经是底线条件,元首也不愿意往三大境外驻军部队规模缩减太多!”

“可这真的不够啊?难道你要让我把集团军群司令部的文员也都武装起来上前线拼杀?”

特莱斯科夫几乎要被气得翻白眼了,这二十多万的兵力补给要是在以前算得个鸟,可对于如今的德国而言,庞大的兵力散落得太开,就跟一盘散沙似的,想要拽紧一些,都困得要死,一想到这个,他就不经意在想作为世界上领土最为辽阔的共和国是怎么做到的,因为共和国除了自己上千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和数百万平方公里的海疆,还在中亚、中东、东南亚等地区要有军事武力存在,可共和国多次向外披『露』的国防白皮书都反映共和国只有不到三百万的武装部队规模,所以特莱斯科夫不禁在想,难道中国士兵一个能顶两个用?

施蒙特实在不敢再劝说特莱斯科夫什么,早就知道这位同学是个很古板的将领,认准的事情就必须要办到,所以他不再多说什么,见希特勒没有再和奥尔布里希特闲聊,便正了正坐姿并轻声咳嗽了一声,提醒其他交头接耳说悄悄话的将领们,希特勒要讲话了,这也是施蒙特基于对希特勒的充分了解。

果然不出施蒙特的意料,希特勒果真习惯『性』的伸了伸脖子,张起嘴巴就大声的说道:“对苏作战,从柏林时间1945年4月15日上午9点整开始算起,到如今1947年4月6日下午16点为止,再有一周余时间就刚好两年整,在二十多个月的时间里,我们取得了许多辉煌的战果,然而在最终胜利到来之前,莫斯科战役却成为了我们最难以逾越的障碍,但伟大的日耳曼民族伟大振兴、强大的德意志第三帝国,难道就要被一场小小的战役而阻挡住了前进的步伐吗?”[]大国无疆194

希特勒那如同鸭子引吭高歌的特殊嗓门声音之大,震得紧靠希特勒坐着的施蒙特只感觉自己的耳膜生疼,早知道就别靠得这么近,可希特勒接下来的话倒是让他忘记了耳膜发疼了,因为希特勒吐字清晰的告诉会场所有人,作为德国国内驻防军重要力量的德国国防军秘密王牌部队将组成一支部队以满足特莱斯科夫的兵力补给需求,这支部队赫然便是德国目前唯一的一支空骑兵集团军。

作为希特勒得力助手的施蒙特自然知道空骑兵集团军是神马东东,这是一支在对英作战期间重要战役预备力量的‘黑骑士’航空师基础之上扩编而来的部队,简单说来,这支部队之所以要冠以“空骑兵”就是因为该部队的战术实施与机动都全靠各种直升机来完成,因而拥有三个空中突击旅、一个工兵旅和一个炮兵旅的该空骑兵集团军,俨然是目前德国国防军陆军部队编制中,装备最为奢华的。

该部队的空中突击旅主要装备从共和国引进的“力神”运输直升机、“夜鹰”武装直升机,而工兵旅、炮兵旅则装备使用从在共和国对德实施军事制裁之前,大规模引进的民用型“钢铁鸟”中型运输直升机、“黑骑兵”多用途直升机,其中在引进这些装备的过程中,还曾发生过一个小故事,那就是德国引进可以一次『性』吊装中等口径榴弹炮“钢铁鸟”中型运输直升机,是以国内预防自然灾害所用。

而“黑骑兵”多用途直升机则以森林防火巡逻、医学救援等名义引进,可事实上,这些中航工业集团出口给德国的“民用型”直升机,迄今为止也都没有在西欧的特大自然灾害中亮相,它们似乎被德军遗忘了其民用使用的最初购买意图,悲剧的是,当初共和国航空工业协会还“真以为”德国是要购买这些先进的直升机来应对多水灾和森林火灾的,可没想到德国人买回去之后就让这些直升机“消失”了,压根儿没有在民用领域使用,可对零部件、维修设备等方面的订购量却并不少。

高投入显然是有高回报的,虽然到目前为止,德国航空工业依然没法彻底消化掉民用版本的“黑骑兵”多用途直升机和“钢铁鸟”中型运输直升机的技术,尤其是在航电系统、涡轮轴发动机系统,甚至连机体结构、制造材料和工艺等方面也无法复制,可德国陆军的这个空骑兵集团军却有足够多的零备件储备,足以让这些直升机服役很长时间,再加上共和国应西欧发生特大自然灾害影响,在一些民用产品上,比如医『药』、医疗器械、民用航空产品等方面暂时恢复了对欧贸易,德国人还是能够购买到一些东西来让自己的武装直升机也有配件更换。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支部队是目前德国陆军中担负拱卫首都柏林的核心拳头力量,是连德国党卫军都忌惮三分的强大作战力量,尤其是出『色』的机动『性』、强大的空地火力等,让德国陆军始终把它当成一张王牌,在很早之前就曾打算派往苏联前线以检验部队战斗力,可谁能料到苏联人那么不禁打,在德国陆军三大集团军群的围殴下步步失利,动不动就窝在城市里垂死抗争,忌惮城市战的这支部队这才没有去凑热闹,可如今看来,苏联出动了最后的战略预备部队,德国也是时候秀出自己的王牌了。

听到希特勒亲口说出要将空骑兵集团军调往前线,特莱斯科夫感觉自己的心脏似乎都提速了一倍,空骑兵集团军的的历次大规模演习他都没有错过,他很清楚这拥有不少武装攻击直升机的部队加入后,对于德国陆军中央集团军而言会是一个什么积极效应,它将意味着集团军群正式拥有一支快速的武装打击力量,这是特莱斯科夫梦寐了很久的目标。

早在共和国当年因马来半岛三大种族冲突,而一举动用大量战略空运力量向新加坡紧急派送空中突击部队,以很快的速度就血腥镇压了种族冲突以来,特莱斯科夫就做梦都想着自己有朝一日能看着上百架直升机呼啸着掠过自己的头顶,带着死神的问候向该死的敌人扑去,狠狠蹂躏敌人的暴『露』人员、装甲车辆甚至掩体阵地等。

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整编空骑兵集团军都要到了,在加上刚刚拿到手的13个步兵师、2个炮兵师和2个装甲师,特莱斯科夫已经在心里乐开了花,脑海里已经开始想象着荣获莫斯科战役最终胜利而得到勋章的镜头,所以接下来,他紧绷的脸终于舒展开来。

而一次原本准备会出现讨价还价争执不下的会议,却是这么一个愉快的结束结果,坐在希特勒身旁的施蒙特直到会议结束都还有一些发懵,直到希特勒站起身来离去,他这才回过神来,睁大了双眼狠狠盯了特莱斯科夫一眼,这才拍马追上希特勒的步伐,刚出门就看到了守在会议室门口的最高统帅部通信处处长菲尔吉贝尔,因为希特勒在场,俩人也不好打招呼。

“元首,戈林元帅刚刚发回署名电报,称文件已经收到,他将按照既定计划执行,轰炸机群的预订出发时间预计会是在明晚的八点!”

菲尔吉贝尔说着,从电报夹里拿出了一份电报单给希特勒过目,不过希特勒只是微微一笑,瞥了一眼电报单便背着手哼着奥地利小调走了,让一头雾水的菲尔吉贝尔不知所然。

“什么事情让元首高兴成这样?”

菲尔吉贝尔看着元首远去的背影,猛的拉住要赶紧跟上的施蒙特,后者什么也没说,只是超特莱斯科夫的方向扬了扬下巴,扭过头来的菲尔吉贝尔刚好看到特莱斯科夫那春风得意的样子,像是当了新郎官似的。

“一会儿有空到我宿舍来,我请你喝一杯真宗的伏特加,保准让你爽翻!”一脸得意的特莱斯科夫猛拍了菲尔吉贝尔的肩膀,乐呵呵的的延长而去。

还来不及反应过来是什么回事,菲尔吉贝尔又看到会场里鱼贯走出好几个元帅,当即挺身敬礼,看着一个个面带笑意的元帅走干净之后,这才小声的嘀咕道——“都吃错『药』了,还是都预见到了补充核试验必定成功?”

菲尔吉贝尔应约在十分钟后赶到了特莱斯科夫的宿舍,这是一个专门为将军级别军事将领准备的宿舍,干净、整洁充满了军人的气息,刚敲门进屋的菲尔吉贝尔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不大的屋子里竟然坐着好几个大人物,驻法司令施图尔纳格尔元帅、驻英司令维茨莱本元帅、驻荷兰与比利时司令卢克格元帅,以及国内驻防军总司令奥尔布里希特上将,以及一个不太熟悉的上将,狠狠一想才回想起是备受元首青睐的空骑兵集团军司令弗洛姆上将,当然还有作为希特勒副官的施蒙特这一老熟人,一个个都端着酒杯,向姗姗来迟的他致敬。

“做什么?难道真有好事儿发生?”菲尔吉贝尔顺手将房门关上门,摘下大檐帽便一脸笑意的上前接过特莱斯科夫递来的一杯伏特加,这酒还没喝就闻到了凶狠劲儿,一点儿不输给中国人常喝的二锅头。

“你不应该恭喜我,我不过是要在未来一段时间让弗洛姆上将的空骑兵集团军任我摆布罢了,你得恭喜奥尔布里希特,刚刚施蒙特带来了希特勒的口头命令,要正式晋升奥尔布里希特为元帅!”

特莱斯科夫说完,将手中的酒杯朝一脸微笑略显不好意思的奥尔布里希特敬了一下,而坐在奥尔布里希特一旁的施蒙特也一脸笑意,算是默认了特莱斯科夫的说辞,这下菲尔吉贝尔也放松了下来,好朋友从上将晋升元帅自然是好事儿一件,所以捧起酒杯,当即就送上了自己的祝福,也一口饮尽了酒杯里的高烈度伏特加。

“另外,在庆贺奥尔布里希特晋升元帅,让我们日后也得敬礼致敬的同时,我还不得不告诉大家一个坏消息!”

施蒙特在众人还都正值兴奋的时候,一句话便将所有人脸上的笑意扫去,众人目光纷纷聚集在了他的身上,倒是要听听,到底还有一个什么坏消息。[]大国无疆194

施蒙特见所有人都这么重视自己的小道消息,微微一笑的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声后便取来桌上的酒瓶,给自己的酒杯满上之后,猛地一口全部喝下,让痛彻心扉的火辣感觉直冲脑顶,这才壮着胆子说了出来。

“坏消息就是,由于菲尔吉贝尔同志及时报告了戈林元帅的战略轰炸机部队已经做好了赴北非进行补充核试验的准备,并且能最快在明晚夜深就能让元首得知原子弹是否具备实战的能力,因而元首刚刚临时决议,暂缓向前线增派兵力的计划!”

施蒙特说完,泪水不可抑制的从眼角流淌了出来,不是被烈酒所冲,而是被希特勒的决定而气恼,作为军人的他,这辈子还真没觉得像如今这般窝囊难受。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反应最为激烈的便是刚刚还在想象着在战场上突飞猛进猛屠苏联老『毛』子的弗洛姆,他可是准备上前线大干一票的,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说是王牌部队,可不上战场建功立业博取战绩功勋,哪儿能成真正的王牌呢?

“是啊,这到底是为什么,施蒙特,我最好的朋友,你得给我们说清楚啊!”

所有人中声望最高的便是时任德国国防军陆军总参谋长的路德维希?贝克,虽然他还是上将军衔,可谁让他是陆军总参谋长,所有人包括已经说是要晋升元帅的奥尔布里希特都得对他礼让三分,因而他开口说话,周围其他人也是点头赞同,施蒙特这样突然的情绪变化,到底是为了什么。

施蒙特没有说话,他深深的埋下了头,不断的摇头叹息着,让周围所有人更加疑『惑』不解很一阵后,他终于抬起头来,不过泪水早已没有了,他已经恢复了往昔的坚毅果敢面容,而他也终于蠕动嘴角开口说话了。

“说实话,从看到元首的第一天起,我就发誓这一辈子一定要誓死追随,为了日耳曼民族的振兴、为了洗刷掉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耻辱、为了能让德意志第三帝国也能像共和国那样成为一个具有世界级影响力的超级大国、让我们的国家至少也能在欧洲数一数二……”

“可我错了,我发现我现在每走一步都错得极为厉害、极为愚蠢!”施蒙特说着,放下了酒杯,开始抚『摸』自己大檐帽前的军徽。“我是一个军人,我并不是一个屠夫,发动侵略战争、毁掉无数的幸福家庭,这本身就是我们作为军人的一种不可推卸的罪过,可如今看来,元首已经不是要让我们征服世界,而是要毁灭世界!”

施蒙特最后一句话,终于是让满脸疑虑的所有人知道了缘故,能聚在一起毫无顾忌谈天说地的他们之间在很早之前,其实就已经开始有人提出要想希特勒建议停止战争杀戮,尤其是针对犹太民族以及苏联战俘的非人道主义大屠杀,然而谁都没有提出来,因为形势也根本不允许他们有太多的时间来考虑这个问题,可如今不一样了,德国在整个欧洲而言,基本已经算是一个胜利者,为何一个高高在上的胜利者,已经可以耀武扬威的炫耀自己的功绩,却还要对手无寸铁的其他种族和战俘难民狠下屠刀呢?

现在,很明显施蒙特已经用另外一种方式在告诉众人,希特勒的妄想症又病发了,这一次他不再是要狠杀犹太人和战争无辜人群来为自己的凶残添枝加叶,而似乎要在战争中使用核武器,以替代不断增加的战争资本。

“如果元首真对苏联下手,第一个目标肯定会是久攻不下的莫斯科……”特莱斯科夫紧咬着嘴唇,猛灌自己一杯伏特加,这才压抑住了内心的愤慨。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