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九五章 干掉希特勒(下)

第一九五章 干掉希特勒(下)

第一九五章干掉希特勒(下)

时间像是被凝固的空气所阻挡住了前进的步伐,屋子里的每一个人都默不作声的想着心事,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所有人都震惊得哑口无言,有这么一个疯疯癫癫的领袖,他们还能说些什么呢?  “还依稀记得,元首曾说——我们的斗争只会有两个结果,要么是敌人踏着我们的尸体赢得胜利,要么是我们踩着敌人的血肉赢得成功,而现在看来,元首似乎并不打算让我们英勇无畏的付出,因为……”施meng特晃了晃已经空dangdang的酒杯,摇着头自言自语道:“因为,他有了原子弹,比什么都管用的超级毁灭武器,还用得我们这些军人吗?可笑!”

一直以来都被认为是希特勒最忠实跟班的施meng特,其实在所有人眼里都是一个非常正直的军人,他可以选择遵从希特勒为了日耳曼民族的伟大振兴而发动侵略战争,他也可以为了使得德意志第三帝国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而鞠躬尽瘁,因为他本身就是军人,一个可以为了个人荣誉、国家利益而奋不顾身的军人。跟我读h-u-n混*h-u-n混*牢记

然而,让施meng特接受以彻底毁灭对手的方式来赢得可笑的战争胜利,他实在不想要这种虚无的辉煌,因为就算成功了,能得到的,也不过是一片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人类都无法涉足的核污染废区,有何意义?

“我实在无法想象,有朝一日我退役在家,我的子子孙孙问起我辉煌的军旅生涯是如何摘得最值得骄傲的荣誉,我只能不好意思的向他们说,孩子,帝国的军人都是软蛋,我们整整发动了两年的侵略战争,却始终因为拿不下敌国的首都而只能选择以最肮脏、最可耻、最惨无人道的方式,用原子弹把敌人连同他们的信心一同给炸没了,所以,我们就取得了胜利!”[]大国无疆195

施meng特还在醉醺醺的胡言『乱』语,站在一旁不知道如何劝慰的特莱斯科夫只能拍了拍施meng特的肩膀以示安慰,作为德国陆军中央集团军群参谋长的他,策划的战争战役行动不计其数,横扫欧洲的伟大胜利果实中,也有他的一份功劳,而这些常规战争的胜利荣誉也一直让他为之自豪,甚至他已经非常有信心、也有强烈的求战**,能在有朝一日,代表已经坐实欧洲第一军事霸主地位的德国和传言中的亚洲第一的共和国交手,看一看是德**队强大,还是中**队更胜一筹。

但无论如何,特莱斯科夫都没有想过会以最不可取的手段来获得战争的最终胜利,常规战争的确是吞噬生命与财富的魔窟,但就算不断的相互杀戮让山河破碎血流成河,可也没有闹到用原子弹来毁灭一切的地步,常规战争输了还能再来,可核战争呢?一次一枚,就足够把一座城市从这颗星球上抹去,彻底变成一座人畜难居、寸草不生的死亡禁区。

特莱斯科夫将酒杯放在了桌上,沉『吟』了一下看着周围的好友、战友,说道:“我支持施meng特,上帝作证,他一定是对的!”

特莱斯科夫的突然表态,不禁让其他几个人面面相觑,尤其是刚刚还ji动得不得了的弗洛姆,他似乎有些没怎么听懂特莱斯科夫所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耸了耸肩膀,侧头轻声问道菲尔吉贝尔:“该死的,他们是要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又不是上帝!”

菲尔吉贝尔一脸无辜的回答道,不过他身后便是岿然不动坐着的路德维希?贝克,作为德国国防军陆军参谋长的他自然有一深谋远虑聪慧发达的头脑,他相信贝克上将应该听得懂特莱斯科夫和施meng特俩人嘀咕的话意味着什么。

卡?施图尔纳格尔、卢克格、维茨莱本以及刚刚才得到或将晋升元帅消息的奥尔布里希特,这四个人倒是动作一致,都把目光看向了他们最为敬佩的贝克上将,没有得到菲尔吉贝尔满意答复的弗洛姆也看向了贝克,就连刚刚还有些过于ji动的施meng特,以及话语高深莫测的特莱斯科夫,一伙人都把目光聚集在了贝克的身上,他们都相信能够策划出让帝**队横扫欧洲一系列战争计划的贝克,肯定也能运筹帷幄处理好这一件棘手的大事。

贝克并未当即说话,他用友善而又锐利的目光掠过了每一个人的脸庞,这是多么好的军人啊,为了国家的崛起、民族的强大,可以为了誓言而奉献所有乃至生命的军人,他们已经是国之栋梁,为了还要被这样的问题折腾得黯然神伤?

“元首曾说过——让我来完成耶稣基督没有完成的事业。”贝克学习了施meng特,用一句希特勒的经典话语来作为开场白。“现在,我终于明白元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什么意思?”弗洛姆第一个出声问道。

“什么意思?你们不妨想一想,上帝会有什么事情没有做完,还得需要交给希特勒来完成?”贝克有些怒气的大声呵斥道:“是毁灭人类,因为既然上帝创造了人类并一直庇护人类,那么他没有完成的事业就只能是——毁灭人类!”

贝克的话声音很洪亮,要不是整幢楼本来就很少人居住,而且周围党卫军士兵们也都被施meng特提前支开,说是要在特莱斯科夫的宿舍里小聚一下,最低军衔都是上将的一伙人就算把整幢楼拆掉,党卫军士兵们也不敢怎样,所以早就躲得远远的,万一碰到了一个喝醉酒的上将或者元帅看自己不顺眼,那可就倒霉透顶了。

于是乎,环境很清静的宿舍楼周围没人听到贝克的话,可房间里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这话要真是传入了希特勒的耳朵里,弗洛姆敢用xing命担保,希特勒肯定会亲手将贝克就地枪决,毁灭人类这种大逆不道的话都敢说,简直就是讽刺希特勒是来自地狱的掌门人,专程是来搜罗人类xing命的。

“不瞒诸位,其实……”菲尔吉贝尔这时候也终于吞吞吐吐的要表态说话了,他看了看所有人的脸道:“其实,在北非阿尔及利亚的核试验失败之后的一个小时,元首就找我去草拟一份绝密电报,但这份电报最终没有发送出去!”

“什么电报?发到哪儿去的?我怎么都不知道!”有些醉意的施meng特双眼朦胧的问道。

“按照元首的意思,电报是准备发给特莱斯科夫的,元首认为核试验的失败原因是人为因素,有人想要阻挠帝国具备核战争实力,不管是内部还是其他,当时气愤难当的元首第一时间就想要中央集团军群,至少动用一枚原子弹,直接在苏德战场前线使用,不管成功与否,都将具有极大的意义!”

菲尔吉贝尔说到这儿也知道自己豁出去了,所以干脆拿起桌上的伏特加酒瓶,猛喝了一口后,壮着胆子一口气说完:“因为一旦爆炸成功,必将证明帝国的核武器是可实战化使用的,且必将给苏联造成巨大伤亡,有可能直接赢得战争的最终胜利,甚至还能起到威慑共和国的效果,美英等其他同盟国也只能乖乖投降!”

“而就算是失败,元首也将肯定发生在北非阿尔及利亚的首次核试验失败肯定是有其他因素所造成,这对于接下来查找原子弹无法正常爆炸很有科研意义,可对于军队而言显然风险太高,因为当时我就曾建议元首,如果不能正常爆炸,那么军队提前撤离开来的安全范围,岂不是直接白白送给了苏联人?”

菲尔吉贝尔摇着头,嘲讽着自己,道:“我当时还因为这只不过是元首被首次核试验无法肯定是否成功而被气出来的冲动想法,更何况他当时也让我暂时压住这封电报,并未没有发给特莱斯科夫,也就没有让中央集团军群将早就收到的两枚核弹使用一到两枚,我也就将这件事情给暂时搁置了……混*混无弹窗广告全文字”[]大国无疆195

“本以为一切都将这么过去,我们只需要再征调一批兵力就能够赢得战争,但现在看来,元首似乎觉得帝国最大的敌人,早已经不是苏联,而是美国,而是更为强大且一直在观望的共和国,所以他觉得没有必要继续在老『毛』子身上浪费兵力和物资,浪费宝贵的国力,直接用原子弹多好,当然前提条件是这一次补充核试验得以成功!”

听完菲尔吉贝尔的话,特莱斯科夫突然才意识到自己的后背怎么凉飕飕的,要真是当时收到了这么一封绝密电令,要执行吗?不执行吗?特莱斯科夫简直不敢想象对久攻不下,已经有上万帝**人亡灵长眠的莫斯科,会不会因为一枚还无法肯定是否能够准确爆炸的原子弹而彻底毁灭,要真是当时就那么做了而且已经取得了成功,现在,大概已经像希特勒所希冀的那样,苏联人老老实实且战战兢兢的签署停战协议了吧!

既然话已经挑明,所有人也都明白,摆在他们面前的路只有三条,其一就是漠视这一切的一切,不管是4月7日深夜能够从北非传来补充核试验圆满成功或者再次失败的何种消息,他们都冷漠的接受这一切,不管是对苏联人动用原子弹,还是把好不容易筹集起来的补充兵力再一次送上战场增加赢取最终胜利的筹码,他们都以军人服从命令为天职来默默接受、全数执行。

这样的一条路显然是最简单也是最直接的,因为他们不需要担当任何的风险,不管是继续在常规战争中拼死搏杀,还是可耻的发起核武器打击,只要脸皮够厚,历史书反正都是胜利者书写的,难道他们届时还会把不光彩的东西写进史书里,让后人看一看他们丑陋的嘴脸是多么的肮脏可耻?

当然,第二条路就比较有风险了,那就是阻止补充核试验的进行,因为迄今为止,除了那些早就在第一次核试验超级核爆炸中,早已回归分子原子状态的科学家和现场其他人等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德国国内『政府』官员、军队将领、科研学者等等,都还他娘的以为是外星人在捣『乱』,而且压根儿就还不知道,这包罗国内的两枚和中央集团军群的两枚总共剩余的四枚原子弹,到底是否能真正爆炸。

所以,想要阻止希特勒在战争中使用原子弹,那就必须要借助“外星人”的名义,来继续让德国的核试验失败,让希特勒给予重大希望和寄托的原子弹,继续有着要命的不确定xing,这样一来,希特勒只能答应继续以常规方式完成战争。

而这第二条路的风险等级很高,比第一条路风险高了许多个等级,因为很受希特勒重视的此次补充核试验真要是被查出来,是德国内部有人故意破坏而导致又一次失败,那么估计第一次失败的责任都会被希特勒无情的推到这些个倒霉蛋头顶上,希特勒届时肯定不会直接以枪毙的手段让可恨的家伙死得干脆不痛苦,他一定会把世界上最狠辣的手段用出来,而且据施meng特透lu,希特勒为数不多的空闲时间除了休息,都会用来研究中国文化,貌似对于中国古代邢典艺术也很有研究。

如此一来,第二条路可谓是一条羊肠小道,一个不小心,已经捆缚在一起的所有人都得掉进万丈深渊死无全尸,所以这条路所有人都肯定会慎重考虑,当然对于第三条路,那就只能是三思而行了。

第三条路是什么?比起稳健的第一条路和较有风险的第二条路,那么第三条路简直就是胆大包天的举动,但也是内容最为简单的——刺杀希特勒。

作为国家精神领袖、军事独裁者的希特勒一旦意外身亡,先不考虑德意志第三帝国会产生多么大的政局动dang,单单就发起核战争而言,没有了希特勒,显然就没有了这种可能会毁灭人类的巨大风险存在,这个来自地狱的恶魔来到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一大祸害,所以只要众人齐心协力除掉希特勒,换一个新的军政领导人上台,日耳曼民族就算经历些许

o动,也有很大的概率能够稳住胜果,指不定还能更快结束战争。

诚然,第三条路的风险是最高的,其回报也自然是最好的,一旦成功,那么参与行动的所有人都将成为功臣,而第二条路也有不错的回报,至少它可以让一座上百万人口的大城市免遭毁灭,只有第一条路是没有任何回报,因为那根本就是一个不作为的抉择,没有付出哪儿来回报?

怎么办?到底该走哪一条路?所有人又在一番小议论之后,把目光聚集在了贝克身上,殊不知他们当中已经有了三个元帅和一个快要晋升为元帅的上将,却还都把决策权放在贝克身上,也看得出来,所有人对贝克的信任是多么的坚决。

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刮起了一阵风来,高达的阔叶林树木在大风的吹拂下发出哗啦啦的声响,这才四月的光景,森林里的树木就已经长得特别丰满,摇曳的树叶也都是新春刚刚生长出来的,还带着新生命特有的新绿,带给森林一片生机盎然的景se。

血红se的夕阳渐渐从树梢的缝隙中消失了,高大茂密的树林深处是看不到夕阳坠下地平线的壮美景象,但,能看到夜幕袭来那一抹灰se渐渐变得黑沉,不一阵功夫,森林里的灌木丛中就响起了各种昆虫的鸣叫声,不知不觉,夜,已经来了。

枯黄se的灯光穿透玻璃窗户照向四周,隔得太远,只能觉得那不只是一片淡黄,守候在楼外很远地方的执勤哨兵已经换了一拨,楼里的狂欢似乎还在继续,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屋里竟然传出了悦耳的音乐,雄浑收腹,仿佛自己已经置身在了一往无前的战场,燃烧着热血青春,向着胜利迈着坚定的脚步,脚下,是一片血红,还有被坦克履带绞碎的敌人**碎末。

狂欢持续到了深夜,最后所有人都没有离开这幢楼,因为宿舍很多,所以这些级别很高的将军、元帅们随便找一间便睡了下来,除了希特勒亲自到来,估计谁都不敢去打扰这些人的清净。

漫漫长夜在时间毫不停歇的脚步声中很快就成为了过去,当次日的太阳红彤彤的将光芒『射』进树林的缝隙,让森林里的鸟儿早起欢鸣的时候,特莱斯科夫已经按照希特勒的指示,简单收拾一番便离开了宿舍楼,在副官的陪同下,坐着一辆悍马慢慢悠悠的前往机场,回来搬救兵的任务既然已经完成,他也是时候回到前线。

奥尔布里希特也走了,天还没亮他就乘坐一架直升机返回德国柏林去了,他要为特莱斯科夫调集四个步兵师、一个装甲师和一个炮兵师,并且还要负责尽快将这些部队送往前线,可有得他忙活,所以他拿到了晋升令,甚至还没有得到希特勒的晋升嘉奖表扬,便直奔柏林。

至于驻法司令施图尔纳格尔、驻英司令维茨莱本、驻荷兰与比利时司令卢克格,这三位元帅还没有急匆匆的赶各自的驻地,他们还在睡着懒觉,在如今的西欧可得好好注意身体,万一不小心患了感冒,都很有可能被误以为得了瘟疫,显然没有在警卫森严保卫措施到位的狼xue睡得舒坦。

施meng特和以前那样早起,在希特勒强制服用安眠『药』醒来之前,他得做好晨报的准备工作,而且他知道希特勒今天有一件大事要做,那就是乘坐其专机飞赴斯图加特,在便利的喷气式航空飞机应用的新时代里,希特勒也知道应该怎么享受出行的便利,因而他昨晚入睡之前,特意要求医生转交给醉醺醺回到宿舍休息的施meng特口述命令,让施meng特在为他安排今天的行程安排。

根据戈林元帅的报告,斯图加特方面是准备在今晚的20点起飞一架xing能状态最好的he-300型战略轰炸机,搭一枚原子弹升空起飞,另外还将有一个战斗机中队为之护航,而一路上空军都安排有护航战斗机群,在无法深入到的地中海上空,也将有海军的航母舰战斗机来为之护航,因而这架轰炸机在飞抵补充核试验场之前,以及返航,都会得到很好的保护,而这“保护”的另一个目的,便是随时准备抓住前来阻挠补充核实验进行的外星人。[]大国无疆195

施meng特也并不肯定是否有外星人,这东西就跟鬼神一样,好像人类自打学会书写历史以来,貌似就根本没有出现过,鬼神之类的还常见于什么神话故事小说,可外星人这东西,真正出现还是本世纪初那些无聊的小说家们yy出来的东西,整个宇宙真的出了人类自己以外,还有其他更为发达的星球文明?

<g前等候着。

希特勒似乎很早就醒了,施meng特没有枯站一会儿,希特勒就猛地睁开了眼睛,着实把有心事的施meng特吓了一跳,但好在他早就练就不动声se的硬功夫,所以没让希特勒看出什么特别的东西。

“除了三大元帅,其他人都走了吗?”希特勒有些明知故问般的说道。

“三大元帅目前还在熟睡,弗洛姆昨晚喝多了,现在还没来得及走,不过他有直升机,会在午饭前离去,贝格将军和奥尔布里希特元帅同乘一架直升机已经飞回了柏林……”施meng特非常流畅的就向希特勒报告了一下这些重要人物的去向。<g那样,简单的晨练了一下后便洗漱、吃早餐,待希特勒坐进办公桌后的橡木椅上之时,时间已经来到了4月7日的上午9点35分,照这样的起居习惯,希特勒明显不会适合于到共和国参加工作,早上九点半都还没开始工作,这一天又能干些什么呢?

希特勒当真是什么都没做,整个上午基本都在听施meng特为他口述报告,补充核试验即将进行了,拖了很长时间的战略导弹也就是远程火箭的第二次实验也得展开,很早之前,远程火箭研究计划委员会就上报希特勒,说是为了方便跟踪监控,也算是为了更好让海军届时打捞数据舱,第二次的实验,他们准备从德国本土向北极方向发『射』,而且这一次发『射』的这枚实验xing洲际战略导弹,为了确保发『射』成功率,许多部件都进行了反复检查,布劳恩等科学家甚至仿效共和国航空工业对喷气式发动机进行多次数、长时段的试车方法,对火箭的发动机进行了严格的地面测试。

施meng特像是一个复读机似的,从早上9点35分07秒希特勒屁股坐上椅子开始,就一直没有停歇的一直说到了上午11点22分整,仿佛是听够了一般的希特勒这才让嗓子已经有些干涩的施meng特停了下来,在这个空闲,施meng特这才赶紧喝了口水润润快要冒烟的嗓子,当然一边喝水的同时一边也在狠狠的咒骂报告的编写者,狗娘养的,写得什么狗屁报告这么长,干脆叫技术说明书得了。

接下来,希特勒并未让施meng特继续念叨了,因为刚刚特勤飞行团团长前来报告,希特勒的专机已经结束了第三次起飞检查,从拂晓就开始的第一次全面大检、第二次重点部件检测直到第三次地面发动机试车,希特勒的宝贝专机一直表现良好,当初可是从共和国购买花了大价钱的,xing能配置本来就十分出se,再加上备用发动机都是好几台,又有专人照顾显然保养得非常不错。

既然专机都已经准备好了,希特勒也就没继续再让施meng特难做了,挥了挥手让施meng特也回去准备准备,作为其副官的施meng特显然也要跟随希特勒飞赴斯图加特,督促整个补充核试验的过程直至获得圆满成功。

如获大赦的施meng特当即敬礼离去,离开希特勒办公室第一时间就去找来两块润喉片给含在喉咙里,从来没说那么多的废话,这一次真是快要把嗓子都给折腾的干裂了,直到喉咙好受了一些,他这才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给奥布里希特的副官施道芬贝格打了电话。

一切似乎都在正常的发展进行着,下午14点05分,吃过午饭后小睡了一觉的希特勒在副官施meng特的陪同下,乘坐其亚美幻影豪华专车离开了狼xue,沿着森林里的一条并不太宽的公路前往机场,这一走自然是前呼后拥,党卫军甚至动用了两辆武装悍马在车队前方五百米开道,声势吓人的车队没有任何意外便来到了机场,早就已经准备好的希特勒专机一侧已经有梯车准备就绪。

施meng特是紧跟希特勒身后躬身走进飞机的,专机的内部空间虽然宽敞,除了会议室、休息室、睡房等之外,希特勒还有一个si人的小酒吧,但希特勒似乎从不会去享受这些无聊的东西,他喜欢坐在最前面的乘坐舱室里,坐在和飞机一样从共和国原装进口的一按摩座椅上静静的享受。

施meng特的座位在另一侧,是看起来很普通但坐上去也比较舒服的航空座椅,每次乘坐希特勒的专机,他都不得不感叹共和国的人体工程学在工业设计方面是应用得多么的聪明实用,一个好的座位,足以让人减少不少的飞行疲劳感,而坐下之后,他也自己随身提上飞机的黑se皮箱放在了自己座位下的行李固定架上。

希特勒身体并不太好,对需要舱内增压的喷气式航空旅行却喜欢得很,可每次坐都有些紧张感,而且因为客舱增压是不会让人有在地面上的气压舒适感,而是勉强的增压到让人类可以忍受的两千多米海拔高度气压,而且舱内的空气也因为需要考虑到飞机的机体结构和材料使用寿命,所以循环的空气都是极为干燥的,这对皮肤质量要求很高的女士而言显然是一种罪过,而对于身体不好的人而言,干燥的空气也极难让人觉得舒服。

希特勒很快就闭上了眼睛假寐过去,而坐下后就没东张西望的施meng特心里却在读秒般的计算着时间,当他算准了时间睁开眼睛的时候,果然看到身旁的座位上坐下来了一个年轻的少将,他就是作为德国国内驻防军总司令奥尔布里希特副官的施道芬贝格,奥尔布里希特从上将晋升为元帅,他也跟着从上校升任为了少将。

施道芬贝格身体有些残疾,坐下来并不是很方便,所以施meng特非常友好的站起身来,接过了施道芬贝格手里的黑se皮箱,并扶他坐在了刚刚他自己坐的位置上,而他自己却在希特勒不经意之间,坐到了一旁的位置上,而手中的黑se皮箱也换成了施道芬贝格带上飞机的,至于施meng特带上飞机的且没有经过希特勒保镖检查的黑se皮箱,如今正静静的躺在施道芬贝格所坐的座椅下面,距离希特勒那独一无二的座位不到一米。

正当飞机的机械师已经检查完飞机并给飞行机组亮出了可以起飞的绿se信号牌,塔台也通过无线电通告了可以起飞,乘坐一辆军车飞速驶抵飞机面前的德国最高统帅部通信处处长菲尔吉贝尔上将,却将撤走梯车的希特勒保镖拦住,并在飞机外大声说道:“可以让我见一见施meng特上将吗?我这里有一份紧急电报让他签收!”

“看来,我得下去签个电报才能出发,你呢?施道芬贝格将军,看你的身体似乎不太适合乘坐飞机过去,要不,你干脆不去了,一路上我会向报告您的工作!”施meng特说着,拍了拍手中的皮箱,说道:“有了这些资料,我应该能很好的完成转述工作,事实上我非常擅长这一方面的工作!”

施道芬贝格当即微笑同意,起身向似乎已经睡着的希特勒敬礼后,在手提黑se皮箱的施meng特的陪同下俩人又走下了飞机,施meng特让保镖告知飞行机组等候片刻,并很快坐上了菲尔吉贝尔的军车,三人连同司机一起很快赶回狼xue总部,留下机场跑道一端孤零零的希特勒喷气式专机在那里。

动力强劲的悍马刚刚开出机场,坐在后座上的施meng特就长吁了一口气,拍着xiong脯说道:“吓死我了,我可从来没做个这个!”

“害怕什么?”菲尔吉贝尔倒是一脸轻松,并看了看一旁有些身体残疾的施道芬贝格一眼,说道:“你看看施道芬贝格,人家多镇定!”

施meng特对此,只能向菲尔吉贝尔竖起中指,开什么玩笑,能如此顺顺利利就把满满一手提箱的炸弹放在距离希特勒不足一米的地方,施meng特的功劳是最大的,因为只有作为希特勒副官的施meng特,才可以随意带上一些东西跟在希特勒左右而不用考虑会不会被人检查,至于施道芬贝格提上飞机的那个公文包,其实真正用途是“瞒天过海”,所以施道芬贝格当然不用紧张。

车速很快,所有人的心跳速度更快,因为每一秒钟的流逝,对于他们而言都是生与死的速度,按照原定的计划,菲尔吉贝尔要赶来救场的同时,还得在爆炸发生之后当即就控制住狼xue的对外通讯,而已经回到国内的贝克将军将暂时被推举为帝国元首,奥尔布里希特元帅的国内驻防军将第一时间响应,至于三大境外驻军部队的司令,他们也将第一时间向部队发布命令拥护贝克将军……

然而,在另一边,刚刚已经几乎睡着的希特勒并未被施meng特和施道芬贝格下飞机的动作吵醒,他甚至都不清楚施道芬贝格临走前是否向他敬礼,但他还是醒了过来,因为在施meng特等人离开后不到十秒钟,希特勒就被自己的保镖叫醒,因为乘坐直升机从德国柏林赶来的德国国防军事情报局局长卡尔藤布隆,为他带来了一个重要信息

希特勒ji动得当即离开了飞机,事实上他一点儿不想多坐一会儿,下飞机后便立刻向着卡尔藤布隆所乘坐的直升机方向慢慢走去,而一脸悦se的卡尔藤布隆也在腋窝夹着一份蓝se的文件夹,很是ji动的向希特勒走来,看到希特勒亲自向自己走来,卡尔藤布隆不禁加快了脚步,很快就迎了上来,有些喘息的开口报告道:“元首,从美国发回的情报已经可以确认,美国方面的确在围绕罗斯威尔事件做大量的掩饰工作,我们有理由相信……”

卡尔藤布隆的话还没说完,在希特勒以及其保镖的身后,那架从共和国购买而来的高级喷气式元首公务机突然发生了猛烈的爆炸,经过最严格最苛刻贴身保护训练的希特勒保镖,几乎在意识到身后有爆炸发生的那一瞬间,便将自己的身体作为盾牌,猛地一下移位在希特勒后背,并将正等着卡尔藤布隆下文的希特勒扑到在地。

爆炸的的威力着实惊人,但由于是在飞机内部爆炸,且机舱内部的强悍结构承受住了一定的爆炸冲击

o,但无奈这架专机刚刚加满油料,所以在烈xing炸『药』的催动下,再有油料作为帮衬,强大的威力当场就让紧邻飞机的一群保镖丧生火海,而距离更远的希特勒、卡尔藤布隆等人,也在爆炸发生后便失去了知觉。

而在另一边,当猛烈的爆炸声穿透森林树木的缝隙,在空气的传承下传进耳朵里之时,施meng特等人终于lu出了笑容,看来这最有风险的路,却是最好走的一条。

*jrs!。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