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九六章 挂了没?

第一九六章 挂了没?

第一九六章挂了没?

“我们的计划一定取得成功,相信我!”

菲尔吉贝尔非常自信的笑看了施蒙特一眼,率先打开悍马车门下车,不过他还没站稳,就迎面冲来一个慌慌张张的上尉,几乎撞得菲尔吉贝尔一个趔趄,立马就止住了脚步,军礼也来不及敬,便有些结巴的说道:“报……报…报告将军,刚刚收到机场紧急电话,元首的专机还未能起飞便在跑道上发生了猛烈爆炸!”

“什么?”菲尔吉贝尔双眼瞪得老大,直接抓住上尉的双肩,装腔作势的推拉起来,语气显得非常难以自信的高喊到:“你说什么?还没起飞就爆炸了?”

“什么情况?”在悍马车后座上坐着的施蒙特以最快的速度钻出车来,一把就拽住上位的胳膊,满脸不可思议的问道:“你最好别撒谎,要不然,我会让你死得很有节奏感!”[]大国无疆196

“菲尔吉贝尔上将、施蒙特上将,两位将军,我没有撒谎,元首的专机真的还没起飞就发生了爆炸,而且机场方面目前已经找到了元首和卡尔藤布隆将军,目前正用救护车送来,他们让基地医院做好抢救的准备,另外……”

“另外还有什么,你倒是一口气说完啊!”

菲尔吉贝尔心里别提多恼火,怎么一手提箱的炸弹在近距离爆炸,都没有把希特勒给炸成碎片呢?还送来抢救,难道说没有被炸死,另外,国防军事情报局局长卡尔藤布隆将军又是怎么回事儿?可菲尔吉贝尔记得很清楚,当时他根本没有看到卡尔藤布隆将军的身影?

“机场方面还称,让帝国中央保安总局局长莱茵哈德?海因里希将军暂时接管狼『穴』基地所有事务!”

上尉终于把话说完,并指了指基地医院的方向,似乎是要赶紧去告知医院做好抢救元首和卡尔藤布隆将军的准备工作。

施蒙特反应不可谓不快,他当即意识到自己这时候哪怕多耽误一秒,那么也就意味着希特勒因意外死亡的可能『性』就会越高,那么整个行动的失败概率也自然就越低,所以他当即用肩膀轻轻撞了一下一旁站着的菲尔吉贝尔,反应过来的菲尔吉贝尔侧头看了施蒙特一眼,当即知道该怎么做。

“元首发生意外的事情一定不要张扬出去,你立刻返回通信处,以我的名义向机场方面下达即刻进入无线电静默状态的命令,另外关闭基地所有对外通讯联络设备,没有我和海因里希将军的命令,谁敢靠近电台,格杀勿论!”

菲尔吉贝尔吩咐着上尉的同时,作为希特勒副官的施蒙特已经像模像样的狂奔而走,被菲尔吉贝尔叫住的上尉看到施蒙特往医院方向跑去,也就没再细想什么,当即向比自己高了许多级军阶的上司菲尔吉贝尔上将敬礼,随即小跑着返回了通信处,而身体有些残疾的施道芬贝格直到这时候,才走下了悍马,另外菲尔吉贝尔的专职司机,看到菲尔吉贝尔的眼神,自然心领神会的知道该做什么了。

而在另一边,因为好几个保镖作为人肉盾牌,而且正前方还有卡尔藤布隆血肉之躯作为保护的希特勒,在猛烈爆炸发生后早就失去了知觉昏『迷』过去,而猛烈的大火也几乎瞬间就把他的『毛』发什么的全部烧光,浑身上下除了被保镖压得严严实实挡住的身体主要部分之外,没有被完全保护到位的手脚都被严重烧伤,除此之外还有较为严重的内伤。

毕竟,爆炸瞬间产生了近5000摄氏度的高温以及形成了每平方厘米数万公斤的超高压,所以当爆炸发生后,高温高速高压气体以每秒钟数千米的速度夹杂着爆炸碎片向四周扩散开来,巨大的能量在瞬间释放的过程中,便形成了高压冲击波,因而为希特勒充当人肉盾牌的保镖们,在高压冲击波以及飞机的碎片冲击下,被瞬间被冲击波给直接撕裂亦或者震死,也有的是被飞溅的飞机碎片给直接杀死。

但毫无疑问,最靠近爆炸中心的几个保镖,是当场就无法断定死亡原因了,因为他们已经被撕裂开来,其碎肉残骸估计已经很难在火海中找到,而距离爆炸中心稍远,且已经有了一层人肉盾牌让爆炸能量衰减一些的保镖们,则稍微死得好看一些,不过最舒服的还是被层层保护的希特勒了,他不像身后的保镖们那样,身上要么直接少了零件,要么就被飞机碎片给狠狠撞进了**里。

爆炸发生后还不到一分钟,当场就已经被猛烈爆炸给吓得错愕的机场守备军以及前来为希特勒登机之前提供保护的党卫军,便根本不顾爆炸后喷气式专机散落开来的碎片以及燃油引发的大火,许多士兵直接奔进了火海里,凭着爆炸发生之前看到希特勒和卡尔藤布隆以及一帮保镖所站的位置,展开了最不要命的搜索。

幸运的是,他们的死拼和忠诚是有回报的,从爆炸发生到希特勒被抬出火海,整个时间只用了不到三分钟,而付出的代价是,参与搜救的所有士兵每一个没有被烧伤,还有几个最终没有走出火海,活活被烧死。

希特勒被抬到安全地域的同时,呼啸而来的机场配置的军用战地救护车已经开到了现场,而机场的消防车也已经展开对大火的作战,数个高压水龙喷头疯狂的向火海里喷『射』水柱,因为里面还有人在找寻卡尔藤布隆将军在哪儿。

时间就是生命,希特勒被抬进救护车里的时候,噙着泪花的军医和医护兵很快就开始为希特勒进行初步的身体检查,幸运的是希特勒还有微弱的呼吸,所以兴奋难当的军医当即拿出这辈子最佳的状态,对希特勒的爆炸伤进行处理,而与此同时,机场守备军的轮式装甲步兵车也着一队队气势汹汹荷枪实弹的士兵,前呼后拥的护卫救护车往狼『穴』基地方向狂奔而来。

卡尔藤布隆因为在爆炸发生之时靠希特勒比较近,而且他还下意识的想要摁倒希特勒保护自己忠诚的元首,所以希特勒被送走之时他也被抬上了救护车,军医也不管有木有呼吸了,当即也让救护车赶紧跟上大部队往狼『穴』基地方向赶,送进条件设施最好的狼『穴』基地医院那才是王道。

然而,令他们想不到的是,这一起事件并非是一个意外,好在他们在这第一时间里完全都当这是一次意外事故,所以他们是根本没有什么疑虑就将希特勒往最为危险的狼『穴』基地送了回来,殊不知早就想让他死的施蒙特、菲尔吉贝尔俩人已经做好了“迎接”的准备工作。

十五分钟后,装运希特勒的救护车就风驰电掣般的驶抵了基地医院的门口,由于建设之初为了考虑到基地的隐蔽『性』,所以这座医院的其实并不位于地表,所以已经几乎无法从面容来辨认身份的希特勒所躺的单架被抬了下来之时,早就恭候在此的基地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便接过了军医们的重担,迈着沉重的脚步抬着希特勒走进了医院专用的高速电梯,这电梯很宽敞,足够容纳一张病床还能让不少人站在一旁实施救助。

很快,希特勒所躺的单架就被换成了病床,而一直神『色』紧张的施蒙特也终于在抢救室门前止住了脚步,和他一起的还有希特勒的真正心腹——海因里希。[]大国无疆196

“情况如何了?”

安排好了一切的菲尔吉贝尔第一时间离开了自己的通讯处,赶到了基地医院的门口,正好碰到施蒙特和海因里希,因为有海因里希在场,所以菲尔吉贝尔的表情也是异乎寻常的沉重。

“刚刚问过军医,元首由于有保镖保护,所以纵使离爆炸中心比较近,但身体主要部位没有被高温、钝器所伤,手、脚、头等部位有较大面积的烧伤,除此之外体表已经可见波浪形形状的挫伤,因而可以推断元首有较重的内伤,估计至少也有多处骨折的病症,最不可预见的便是严重的内伤,如果伤及了肺部、心脏等,那就更难说了!”

装着一副可怜样还在眼角泛着泪花的施蒙特心里别提多高兴了,看这次希特勒还不,狗娘养的,都被烧得像黑煤炭似的,而且心跳很微弱、内伤很严重,能救火才怪,至于卡尔藤布隆,施蒙特已经得到了准确的消息,这位一直为帝国情报事业矜矜业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将军,已经严重烧伤到了无法辨认的地步,据说是因为将星没有被烧掉才被救了出来,可才刚刚送到门口,还没有被送进电梯,就直接断气了。

海因里希枯坐在一旁的长椅上,脸『色』铁青,右手有些发抖的想要伸进裤腿里拿什么出来,可好像『摸』错地方了,这才哆哆嗦嗦将手伸进裤包里,掏出烟盒和打火机来,刚准备递给一旁站着表情如丧考妣的菲尔吉贝尔和施蒙特俩人,这才意识到这里好像是医院,而且元首正在里面抢救,自己抽烟作甚?

看到希特勒最忠诚的仆人之一的海因里希如此鸟样,施蒙特别提多高兴了,他俯下身来拍了拍海因里希的肩膀,长叹了一口气后,摇了摇头,也坐了下来,顺便也招了招手,让菲尔吉贝尔也坐下,三个上将往这个急救室外走廊上的长椅一坐,其他一些比死了爹娘都难受的党卫军士兵却不再流泪了,他们荷枪实弹的站在走廊的一边出口处,胸脯挺得高高的,站出了这辈子最富有深情和刚毅精神的军姿。

而在急救室内,已经被送上手术台的希特勒根本就不知道这一切,他哪儿知道自己本应该是在和卡尔藤布隆商量着是否要采取更进一步的行动,以便能够彻底探知美国人严密封锁下的机密信息是否真的是外星人,外星人长什么样子?外星人的飞碟是否先进?而且,外星人到底有没有毁掉德意志第三帝国的第一次核试验呢?

希特勒很想知道这些,所以他听到卡尔藤布隆急匆匆赶来,还愿意主动下飞机来看看卡尔藤布隆为他带来了什么好消息,然而中国人常言“好奇害死猫”,可这一次,希特勒正式因为好奇心这才为他带来了一丝丝的生存机会,要不然,施蒙特离去之后一直躺在飞机上一动不动昏昏入睡的他,估计这时候动用德意志帝国500万军人一起来找,估计也找不到他的碎肉是否已经被火海给彻底吞没,亦或者是已经消失在了空气里。

抢救一直在进行了,在门外等候的海因里希三人足足看到了前后有十几名医生和护士进去,又有好几个是被直接抬出来的,浑身是汗已经累得虚脱,轮番上阵的这些医生到底能不能将元首抢救过来,海因里希很担心,而看在眼里乐呵在心里的施蒙特俩人,也是一脸焦急的样子,可在他们看来,这些该死的医生和护士能不能休息一下呢?要不,降低一点速度也行,反正希特勒挂了,他们又不会死,要死的,是那些负责给希特勒专机做检查的人。

似乎想到了什么,菲尔吉贝尔当即就侧身过来,一脸沉重的看着海因里希,说道:“依照元首很早以前拟定的保护条例,一旦元首有事,元首以及帝国的一切事务都暂且将由海因里希将军您来暂时处置,所以我请求将军您,让我去一趟机场,把那些该死的混蛋都统统给抓起来暂时关押住,等元首苏醒过来,再交由元首亲自审讯他们!”

“下令封锁一切通讯往来的命令是你下达的吗?”海因里希瞄了一眼菲尔吉贝尔,冷哼了一声道:“干得很不错,作为帝国最高统帅部通信处处长,菲尔吉贝尔将军,我觉得您还是做好您份内的事情,有关的嫌疑人抓捕事宜,我早已经下达了命令!”

在海因里希左手方向的施蒙特听到这话,倒是觉得海因里希话中有话,仿佛海因里希好像知道些什么似的,可他和菲尔吉贝尔现在早就是骑虎难下了,更何况现在希特勒不只是生死未卜,几乎大半个身子都已经被死神拽进地狱里了,抢救过来估计都得好一阵子才能料理政务,而这段时间足以让贝克将军等人,在德国国内掀起滔天巨浪了。

“海因里希局长说得是,那么我想请教一下,现在,我是说现在,我们是否应该给戈林元帅发去一封暂时取消补充核试验的电报呢?而远程火箭的补充实验计划,以及对苏作战最后一次增兵计划,都还需要元首签字才能生效,所以我也想请教海因里希局长,这些事情又该怎么办才好呢?”

菲尔吉贝尔早就看海因里希不顺眼了,所以语气间别提多揶揄寒酸,当然他并没有偏离主题,这三件大事的确是希特勒健在的时候就反复叮嘱过的,务必要让他亲自过问才行,不管是补充核试验是由他亲自下令展开,还是增兵苏联的军事会议由他亲自召开,亦或者是远程火箭第二次实验,他也是要一手主持的,要不然,上午他为何还让施蒙特不辞辛苦的给他念叨了好一阵子,都快让施蒙特的嗓门变哑。

“这个?”海因里希一时半会还真回答不出来,菲尔吉贝尔的两个问题他可都没有擅自做主的权力,但并不意味着他并没有办法。“我想这些事情就算元首不『操』心也会有一个结果的,因为戈林元帅迟迟等不到元首的专机飞抵斯图加特,也就自然不会贸然展开行动,而得不到调令的中央集团军群,他们也自然不会擅自展开大规模作战行动,必然还会让人回来问个究竟,另外第二次远程火箭实验,没有元首的批复,没人敢擅自开始,所以,我们还是好好等着元首苏醒过来再做决定吧!”

“你!”

菲尔吉贝尔不知道该怎么来狠狠的削一削海因里希那厚厚的脸皮,真不知道这厮怎么如此甘愿的为丧心病狂的大魔头希特勒效忠呢?一想到希特勒一旦身体康复过来,必然会立马恢复核试验、立马展开远程火箭实验,或许只需要核试验成功,那么就算第二次火远程箭实验再一次离奇失败,那么希特勒也就毫无顾虑了,因为他已经有两颗原子弹在帝国陆军中央集团军群手里,只要下达命令用掉一枚,甚至两枚,整个莫斯科都死翘翘了,苏联老『毛』子还敢抵抗下去?

“真是一坨狗屎!”菲尔吉贝尔有些气恼的扭过头去,翘起了二郎腿,将后背靠在椅背上,急促呼吸间,脑子里只在想着一件事情,那就是“半路上杀出来的陈咬金”——卡尔藤布隆死得太理所应当了,这么爱坏人好事儿,早死也是应该的,可惜的是,希特勒还没死。

海因里希出言不逊而且口气不小,在此之前一直就很不爽海因里希做派的施蒙特,也并非是要在希特勒面前争宠的意思,但就是和海因里希之间关系不太好,所以看到自己的好友菲尔吉贝尔被海因里希奚落一番,心里也别提多难受,可他就比菲尔吉贝尔聪明一点,他知道自己现在和海因里希吵翻天也没用,因为大魔头希特勒现在是生还是死,还只有上帝才知道。

当然,发生在狼『穴』这边的事情自然无法让远在柏林的一伙人及时知道,他们能够做的,也就是在预定的时间里,以德国国内驻防军总司令奥尔布里希特元帅的名义,向德国最高统帅部通信处处长菲尔吉贝尔上将发来一封电报,电报内容很简单,但含义只有参与整个行动的人才看得懂,因为内容是——“增兵计划元首何时能签?”

所以,在指定的时间段里,他们没有收到回复,显然他们就知道,希特勒已经没有能力再签字,可谁又能想到,希特勒竟有这样狗血的命运……

!#[]大国无疆196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