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零三章 意外收获

第二零三章 意外收获

第二零三章意外收获

“什么事情把你乐成了这样?”

“暂时不告诉你,对了,你知道局长去哪儿了吗?”王秉诚拍了拍夹在腋窝的文件夹,诡笑了两声后这才压低声音向谭励杰说道:“德国内部出大『乱』子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乱』!”

“真的假的?”谭励杰皱着眉头有些不相信的看了王秉诚两眼,可这欧洲情报司司长也不像是开玩笑的主,在这种重要事情上,相信这厮也不会开玩笑。“就算你是真的,不过我也不知道局长去哪儿了,我这不也在等着吗?”

谭励杰说着,便转过身去走了几步,来到了军情局局长马丽华中将隔壁的一个办公室,这个办公室是局长专职秘书的办公间,敲了几下门后却没有任何反应,当即推开门一看,屋里根本没人,而凑到谭励杰身后的王秉诚见此,只能嘀咕道——果然不在。[]大国无疆203

局长没找到,俩人只能暂时各回各部,不过在回去之前,谭励杰倒是很想知道能让王秉诚乐成这样的纳粹德国内部动『乱』到底有多么的激烈,所以拉拽着王秉诚来到了茶水间,亲自给王秉诚泡来了两杯香气四溢的咖啡,而在茶水间休憩的其他军情局职员很自觉的当即散去,茶水间里骤然就只剩下了王秉诚两人。

“我先不告诉你是具体内容,先考考你,你猜一猜会是多么的惨烈吧!”王秉诚像是个老顽童似的,端起咖啡杯吹了吹,还眨巴眨巴眼睛,活像是小学生一般童趣十足。

这个问题可没啥难度,谭励杰正了正坐姿,打量了一下就跟抱了孙子似的高兴的王秉诚,想了想后说道:“看你的样子很高兴,却又并不急,要不然你肯定不会坐等局长回来,所以事情虽然很大,但这件事情是你和局长都知道的,而事情的发展也符合了你们之前的预测,因而你如今来找局长,已不是邀功请赏,而是为了让局长看看,事情的结果果然像你们之前所预测的那样。”

“其次,就纳粹内部而言,什么才叫大『乱』子?一个以希特勒至高无上领袖的组织内部的动『乱』,就跟平静的大海一样,要么不动,一动便是惊涛骇浪,再结合之前局内的资料通报,我估计是希特勒没死,而且他还活得好好地,顺带着把那些要谋害他的人全都给抓起来咔嚓了!”

谭励杰说到这儿,王秉诚依然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这可让谭励杰心里没底,端起咖啡浅酌一口顺带整理了一下思路,然后才最后说道:“最后,我认为你所指的大『乱』子,不是一般的『乱』,那符合这样说法的显然就只有军事政变,我想应该是纳粹德国高级军事将领中有人策划了军事政变却被希特勒给扑灭了吧,要不然也不会让你这么乐不可支!”

谭励杰的话说完了,不过始终面带笑容的王秉诚却并未点头鼓掌,他反倒是摇了摇头,这可让很擅长推理的谭励杰感觉一头雾水了,难道自己猜得不对?那么,难道是希特勒诈尸了?估计也只有这个可能才会让很冷血的王秉诚高兴成这样吧。

“我也不考你了,事情非常麻烦,说起来其实我和局长都没有预测到事情会发展成今天这么模样!”

王秉诚也不解释什么,直接将要呈阅局长马丽华中将的文件夹递给了谭励杰,让他自己看一看这狗血的世俗到底有多么的悲怆。

“好奇害死猫啊!”感慨一声,谭励杰一脸无奈的翻开了文件夹开始快速浏览起来。

王秉诚的报告从一开始就再次重述了一番在柏林时间4月7日下午于狼『穴』机场发生的爆炸案,不过重点内容是这座机场后来的变化,军情局的卫星侦查以及空军的大型无人侦察机航拍侦查结果都表明,自打爆炸案发生后,这座机场便如临大敌般的进入高度戒备状态,而狼『穴』基地周围更是如此。

当然让谭励杰感兴趣的并不是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希特勒都差点被炸死,纳粹德国就算一级战备封锁海陆空都不会让人感觉诧异,他更加惊喜的是整个事件的后续发展。

谭励杰并不太清楚王秉诚的欧洲情报司到底有什么能耐,但他接下来看到的内容竟然全都是来自于德国最高统帅部内部的一些秘辛,比如一向很诡秘的德国最高统帅部谍报局局长、海军上将卡纳里斯,以及身为德国中央保安总局局长海因里希,俩人竟然密谋起来要上演一出瞒天过海的大戏,看到这里,谭励杰实在忍不住,当即将文件夹放在桌上,一脸好奇的问道:“我说王司长,这么诡秘的情报,你的人是怎么搞到手的?”

王秉诚早就猜到谭励杰会问这个问题,所以笑了笑将手中的咖啡杯搁下来,拍了拍谭励杰的肩膀,一脸正『色』的说道:“能弄到这个情报主要是运气好,谁让希特勒被那么一炸炸得几乎都成了植物人,而为了让他尽快康复,德国人动用了一批从我国花费高价辗转很多途径后才弄到手的一批高级医疗设备,他们哪儿知道这些设备是我们故意放过去的,否则怎么可能流入到狼『穴』基地里!”

“提出这个建议的是一个平时很不起眼的情报员,不过他的这个想法倒是很大胆,据说是从他生病住院的亲人那里得到的灵感,而我也就好不犹豫的采纳了,结果没想到都瘟疫都爆发了这么久,希特勒就是没有任何生病的迹象,我们费尽心思让德国人能弄到手的特殊医疗设备也没有派上用场,可谁又能想到,希特勒没有被瘟疫感染,却被爆炸给弄上了手术台,结果……”

不用王秉诚再啰嗦什么了,希特勒被炸成重伤,在关键时候狼『穴』里的军医啥的,显然最相信的肯定是从共和国秘密引进而来的医疗设备,可他们哪儿知道这些设备在除了具备高精尖的医学功用外,还被恶心的军情局欧洲司附加了一些情报侦查功能,估计什么窃听、偷拍之类的都是小玩意,毕竟这些医疗设备都需要连接电源,有了可以充足的电源,只要这些设备在正常工作,那欧洲情报司简直比希特勒的专职医护人员都还更清楚希特勒的身体状况。

“早知如此,那你们当初为何不给装上炸弹呢?再让希特勒受上一次,估计他就真能魂归地狱了!”谭励杰倒是说得干脆,旁边的王秉诚可不怎么想,先不说爆炸装置如何躲过德国人的拆装检查,没有局长的授权命令,他也不敢贸然在希特勒身边埋上炸弹啊。

希特勒恐怕一辈子都想不到,他在病床上因痛苦而呻『吟』的呼唤声随时都在被记录下来,到了一定时间,窃听装置所录取到的声音就会被转化为数字信息,经加密打包后,通过无线发送装置发给军情局专用的间谍通讯卫星,再经中转传递后传回北京,所以卡纳里斯和海因里希在希特勒病床前秘密商议的事情,也不可避免的被军情局给掌握了,因而王秉诚说这一切都是运气使然,好运来了,挡都挡不住。

谭励杰接着往下看,卡纳里斯当真是采取行动了,而海因里希也按照两人的商议结果进行了细致的部署,德国最高统帅部以及其他军政要员也都很快赶来守候第二次手术的“希特勒”,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在走廊上徘徊踱步的时候,老狐狸卡纳里斯正在另一边监视着所有人的表情、动作等。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军情局很快就获得了一个卡纳里斯在希特勒病床旁所说的话录音,卡纳里斯竟然看出了整个事件是有人要故意谋害希特勒,而他接下来采取的行动军情局并不太清楚,因为除了意外动用了军情局动过手脚的医疗设备的重症监护室里,军情局并没有那么强大的能力在狼『穴』其他地方布置间谍器材,内部渗透根本没有可能,因而卡纳里斯接下来的一些行动只能靠推测。[]大国无疆203

事实符合了军情局欧洲情报司情侦参谋处的推测,情报参谋根据心理学、行为学等推测他们的老对手卡纳里斯接下来肯定不会放过与事件有关的任何蛛丝马迹和人物关系,而卡纳里斯也果然如此,他并未急着对施蒙特、菲尔吉贝尔等这些高级将领下手,而是找到了施道芬贝格这个刚刚才晋升少将的小喽啰,具体的审讯过程军情局也并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卡纳里斯通过施道芬贝格获得了他所想要的东西。

而在另一边,军情局对柏林的无线电情报监视也有了最新的结果,德国国内驻防军司令奥尔布里希特元帅,以从未有过的频率对外发出电报,而令人感觉诧异的是,他的电报内容倒是被军情局给破译出来,可都是看不懂的暗语,比如“面包熟了吗”、“还要再烤一会儿”等等之类的,这些暗语谁能猜出什么意思?军情局最牛的密码专家都感觉头疼。

当然,奥尔布里希特收发的电报内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军情局的电子侦查卫星,很快就捕获了和奥尔布里希特如同过家家似的聊天的其他几个人,他们竟然是德国三大境外驻军司令,奥尔布里希特德国国内驻防军司令,他难道要宴请这些个境外驻军大将吃面包?

军情局欧洲情报司很快动用了一批力量跟进奥尔布里希特,除此之外,当然并未放过狼『穴』所发生的一切,终于等到了“狼来了”。

柏林时间4月9日晚21点03分,海因里希一个人来到了希特勒的病床前,先是给希特勒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后,他才提及卡纳里斯与施蒙特有接触的话,用海因里希当时的话来讲,那就是他的人看到了卡纳里斯的秘书送给了施蒙特副官一封信,然后施蒙特的副官便急急忙忙的去找施蒙特,后者当时正在特莱斯科夫上将的宿舍里,更奇怪的是通行处处长菲尔吉贝尔也在。

海因里希在希特勒的病床前请示希特勒是否要对卡纳里斯也采取监视行动,不能说话的希特勒在此之前都是用“呜呜呜”的哼哼声来反对意见,用沉默来答应,而这一次他对于海因里希的提议并未呜呜反对,他似乎也对卡纳里斯这个“纳粹谍王”有些不放心,所以海因里希走了,但他想不到的是,他和希特勒的特殊对话被军情局很快就知晓了。

当然,军情局并不知道卡纳里斯、施蒙特、菲尔吉贝尔、特莱斯科夫以及施道芬贝格等人之间到底有什么秘密,但从海因里希的话来分析,军情局欧洲情报司的犯罪心理学专家很快就给出了意见,那就是围绕希特勒所发生的爆炸案很有可能是一场精心策划的刺杀犯罪,而罪魁祸首极有可能就是看似最没有可能的施蒙特,当然其他人有可能是他的帮凶,至于原因、动机等,还需要进一步观察推测。

军情局的专家推测并未错误,在4月9日深夜,施蒙特三人就连夜驱车前往了卡纳里斯的林间小别墅,对于这座别墅的用处军情局在很早之前也很感兴趣,还曾以为是希特勒为自己安排的一个幽静之处,不是用来金屋藏娇,估计就是用来享受清闲的,当然也不排除是狼『穴』基地外逃通道的一个秘密出口所在,可后来军情局的合成孔径雷达侦查卫星反复侦查过后,便放过了这个小屋,因为这座小别墅压根儿就没有任何价值,养情人当然还是不错的。

令军情局想不到的是,一直以来都是军情局欧洲情报司最大对手的纳粹谍王卡纳里斯就住在这里,要是早知道,估计王秉诚早就让空军的大型无人侦察机发『射』一枚空对地导弹炸死这厮了,可关键是王秉诚并不知道,而当夜施蒙特等人来拜访卡纳里斯的事情也自然就不知道。

卡纳里斯在小别墅里意外的和施蒙特等人达成了一致,但这一点是军情局并不知道的,可军情局知道的是,在当天夜里的22点20分左右,狼『穴』就像是被炸窝了一样热闹,海因里希果真像他在希特勒面前承诺的那样采取行动了,有装甲车、武装悍马等重型装备的党卫军迅速出动,并很快包围了卡纳里斯的小别墅,并迅速抓捕了满头雾水不知所然的卡纳里斯、施蒙特等四人,而一直在希特勒身旁守候的海因里希则在22点51分许,接到了他副官的报告,卡纳里斯等人被全数抓捕。

直到这个时候,海因里希才在希特勒的病床前笑了,笑了很久后他才向除了能哼哼几声,根本就不能说话也不能动弹的希特勒说,作为帝国中央保安总局局长,他其实很早就瞒着希特勒对卡纳里斯进行监视,时间就是共和国在伊拉克境内囤积重兵让希特勒感到恼火的那时候,希特勒埋怨对共和国的情报工作太过于乏力,知道希特勒心里所想的海因里希当时就自己做主对卡纳里斯采取了监视,因为他很想有朝一日抓住卡纳里斯消极怠工甚至通敌叛国的证据,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何卡纳里斯的谍报局无法对共和国展开有效情报工作。

然而可笑的是,卡纳里斯一直对共和国的情报侦查工作鞠躬尽瘁,海因里希原本以为潜伏在卡纳里斯身边的棋子成了废棋,却没想到如今派上了用场,这个花费了很大代价、潜伏在卡纳里斯身边很久的棋子始终忌惮于谍王的威名而从未发挥过作用,如今却大爆发了,海因里希竟然收到了卡纳里斯密会施蒙特等人的报告,心狠手辣的海因里希自然当即下令实施抓捕行动。

一代谍王被捕了,顺带还有希特勒的副官、最高统帅部通信处处长、德国陆军中央集团军群参谋长,海因里希还很想知道到底有哪些人要对希特勒不利,所以海因里希很快就告别了躺在病床上的希特勒要去亲自审讯了,而到了这个时候,一直“旁听”的军情局欧洲司也终于知道大戏要登场了。

海因里希的动作非常之快,4月10日凌晨3点,他就带着满意的结果来看希特勒了,而他首先报告的是,在动用酷刑之下,本来是残疾的德国国内驻防军司令奥尔布里希特元帅副官施道芬贝格少将首先招架不住死去。

其次是陆军中央集团军群参谋长特莱斯科夫上将,经历了鞭打、炮烙、电击等等酷刑后他是第一个交代真相的,而他也成了第一个被送去隔离关押和救治的,他得活着,因为具体怎么发落这个德意志第三帝国高级将领,显然海因里希还并不具备那个权利,施道芬贝格不过是一个少将,弄死了就死了,可特莱斯科夫不一样,他可是中央集团军群的参谋长、上将军衔,要是不明不白的死了,前线部队『乱』起来,那可不得了。

海因里希是在完成对特莱斯科夫上将的审讯后,便自主向德国中央集团军群发出了一封电报,说是元首一切安好,他们的参谋长特莱斯科夫上将还将留在狼『穴』进一步商谈增兵的事宜,而这事情海因里希也一字不落的在希特勒跟前交代了,除此之外,他还告诉了希特勒一个沉痛的消息,根据对最高统帅部通信处处长菲尔吉贝尔上将的审讯结果表明,德国国内将在4月10日上午爆发一场军事政变。

菲尔吉贝尔交代,炮兵上将、国防军陆军参谋长路德维希?贝克上将是他们推举的新国家领导人,而德国国内驻防军司令奥尔布里希特元帅将带领国内驻防军首先拥护贝克上将,紧跟着三大境外驻军司令也将响应,更为麻烦的是,德国唯一的一支空骑兵集团军也将在弗洛姆上将的带领下拥护贝克上台,机动力强大可快速展开战役战术行动的这支部队显然将成为贝克手里的一支王牌力量,估计其登台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派出如蝗般的空骑兵部队来彻底消灭掉狼『穴』里的无关人员,接走施蒙特、菲尔吉贝尔等军事政变成功的有功之人。

希特勒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心跳骤然加速,血压迅速上涨,吓得海因里希差点晕了过去,施蒙特等人精心策划的爆炸案没把元首给弄死,要是自己把希特勒给气死了,那可就真不小心助纣为虐了,而当时正守候在监听控制台前的王秉诚可是乐了,他也是满心欢喜心跳加速的期待着希特勒到底会不会因为这空前的噩耗而被气急身亡。

为此,王秉诚还叫来了医学参谋,让他们查看距离希特勒病床不到半米的医疗设备辗转发送回国来的实时监控数据,这个时候王秉诚也不想是否会暴『露』的事情了,他让这些设备在正常履行医学功能的时候,还通过加的装置将希特勒身体的一些医学数据,连同对重症监护室的监听、监视信号,都实时的发送回国加以分析。

可惜的是,海因里希被医护人员请出了重症监护室片刻后对希特勒实施的急救将已经快被死神拽走的希特勒又拉了回来,可很快又进入昏『迷』状况的希特勒无法让海因里希进一步汇报了,所以海因里希具体是从什么时间对国内的军事政变采取雷霆打压行动,军情局也并不清楚。

不过根据海因里希直接在狼『穴』总部对外发布的一封封加急电报来看,海因里希是在这场震惊德**政两界超级政变中力挽狂澜的关键角『色』,在海因里希不断发出各种命令的同时,军情局的电子侦查卫星也终于第一次高负荷工作起来,不断的将截获的无线电通讯相关信息记录、压缩、转发,而军情局在上海的密码破译人员也空前忙碌起来,超级计算机群都难堪重任,王秉诚不得不在请示军情局局长马丽华后,第一次因为密码破解速度乏力问题,动用了军情局为世界大战准备的云计算机群,耗费了军情局两个多亿的云计算机群加入密码破解的队伍中后,速度果然大增,海因里希在狼『穴』收发的所有电报都一一被快速破译。

海因里希采取的行动并不算快,但他的动作非常大胆,他首先便是以希特勒的名义向国内发布了一个伤情通报,将重伤说成了皮肉轻伤,而且海因里希还恬不知耻的声称希特勒将在一周之后回到柏林视察工业生产情况,而另一方面,海因里希迅速联系到了绝对会誓死效忠希特勒的空军司令戈林元帅,两人一封封电报飞来飞去的聊了很多,其结果就是,戈林答应空军绝对会服从元首的命令,并且他还答应会在必要之时对国内的政变分子采取武力行动,德国国内驻扎的空军部队将领也很快都收到了戈林的密令,戈林让他们拒不服从国内驻防军司令奥尔布里希的命令。[]大国无疆203

然而海因里希的异动并未中止贝克等人的政变,因为没有得到消息的他们还误以为按照原计划行动,所以在海因里希不断联系各方事实部署的时候,在柏林的路德维希?贝克和奥尔布里希特也在积极部署,结果自然很简单,海因里希在德国柏林的党卫军司令部所派出的全副武装的抓捕部队,与正要去控制德国国会大厦、德国国家电视台、广播电台等目标的政变部队不期而遇,双方竟然在柏林市区内爆发空前激烈的巷战。

从柏林响起第一声枪声的时候,预感不太好的贝克就向弗洛姆下达了命令,这位掌管着德国唯一一支空骑兵部队的最高长官却有苦说不出,因为在他接到贝克命令之前,海因里希已经给他发来了一封电报,声称元首已经知道了一切,如果对贝克的命令置若罔闻,那么之前的一切元首都可以不计较,反之,那么同样驻扎在柏林的德国空军部队将出动战机消灭掉他们,喷气式战斗机vs武装直升机,弗洛姆实在想不出这样的空战会是何等的一边倒。

与弗洛姆的犹豫不决不相同的是,远在英国、法国、荷兰的德国三大境外驻军司令却反应迅速,他们迅速发报声援贝克,并大肆宣扬希特勒已经死去的消息,而这样的反应自然早就在海因里希的意料之中,可他唯一的帮手也就是空军元帅戈林的部队也不敢贸贸然的就对境外驻军司令部动粗,双方一度僵持开来。

所以,在王秉诚和谭励杰两人喝咖啡的时候,其实在西欧在德国,已经空前热闹,要不是之前马丽华中将曾特意嘱咐过王秉诚,军情局欧洲情报司没有她的命令不能擅自行动,估计现在王秉诚显然没有如此悠闲的喝咖啡,早就兴奋难当的要搀和到德国国内正激烈空前的军事政变与武力镇压的行动中来。

报告看完,谭励杰倒是心里像是翻到了五味瓶似的,真没想到王秉诚这厮怎么有这么好的运气,要是北美洲也能『乱』起来就好了,可惜的是,目前的美利坚、加拿大,哪儿像是能『乱』起来的?估计听说德国国内发生动『乱』,更会团结一致的共谋战争胜利了。

“我们就这么等着?眼巴巴的看着德国国内一片热闹?”谭励杰将文件夹推给了王秉诚,用小勺子搅了搅咖啡,浅酌一口等着答案。

“除了坐收渔翁之利,难道你还想趟这浑水?”

王秉诚耸了耸肩膀,将文件夹重新夹在了腋窝,端起咖啡杯一口饮尽,而后便潇洒的走出了茶水间,因为刚刚他已经看到局长的秘书,相信军情局掌门人铁娘子也回来了。

“驴日的,不就是运气好了点儿吗?看老子有朝一日好运来了,腻歪不死你!”

看到王秉诚那高兴的样,谭励杰就说不出的羡慕嫉妒恨,一口气喝掉咖啡,正了正军帽,昂首阔步的走出茶水间,他也得去找找自己的好运气。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