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零五章 出来混

第二零五章 出来混

第二零五章出来混

“看吧,我就说这帮人不会善罢甘休的,非得要老子签字画押了他们才善罢甘休,当然弄死老子也行,反正这老王家也只剩爷们儿一个人了!!”

又点着一支烟,“扑克”的父亲目光如炬的打量了一下自称是儿子生前战友的单奕,吧唧了两口后,这才掏出一支烟扔给单奕,说道:“别人都叫我猪肉王,你就叫我王叔吧,儿子稀里糊涂就给国家给捐了躯,爱人也病逝,这家里就我一个人单着,想不到都半截身子骨埋进土里了还不能踏踏实实过日子,非得被这帮小兔崽子给闹腾得火冒三丈!”

“王叔,我冒昧的问一下!”单奕接过了烟,但并未急着点着,他现在似乎有些不想抽烟了。“您家不是烈士家属吗?只要您随便把那些军功章什么的,加上那烈士家属的铭牌往门口一挂,我倒要看看哪些人敢吃了豹子胆硬闯!”

单奕说着,指了指那些个货真价实的军功章,尤其是那一柄“中华利剑”,真要是亮出去,就算是这个区的区委书记来了,甚至是市长来了,那也得恭恭敬敬或者立正敬礼,可奇怪的是,“扑克”的父亲根本没有做,甚至连烈士军属家庭的铭牌都没有拿出去钉在墙上。[]大国无疆205

“你是不知道,自打大女儿出嫁以后,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原本以为他会有朝一日光荣退伍回来,甭管退伍金之类的有多么丰厚、工作安置得有多好,我的希望就一个,他能健健康康完完整整的回来,然后娶妻生子过上平常人应该有的小日子!”

“为此,我每天都愿意起早贪黑的做买卖,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我要给我儿子在市里买上一套房子,这样一来娶媳『妇』也更方便,要是生意好,估计还能置上一辆车,只可惜……”

猪肉王看上去依然是一副老当益壮的样子,可一说起儿子,泪水就止不住的从眼眶里流了出来,拿起香烟的手都止不住的哆嗦,他抬起头麻木的看着门外,似乎看到的不是那些猛烈敲门的小混混,而是自己背着军绿包喜气洋洋回家而来的儿子正一个劲儿的叫喊着父亲快开门。

“你问我为什么不把那些个牌子拿出去,我也很想啊,可我能这么做吗?”

猪肉王猛抽了一口香烟,站起身来快步走到了存放军功章什么的柜子前,抚『摸』了那柄带着寒气的“中华利剑”后,自豪的说道:“我始终坚信,我的儿子不管是作为儿子还是作为学生,还是军人,他都是一个合格的甚至是优秀的,但我却始终想不通,为何我收到儿子为国牺牲的通知书上根本没有注明死因,我想不通啊,我那些天辗转反侧无法入眠,我一是不能接受儿子牺牲的事实,二是不知道原因,这牺牲得不明不白,我这心里始终是一个疙瘩!”

“两天后,我家里来人了,市国民警备司令带着一个据说是来自于北京的高级军官到了我的家里,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军车、军人,他们把我儿子的骨灰盒、遗物等等全都送了回来,并未交代清楚原因就把我接到了市里的公墓,在一系列隆重的仪式后,我儿子的骨灰盒就裹着国旗入土为安了,而我由始至终都没有得到任何的原因解释!”

“后来回到家里,那个来自北京的高级军官向我递交了儿子的各种荣誉证书尤其是这柄剑,这柄剑沉甸甸的拿在手里,我就已经意识到了我的儿子已经再也回不来了,而这时候我才有空发问,那名军官却告诉我我的儿子是在一次重大任务中为国捐躯,具体原因他也不清楚!”

猪肉王说道这里,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快步冲到了单奕面前,一把抓住单奕的手,问道:“你是他战友,你应该知道我儿子是怎么牺牲的,儿子已经牺牲这么久了,我也认了这个事实,不管啥荣誉、啥优待我都不想,再多钱也不要,我就想知道我儿子到底是怎么牺牲的?”

“这个?”

单奕紧咬着嘴唇,好不容易让时间抚平的伤疤在这一刻被突然一下的揭开,鲜血顿时就迸溅出来,单奕猛然意识到,自己的心脏似乎在急剧的收缩,意识开始混『乱』。

“还有,我托人打听问过了,我儿子牺牲后所获得的‘中华利剑’这种特殊的军功奖励,那可是特等的殊荣,咱们国家建国以来好像都没发出过太多,我儿子最后一次给我写信都还说自己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军官,可怎么转眼间就得到了如此殊荣?”

猪肉王做生意一辈子了,能做生意的人也就脑子不笨,他自然知道这柄“中华利剑”陈放在家里是什么意思,他自然也想过凭借自己军属的身份免掉一切不必要的麻烦,可他并不像享受这种待遇,更加不想其他的什么优待,他只知道他没有了儿子,过着一个人的生活,还得被一帮人敲诈勒索般的『逼』迫同意拆迁。

“我儿子明显不会是因为什么重大自然灾害抢救中为国捐躯、表现优异而获此殊荣,我查过他牺牲的那段时间之前三个月的我国自然灾害统计,连死伤10人以上的交通车祸我都查过,更何况台风、特大暴雨、地震、海啸等等这些灾害那段时间我国也根本没有,而就算我儿子是在军事演习中不幸牺牲,可又不是牺牲在战场上,这样的荣誉也来得太猛了一些吧?”

单奕实在有些受不了了,“扑克”生前就是一个很擅长逻辑推理的聪明人,没想到他老爹就是这么一个人,看来这一家人的遗传非常不错,然而他应该怎么回答王叔的问题呢?是直接说出他儿子牺牲是因为为了掩护自己撤退?让他知道是他儿子的生命换来了自己的苟活,而且自己如今还活得人不人鬼不鬼,像是一行尸走肉一样?

当然,单奕并不会说出真正的原因,他在国旗下发过庄重的誓言要恪守机密,相信就算在天之灵的“扑克”也不会愿意他的父亲知道他牺牲的真正原因的,所以单奕咬咬牙,只能摇头。

“我就料到你会摇头,我带着这柄剑去找过省里,国民警备司令我都亲自问过,他只关心我过得好不好,根本就无法回答我儿子是怎么牺牲的,所以你不知道也不怪你,就算你知道刻意不告诉我,我也不勉强!”

猪肉王说完,站起身来长叹了一声,走到墙角拿起了一支早就准备好的猎枪,相当潇洒从容的就迈步出门了,而看着这一切的单奕当然知道真要如此肯定会出大事,立马起身冲了出来,拦住了猪肉王的去路。

“王叔,你千万别冲动……”

单奕的话还没说完,在屋外已经敲门很长一段时间的一伙人似乎终于不耐烦了,在轰隆隆的轰鸣声中,一辆推土机潇洒出现,那巨大的铲子轻轻松松就推倒了院门,轰然倒塌的砖瓦激起了漫天的灰尘,而并未被砸到的单奕两人,顿时就被这灰尘弄得灰头土脸。[]大国无疆205

“看见了吗?不是王叔我不忍,是这些人实在太欺人太甚,仗着上面有人就欺负乡里乡亲,真要是没人站出来据理力争伸张正义,这世界就怎么王法了!”猪肉王伸手准备让单奕闪开,他抬起来的猎枪已经准备喷『射』罪恶的火焰了。

“王叔,你再听我一次劝,千万不要做出冲动的行为出来,要真是您出了什么大事,我怎么对得起您死去的儿子啊!”

单奕说着,轰的一下便跪了下来,而这一幕也似乎来得太突然了,让原本火气正盛的猪肉王忘记了扣下扳机,而那些在推土机掩护下,依然手提木棍不过换了一批人且人数更多的地痞们倒也愣住了,这家人在上演苦情剧?

“孩子,你劝我是没用的,你得看看周围这些人,是他们让我没法冷静下来!”猪肉王仍然没有放下手中的猎枪,而围在周围的地痞们也不敢贸然采取行动,枪打出头鸟的道理谁都动,万一吃上了铁砂子,就算能活下来,估计也得报废,为了几个钱不值得,不过吓唬一下这卖猪肉的倒也可以,因而都围着不敢擅动。

就在这个时候,之前已经出场过的村主任又陪着那个项目主管出场了,隔着大老远的就叫唤道:“卖肉的,你千万别冲动啊,这可是法制社会,要是你真开枪了,谁也救不了你?”

“**你姥姥的老杨,你他娘的当什么官,眼睁睁看着老子家的院门都被撞垮了,还一大帮人提着棍棒威胁我,还叫老子遵纪守法,你他娘的是脑子被驴踢了吧?干脆别当村官了,回家给这不男不女的项目主管吃屎得了吧!”

猪肉王倒是硬气的接了话茬,不过言毕之后倒是很关切的拍了拍单奕的肩膀,细声细语的说道:“孩子,这事儿和你无关,你一边呆着去,等你老王叔宰了这帮兔崽子,我再好生招待你,我已经好久没人唠嗑喝酒了!”

有些事情,触及到了神经、碰到了底线、放尽了脓血才会痊愈,知道自己该干什么的单奕站当即起身,迅速夺过了王叔手中的猎枪,然后立马以标准的立姿瞄准姿势瞄准了村主任和那不男不女的项目主管,从单奕起身到夺枪瞄准,速度非常之快,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猪肉王甚至没有察觉到自己手中的猎枪哪儿去了,就看到单奕拿着枪瞄准了那***村主任和项目主管。

“王叔,打今儿起,您就把我当成您的儿子,这些杂碎要真敢动您老一根汗『毛』,我非得活剥了他们不可!”

单奕说着,掩护着猪肉王慢慢的向后退,手中的猎枪随时在调整着瞄准方向,让周围的小混混们还真不敢妄动,谁敢去尝尝猎枪的滋味儿?所以很快间,单奕就把猪肉王推进了之前两人说话的客厅里,将猎枪也退掉了火『药』后,随后便将客厅门给关上,一个像是个哨兵一样站在了门前,看得周围的人是一愣一愣的,猜不透眼前这人到底在演哪一出?

“嘿,你是干什么的?卖猪肉的,啥时候有你这么个亲戚,我告诉你啊,为人出头可是要遭报应的,你信不信老子立马让你屁滚『尿』流的滚蛋?”

那个恬不知耻的村主任再一次让官威的王八之气侧漏无疑,听到这话的单奕可就乐了,这个世界上口气大的人他见得多了,还真没见过如此芝麻小官能说出如此彪悍的话语,难道这家狗屁拆迁公司的上头是天王老子在罩着?

“废话不需多说,房屋拆迁可以,但是必须按照政策上明文规定的来,你们的条件实在是坑爹得厉害,所以想要咱签字,那是——没门!”

单奕独自一人站在厅堂门口,周围聚集着不下二十个小流氓,外加两个大混蛋,这一出他连做梦都没有梦见过,花费了军情局许多人力物力培育的他,原本应该在海外为了国家利益而奔波奉献,如今却在这里当起了正义的使者,守护的自然是自己已故战友灵魂安宁和其亲人。

果然,仗着人多势众的一伙人还真是不废话了,之前让他们有些忌惮的猎枪又没有在单奕手里,他们还怕个球啊?所以那个项目主管吆喝了一声,瞬间就有几个要出风头的人一马当先的高举木棍杀向了单奕,可令他们没想到的是,单奕也主动冲了上来,迎头便是一脚,当即就猛踢在了冲得最靠前的一个混混小肚上,巨大的力量把这个混混还变成了一个人肉沙包飞了出去,撞倒了后面两个这才止住,可疼得是连妈都喊不出来了,早就晕了过去。

单奕这一次也根本没有藏私了,就像是在军情局外勤特工的最后一次考核一样,十几个正规现役军人“围殴”自己的那种爽快感再一次涌现出来,虽然考核的目的是在于检验一个外勤特工的身手和抗打击能力,可那些现役军人可都是交代过的,他们会很凶悍,却根本不会打击重要部位,而这一次,虽然有过被围殴经验的单奕显然不能考虑对方会照顾自己,因而他下手也终于发狠了,挥舞的拳脚几乎都是奔着要害部位而去,不一会儿地上就躺了七八个。

可惜的是,这伙人还没有等到单奕精疲力竭,刺耳的警报声就敲碎了一切,之前还群情汹涌要弄死单奕才罢手的小混混也终于有了台阶下,拖着已经昏厥的同伙当即散了开来,而拍马赶到的警车里也走出了两个身着警服且腰上还别着手枪、防暴警棍、无线呼叫器、手铐等等物件的警察。

警察的到来似乎让村主任等人终于松了一口气,看刚才的架势,估计这人可能是哪个搏击学校的教练,指不定也有可能是退役军人,当然退役军人的身份比较合适,因为他毕竟也是个村官,虽然并不体恤民情,可一些小道消息还是知道的,卖肉的这家的小孩据说为国捐躯之后,还有一大批军人将领的家访,所以他大胆揣测这很能打的人肯定就是退役军人。

很明显,有了“为民做主”的村主任在,单奕很快就被警察戴上了手铐带走了,而那些要折腾的地痞们也终于临时散去了,毕竟他们里面伤了好几个,而且屋里的那卖肉的还有猎枪,只可怜猪肉王,再三向警察求情,他们依然一脸正气的要将单奕带回局里做笔录,因为他们还象征『性』的带着另外两个地痞,不为民做主,怎么对得起他们身上的这身警服呢?

眼睁睁的看着单奕被带走,猪肉王也终于咬下牙来下定决心,当警车呼啸着交换着“完了完了”的开走后,他已经奔回了客厅里找到了那张“军属家庭”的铭牌,翻箱倒柜的找来一钉子后,这才将其直接钉在了自家的客厅门前,随后才找来了一件衣服换上,将那一柄“中华利剑”放进一个楠木盒子里,出门便开上自己做生意买卖的摩托车,轰鸣着向市里狂奔而去。

自从战友牺牲后就一直没有发泄过内心情绪的单奕被带到了派出所,起初还是挺正规的,姓名、『性』别、家庭住址、身份证、工作单位等等信息被询问清楚后,单奕也都按照“王伊威”这名答得顺顺当当,不过很快他就知道这传说中的官威是什么了。

单奕被关进了一间开着冷气非常阴冷的房间里,冰冷的冷气罪恶的带着身上的热量似乎要让单奕屈服,而在被冷冻了将近半个小时后,再怎么经过训练的单奕也感觉自己有些承受不住了,好在这时候房门也终于打开了,之前被同样带进派出所的两个地痞却被送了进来,而且他们手里还多了一样东西——警棍。[]大国无疆205

这两地痞要做什么单奕自然会清楚,他也终于知道完成登记之后那个警员轻笑自己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可怜?单奕并不觉得,他正感觉很冷,正好送来两个身体锻炼的对象,他才顾不得那么多,两个手持警棍说是要让单奕再尝尝厉害的地痞还没冲近,双手被手铐铐住的单奕已经开打了。

三五个捧着爆米花守候在监视器前看热闹的警察很快就惊讶得下巴都快掉了,他们还指望着能看一出好戏,而且还有人下了赌注,赌一下单奕能撑住多久就哭爹喊娘的叫救命,可谁想到,两分钟不到,刚刚送进去的两个地痞却躺在地上呜呼哀哉了。

“驴日的,非得教训这小子不可!”

输了钱的两个警员当即取来了警棍和防暴头盔,顺带戴上了高压电击器后夺门便直奔单奕所关押的房间而去,可他们还没赶过去助阵,派出所外就响起了很刺耳的刹车声,谁他娘的敢这么大胆在所外面玩车技?这两警员倒是立马想出来看看谁这么大胆,而派出所里其他警员也是如此,纷纷鱼贯而出。

撞断派出所进出通道阻拦栏杆开进院里才猛然刹车的不是其他人的车,正是三辆悍马军车,而且还没等这些警员叫嚣一下,三辆杀气十足的悍马车车门就打开了,率先出来的便是一个个武装到牙齿的士兵,而且识货的这些警员一看这些士兵就知道可不是假东西,从头上的轻量化防护头盔、『迷』彩作战服、作战靴、陆军制式突击步枪等等装备来看,尤其是臂章上清清楚楚印着的“陆军第五集团军”……

最后走下悍马车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共和国第五集团军军长梁国伟中将,他原本是来长春视察一下部队,碰巧长春市的国民警备局局长是他当年的老同学,所以视察完部队在回第五集团军军部所在地的哈尔滨之前,他也就找老同学聊聊,结果倒好,正好碰见一个捧着“中华利剑”的老人冲进国民警备局里寻求帮助。

老人手中的“中华利剑”被梁国伟很快接过手看了一下,这东西货真价实,当初第五集团军在朝鲜半岛战争中牺牲了2871名战士,其中只有一个人获得了“中华利剑”的荣誉奖励,而他所知道的是,从建国到现在,能活如此殊荣的军人为数不多,而其中的军属家庭之一竟然遭到了某些法制部门的特殊待遇?

压根儿就不想听老人哭诉啥的梁国伟中将可是出了名的暴脾气,当年在朝鲜半岛战争中的赫赫威名吓得小日本至今都闻之『色』变,难道还怕几个小警察不成?

于是乎,梁国伟让老人和自己的老同学稍安勿躁,他要亲自来会一会什么人敢如此大胆包天,于是乎,他带上了自己的警卫班,开着三辆悍马便直奔这派出所来了,冲进来一瞧,这***,竟然还有人敢拎着警棍带着防暴头盔像伺候老子?

而这些警员也愣了,一个个心里顿时就在祈祷,这猛然冲进来的军车大概是误会吧,而且这站在他们面前杀气十足的中将,应该是假的,指不定是什么电视剧剧组正拍摄来着,没有提前通报他们配合,就这么大咧咧的杀进来了……

“你们这座寨里,谁是头儿啊?”不用梁国伟开口,其副官已经开口问话了。

“鄙,鄙人正是!”

隔了好几秒,一个腆着肚子的中年警员才走上前来,用手帕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笑呵呵的问道:“咱们军警可是一家亲,也不知道这位将军突然来访所为何事啊?”

“何事?”这次开口说话的是梁国伟了,他直接让副官让开,走上前来,一把就拽住这狗屁所长的衣领,猛地一下将这肥胖子一把拽到自己的面前,一字一句的问道:“我就是想问问,你们这里谁吃了豹子胆,或者,是缺心眼?”

“这……”

这生猛的问题再加上这周围士兵以及眼前将军横扫一切的霸气,还真把这老所长给弄『迷』糊了,他昏沉沉的回过头来,哭丧着脸问道:“你们几个,到底谁吃了豹子胆?谁缺心眼儿啊?”

这话一出口,梁国伟周围的警卫士兵全都乐了,其实他们哪儿有实弹,不过是做做样子的站在周围,手里的突击步枪啥的其实都是摆设,但就这架势,尤其是经历过血雨腥风战场的杀气也的确让这些平时作威作福没有鸟事儿的败类感到害怕了。

“其实很问题简单,我只想知道,大约四十分钟前,你们是不是抓走了一个很能打的人啊?”梁国伟瞳孔放大,双眼猛睁的看着这肥腻得不像话的派出所所长,几乎吼似的呵斥道:“还不去给老子请出来,那是老子的兵,你也敢抓?”

“是是是,赶紧放,赶紧放!”

说话间,两个反应快的警员已经调转头便直奔关押室,不过等他们走进房间的时候才发现,那两个地痞被剥得只剩下裤衩了,而手上还带着手铐的单奕则把两人的衣服裹在身上,这房里也忒冷了些。

赶紧倒来两杯热水压惊,两位警员连番的道歉赔礼间,单奕很快就被请到了梁国伟的面前,这人怎么看起来不认识呢?可现在哪管认不认识,梁国伟当即挥了挥手,让自己的副官将这人带上车,随后才盯了这早该减肥的所长一眼跟着上车,其他士兵也是动作迅速的很快登车完毕,三辆悍马眨眼间便声势十足的开走了。

来如风,急如火,短短几分钟时间里,这派出所门外就站了不少围观好奇的群众,看见军车远去后也不急着散开,而是对着派出所大门被撞断的阻拦栏杆指指点点,纷纷热议这一窝平时抓小偷都不积极饿警察什么地方惹到军队了,让人家军人如此不客气的上门示威?

而另一边,喝了几杯热水后才缓过神来的单奕终于在内心深处鄙视了一把自己,看来长时间的颓废让自己的身体素质下降不说,连脑子也跟着犯『迷』糊,怎么能被关进派出所呢?

“你叫什么名字?”

这时候,梁国伟才突然想起问话来,他也很好奇,眼前的这人,该不会是某个荣获“中华利剑”荣誉的军人烈士弟弟吧,要不然也不会被老人说是很能打。

“我叫蝰蛇,编号pa601572,隶属于第10264部队!”

单奕没有说谎,在这位货真价实的第五军军长面前他没必要撒谎,而且梁国伟中将本身就是他很尊敬崇拜的将领,朝鲜半岛战争第五军的表现让他发自肺腑的敬佩这位将军。

“10264部队?”

梁国伟心里暗自重复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咬了咬嘴唇,尴尬的笑了笑,拍了拍单奕的肩膀便不再说话了。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