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零八章 巧合?

第二零八章 巧合?

“司长,你可算来了!”

被揍得爽翻了的单奕看到一脸铁青的谭励杰来了,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要是再晚来几分钟,他还真忍不下去了,就算拼了命,也得弄死这三条披着羊皮的恶狗。。。

谭励杰身后没有任何人跟着,他一个人就这么直愣愣的走了进来,这可让正打得可欢畅的三个警察都愣住了,上下打量了一下官威十足的谭励杰,左看右看却都不像是个高官,但脾气还是不小的一看就是得罪不得的主,所以三人也没有再肆无忌惮的打下去,其中一个级别高点儿的慢步走了过来,凑近了谭励杰面前,这才半眯着眼问道:“老头子,你找谁啊?没事儿回家抱孙子,别来挡着老子的大事儿!”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敢于在谭励杰面前这么说话了,他很欣赏这敢说敢做的这位警察,所以他笑了笑,略略点了点头后,似乎是要顺从的听命于这位至高无上的警察,所以他转过身准备离去,但三两步快走到门口的时候,谭励杰笑眯眯的转过了头来,说道:“年轻人,记住你的警员编号,牢牢的记住,晚上做梦也要睁着一只眼睛的死死记住!”

“这老头谁啊,敢这么跟你说话?”[]大国无疆208

又一个警员开口说话了,拎着警棍就作势要上来给谭励杰一棍子,不过被另外一个警员赶紧给拦住,因为门口已经出现了一伙人,站在最前面的一个,赫然是曾到所里来视察的分局局长,笑呵呵的伸出手来主动和刚刚还被他们称之为“老头子”的谭励杰握手,这是演哪一出?

“刘局长是吧,我可听说您的作风是一向硬朗清白的,可今儿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部下原本是去和妻子久别重逢郎情妾意,结果被你的人请到了这里来享受下午茶·你说,这该如何是好?”

谭励杰终于扯下了自己伪善的笑容,收回自己的手后,便冲依然被吊住的单奕方向侧了侧头·两眼直直的看着已经一脸尴尬的刘局长,这矮胖矮胖的身子似乎更像铁饼运动员,而非是一个勤劳为民的分局局长。

“误会,这都是误会!”

刘局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当即像是要吃人似的怒瞪还杵着不知何事的三个警察,瞪了几眼还没啥效果,一气之下·立马小碎步冲了过去,对着第一个还在装傻充愣的警察啪的一下就是一耳光,这一记响亮的耳光过后,整个关押室顿时就安静了下来,安静得似乎掉下一颗针也能听得真真切切。

忍着手掌心火辣辣的痛,发大火的刘局长又怒斥道:“还不放人?是不是要老子亲自求你们才肯放人啊?”

“这……”

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都发大火了,这三个警察都还愣着不敢动,这样的情景可是让谭励杰看在眼里·好奇在心里,难道说那个瘪三金大闽的老子不仅在朝鲜能手眼通天,在共和国首都也能吃得开?可以让普通警察连自己区分局局长的话都不敢听从·那么这么一推测,难道这姓金的,和市级别甚至是部级别的还有瓜葛?

谭励杰不动声『色』的想着,当然刘局长已经如此大发雷霆,三个警察也知道厉害,所以也不再发愣了,赶紧就把单奕给放了下来,小心翼翼的取下手铐后,赶紧逃似的站在了几步开外,而单奕一开始见到谭励杰的时候·其实就准备被放下来直接走人,可谁能想到会有这么一出好戏,所以干脆这出戏就接着演下去,因而他像是昏死了一样,躺在冰冷的地板上一动不动,这可把刘局长给吓坏了·赶紧挥了挥手,候在关押室门外的警察当即就去联系急救中心了。

不到五分钟,一辆120救护车就风驰电掣的驶抵了派出所大院里,而已经被抬上了单架的单奕很快就被医生接走,至于依然留在关押室脚步都不曾挪动一步的谭励杰,依然杵在那里,看到这么一个状况,刘局长真想挖个坑把那些不长眼的家伙全都给埋了,所以当即让其他闲杂人等都退走,他一个人留下来和谭励杰交流交流。

“谭司长,这的确是个误会,您千万千万别动怒,这贵部部下在我分局所管辖的派出所里所遭受到的一切的一切,我们都会做出合理的解释并且赔礼道歉,当然,各种费用也由我们全包,至于相关人等,也会依照有关法律法规和我党政策进行严肃处置!!”

刘局长的官腔打得是噼里啪啦的响透了,短短一句话里,就包含了好几个模糊不清的形容词,什么“合理的”、“相关人等”、“有关”,这些词客套气味十足,可真正实际用途有多大,显然这一席话,是刘局长想让谭励杰给他一个面子,也给自己一个台阶下,虽然不在一个编制内,但毕竟还都是自己人,一场误会不要演变得太大了,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自然是皆大欢喜的。

“是吗?”谭励杰应了一声,冷哼了一下后摇了摇头说道:“那我就恭候刘局长的公平公正处理结果咯!”

话不投机半句多,谭励杰知道自己不适合与这些官场浑人打交道的,所以他倒是很干脆的再看了一眼刚刚虐打“蝰蛇”的那些工具家什,心里能鄙夷的想,就这些玩意儿,能把蝰蛇怎么样?

从离开关押室到走出派出所坐进自己的奔驰专车最后扬长而去,谭励杰始终没有再和身后像是跟班的刘局长说上一句话,知道奔驰已经消失在了滚滚车流中,鞠躬哈腰的刘局长这才挺直了腰板,掏出手帕擦拭了一下汗水,这军情局的一个司长,怎么伺候起来比市局局长还难!

转过身,刘局长就正好看到已经老老实实低头认错的三个警员,在那一通电话打来之前他本来是心情很好的,可听说军情局的人被这么一些脑子里进水的人抓捕后,他就知道会出大事,这群平时基本就是套着一身制服的流氓会做出什么来,他心里非常清楚,所以接到电话后他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可还是晚了军情局的人已经被打得晕了过去,估计送进医院后很快就能知道到底伤情如何。

共和**事情报局是一个事部门,刘局长心里就跟明镜似的,国家安全局还好说那毕竟还是国务院下属的一个部门,可这军情局的上级部门,那可是共和**委了,这得罪了军情局就意味着得罪了几百万军队,这事情所以不能草草收场,必须要给对方一个满意的答复,否则军情局给自己穿小鞋,还就跟玩似的。

“你们三个,立刻跟我进来!”

刘局长腆着肚子走到这三人跟前吼道,随后这才看了看在不远处愣着的其他警员,一瞪这些看热阄的便作鸟兽散尽,而唯一没有动弹的还有一伙人,他们便是杵在一辆血红『色』宝马跑车前的一群黑西装外加一个一看就知道脑子有『毛』病的矮子,材质和款式都不错的浅灰『色』西装怎么身前都是些泥土和草屑?[]大国无疆208

刘局长挤出了一丝笑容走到了这伙人跟前,知道这身着有些污垢灰西装的小矮子便是这群人的主子。“你就是金大闽?奥达科技建材的董事长就是你老子?”

“你有『毛』病啊?知道还问我!”

金大闽很是不屑的瞅了一眼刘局长,尔后立马偏转了脑袋斜斜的看着外院,右脚还很有节奏的摇晃着,倒显得很是轻松。

“对了,我还没问你呢,你干嘛要放走那人,他可当着我的面亲吻我的马子,而且还两次把我推倒在地,不仅毁掉了我两身西装,还让我丢了面子,原以为你们会帮老子出口恶气谁能”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顿时让坐在宝马跑车车前盖上,优哉游哉很是清闲说这说那的金大闽彻底闭上了嘴巴,他似乎看到了漫天的星星,而后还觉得有些晕,被这一突如其来的耳光扇过后足足三秒,他才反应过来用手指着刘局长的鼻子,气得脸红脖子粗的质问道:“你,你为什么打我?”

“打你,我还想抽你!”

刘局长作势又要扇一耳光,不过这一次他没有打上,因为站在一旁的金大闽保镖已经出手,在半空中就把刘局长的左手给截住,而且还很不客气的将刘局长给推到了一边去。

要不是有人赶紧过来搀扶着,刘局长几乎就要跌在地上,不过这已经让他一脸怒气了,站直了后,很气愤的指着金大闽说道:“行啊小子,在咱们共和国的地盘上,你还带着保镖到处惹事生非,到了老子的地盘上都还不给我面子,你小子记住了,我会让你和你老子好看的!”

颜面尽失的刘局长扔下一句狠话,便哼了一声风风火火的冲进了派出所小楼里,刚一进去就雷霆般的大吼道:“那三个废材呢?”

而在另一边,谭励杰并未赶去医院看望一下单奕,他知道这小子纯粹是在演戏,估计去医院纯粹就是为了让自己这边能够更好的进行下去,因而谭励杰也知道不能亏了单奕的一番好意,因而在奔驰驶上一环路后,他便用车上的无线保密电话通知了另一组人,是时候采取行动了。

金大闽并不和他父亲住在一起,他在南三环有一座独栋别墅,平时没事儿经常和许多女人在别墅里鬼混,挥霍他老子的财富,也败坏了一大批失足女人,而谭励杰所下达的命令自然不是让人去金大闽的别墅里彻底搜查一番,找找是否能够有东西能够让金大闽这厮一辈子都住进共和国的监狱里,比如毒品、枪支什么的。

谭励杰要做的事情很简单,他不是刻意去栽赃陷害,他会做的只能是火上浇油,因为随着共和国参战的步伐日益加快,早就酝酿好的严打行动其实已经准备就绪,但由于国家安全局和军情局之间的配合出现了一些问题,所以才导致严打行动迟迟没有开始,因为这次严打行动是共和国建国以来的第一次全国范围内最大规模的一次,主要处理对象便是黑恶势力和官商勾结腐化群体。

之所以国家安全局和军情局将采取联合行动,为此次严打行动提供保障,主要原因还是许多目标群体势力巨大、背景因素复杂,甚至有许多贪官污吏早就准备好外逃至其他国家,试图逃避共和国的法律制裁,也有一些早就已经“荣登”国家安全局或军情局的黑名单他们出卖共和国国家机密或者技术机密的斑斑劣迹也时候收场了,当然两大情报部门联手的主要目的自然不是为了执法,而是为了在严打风暴中,顺带将一些隐藏在共和国的外国势力铲除掉。

谭励杰是军情局北美情报司司长正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所以他是无权过问军情局亚洲情报司和军情局国内督查司这两大部门在严打风暴中会采取什么行动的,但他自然有权力也有义务检举,所以他的那通电话,便是让人去给金大闽金屋藏娇的别墅里,放一些能够让他好好蹲在监狱里,甚至有资格问鼎“死刑”的东西。

职业特工要想『摸』进一个私人府邸其实最大的难度不在于高档别墅小区有多么好的安保人员配置和巡逻防护机制而是在于许多有钱人都喜欢在家里圈养大型犬,德国牧羊犬、藏獒等等大型犬只一旦不小心遇上,比遇上一个保安还要难受,好在金大闽这人比较斯文,他经常带女人回家过夜,显然也没有心思在家里养大型犬只,这可更加方便谭励杰安排的人去放东西了,结果谭励杰还没回到局里就收到一切准备就绪的报告。

“不仁不义”这种词语早就让谭励杰忘记在了新华字典里,对于某些人而言,他显然需要更加邪恶、更加无耻才能真正取得效果因而谭励杰回到军情局总部的时候,第一件事并不是去通知就等着找到第一个开刀对象,以便拉开轰轰烈烈严打行动的北京市纪检部门,而是直接去了军情局局长的办公室,果真不出意料,局长马丽华中将还在办公室里。

笃笃笃,敲了三下门后,谭励杰听到请进声便推门而入,脚步沉重的快步走到马丽华中将的办公桌前,那神『色』、那表情不去当演员都可惜了,因为谭励杰的样子简直就跟死了爹娘似的难受。

心情很好的马丽华原本正为王秉诚报告的纳粹德国国内内『乱』以及欧洲情报司可趁『乱』采取的行动方案而高兴,可抬头起来却看到如丧考妣样子的谭励杰,不禁脸『色』僵硬的放下钢笔,迟疑了几秒后才低声问道:“怎么?蝰蛇难道被那帮警察给活活打死了不成?”

“没有,不过快死了已经送去医院急救

“真有这么严重?”

马丽华依然在细声细语的问询着,谭励杰的点头也是异常的坚定,她顿时就不再继续问下去而是深呼吸了一口气之后,猛地一下就站了起来,看也不看谭励杰一眼,步履沉稳的便走出了办公室,没等几秒,竖起耳朵静听的谭励杰就听到嗓门很大的“铁娘子”发飙了·让秘书立刻为她接通市公安局局长的办公室。[]大国无疆208

谭励杰闻言立马就小跑进了局长秘书办公室,趁着电话还没接通,神『色』有些不好的继续煽风点火道:“局长没用的,叫上一大帮保镖殴打单奕的是一个在华朝鲜企业家的公子哥,他们一家子都是朝鲜人,更何况人家关系网还很厚实……”

不听不生气,一听就更来气了,这什么时候棒子也敢在共和国的地盘上撒野了,马丽华能坐上军情局局长的职位当然也就不是傻子,她自然听出了谭励杰的话外音,这谭励杰最大的『毛』病就是护犊子,可这习惯似乎就跟他的秉『性』一样,真是江山易改禀『性』难移。

马丽华愣了一下后,便将电话放了回去,看着表演技术日臻出神入化的谭励杰,冷哼了一下后便快步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任凭谭励杰在身后如何说教,也不再开口。

看到马丽华这样的反应和表情,谭励杰就知道自己成功了,局长往往要大做文章之前,反倒会显得很冷静很克制,而如果一开始就很发怒很激动,结果反倒不尽如人意,知道自己做完该做的事情后,谭励杰便欠身离去,继续留在这里,他只会被大动肝火的“铁娘子”痛斥一顿。

谭励杰刚走不久,马丽华就忍不住的拿起了桌上的蓝『色』电话,直接打到了共和国国家安全局局长戴笠的办公室,刚一接通她就直接问道严打行动怎么还不开始,气势十足吼得戴笠是一愣一愣的,鬼才知道这女人吃炸『药』了?

事情的发展果真像谭励杰所想的那样,在他的推波助澜下,严打行动果真提前开始,而且共和国国务院公安部第一个挂牌督导大案便是朝鲜奥达科技建材公司涉黑交易案,而与之相关的保护伞、黑恶势力等等,包括被突击搜查别墅后发现藏有大量共和国机密情报,疑似为朝鲜间谍的金大闽,也都很快成了首轮严打风暴的扫除目标,可令谭励杰没有想到的是,在搜查金大闽父亲金大成的府邸过程中,国家安全局的特工竟然真的发现了有大量共和国机密资料,其中还有不少的军事机密,这可让费尽心思要栽赃一把的谭励杰听闻这个消息后,顿时惊得哑口无言,这也太巧了吧。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aoye/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