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一零章 选择题

第二一零章 选择题

第二一零章选择题

距离莫斯科前线不足一千公里的喀山无疑是目前苏联卫国战争的重要后方所在,大量的部队在这里集结整训开赴前线、无数的作战物资运抵于此又分发转运,已经无法追溯清楚,到底从什么时候起,喀山已经成了莫斯科军民心目的中的圣地,因为吃的、穿得、用的,连同枪炮弹『药』,都是从喀山运来的。

4月15日夜里,苏维埃红军战略预备军司令朱可夫元帅,从莫斯科前线秘密回到了喀山,带着无限的忧虑和怅惘,他回到喀山的司令部后,没有召开任何会议传达斯大林『主席』的精神,便一个人草草吃了些东西和衣而睡,他实在太疲倦了,累得都不想和人说话。

一夜无梦,朱可夫已经好久没有睡到自然醒了,休息足够自然精神头也好了一些,吃掉三块面包喝掉一大杯温开水,他已经开始准备新一天的工作了,在战略预备军接连发起反攻浪『潮』,看似要把德军赶出莫斯科城区的同时,朱可夫已经意识到了纵使蓄力充沛的战略预备军其实也已经快到强弩之末了,德国陆军中央和北方两大集团军群除了一开始让战略预备军打得有些措手不及之外,现在看来,他们倒像是在以柔克刚,慢慢悠悠、不慌不忙的消耗掉战略预备军最后一丝体力。

朱可夫意识到是时候暂停攻势了,再强大的军队,维持一周以上的强大攻势都是极为困难的,持续半个月乃至一个月的疯狂进攻,那基本是在痴人说梦,更何况苏维埃现在的形势也并不允许战略预备军太过于急功近利的冒进,原因无他,之前储备很长时间的物资已经在空前的消耗速度下所剩不多,再打下去,只能和德军拼刺刀了。[]大国无疆210

桌上的文件堆了很高,这些都是朱可夫昨晚入睡前让军需官准备的,他必须尽快了解清楚,战略预备军到底还有多少的物资可用,如果维持现在的反攻规模,能够消耗多久,而如果是暂停攻势,能够与德军僵持多长时间。

朱可夫非常精打细算,他甚至连子弹还剩多少发都要做到了然于胸,毕竟这些可都是钱啊,共和国前前后后贷款给苏联用于卫国战争的战争贷款总额已经高达1480亿元人民币,就差二十亿元就有1500亿元的超大规模,换算成卢布,这可已经相当于是苏联战前整整一年的国民生产总值,可这一千多亿元人民币在这场战争中,似乎作用力并不明显,才没有多长时间,贷款已经所剩不多了。

军国大事不可儿戏,朱可夫非常清楚这一场卫国战争早已经演变成了德意志和苏维埃国运之战,双方似乎都在拿着本国未来二十年乃至五十年的未来在疯狂的赌博,而苏联本来赢面就小、本钱就少,就算背后站着个大富翁不断贷款给自己,这也相当于是在透支未来,朱可夫已经很多次从噩梦中惊醒,梦见苏联最终战胜了纳粹德国,但整个苏维埃却不得不用掉整整十年的时间来修补战争窗口、偿还贷款,物资紧张、通货膨胀等等,让苏维埃人民生活极为艰难。

朱可夫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从一个军人的角度考虑政治问题,他忧国忧民之心越发沉重,因为手上的一份份物资储备报表数字都可谓是触目惊心,之前准备了很长时间的各种物资,从ak-47自动步枪到155毫米榴弹炮、从标准口径步枪子弹到医『药』急救包,所有物资都在苏联自身军工企业和共和国的“有偿帮助”下囤积了很多,可谁能想到这场战争当真是个空前的魔窟,吞噬物资和生命的速度远超想象,这一个个令人心忧的数字犹如一刀刀划在朱可夫的心一般疼。

失去了东欧,苏维埃基本就失去了自己绝大部分的重工业和军事工业,虽然在开战前苏联尽量完成坚壁清野并且有意识的将重工业迁往了后方,可当时很有信心在战火蔓延至莫斯科之前就赢得卫国战争胜利的斯大林等人,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莫斯科几乎都要沦陷,因而被集中在莫斯科的重工企业如今是都被战火所毁,尚存的也没法正常开工,因为根本没有足够的铁路运力和电力供应来满足生产所需要的物资和电能。

幸运的是,在靠近哈萨克斯坦的苏维埃大后方,还有一部分军工企业能够照常生产,单兵装备倒是可以自给自足,可在重型武器方面,产能极为有限,必须借助哈萨克斯坦和共和国的军火出售才能维持下去,而如今物资又紧张了,难道又要大笔花销战争贷款向共和国紧急增购巨量物资弥补空虚?

朱可夫很是气恼的将这些文件『揉』成了一团,扔进了书桌一侧的废纸篓里,这些数字看着就跟催命符一样,而之所以他如此气恼,原因还不仅仅因为这个,主要是在莫斯科的那帮人,尤其是斯大林为核心的苏维埃战争国防委员会,这些兔崽子一天到晚只知道藏在地下指指点点,一看到朱可夫的战略预备军通过突然发起的大规模反击,赢得了一些战略主动,便有些好大喜功了,巴点不得朱可夫的部队能立马杀入柏林,但这可能吗?

更加令人气愤的是,和朱可夫关系甚密的人透『露』给了他一个惊天坏消息,他目前的战功似乎已经太显眼了,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朱可夫的战略预备军现在可谓是苏维埃红军中唯一一支装备精良、实力强大甚至还能打得德军撤退的武装力量,掌握在朱可夫的手里,显然已经引起了有些人的眼红。

小道消息不可尽信,但朱可夫也并未否决了这种可能,他在与斯大林的多次接触中,也暗暗注意了一番斯大林的言行表情,果真不出他的意料,斯大林已经对他产生了不信任感,这个活在地下的老鼠『主席』竟然敢对为了卫国战争胜利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自己产生怀疑,朱可夫自然气得差点当场发作,可他忍住了,所以他找了一个借口便回到了喀山消气。

长叹息一声,朱可夫倚靠在椅子上,怅然的望着天花板闭目沉思了很久很久,他在上火车之前又听到了一个内部消息,有人向他透『露』斯大林已经撇开朱可夫秘密拟定一场大规模的战略反击行动,以莫斯科战役为核心,全线发起一次大规模反击以收获更大的战果,作为重要力量的战略预备军则要在这场战争中担任绝对主力,且还有硬『性』指标分配给朱可夫,那就是在反击行动中,必须要光复整个莫斯科,否则……

朱可夫在火车上就对这个消息的真实『性』进行了反复的思量,目前德军的确是有些疲软态势,可苏军自己又能好到哪儿去?朱可夫并不担心斯大林怎么发起全线反击,毕竟现在掌握在斯大林手中的共和国对苏战争贷款还数额不小,只要肯花钱,共和国根本不会让苏军忧愁没有物资,可关键是这样的大规模行动根本没有让自己参与商议,这是否是意味着这次行动反击德军是假,要夺走朱可夫对战略预备军的掌控权才是真?

朱可夫不敢继续往下面想下去了,他猛然的睁开了眼睛,突然意识到自己这么突然回到喀山,显然是走了一步臭棋,虽然自己还真没有心思要和斯大林等一大帮只知道动动嘴的政客较量的心理,可既然对方已经开始怀疑而且正在运筹帷幄筹划中,那么自己这么突然的离开,显然摆明了是告诉对方,你们商量着办吧,反正我已经我行我素惯了,而且已经知道了一切。

显然,世上是没有后悔『药』可吃的,朱可夫很快坐正了姿势,摆在他面前路现在有两条,其一是立刻回到莫斯科,在斯大林面前赌咒发誓也好,签军令状也罢,反正就是要让斯大林知道自己别无二心,要让斯大林看到自己的忠心耿耿,才不至于被有大清洗苏维埃军政内部战绩的斯大林干掉。

而另一条路,那就是彻底和那帮子政客决裂,反正卫国战争爆发两年有余,这帮人除了一天到晚就只知道指指点点,哪儿知道军队的难处、人民的窘境,更何况如今的苏维埃,布尔什维克党的存在意义对于人民而言,还不如一块面包来得实在。

朱可夫想了很久很久,突然想到了一句来自中国的经典语录——“枪杆子里出政权!”

而几乎就在此时此刻,朱可夫最尽职的警卫员敲了敲门走了进来,他敬礼后向朱可夫报告了一个好消息,朱可夫的好朋友来访了,话音刚落,门外就走进了一个穿着深领黑『色』风衣、头戴礼帽并且还戴着一副黑『色』墨镜,根本看不清面容的老熟人,朱可夫一眼就看出了是谁。

“秦经理,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朱可夫换上了一副面容,笑呵呵的招呼一句后便冲警卫员挥了挥手,警卫员知道该做些什么倒也知趣的赶紧离开,而朱可夫慢慢踱步离开书桌来到黑衣人跟前,伸出手握了握后,示意坐下聊。

警卫员很迅速的就端了两杯热茶进来,很少用好茶叶的警卫员当然知道朱可夫会是这样招待他的老朋友,因而搁下茶杯后,很知趣的赶紧离开并带上了门。[]大国无疆210

朱可夫的办公室里只剩两人了,秦逸也就不再戴着礼帽,摘下帽子搁在茶桌上后,笑着回答道:“我很好啊,就是不知道朱可夫元帅你好不好!”

“我?”朱可夫长叹了一口气,端起茶杯吹了吹,浅酌了一口才回答道:“在你面前我就用不着掩饰了,说老实话,我死的心多快有了!”

“真有这么糟糕?”秦逸淡淡的笑了笑,他并不觉得这是个笑话。

朱可夫挤出一丝笑容,站起身来领着秦逸来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找了一阵后也没有找到,一想才知道是在废纸篓里,赶紧捡了起来重新铺展开来搁在桌面上,手指砰砰的敲击在上面,语气低沉的说道:“你看看这些数据吧,我已经快穷得叮当响了!”

秦逸并不细看,而是瞄了一眼后便笑而不语,拍了拍朱可夫的肩膀后走回了沙发坐了下来,待朱可夫在对面坐定后,这才认真的说道:“不瞒你说,其实我此行正是为此事而来!”

“我就知道你来就是为了赚钱的!”

朱可夫指了指秦逸,无奈的笑着摇头,坐在他对面的可是中国防务出口公司苏联分公司总经理,说简单点,秦逸就是负责共和国对苏军事贸易的负责人,俗称军火大佬。

“实事求是,贵国与纳粹德国之间的战争打到如今,对于双方而言都是极为痛苦的,谁都希望尽快的结束这种煎熬,而贵国也在为此一直努力,你的战略预备军便是,最伟大的尝试,而现在看来,这样的尝试似乎要取得成功了,但真的如此吗?恐怕其中忧患尴尬,元帅你心里是清楚的!”

秦逸的话来得很直接,这也符合朱可夫的猜想,一个军火生意人、一个武装头头,双方之间也就应该这样直来直去毫无遮掩,而这也是朱可夫欣赏秦逸的地方所在,他知道秦逸既然今天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就绝不会来看望自己这么简单,少说也得带走价值几个亿的军购订单。

“不瞒你说,刚刚你也看了我的物资储备报表,当前我军的物资储备量急剧萎缩,加上我国造血功能不足,所以如果再不向贵国进口武器装备弹『药』,我军是无法将战争继续下去的,其他部队也不能!”

“我现在就可以和你签署一个紧急军购合同,我现在坦克、自行火炮、步兵战车缺口虽然还不是很大,但大口径火炮炮弹……”

朱可夫如数家珍的很快念叨了自己哪些东西需要赶紧补充一批,但是坐在对面的秦逸却似乎根本没有听进去,他一直在看着朱可夫,直到朱可夫感觉脸皮发麻,实在有些担心秦逸是不是看上了自己,这才顿了下来问道:“秦经理好像有些心不在焉啊?”

秦逸见此只能一笑,将位置挪到了朱可夫的一旁,沉下脸『色』来认真的问道朱可夫:“我的朋友,难道你现在还不明白吗?”

朱可夫一开始还真听不懂秦逸的意思,但侧头看了看秦逸认真的表情,联想到刚刚自己所忧心的事情,前后联系起来一想,他似乎开窍了,他终于明白刚刚秦逸听着自己这样武器那样装备的缺乏显得心不在焉是为何了,因为秦逸似乎根本不是来做生意的,他要和朱可夫展开更为深入的合作。

“你是什么意思?”朱可夫脸『色』略显难看的问道。

“什么意思?”秦逸笑了,笑得很大胆很放肆,站起身来指着西方指着正炮声隆隆的莫斯科前线方向,看着朱可夫的两眼摇着头说道:“你看到了吗?听到了吗?伟大的苏维埃卫国战争在英明伟大的领袖斯大林同志的领导下,已经向法西斯迈出胜利的坚定步伐……”

“朱可夫元帅,你可曾设身处地的想过没有,就算你累死累活甚至不小心牺牲在了战场上,如果战争胜利归属于了苏联,会有谁来记住你,记住你这个为了卫国战争胜利而不辞辛苦东奔西跑讨要战争贷款、求得军火贸易援助,甚至还要费心费神指挥作战的伟大元帅?估计人们能够记住的,是他们有一个伟大的领袖斯大林,刚好,走出门去放眼望去,大片大片的标语都是歌颂斯大林、鼓舞战争的,能看到有关于你的吗?恐怕只有你累死了、战死了,才会有沉痛悼念朱可夫元帅的标语出现吧!”

秦逸的话说得很大胆,他并不是仗着共和国公民的身份,更没有自己作为最大军火代理商的高姿态,他在向朱可夫陈述一个事实,暗示着一种信号。

朱可夫彻底无语了,他被雷住了,能成为元帅级别的军事大将,他这辈子也算是大风大浪见惯了,可他却敢于发誓,哪怕是在梦里,他都没有见过如此大胆妄为的人,在伟大的苏维埃的土地上竟然还敢于直言不讳的暗示自己违背斯大林同志的意志,这该有多大的勇气,该有多厚的脸皮啊!

朱可夫是不得不服,估计也是共和国有着超级强大的国力,一个小小的军火公司经理说话才会如此肆无忌惮吧,要是其他人,估计朱可夫已经当场翻脸了,可秦逸当着朱可夫一个人的面如此说,他还真不好翻脸不认人,因为他其实已经早就动摇了,被秦逸这么一说,憋在心里的**,似乎被彻底勾起来了。

表情变幻不定的朱可夫似乎陷入了尴尬的境地,看在眼里乐在心里的秦逸也终于是松了一口气,他这次来拜访朱可夫并不是公司的任务,而是来自军情局的直接命令,一开始他也不敢相信军情局局长马丽华中将竟然会如此直截了当,可现在看来,如果换做是军情局的特工来秘密接洽朱可夫,效果肯定没有自己来合适,至少,朱可夫看似已经开始动摇了。

“我方的条件非常优渥!”知道要打铁要趁热的秦逸,更进一步的游说道:“首先,我国强大的军事实力和工业实力都将会是元帅你的坚强后盾,目前我国承诺贷给贵国的战争贷款所剩余额都可以由你来支配,我方可对斯大林的军购协议置若罔闻,而且就算你身无分文,武器、弹『药』、粮食、医『药』、军装等等的一切,你都可以毋需『操』心。”[]大国无疆210

“其次,我方军事力量尤其是情报力量将为你提供战争协助,当然也希望情报能够双方共享,在必要之时,甚至可以直接军事参与进来,协助贵国战胜法西斯。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们之间的合作将没有任何的附加条件,我国绝不会在战后干涉贵国内政。”

秦逸刚刚说完,朱可夫就一脸不可思议的反问道:“没有附加条件,那你们干嘛如此积极?”

“的确,在你眼里,或许在整个世界的眼里,咱们共和国是唯利是图的商业思维国家,可你别忘了,咱们中国人有一句传承千年的古训——‘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兼济天下’,说得体面些,你可以把这一切看作是我国对邻居的一些力所能及帮助,而现实一些,你大可以将这看做是一种双赢的合作!”

“双赢?怎么双赢?这场战争都快把我国彻底吞噬掉了,穷得都快举国要饭乞讨了!”朱可夫更加不确定的看着秦逸,这样的好条件搁在他身上,他很有一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太突兀、太难以想象了。

朱可夫如此发问了,秦逸反倒是不慌不忙了,他坐下身来端起茶杯品尝了两口,这产自福建好茶搁在苏联来喝,怎么味道就有些不同呢?难道真因为这方的水土不适合泡茶,连口味儿都变了。

“不管你信不信,的确是双赢的一次伟大合作,因为我方的三个诱人条件的背后,是你需要答应我方的一个合作前提条件!”

“什么条件,不会太过于苛刻吧?”

朱可夫有些面『露』难『色』的问道,他就知道共和国开出的三个优渥条件背后肯定有一个逆天的要求,要真是那样,他宁肯去给斯大林表示忠心,至少他不会被扣上卖国贼的大帽子。

“你大可不必如此难堪,我们的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帮助我国称霸全球!”

秦逸不像是开玩笑的说道,但听在耳里的朱可夫却笑喷了,噗的一下,茶水喷了秦逸一脸,但神『色』依然沉稳的秦逸却并不在意,拿出面巾纸擦干净后,继续说道:“我国的目标就是称霸全球,就这么简单,不管你是否同意支持,我们都会矢志不渝的追求,且并不排除另寻其他合作伙伴。”

秦逸的认真让朱可夫终于回过神来,他刚刚一听秦逸的话第一反应的确是一个笑话、一个荒诞而又天荒夜谈的痴梦,可沉静下来一想却意识到现在的共和国的确是最大的庄家,拥有最好的牌局赢面,眼看着世界上有能力跻身超级强国的一个个国家不是深陷战争泥潭,就是已经亡国,一览众山小的情形下,共和国不一举称雄,那么古代中国的春秋战国史岂不是成了凭空捏造传说?

“我国的全球战略不是你我能够阻止的,你呢?朱可夫元帅!”秦逸微笑着,从衣兜里取出了一颗子弹和一张百元人民币大钞,同时放在了朱可夫面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