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一二章 中亚战区(中)

第二一二章 中亚战区(中)

共和国,新疆,阿拉木图。*.**/*

空军第三战斗机师师部的晚宴并不热闹,中亚战区司令薛殿川中将的突然到访让整个师都明显感受到了战争莅临的一丝凉意,虽然已经时临五月,可渗人心魄的寒气依然咄咄『逼』人,所以在师长赵殃少将要求下,空三师大队级以上军事干部全部聚集在了师部军官食堂里,面对一桌桌鲜美丰盛的大餐,谁也没有一丝的食欲。

薛殿川一脸不爽的坐在最里面的一张桌上,和两个小时前,他显得更加气愤难当了,这赵殃果然是个败家子,偌大一个战斗机师,竟然已经有60%的战机使用寿命明显超过理论值,有20%的战机已经快要到达有效飞行时长的寿命极限······总而言之,还指望着空三师能够在战争开始阶段发挥重要空袭打击与制空权争夺作用的薛殿川,差点没气得当场骂娘。

以实战为背景严格训练这不是问题,可当薛殿川拿到了赵殃战战兢兢送上的空三师从1944年至今的训练记录,他终于知道为何空军司令蒋阳英上将每一次心脏病发,都会是因为赵殃这厮,因为赵殃的这个空三师真是空军中的一朵奇葩,而赵殃自己那便是空军的一个传说。

以最新服役的j12“秃鹫”重型战斗攻击机为例,这款多用途战斗攻击机是在1945年10月份参加海军航空兵多用途舰机评标过程中,惜败于了哈飞的f13“海鹰”舰战斗攻击机,但却赢得了空军的欣赏,经过许多方面的优化后,先进的航电系统、强大的武器挂能力、足够的作战航程、非凡的空中机动『性』等等,连同其威猛的外形,都深深的打动了空军。[]大国无疆212

而这款最新服役的格外霸气的新式战机,在空三师自然受到了“格外重视”,于是乎从1946年4月份,第一个经过模拟飞行驾驶器训练之后的中队正式换装该款重型战斗攻击机开始,到如今,也就是一年的时间空三师列装的j12“秃鹫”重型战斗攻击机,平均飞行时长比其他部队竟然高出了五十个百分点,也就是多训练了一半的时间,虽然战斗力显然更高一筹,可这也自然意味着这批飞机要比其他部队的更快到达使用寿命极限。

一款服役才一年的新式战机就被折腾得大部分战机年度飞行时长已经超过600小时,有的已经飙升到了800五右,换而言之平均每天都会飞上四个小时左右时间,薛殿川真的不敢去想象其他战机会被折腾得什么样,估计没有最惨只有更惨的。

自打空军大规模开始信息化建设以来,对于购价高昂的喷气式飞机就十分的吝惜,以最先加入共和国空军的jko“猎隼”为例,这款轻型防空战斗机曾多次圆满秘密军事行动,并且还在朝鲜半岛战争中表现卓越,后来这款战斗机经过一系列的型号变型在原有的单发轻型防空战斗机的基础上,发展出了一系列的型号,数量最多的便是双发双座型重型防空战斗机这一变种型号机专注于共和国本土领空防务,多列装于空中国民警备部队,其他还有电子战机、侦察机等等。

也就是这样一款最早服役的战斗机,其使用寿命标准是飞行小时,在使用3800小时之后,就会进行一次技术升级,当然升级主要内容其实是更换老化部件,如已经腐蚀严重的电缆、航电零部件等,经过技术升级后使用寿命延长至小时,如果还要继续服役则就需要进行大规模的技术升级了,但空军到目前为止还并未出现这一情况,而且飞行八千时长,再升级的花费还不如直接新购。

所以,对于轻型战斗机而言,可以将其寿命定义为小时而对于像j11“战隼”重型制空战斗机和j12“秃鹫”重型战斗攻击机等在设计之初就考虑过频繁使用需有超长寿命的战机,其标准使用寿命时长也就5000小时,一次延长后可达1小时,海军舰机为适应恶劣环境而寿命要求更长,所以能够有小时,一次延长后达1小时,当然代价是价格更高。...

因而陆军出身的薛殿川自然能够清楚空三师的为何是一支让空军司令蒋阳英头疼不已的部队了,因为依托对波斯湾地区石油资源的掌控而不存在油耗成本影响飞行训练的共和国空军,对于飞行员的每年飞行计划是有详细安排的,以战斗机飞行员为例子,架战斗机配置120名飞行员是标准配置,而每名飞行员一年飞行250至300小时是标准,夜间训练占据总训练时间的40%是标准。

可是,作为空军中的一朵奇葩,空三师的战斗机人员配置倒是符合标准,毕竟人事方面空三师无法自主,然而在其他两项数据上,空三师飞行员平均每年飞行600小时,是空军训练大纲标准的两倍,当然这也意味着油耗速度也是大纲指标的两倍,而号称要具备二十四小时不分白昼均能出战能力的空三师,其夜间训练和白天训练时间一样,也难怪空三师每年在空军内部演习里,夜战能力总是高出筹。

如此以来,原本计划一年飞行400小时左右,服役十年就进行一次寿命延长升级再服役十年的空军战机服役计划,在空三师不得不修改了,因为空三师的战机普遍都只能服役六年时间,之后必须尽快进行升级维护,然后再服役五六年时间便可以直接报废了,而同一时间列装服役同型号战机的其他部队,便能多出七八年的服役时间,所以这样一来,赵殃的“败家子”大名在空军内部顿时就赫赫有名了。

薛殿川并未让赵殃的汇报会议顺顺当当的结束就中途叫停了,他已经意识到一个很严峻的问题,空三师除了最新列装的j12“秃鹫”重型战斗攻击机之外,其他大部分战机顶多再以如今这般高节奏的飞行两三年时间,就得赶紧送回工厂升级寿命,可这对于快要参加世界大战的共和国而言·战机的飞行寿命时长在战争时期会消耗得更快,因而一旦参战,空三师的大部分战机估计只能维持一年的正常作战。

一年?薛殿川当场就差点气得把烟灰缸给砸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从德国闪击波兰开始到如今·三年时间都去了还都是一副不死不休的僵持态势,薛殿川哪儿敢用只会听命行动年时间,然后就会集体趴窝休整的部队?所以,他叫停了会议,让赵殃下令,空三师大队级以上军事干部全都来空三师师部蹭饭。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赵殃这回算是一头撞在了南墙上,当初知道空三师编入中亚战区之时的兴奋劲影儿都没了·现在只剩下一副老树皮疙瘩似的脸,反正是认栽了,他哪儿知道薛殿川中将比空军司令还难收拾,当然,蒋阳英上将之所以能对赵殃客客气气,那是因为根本不是在战争时期,空三师再怎么拼命折腾,只要不让飞行员因坠机而意外身亡·什么都好说。

油耗多了、战机飞行时长超速消耗、偶尔不下心摔掉一两架战机等等,不就是钱吗?空军不差这点钱,每年分配给空军的军费预算挪出个两三亿也足以填平·所以蒋司令也就骂骂赵殃是个败家子并训上几句后,还是会夸赞赵殃带兵有方,空三师年年比武竞技能成绩优秀就说明这钱花得值,可现在不同,战争打响了,赵殃这杆枪却快到身管寿命了,随时都会有炸膛的危险,这可让薛殿川如何敢用?

现在赵殃最担心的,自然是薛殿川中将一气之下让蒋司令换人,把空三师给调离中亚战区·先不说空三师回去后脸面何存,还没捞到仗打就灰溜溜的回去,光是何时才能加入到世界大战这个舞台来,赵殃就很是担心,面子啊面子,到底值几个钱?一文不值!

“只要不临阵换人·老子跪下也愿意!”暗暗下定决心的赵殃深呼吸了两口气,换上了一张笑脸,端起盛满了五粮『液』的酒杯,敬向了坐得相当端正的薛殿川中将,打破军官食堂的安静,开口说道:“战区司令难得来空三师一次,我赵殃先干为敬,司令请随意!”

满满一杯酒入肚,很快火辣辣的感觉就直冲头顶,赵殃生生憋住这股酒劲,再给自己满上了一杯,继续敬道:“第二杯酒,我是替空三师所有官兵敬的,希望薛司令能够体谅我们的苦衷!”

言毕,赵殃又是痛饮入肚,很快就脸『色』通红起来,心里顿时就骂娘了,这到底是谁准备的,『奶』『奶』个熊,就不能准备点儿烈度低一些的吗?

而薛殿川沉闷了太久,心里一直在想着事情,看到在空军司令蒋阳英上将面前都能嬉皮笑脸的赵殃给自己赔不是,还连喝两杯酒,男人之间天大的事情也不过如此,所以淡然一笑,端起酒杯站起身来,向四周坐得笔直的空三师军官们敬道:“今天我贸然来此,不为别的,就是想喝一杯空三师的烈酒,都说空三师牛气豪迈,始终有一股子天王老子都不怕的倔强,所以在战争即将打响之前,我先喝一杯酒,权当是为空三师提前喝的庆功酒!”

说完,薛殿川仰头饮尽,高烈度的五粮『液』就是霸道,这感觉忒痛快,而坐在一旁的赵殃在愕然一顿之后,当即明白了过来,赶紧给自己的酒杯满上,刷的一声站起身来,其他所有军官也都轰然端酒起身,齐声高唱道空三师的师训—“鹰击长空,舍我其谁!首战用我,用我必胜!”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大国无疆212

见到此情此景的薛殿川猛地一下将酒杯摔在了地上,啪的一声,酒杯粉碎,而见此,所有人也都一样,将酒杯摔碎在地。

立正、敬礼,薛殿川用一个标准的军礼向所有人环顾致敬之后,便大步流星的向食堂外走去,整个过程转变来得太快,还在感慨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太过于刺激,被快感冲击得爽的不行的赵殃立马追了出去,其他军官自然没理由的一窝蜂跟上,都在各自的位置上站着,虽然他们才来中亚战区不到四个月·可不能不说,中亚战区司令薛殿川中将,让他们始终感觉到有一种力量随时和他们在一起,它叫做并肩作战。

薛殿川情绪并不波动起伏·相反,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空三师当初调入中亚战区是他打的搌告,他当初就是想要一支强大的拳头部队,哪怕这支部队是支有着各种各位怪问题的部队,他也要,因为他知道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国人闪亮登场的第一仗绝对是由中亚战区的部队开场,中**人必须让世界看到,来自世界东方的强大力量,德国人,还是让他们妈妈叫回家吃饭得了。

步履坚定,薛殿川很快就钻进了自己的悍马车里坐定,副官刚刚把门给关上、司机也启动了发动机,而赵殃等空三师将领也凑近了薛殿川一眼盯了所有人一眼,众人立刻站定不再向前,只有赵殃一人知趣的来到了车窗前。

“老赵今天我来是有收获的,你并没有让我失望,所以我也不会让你失望,但是从今天起,从现在起,空三师必须要拿出一支真正王牌部队的作风出来,别给老子丢脸!”

“是!”赵殃当即啪的一声立正敬礼,所有的话都凝聚在了这一军礼中,他知道从现在起,空三师已经不再会是什么狗屁演习中的王要做,就要做战争中的王者。

三辆悍马潇洒的开走了,轰鸣的引擎声中,三辆悍马很快就已经开上了空旷的飞行跑道上,像是离弦之箭一般飞速消失,直到赵殃仰着脖子也望不到他才转过身来,正好看到所有人里外三层的看热闹一般劲头十足,顿时心里就炸开了锅。

“看什么看,看戏啊?”赵殃骤然变成的脸『色』像是要吃人一般,指着最靠近自己身前的三个团长,大声的吼道:“司令已经提前喝了庆功酒,谁敢要是让这杯酒白喝了,老子非得抽死他不可!”

一声虎吼,所有人都赶紧散去,军官食堂里很快迎来了最快速的一次军官盛宴,所有人在不到五分钟之内就填饱了肚子纷纷离去,餐桌上所有食物被消灭干净,地上留下一片狼藉的酒杯碎片,代表着这里曾发生过一次战争,人与食物的大战。

而另一边,只喝了一杯酒就离开的薛殿川上车后不久就感觉到肚子有些难受,空酒入肚的感觉实在有些难受,刚一回到司令部,便让人送来一杯温开水灌下,心里的烦躁感这才消散了些,而同时送来的,当然还有他今晚的晚餐,一份鱼香肉丝、一盘生炒白菜和一小盆豆腐汤外加一碗大米饭,风卷残云的消灭干净后,饥饿的感觉这才消失。

刚让副官将盘子碗筷等收走,作战参谋长胡广就拿着厚厚的一个文件夹敲门进来了,一看薛殿川的神『色』,就笑问道:“是不是赵殃又闹事儿了?”

“还要糟糕!”薛殿川接过文件夹并示意胡广坐下,翻开文件夹的同时,摇着头说道:“要不是我突然造访,他小子还不会告诉我实情,原来空三师除却新加入的j12‘秃鹫,重型战斗攻击机,大部分战机使用寿命已经过半,如果参加实战,顶多支撑一年。”

“就这事儿?”胡广倒像是没事儿似的一般,说道:“事实上哪个王牌部队不都是这样出来的,先不说空军,就说说咱们陆军的五大重装数字化集团军,随便去看看,同样的新式装甲车辆,这些部队的总是会更快的报废,原因就在于他们训练频繁,更何况没有频繁的训练哪儿能指望出战斗力呢?这就好比学生考试一样,经常看书能出好成绩吗?还不如多让学生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就算成本贵些,可效果却更好!”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薛殿川笑了笑,脸『色』好看了一些的道:“南亚战区司令部不也是有一支问题部队吗?比空三师还要出名的共和国海军第三舰队,和其他两支舰队一模一样的同级常规动力航母,第三舰队的明显维护成本要高出其他两艘许多,这不能不说是任务执行太过于频繁所致!”

胡广略略点了点头,称赞道:“所以,你也别太在意空三师的问题,人家南亚战区连一支海军舰队的问题都能够给兜住,那开销、那问题之多,秦铭中将却眉头都不眨一下,为什么?还不是因为第三舰队能打仗,既然能打,那平时问题多了些又有什么大不了,更何况这些问题都是良『性』的、很好的。”

薛殿川听出了这话什么意思,关上文件夹,指着胡广的鼻子说道:“那照你这么说,我岂不是还要去给赵疯子赔礼道歉?”

“我可没这么说!”胡广赶紧撇清,这赵殃赵疯子可出出了名的“善茬”,真要是招惹上了他,那可等同于惹上了一身的麻烦事。

“既然这样,反正行动报告你已经上交给我审阅了,你闲着也是闲着,干脆就你去拟定一份报告,让北京方面同意我们战区增购一批战机及零部件作为应急储备,也好能随时兜住空三师这个大麻烦!”

薛殿川说完,便不顾胡广那哭丧着离开的样子,专心致志的看报告了,话说这时间过得真是迅雷不及掩耳,距离德国佬放鞭炮的时间又近了几个小时,是时候赶紧审定报告并交付批准后正式实施了,晚了可就来不及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