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一四章 死神来了

第二一四章 死神来了

第二一四章

死神来了

“我们应该舍弃莫斯科,还是朱可夫?”  薛殿川并不犯愁,也并不忧虑,对于胡广的这个问题,他并不作答,而是拿出了香烟,抽出两支来扔给胡广一支之后,把自己的这根给点着,不慌不忙的抽了起来,过了半响后才道:“急什么,鱼和熊掌到底要哪一样,北京那边还没给出明确答复,等着呗!”

这么一个模糊不清的回答倒真是让胡广清醒了,如此难做的选择题显然不是中亚战区司令部就能做出正确答案的,也的确是应该让高层领导来头疼这个问题,只要北京方面发来了具体的选择,那么中亚战区照办便是,既不用担心忧虑,也不用承担任何责任,何乐而不为呢?想到这里,胡广也把香烟给点着,吞云吐雾起来

胡广和薛殿川俩人倒是轻松了,然而在共和国首都北京,刚刚睡下的张宇就被床头前的红『色』电话给惊醒过来,接起电话后不到一分钟便安慰一番妻子,穿起衣服便离开了卧室直奔书房而去,以最快的速度和军情局局长马丽华中将取得视频连线后,详细的情况自然当即清楚了。[]大国无疆214

希特勒要提前行动,这无疑是一个重磅的坏消息,而更让这个坏消息变得恶臭无比的,便是刚愎自用的斯大林竟然看不清德军在莫斯科撤退背后的真实目的,却还以为是苏联红军英勇顽强的打退了德军的进攻,满心欢喜的还发令让朱可夫赶紧过去助阵,这简直就是把战争当儿戏。

很快,政治局的常委们也纷纷上线了,原本打算召开紧急会议的张宇知道事情根本来不及,估计等所有人齐聚一堂的时候,时间已经耽搁了不少,所以还不如直接召开紧急视频会议来得方便,而且正好军情局局长马丽华也方便陈述一下各方面的情况。

从马丽华中将陈述完毕到张宇要求进行投票表决,期间只有三分钟的时间供委员们思量,当张宇提醒所有人表态的时刻到来,毫无疑问,所有人都坚持了以前既定的选择,这一选择早在一个月前就进行过一次会议表决,当时还有委员反对抛弃偌大一座欧洲大城,可时至今日,所有人都坚定不移的站在了朱可夫这个选择上,原因无他,毁灭莫斯科能够让法西斯德国最后一次歇斯底里的辉煌一把,也只有这样,共和国才能以真正的拯救者参战,谋求更大的国家利益。

十分钟后,看到马丽华关掉视频前的满意笑容,张宇的心仿佛被割了一刀,有些颓然的坐在椅子上,他仿佛看到了一座人间地狱、一座死亡之城、上百万原本可以幸免于难的生灵,然而,这样的一个选择,却又是不得不做的。

“人是万物之王,却受万物奴役,是真理的唯一评判,却又不断错误『迷』离,是世上的荣耀,世上的笑柄,世上最大的『迷』!”

关掉电脑,张宇沉默了,他久久的侧身凝望着挂在墙壁上的世界地图,目不转睛的盯着东欧平原上那座红『色』的大城市——莫斯科,它真的要成为了历史了吗?或许,莫斯科从今晚起,就不要相信眼泪。

最高层再一次做出了一致决定,军情局这边也自然迅速根据这一抉择忙活开来,现在军情局最主要的任务有三个,其一是详尽一切办法保全朱可夫及其武装力量,为莫斯科被毁灭之后扶持以朱可夫为核心的苏维埃新政治军事体系做准备。

其二,密切关注德军动态,可以坐视其毁灭莫斯科,但务必要做好为核爆之后就要迅速采取武力行动军事部队提供情报支援的工作,尤为注意的是,德国佬到底在莫斯科放了一枚还是两枚原子弹,如果是一枚,那么另外一枚的具体位置在哪儿。请牢记

其三,做好全面应对莫斯科遭受核武攻击之后的情报应对工作,尤其是针对震动极大的同盟国,军情局需要想出一些办法、采取一些措施,以避免因为一次核爆炸就导致同盟国反法西斯体系土崩瓦解的局面发生,这一方面工作重中之重便是美国,绝不能让美国停下战争的脚步。

忙碌是其他人的事情,作为局长的马丽华在部署完工作之后也感觉一身轻松了,有了明确的选择便有了主攻的方向,不在像以往那样显得难以抉择,当然现在一切都已经有条不紊的开始,开弓没有回头箭,她也是时候将事情告知中亚战区,所以她第一时间就拿起了电话直拨到了中亚战区司令办公室。

叮铃铃……叮铃铃……

正在讨论家庭琐事的薛殿川和胡广两人听到电话铃声顿时就止住了笑容,刚刚还交谈甚欢的二人都沉下了脸『色』,薛殿川更是有些紧张的将烟头哆哆嗦嗦的摁了几次才摁熄在烟灰缸里,尔后才挤出一丝笑容看了同样有些紧张期待神『色』的胡广,拿起了电话。

“我是薛殿川……”

一分钟后,中亚战区司令部响起了急促的警报声,呜呜呜的警报空前大响之时还是上一次应急演习,不过这一次中央广播里很快就传出了战区司令部所有人都熟悉的声音,他们的战区司令薛殿川中将,干咳了两声后,只说了一句话——“我宣布,即刻起,中亚战区司令部进入二级待命状态!”

二级待命?难道战争真要打响了?中央广播刚刚关闭,地下指挥基地里却依然没有立马回到广播前各自热闹的景象,所有人都几乎愣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交替的眼神和木讷的表情似乎都显得格外的不相信,这,这难道就是战争来临的心情、战争到来的景象?十秒钟后,所有人都压抑住火山喷涌般的激动心情,继续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中。

指挥大厅里最为显眼的位置莫过于又长又宽的中央显示屏,而在其上方还有一块小的led显示屏,这块显示屏上面很快就打出了一个标准北京时间,鲜红的阿拉伯数字在不断的跳跃,一秒接着一秒的减少——1947年4月17日22点07分12秒…13秒…14秒……

似乎像是约定了一般,在遥远的德占波兰境内的狼『穴』基地内,在很少启用的指挥中心大厅里,德国最高统帅部一干大将们齐聚一堂,他们也在焦急的等待着,而就在十几米开外的一个地方,依然还需要躺卧在病床上的希特勒,两眼也是炯炯有神的看着,看着专门放在一张搁于病床上的床桌桌面的闭路电视显示器,他非常满意经过清洗以后的最高统帅部,虽然少了许多熟悉的面孔,可新晋升的这些将军们、元帅们,必然会对他更加的忠诚。

时间还为时尚早,距离中央集团军群最新汇报的时间还有10个小时左右,希特勒突然发去电令让他们加速撤离莫斯科,自然而然让原本有序撤退以掩饰真实目的的德军各部顿时显得有些忙『乱』了,北方集团军群和中央集团军群再也顾不得什么交替掩护,纷纷下令一线部队火速撤离莫斯科城区,而纪律严明的德军各级部队也自然不会问为什么,听从命令的加快撤离昔日耗费了无数生命和弹『药』才换来的城区。

炮火轰鸣,一波接着一波,每隔十五分钟希特勒就似乎感受到了数千公里外的莫斯科不时的发生着颤栗般的抖动,对于即将毁灭的莫斯科而言,德军依然间隔一定时间就倾泻而去的猛烈炮火其根本『性』作用已经不是为了进攻和毁灭,而是为了遮断,定时的用一吨吨炮弹去阻挡住苏军疯狂尾追攻击的步伐。[]大国无疆214

为了保全更多的部队、为了在有限的时间里让所有的部队全部撤离危险的城区,德国两大陆军集团军群终于狠下了血本,把囤积起来的大口径炮弹、火箭弹等等,像是不要钱似的分波次砸向苏军,遏制住苏军的反攻突进速度,制造大片大片的火力隔离带以掩护部队更快更安全的撤离。

时间,显然已经成为了衡量生命价值的标准,但英勇无畏的苏维埃红军士兵们在政治指导员高音喇叭的呼喊助威声中,端着ak-47自动步枪骁勇善战的奋勇向前,趁着炮火来袭的间隔时间加速完成每一寸城市土地的收复之时,在上千公里开外的明斯克,德国陆军中央集团军群精心呵护了很久的一枚特殊炸弹已经悄然运出了地下军火库,在数百名荷枪实弹的党卫军士兵保护下,这枚很重很大的原子弹慢慢的慢慢的在拖车的牵引下,缓缓的准备送往指定的机库,在那里,一架来自于德国空军第54轰炸机联队的he-200型战略轰炸机已经打开了弹舱等待着。

机场灯火通明,惨淡而又橘黄『色』的照明灯光映衬在冰凉的水泥路面上显得格外的阴森,伴随着拖车的引擎轰鸣声,被覆盖着厚厚防水布的原子弹相当的安静,短短两百米的路,这辆拖车用了很长的时间,才缓缓的将原子弹送到了机库里,而在这个时候,已经在机库里恭候多时的一队防化兵出现了,他们将铀块放进了原子弹弹壳里之后,进行了最后一次详细的检查,随即才将弹壳封闭,四吨多重的原子弹被缓缓的推送到了轰炸机腹弹舱下,随即在强力『液』压升降机的帮助下慢慢的送入了弹舱里被牢牢的固定住,待检查确定固定牢靠之后,升降机立马退去、弹舱舱门缓缓关闭。

轰炸机早就已经准备就绪随时都可以起飞,不过在命令到来之前它还只能静静的趴在这机库里,而在机场外的飞行跑道一端,一架同样已经等候多时的气象侦查机终于得到了塔台的放飞许可,轰鸣的引擎声打破了黑夜的沉寂,飞速狂奔起来的气象侦察机在滑行冲刺一段距离后,很快就窜入了茫茫的夜空,向着莫斯科的方向快速飞去。

机场的灯光很快黯淡了下来,在气象侦察机发回确切的气象数据,并且德国陆军中央和北方集团军群发来“准备就绪”电令之前,轰炸行动不会开始,这一点是希特勒亲自下令的,德国空军第54轰炸机联队还从未如此被元首重视过,所以任何人都知道应该小心翼翼。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除了兴高采烈的苏联人,德国最高统帅部和共和**情局都在高度关注莫斯科的形势发展,德国人想要尽快撤出城区远离即将会变为地狱的莫斯科,苏联人却以为是德国人怕了,大批的部队尾追着德军穷追猛打,却不得不时刻小心会突然到来的猛烈炮火和不可预测的冷枪,当然,纪律严密的德军在撤离的过程中也不是没有层层阻击交替掩护。

4月17日的莫斯科非常热闹,自从苏德战争的战火烧到莫斯科以来,这座城市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此时此刻这般精彩纷呈了,飞蝗般的子弹笔直的窜出一条条火线,嗖嗖嗖的让黑『色』的天空变得忽闪忽闪的,不时到来的猛烈炮火所迸『射』出来的火海也将城市的夜『色』变得格外的妖娆,轰隆隆的炮声夹杂着德军机械化部队撤离之时那履带式车辆咯吱咯吱的行走声,横扫整个西欧的德国陆军似乎自打开战以来,还没像如今这般窝囊的撤退过。

然而,没有原因、没有解释,德国两大集团军群的司令部根本不给下级部队任何的撤退理由就下达了务必于4月18日凌晨四点之前撤离至莫斯科以西10公里之外的命令,这一命令的下达也就意味着两大集团军群先后投入数百万人次参与抢夺的莫斯科大片城区拱手让给了苏联人,这不能不说让许多德军士兵甚至是军官都想不通,可想不通又有什么用,命令就是命令,撤退必须执行。

德国空军来了,在莫斯科时间接近18日凌晨的时候,大批德国空军的轰炸机再一次飞临了莫斯科上空,这一次他们带来的不是重磅航空炸弹,也不是特种燃烧弹,这一次,这些轰炸机带来的是德军从未在本次世界大战中使用过的毒气弹,德军上一次使用毒气弹还得追溯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可这一次,德国空军奉命要帮助地面部队更高效的阻滞苏军尾追速度,不得不动用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毒气弹。

上百架轰炸机带来的毒气弹无疑是相当可观的地狱恶魔,对风向判读得很清楚的德国空军轰炸机群在领队长机的带领下,很快就纷纷打开了投弹舱舱门,将一枚枚并不太重但相当知名的毒气弹如同下饺子似的扔向了地面,尽管地面上苏联红军的高『射』火炮不断轰响,可还没击落几架德军轰炸机,大片大片落下的毒气弹就炸裂开来,高压的毒气瞬间释放开来,在苏军占领区深处形成了一波死亡气息,将猝不及防的数万苏军部队顿时就吞没在了『色』彩妖魔的毒气烟雾中。

已经打算用最卑鄙手段毁灭莫斯科的希特勒,在关键时候让空军部队用毒气弹来阻滞苏军反攻显然是极为符合其秉『性』的,反正在他看来,莫斯科都是要玩完的一座城市,用什么来轰炸已经显得无所谓了,反正最终原子弹一爆炸,神马都是浮云。

吃惊、惊讶、疑『惑』……时刻关注到莫斯科城区战争形势的军情局自然知道德国空军大波轰炸机群飞临之事,可预想中的大规模轰炸并未来临,德国空军数百架轰炸机似乎什么都没做便返航了,这可让军情局吃味不准,当即让空军将大型无人侦察机下降侦查高度,冒着被苏联红军自动化防空高炮火控雷达锁定的危险,用高敏度红外热成像摄像机拍摄下来震撼人心的惨烈画面,地面上数万名苏军士兵像是集体被人勒住了脖子似的,在地上疯狂打滚,拼命的抓扯着自己的喉咙,像是要憋死似的,有的甚至直接把步枪枪口含进了嘴里,摁下了扳机直接『自杀』。

当然,随着大型无人侦察机快速的掠过城市上空,所拍摄的画面经过实时传递至军情局总部没多久,就已经有情报分析员判定是德国空军散播了大量毒气弹,否则也不会出现上万人集体上演失心疯般的壮观景象,尤为可怕的是那些忍受不了痛苦的士兵,端着手中的ak-47步枪就对着周围疯狂的扫『射』,亦或者是直接拉响身上的手榴弹,让自己更快结束这种痛苦。

毒气弹的使用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便被全面禁止了,日内瓦公约中明确规定参战双方不能使用这种非人道的武器,其使用的恶劣程度远比达姆弹还要惨烈,然而今时今日,在德军以非常常规的手段猛攻了数个月的莫斯科,德军撤了,却在撤离的同时大规模的用上了这种武器,看来,真正的疯狂的确是要上演了。

将具体情况立刻上报军委并同时让人将情况通报给中亚战区的同时,在马丽华中将的命令下,军情局很快让空军将大型无人侦察机飞回,既然德国人已经开始用毒气弹大规模清洗莫斯科城内的活物,那么也就自然意味着这座城市最后的一次疯狂即将上演,所以共和国空军没有必要让一架昂贵的大型无人侦察机与莫斯科陪葬。

而很明显的是,翘首等待着那声巨响到来的薛殿川和胡广两人,在得知德军已经开始使用毒气弹清理活物的时候,也彻底石化了,难道死神真的来了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