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一五章 豪赌

第二一五章 豪赌

第二一五章豪赌

人生就是一次赌博,面对无法预知的未来,倾尽所有、豪赌一掷。

仰卧在病床上,已经年迈体衰的希特勒感受到身体的阵痛与衰老,在与时间的赛跑中,他仿佛已经觉察到,时间已经遥遥领先于自己,本已孱弱的身体再经刺杀爆炸案的摧残,真可谓是身心俱伤,尤为可恨的是策划并执行爆炸袭击案的主谋中,赫然还有自己一向信任有加的副官施蒙特上将,这可怎么让一直在内心深把施蒙特当成朋友的希特勒不感到寒心呢?

试图杀死自己的人必须被更为惨烈的方式处死,希特勒这些天来不时在脑海里想象着应该如何处置这些差点让自己提前去见上帝的罪魁祸首们,从谍报局局长卡纳里斯到自己的副官施蒙特,他们一个个都是那么的才华横溢或者战功卓著,为何就非要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呢?

希特勒很不明白,他想不明白为何自己善待的人都忤逆自己,自己重用的人要害死自己,到底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吗?希特勒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了有着对手赋予“纳粹谍王”美称的卡纳里斯,也不知道何时让自己的副官施蒙特上将想要把自己炸得分飞湮灭,更让他想不通的还有很多,比如国内驻防军总司令、三大境外驻军总司令、陆军中央集团军群参谋长等等,难道就是因为要继续增兵莫斯科才让他们暴跳如雷的要弄死自己吗?可当初在会议上所有人都是支持的,希特勒也曾询问是否有反对意见,可会议上没有一个人反对,可谁能想到……[]大国无疆215

苦思冥想,希特勒没有想到任何理由来解释这一切的因果关系,恐怕也只有自己痊愈之后亲自审问这些曾今的心腹大将们,才能得到期盼中的合理解释吧!

抬头仰望,已经能够看清天花板的希特勒爱上了这种单调的白『色』,至少它是那样的纯洁无暇,任何一丝的黑点肮脏都不可容纳,哪儿像在外界看来如钢筋混凝土一般牢固团结的德意志第三帝国,谁能想到内部竟然有如此凌『乱』的背叛。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阴沟!”

希特勒阖上了双眼,他不想去继续纠缠什么劳什子祸因了,因为在此之前他已经做出了一个决定,一个可以让那些试图置他于死地的人彻底闭上嘴巴的大胆赌博,海因里希不是说刺杀原因有可能是自己密谋要用核武器毁灭莫斯科的惨无人道行径,迫使反叛分子彻底下定决心展开刺杀行动以阻止这一行为吗?幸存下来的希特勒偏不,他要让所有人看到,自己虽然身体衰老了,可叛逆的勇气依然不减当年风采。

这是一次彻彻底底的赌博,一旦原子弹没有成功爆炸,那么也就意味着之前耗费了两大集团军群数个月时间,牺牲了十余万官兵『性』命以及耗费无数物资所取得的莫斯科战役胜利果实将拱手交还给了苏联人,甚至有可能因此而产生不可逆转的败退之势,直接演变成苏德战争前线的全面崩溃。

当然,如果原子弹成功爆炸了,这疯狂的赌博也就彻底赢了,惊天一爆之下,久攻不下的莫斯科将成为历史,而且苏联人的军政战争指挥体系将随之土崩瓦解,并且苏军将蒙受重大的人员和装备损失彻底失去反击之力,苏德之战也将就此落下帷幕,而原子弹成功爆炸的余威还将让同盟国其他成员国心惊胆战起来,在这样的终极战争利器,试问天下,谁敢不服?

希特勒呵呵的笑了,就像人世间所有的赌徒一样,在重注押下之后,脑海里始终会交替的浮现出输与赢的不同局面,输了便是末日到来,赢了便是绝境逢生,而对于希特勒这个疯狂的玩家,他自我感觉还很不错,因为就算原子弹没有及时毁灭掉莫斯科,德意志军队也不至于迅速就崩溃,只要筹措得当,拿下苏联也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所以他并不觉得自己这把赌博是最后一把,并非是搏命而是一次以小博大。

蚍蜉撼大树,蝼蚁绊大象,希特勒倒真要看看,4.5吨的原子弹,到底能不能直接撂倒莫斯科,让被胖揍得脸青鼻肿的北极熊彻底趴下……

夜『色』并不墨黑,璀璨的星星镶嵌在夜空中忽闪忽闪,坐在机舱里,查克里斯的心情显得有些沉重,就在刚刚一分钟前,联队长亲自登机上来给所有机组成员打气,尔后便交个了作为机长的查克里斯一包东西,沉甸甸的,查克里斯不拆开也知道这些一粒粒的东西是什么。

氰化物,一粒吞进肚子很快就会让生命终结,这样的一粒“『药』”不会让人起死回生,却是能让人迅速死亡,所以这一包“『药』”入手,查克里斯顿时就明白了一个道理——死亡远比救赎容易。

拆开包装袋,查克里斯面无表情的站起身来,给每一个机组成员散发了下去,这东西虽然不会在关键时候保命,甚至起死回生,但迅速解决痛苦少受罪是肯定的,所以每个人都欣然接受了,当然不接受也可以,每一个人都备有自卫手枪,轰炸机真要是不小心被击落了,不想被苏联人抓起来刑讯『逼』供受尽苦头,用自卫手枪枪口对准太阳『穴』一扣扳机,也能迅速解脱。

散发『药』物完毕,查克里斯刚想要坐下休息休息,整顿一下翻江倒海的悲壮心情,却没想到无线电呼叫器里传出了塔台指挥员的声音,不出所料,果然是气象侦查机发回了气象条件符合轰炸需求的,查克里斯挂断了呼叫器,终于下达了准备出击的命令。

机库大门缓缓打开,已经打开了照明灯的机场难得的灯火通明了,橘黄『色』的灯光把空气似乎都给染黄了,在牵引车的牵引下,因此次任务而被希特勒亲自命名的“闪雷”he-300战略轰炸机终于在几分钟后被送到了一号飞行跑道的末端,早就等候的地勤技师们顿时就忙活开来,检查发动机的、确认氧气和蓄电池电量的等等,当然,最重要的是加满燃油,之前在机库里候着,轰炸机并未加油。

十五分钟后,和查克里斯一样,当初德国从共和国引进h-4战略轰炸机之时,曾远赴共和国参与培训的地勤技师自然是最好的,他们得出了最中肯的结果,打出了可以让以共和国h-4战略轰炸机演变而来的德国空军he-300型战略轰炸机着核弹起飞的手势,见此,查克里斯拿起了无线电呼叫器,向塔台报告道:“这里是‘闪雷’,呼叫帝国空军明斯克机场指挥塔台,‘闪雷’已经准备就绪,请求起飞!”

“这里是塔台,‘闪雷’请注意,准许以一号跑道起飞,祝顺利!”

塔台的回复就是起飞的命令,查克里斯挂断无线电呼叫器,示意发动机可以启动,骤然间,庞大而又沉重的轰炸机微微一震,四台大功率星型活塞式发动机轰鸣启动,桨叶飞速旋转间,气流滚滚,吹拂在水泥跑道上。

松刹车、催油门,查克里斯看着正副飞行员的『操』作符合规范,眼神顿时就聚集在了速度指示仪表上,轰炸机缓缓的滑行、不断的加速,能够着9吨重完成5000公里轰炸飞行的he-300型轰炸机终于在原装进口于共和国的发动机助推下,不断地加速起来,滑行距离还不足跑道的一半速度已经非常之快,不得不说强劲的发动机赋予了轰炸机足够强大的加速力,只有标准重荷一半的那枚原子弹确实“轻了些”,所以在继续冲刺了三百米后,查克里斯就喊了出来——“拉起来!”

庞大的轰炸机划过了寂静的黑夜,闪烁着航灯映入茫茫夜『色』中,渐渐的远离了机场,当忽闪忽闪的航灯渐渐消失在视野里,指挥塔台里立马发出了一封准备好的密电——“闪雷已经出发”,不到两分钟,以光速传播开来的电报就被狼『穴』的通信处电报接收机收到并很快就被电译员翻译了出来,被迅速用打字机打出来之后,便赶紧站起身来小跑到值班通讯官那里交接。

一看仅仅几个德文单词的值班通讯官立马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将电报单夹在了文件夹里,撒腿便直奔指挥大厅而去,在那里,德意志帝国最高统帅部的军政要员们正等候着这个消息,消息迅速被海因里希看到,将电报单连同文件夹扔在了最高统帅部参谋长凯特尔和参谋部部长约德尔的桌面上,人已经奔希特勒的病房去了。[]大国无疆215

“元首,‘闪雷’已经出发,预计三个小时后飞抵莫斯科上空!”海因里希压抑住内心的激动之情,非常平静的告诉到仰卧在床仿佛睡着了一般的伟大元首希特勒。

“恩!”

希特勒隔了好几秒,才回应了一声,不过这一声也足够了,海因里希略略点了点头,立正敬了个标准纳粹军礼后,施施然的退出了病房,不过他并未走远,他就站在了病房门口,他要在门口外等,等到三小时以后的结果会是如何。

而此时此刻在地球的东方,在共和国北京西山的军情局指挥中心,德国空军明斯克机场发出的电报使用的是以前就被军情局成功破解的密电系统,所以这封机密电报从被无线电侦查卫星捕捉到信号并完整记录打包发送至中继通讯卫星,再送至地面卫星接收站,直至专门司职于密电破译的超级计算机机群瞬间解密出翔实内容,内容迅速呈现在中央控制大厅的状态显示屏以及通信终端显控台上,让守在大厅里的军情局局长马丽华立马看见。

而整个过程不到两分钟,换而言之,希特勒比马丽华更慢一些知晓德国人的核轰炸机出发的事情,因为德国人的通讯值班军官和海因里希还走了不少路耽搁不少时间,而共和国军情局的所有信息传递都是计算机高速自动化,当然,这几秒钟的优势也并不能让马丽华感到高兴,因为高层已经下定了决心、做出了抉择,要眼睁睁的看着德国人毁灭莫斯科,根本不需要采取军事行动,所以,看着呗、等着呗,踱步来回不知多少次的马丽华终于坐在了椅子上深吸了几口气,莫斯科的命运如何,只能看接下来的三个小时。

三个小时候就要决定上百万人的命运,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责任,哪怕是死神交给的任务,查克里斯也觉得自己很幸运,如果原子弹真的成功爆炸了,那么自己应该会被写进历史吧,后人会如何来评价自己呢?会说自己是眨眼间带走数百万条鲜活『性』命的刽子手呢?还是会把自己当成英雄?查克里斯早就想明白了这个问题,答案的差别就在于帝国是否能最终取得战争的胜利。

历史,向来都是胜利者书写的,宣扬自己的光辉荣耀、抹去肮脏的劣迹斑斑,除了光鲜的外表,其实骨子里暗藏的污垢相当多。

所以,查克里斯很清楚,只要帝国获胜,那么这一次军事行动就会被披上华丽的外表,被宣扬成为正义的举措,是停止更大规模杀戮的有效手段,是停止战争走向和平的关键一步,反之,查克里斯知道自己在史书里的骂名顶多比希特勒好点儿,人们不会忘记这个让弹指间就让上百万人见阎王的德国空军少校。

查克里斯最后一次看了看各个飞行仪表的数据,都显示很正常之后,便不再去想什么奇怪的问题了,轰炸机已经在预定的航线上以经济巡航速度向着目标飞行,前后左右都有大量的喷气式战斗机提供护航任务,他能担心的应该是任务的本身,因而他再一次『摸』了『摸』放在左胸口位置的那一粒氰化钾『药』粒,完了之后又微微一笑,拍了拍自己的右胸口,在这个胸口正前方的口袋里,放着他和妻子女儿的合照,那是幸福的一家子。

取出准备好的检查文件夹,夹子里只有一张表格单,上面陈列了十一个检查项目,查克里斯需要一步步确认这些项目是否都处于正常状态,当然,这样精细的检查工作非常耗费时间,当查克里斯在最后一栏上画上了一个勾表示正常后,他终于站直了身子,活动了一下酸胀的脖子和腰部,有些地方必须躬身甚至是趴着检查,所以他活动了一下舒展了筋骨才看了看自己的飞行表,距离目标还剩下1小时又25分钟的飞行时间。

“是时候了!”

就在这时候,副机长也就是此次轰炸任务的导航员提醒了一嘴,这一声呼喊顿时就把查克里斯拉回到了现实,刚刚他不知怎么的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竟然想着此时此刻应该和妻子在床上缠绵,而不是在有些寒冷的轰炸机机舱里干着要毁灭一座城市的举动。

“虔诚的祈祷上帝,愿您听到了我的心声,我真心的希望您能原谅这一切的一切,苍生无罪战争无情,如果我接下来的一切举动可以让死亡减少、让杀戮停止、让征伐停息,那么我愿意,万能的上帝,您听见了吗?”

查克里斯自言自语间,已经打开了比原子弹还要更晚送到轰炸机机组成员手里的一个密码箱,里面盛放的是一些极为关键的部件,其中一样便是原子弹的起爆炸『药』管,他在内心深处向上帝虔诚的祈祷后,便熟稔的开始工作了,其工作的主要内容只有一个——装填起爆管和控制电路板。

二十分钟后,距离最后的时刻已经不足45分钟,换而言之,此时此刻的“闪雷”轰炸机已经抵达了距离莫斯科不足三百公里的位置,交替为这架轰炸机提供护航任务的德国空军喷气式战斗机已经换上了最后一波,它们将护送这架轰炸机飞抵莫斯科外围五十公里,然后便是等待,等待执行特殊任务的这架战略轰炸机完成使命归来。

“气象数据正常,苏联红军的高『射』火炮已经停止开火,中心城区一片安静,并无危险!”

侦察机再一次发回了侦查情况,不过这一次,气象侦查机上的侦查员是直接向“闪雷”战略轰炸机做出的报告,而搁下无线电呼叫器后,已经意识到今晚非炸不可的查克里斯终于下达了十分钟后上升飞行高度并进入一级警备的命令。

而几乎就在这一时刻,共和国空军远在波斯湾地区的阿巴斯空军基地内,在“2.23黑『色』空难事件”发生之前就曾进入德占苏联地区内陆侦查,甚至还有惹发空难事故罪责之嫌的空军核物理侦察机也终于出动了,这架和洲际型民航客机没啥两样的空中大鸟在四台涡轮风扇发动机的咆哮声中,加速冲刺一段距离后便拥入了寂寥的夜空,并很快就在空中完成了一个大半径转弯,上升至预定高度后,便再一次“佯装”民航客机,沿着国际民航航线往里海上空飞去,不过这一次它的目标不是去斯大林格勒转转,而是要到莫斯科去,那里即将发生一次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超大规模的自相残杀,一个民族针对另一个民族群体的极端毁灭『性』打击,它不得不去凑凑热闹。

飞行时速高达八百多公里的核物理侦察机速度再快,也自然赶不上趟了,因为从阿巴斯计算直线飞抵莫斯科也有好几千公里,飞抵莫斯科空域附近至少也得四个多小时以后,而德国人的轰炸机已经距离莫斯科不足一个小时的飞行航程,当然这期间相差的三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是共和国空军刻意的,又不是要赶去拯救世界,飞那么快干什么,更何况核物理侦察机就是要等到核爆炸之后,在较远的距离探测各种核辐『射』『射』线、收集悬浮颗粒等等,又犯不着去给莫斯科陪葬,所以这架核物理侦察机倒像是去“料理后事”一般起飞得晚了些。

距离在时间的压缩下越来越近,在导航员报告发现德国陆军中央集团军群打出的标识信号之后,查克里斯就知道,地面部队发出的信号有两层意思,其一是轰炸机已经距离莫斯科不远了,其二便是他们已经躲开了,可以放开炸。

收到消息的查克里斯终于开动了,他屏住呼吸的打开了早就准备好的录音机,同时启动了机舱内部的一个闭路电视监视器,他需要用一些手段来记录下这激动人心的时刻,因此他提醒了周围的人,中气十足的说道:“伟大的德意志第三帝国,伟大的日耳曼民族,我们即将在战争中使用世界上第一枚原子弹,愿一切顺利!”

查克里斯说完,其他人也跟着发言了,录音机会忠实的记录下这些将来必定会作为历史珍贵资料的声音,失败了就是分析此次行动的滑稽之处,成功了就是剖析这一伟大时刻,所以不管怎样,说上几句话就能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英名,所以谁都开口说了几句。[]大国无疆215

当所有人都在抒发心情的时候,查克里斯已经给原子弹安上了最为关键的起爆装置,随即便在摄像机镜头前,非常庄重的将一个很大很大的钟表对准了镜头,让镜头记录下这一时间的同时,他很快就将保险栓拔出,并非常利索的完成了最后的封装工作,一切已经准备就绪。

轰炸机还在不断的爬升着飞行高度,对于庞大而又沉重的活塞式螺旋桨轰炸机而言,爬升速度的缓慢也是一大令人诟病的地方,当然事实上任何大飞机,哪怕是共和国的喷气式运输机也都一样,庞大的身躯始终难以快速爬升,可这样缓慢的过程并未让查克里斯等太久,飞行员很快就报告上升到指定高度、导航员报告可以切入轰炸航道……此时此刻,用不着查克里斯发布命令,投掷手也立马会意躬身趴在了轰炸瞄准仪上,将眼睛紧紧的贴在了瞄准镜上,他在仔细的寻找之前德国空军大规模投掷毒气弹在城区里特别留下来的一个信号标识,这是一个安装有特殊无线电应答器的爆炸装置,在接受到“闪雷”轰炸机发出的特殊信号后它就会像是烟花筒一样闪亮的爆炸开来,以便让执行绝密轰炸任务的“闪雷”轰炸机知道是否到达预定目标上空。

膨……在漆黑而又模糊不清的城市里,突然迸『射』出来了一朵灿烂而又绚丽的白『色』焰火,在这辉煌而又短暂的闪光瞬间,投掷手已经非常清楚的判读出了此时此刻轰炸机的位置,也听清了导航员的呼喊声,他的手心慢慢的渗出了汗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