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二一章 何解?

第二二一章 何解?

会议刚一结束,列席会议的中亚战区参战部队师旅级军官就全数返回各部队,而大老远从北京飞来的“客人”显然还不会立马离去,五大军种司令连同军情局局长马丽华,都来到了一个小型会议室里,跟随马丽华中将前来的军情局欧洲情报司司长王秉诚少将,也自然在中亚战区作战参谋长胡广的带领下前往战区情报处,并未参加这个级别太高的小型会议。

刚一落座,整个会议上就没怎么发言的海军司令陈绍宽上将就第一个拧开了矿泉水瓶盖,喝上了两口后这才坐正在了沙发上,一言不发的看着其他人交流。

“战区现在还有什么困难没有?”

第一个开口问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陆军司令还兼任着国防部部长的唐仁辉上将,自打中亚战区成立之日,他就知道中亚战区绝对会是以为陆军为主,昔日的陆军老大哥现在终于可以在中亚战区一展雄风,才不受南亚战区那样的鸟气。

所以,唐仁辉自然对中亚战区的事情很上心,巴点不得多塞点部队到中亚战区来历练历练,更何况对手可是号称世界第一的德国陆军,一想到这个,唐仁辉自己都有些心痒痒了。[]大国无疆221

薛殿川在会议上也说了比较多,所以放松下来后还是先喝了几口矿泉水润润嗓子,唐仁辉的问题提出了好几秒,他才淡然一笑的看了看一旁坐着的联席会议参谋长庄佳明上将,笑道:“唐司令。你这问题可提得有些让我难以回答咯!”

“这有啥难回答的!”唐仁辉乐然一笑,侧头和一旁坐着的特种部队司令林学文上将笑了笑,拍了下大腿,指着薛殿川说道:“我给你说老薛。不是我老唐说你,就你现在的陆军兵力规模,两个重装集团军、两个常规集团军,外加一个快速反应集团军,就想把号称世界第一的德国陆军三大集团军群生吞活剥了?”

“怎么?看唐司令的架势,怕是还要派两个军助阵不成?”很少说话的马丽华难得的笑着质疑道:“你没看老薛会议结束前那豪迈的样子,我估计老唐你就是撤走一个军,中亚战区也能把事儿给办了!”

“铁娘子”开口说话。这立马让没怎么发言的陈绍宽来了精神,叫道薛殿川便是一笑,拍着胸脯说道:“老薛,老唐要是敢撤你的兵。我给你补上,中亚战区不是有个里海吗?那咱们海军陆战队其实也可以搀和进来的,若是陆军不行,那咱们海军陆战队可是随时可以上阵的,别说什么希特勒近卫师、维京师。就是德国佬所有的部队都跟恶狼一样凶狠,咱海军陆战队也得连皮带肉一块吞了!”

明摆着的拆台这可让唐仁辉脸上挂不住了,南亚战区让海军占了大头他已经是忍了的,毕竟南亚战区地区形势不同。陆军不能在海上和海军相比,可中亚是什么地方。中亚战区又岂能让海军进来搅合,所以脸『色』一沉的唐仁辉怒瞪了陈绍宽两眼。紧跟着就是一拍桌子,大声的说道:“别在老子面前提‘陆军不行’这四个字,『奶』『奶』个熊,不就是三四百万德国陆军吗?老薛,你尽管打,老子在后面给你顶着,五个军不够,咱就再增,哪怕十三个集团军全砸进来,老子从国民警备部队拼凑也不会让你缺兵少将!”

唐仁辉这话一出口,顿时所有人就不得不闭上了嘴巴,纷纷鼓掌喝彩,曾今是共和国陆军第一集团军军长的唐仁辉其实有一个人送绰号“铁公鸡”,对自己的陆军可当成是心肝宝贝,对其他军种,那就简直是一『毛』不拔,虽然公事一定会公办,可在陆军的荣誉上,他一直把自己当成是一个陆军的人,生是陆军人、死是陆军魂。

“唐司令,中亚战区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薛殿川突然的站起身来,非常标准的向唐仁辉敬了一个军礼,说实话,自打中亚战区成立以来,他所背负的压力相当之大,德军的威名可是早就远播世界,昔日号称拥有欧洲第一陆军部队的法兰西战败于德国、号称“日不落帝国”的大英帝国连本土都没能保住、美国人也是迟迟趟不过大西洋这道壁垒,几乎算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德**队已经像是一个神话般存在,中**队,诚然,共和国自大建国后的确参加了不少局部战争和军事冲突,可这些小打小闹都是在亚洲过家家,世界舞台上,还从未有过中**人的光荣战绩。

于是乎,基本注定是要首先与强敌碰撞的中亚战区自然而然压力沉重,作为战区司令的薛殿川这几个月来也一直都是丝毫不敢懈怠,不因为其他,就因为共和国国家『主席』张宇前来视察战区司令部指挥基地之时就明确告知了薛殿川,共和国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不到关键时候是绝不会进行战争动员的,换而言之,共和国会维持现有的军事武装规模,不会像其他参战国那样,一次又一次的进行战争动员,产生巨大而又沉重的战争负面影响。

兵力有限,连同陆海空国民警备部队在内,共和国的武装军事力量也不过280万,但作为头号强敌的纳粹德国,现如今的兵力规模是500万之巨,而作为同在亚洲的另一个敌人小日本,最新的兵力总数也已经高达400余万,如此算来,共和国基本算是夹在了法西斯一千万兵力的中间。

先东欧后亚洲,这是共和国很早之前就既定好的战略,但这并不代表薛殿川能够随心所欲的得到280万兵力中的全部,他曾经算过,作为共和国东南沿海地区重要屏障的第一岛链必然需要驻军,同时紧邻朝鲜半岛的东北地区、紧扼海洋运输生命线的要冲之地东南亚地区以及地理位置显赫且资源富足的波斯湾地区。都需要维持不少规模的驻军,国内一部分地区也得留部队,所以中亚战区最多最多,也就能够获得9个军的指挥权。而如今中亚战区还没有和德国开打,已经有5个军到位,剩下的四个冗余量,薛殿川的底线是再增加两个。

7个集团军参战并获得完胜,这是薛殿川给自己立下的目标,他不敢多要也想多要,虽然哈萨克斯坦、伊朗王国、伊拉克王国等,甚至包括巴基斯坦、阿富汗两个国家也能出动一些兵力为薛殿川所用。可和德国人作战,这些部队显然派上大用场,真正能够依靠的,还是中**队自己。

唐仁辉的话说得并不狠。但至少代表了陆军坚决支持中亚战区的决心,事实上自打中亚战区成立以来,唐仁辉就出力不少,战区的地下基地都是唐仁辉亲自调派的国防部基建工程部队玩命般修葺提供的,而在中亚战区为战争所需要的各种基础设施建设。如物资储备中心、陆空军基地、交通道路、国防通信光缆等等,这些本应该让战区自己头疼的事情,国防部都积极主动的提供大力帮助,陆军第二集团军是帮忙帮得最积极的。

“中国人讲究‘知恩图报’,老薛。只要你记住,中国爷们儿不比欧洲人差。咱们中**队也一样能在异国他乡打出漂亮仗出来,纳粹德国不是很能打吗?那咱们就专挑最能打的下手,我倒要看看,中国人造出来的子弹,还掀不开德国人的天灵盖了不成!”

唐仁辉也是个火『性』子,摆出一副让薛殿川放心大胆去干,有啥事他顶着的帅气样子,这可让坐在一旁的林学文看得是稀里哗啦,这老头刚刚喝的铁定不是矿泉水,估计是二锅头吧?要不然,怎么闻着一股子辛辣味儿呢?

“哎,你们说来说起,好像就把我当成了透明人似的,难道你们就真的看不见我?”本打算闭目养神等着吃夜宵的空军司令蒋阳英也实在憋不住了,扯着嗓子吼了一把这才让众人的视线聚集在了他身上。

“蒋隐形,你们空军不是老在研究啥隐形战斗机、隐形多用途轻型战斗机、隐形战略和战术轰炸机等等,所以你也跟着变成隐形的也就对了,我们看不见你也是应该的啊!”

陈绍宽憋着笑意揶揄道,他还真的对空军单独获得发展隐形战机的事情有些耿耿于怀,海军不就是多要了几艘核动力大型航空母舰订单吗?军委就相当偏心的让海军不要再妄想隐形战机研究经费的事情,这可着实让陈绍宽不爽了好些天,可思来想去后才意识到,不管是空军还是海军参与研究,只要取得了重大突破,谁的还不都是一样用,但至始至终,他都觉得空军占了大便宜,因为隐形战机作为共和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下一代主力战机,参与意义都是极具历史『性』的。

“海军一向都是喝海风、尝海水,吃的都是咸味儿,可我总怎么觉得,陈司令像是在吃酸葡萄呢?”蒋阳英也嘴里不饶人的反讥一句,而后才郑重其事的看着薛殿川,一本正经的说道:“薛殿川,你小子可真会过河拆桥,当初是谁帮你拉海军航空兵第三舰机联队来里海凑热闹的?当初是谁第一个站出来,替中亚战区把‘2.23黑『色』空难事件’的篓子给兜住的?你可别忘了,当初是中亚战区发出请求令让空军调派核物理侦察机深入敌后,结果却阴差阳错让德国人误击民航航班的?”[]大国无疆221

旧事重提是蒋阳英的一大特点,这个薛殿川是自然晓得,所以这件事情他也真的曾大呼冤枉过,他又不能预知未来,哪儿知道一次普通得再正常不过的侦查任务,就是因为动用的部队特殊了些、执行任务的侦察机怪异了些,结果就导致了一场误会的产生,可最终推论罪责,显然德国人是罪魁祸首,而用什么飞机不行,硬要用民航机改装为核侦查机的空军其实也有责任,可他能说吗?尤其是现在?

沉默是金,薛殿川沉默了,但蒋阳英却是打蛇随棍上了,侧了侧坐姿。认真的继续说道:“目前,中亚战区有三个职能分工不同但却相当专业强大的空军主力师,而且我们还比对方更有装备优势、信息优势,然而只要中亚战区开口。空军一定会力挺的,刚刚会上战区参谋长胡广少将不是提出未来或将增派2个战斗机师、1个攻击机师、1个轰炸机师,1预警电子战师,外加2个战术运输机师和1个战略运输机师作为后勤保障力量吗?”

“这些都没问题,不就是八个师吗,我今儿就代表空军向你表态,中国空军一定镇得住!!!”

海陆空三军都表态了,这下倒是让薛殿川心里欢喜了不少。而紧接着,所有人中学历最高也是最文静的第二炮兵部队司令李德明上将发话了,这个一个博士学位、两个硕士学位的怪才不穿军装任谁都以为会是大学老师,或者就是很有儒雅之风的某个科研单位高才。但谁又能想到,他将服的肩章上,赫然是金光闪闪的三颗星。

“既然海陆空三军都表态了,那咱第二炮兵部队也不能落人后吧?”李德明习惯『性』的笑了笑,轻咬了一下嘴唇。似乎头脑风暴了一下,这才皱了皱眉头,道:“除了之前已经调派中亚战区指挥序列的一个战术导弹旅,我第二炮兵部队还可以额外增加一个防空导弹旅、一个通信工兵旅。并且我可以保证,中亚战区的区域级导弹防御系统可以优先建设!”

“我也『插』一句!”众人还没有从李德明的话中惊讶过来。特种部队司令林学文又举起手来『插』进话头,用非常有金属质感的声音清楚的讲道:“我特种部队也在此表态。除了之前已经进入中亚战区指挥序列的狂龙大队,还可以增派一个特种作战大队,另外网络战部队、心理战部队、特种电子战部队等可以任意挑选!”

五大军种的声援顿时让憋了好久的薛殿川终于忍不住了,难以自已的笑了出来,眼睛里都还泛起了一些泪花,以前以为作为中亚战区司令,和德国几百万大军对话真可谓是“压力山大”,可如今来看,薛殿川认为自己并不孤单,中亚战区也并不孤单,相信任何一支来到中亚战区的部队,也并不会是寂寞的。

旁观够了的军情局局长马丽华只能笑着摇了摇头,五大军种司令齐聚一堂,此行似乎并不是来视察中亚战区战备工作的,反倒像是来给中亚战区打气助威的,就跟黑帮要干一票大的一样,不过仔细一想,战争也真就是那么回事,两帮高度武装的军队互相死掐群殴,从农耕时代用刀枪棍棒,到现代战争用飞机大炮,群殴的形式不断变化,但本质依然没有变。

“薛司令,你也知道,军情局可不像五大军种那样阔气,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一点,军情局将会给中亚战区提供最大力度的工作支持!”

马丽华也最终不能免俗的表态发言了,因为再不发言,夜宵就没法送上来了,从北京大老远的飞到有共和国西部重城阿拉木图来,有着塞外江南之称的阿拉木图不仅气候宜人风景优美,水果也是一大特产,所以四名士兵端进来的夜宵里,除了一些很有少数民族特『色』的糕点之外还有一些水果,刚一呈上来,“最不老实”的陈绍宽就率先开动起来,而其他人也没装斯文,纷纷享用起来不亦乐乎。

然而,就在中亚战区司令部这边六个上将、两个中将热热闹闹享用夜宵的时候,在太平洋的另一边,华盛顿才刚刚笼罩在4月18日的清晨阳光里,和煦的阳光已经很久没有温暖白宫了,趁着好天气,罗斯福总统难得的没有在椭圆形办公室里被一摞摞厚厚的文件报告所折磨,而是让自己的贴身侍从推着自己来到了小花园里,他想独自静一静,在这温暖的阳光下,他第一次自私的将上班时间挤出一个小时来享受宁静。

罗斯福一个人静静的依靠在轮椅椅背上,满脸的皱纹在阳光的映照下显得沟壑丛生一般凄凉,在温暖的阳光抚慰下,泛白的肌肤似乎恢复了一些血『色』,红润而又温热,罗斯福很享受这样被阳光轻吻的感觉,那是一种来自心灵的『荡』涤。

然而,还没有享受到两分钟。罗斯福的心就不自不觉的想到了国家大事上,因为在八个小时之前,共和国就正式向在莫斯科动用了原子弹的纳粹德国宣战了,速度来得是如此之快令罗斯福真的措手不及。他几乎是还在看着纳粹德国对莫斯科实施原子弹打击的紧急战争报告,还没从错愕与惊讶中醒悟过来,紧跟着共和国参战的消息就来了。

人生的大起大落来得太过于刺激,罗斯福真的是无法说服自己这一切都是真的,等待了太长时间的核武器,美国人自己的曼哈顿工程始终憋不出个屁来,德国人倒是干净利落的先用上了,一炸就炸没了重要的反法西斯力量苏联。同样,千呼万唤的共和国参战终于来了,可来得速度也太快了,罗斯福在很早很早之前就曾设想共和国会以什么方式在什么时机参战。现在他知道了,原来要想让中国人来拯救世界,那只能是世界快要被毁灭的时候。

罗斯福很震惊,所以他以这个理由拒绝了在中美秘密战略合作协约上签字,从当时的情形来看。他自己的这个决定似乎冲动了些,把一向很有外交风度的共和国驻美国华盛顿大使詹正权都气得几乎当场发作,可詹正权最终还是忍住了,他很有风度的向罗斯福送上了一句晚安然后才傲然离去。而罗斯福自己呢?事实上,从送走詹正权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没有了睡意,直到天亮。他才『迷』糊了一会儿。

现在,在万丈金光的太阳照耀下,罗斯福一脸安详却还是没有睡意,他望着天上漂浮的白云,心里不禁在问自己,拒绝在协约上签字是正确的吗?然而,像是一团团棉花糖般柔软的白云没有给出答案,罗斯福的心里依然纠结着。

换一个角度来考虑,罗斯福是非常理解共和国的,因为换做是他,也会让共和国一直在战争中持观望态度直至今日,先不说能通过双边贸易获得多大的战争贸易利益,仅仅考虑战争带给交战双方的实力损耗,就足以让人心动,国家竞争激烈无比,远不是逆水行舟那般简单,持观望的态度不仅能够更好的后发制人,还能将参战的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在利益可以最大化的时候加入最有赢面的一方,轻轻松松就收获胜利的果实,何乐而不为呢?

罗斯福不是俗人,他是一个深谋远虑有着极高战略眼光的政治家,他看到了共和国这一步步走来的精明棋局是是如何的处心积虑,也看到了共和国这样一招招的深意何在,事实上,早在日本悍然发动太平洋战争那一晚,哭得死去活来的罗斯福就已经懂了,他知道从那一刻开始,共和国正式就任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庄家是,并不负责直接『操』纵赌局,但却处处改变赌局形势,循序渐进的诱导交战双方更加歇斯底里的死拼,而作为庄家的共和国,所谋求的唯一胜利果实便是——世界霸权。

成为世界唯一超级强国是何等滋味,罗斯福没有想过,也没有作为美利坚合众国总统享受过这种感觉,因为人类从诞生开始至今,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这颗蔚蓝『色』的星球真正称霸过,就算号称“日不落”的大英帝国,其实也根本没有登峰造极,而如今,一个登顶的大好机会摆在曾无数创造出东方奇迹却又在近代积贫积弱的中华民族面前,难道就真的甘愿平庸吗?

罗斯福相信,除非某些人的脑袋被驴踢了,才会愚蠢到信守和平永不称霸的地步,因为往往越是自称热爱和平的人,却基本都是称霸不成且实力弱小之辈,因为害怕所以才热爱和平,所以,罗斯福在最为关键的时候刹住车了,他要给自己一些时间考虑,是眼睁睁看着共和国向着世界之巅渐行渐远,还是做些什么。

那份罗斯福没有签署的协约意义重大,仅仅因为它没有被及时签署,共和国酝酿战争已久的中亚战区就不得不取消了所有的既定作战计划和行动,而它到底是一份什么样的协约,罗斯福更愿意看向那刺眼的太阳,也不愿回想那字字阴暗的协约。。。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