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二二章 嗟来之食不可受

第二二二章 嗟来之食不可受

第二二二章

嗟来之食不可受

晶莹剔透的日子里,时间流逝得更为飞快。请牢记  罗斯福不知道自己假寐了多久,但但他醒过来的时候,对面坐着一位将军,罗斯福习惯『性』的和蔼一笑,戴上了老花眼镜这才看清,原来是陆军参谋长马歇尔上将,他似乎等了自己很长时间了。

“马歇尔将军,有什么事情吗?”罗斯福微笑着看着马歇尔,他注意到了,马歇尔不像往常那样总是带着厚厚公文包亦或者是文件夹来看自己,今天的马歇尔什么都没带。

“总统先生,我听说您很焦虑,所以便来看看!”马歇尔面带笑容的回答道。[]大国无疆222

罗斯福笑而不语,作为其总统智囊团重要成员的马歇尔自然知道所有事情,罗斯福所焦虑之事也是智囊团内部讨论已久的,从一开始的意见互悖再到来之前的意见一致,马歇尔整个晚上都没睡好,也就是刚刚这么小坐的一会儿,才淡然下来歇息一下疲惫的神经。

“现在几点了?”罗斯福突然问道。

“已经快到十一点!”马歇尔看着手表回答道,罗斯福在轮椅上睡了很长一段时间。

“没想到小憩片刻却耽搁了这么长的时间,我得赶紧回去工作了!”罗斯福说着,便向侍从招了招手,让他赶紧推自己回去椭圆形办公室,而后才一本正经的问到马歇尔:“真没什么可说的吗?我是指那份协约!”

“签了它!”

马歇尔站起身来,主动代替了侍从来到了罗斯福的轮椅后,缓缓的将罗斯福慢慢推走,而被马歇尔的回答微微一惊的罗斯福已经陷入了沉默,他已经年迈体衰得厉害,很多事情都得依靠智囊团才能做出真正的决定,但这并不意味着重大事件他一定都得听从智囊团的建议,他需要一个人思考很久很久,就像如今遭逢的这件事一般,他沉默了。

办公桌上又堆放了厚厚一摞文件,罗斯福一见这些待批的文件就感到有些头疼,他隐隐中已经感觉自己不能胜任总统的这个职务了,尤其是在国家大事上,迟钝、犹豫,优柔寡断显然不适合在这国家危难之际担当如此重任,所以他在马歇尔即将退出办公室离去之时叫住了马歇尔,只说了一句话——“让副总统来一下!”

马歇尔应声而退,不久之后杜鲁门就来了,这位二十年前就把汉语学会的奇才走路特有精神,杜鲁门戴着一副眼镜相当绅士有风度的敲门三下后才进来,关上房门后非常恭敬的站在一旁,罗斯福没有开口问话,他绝不擅言。

“1947年的4月18日无疑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忙『乱』的一天了,这一天人类第一次使用了原子弹用于战争,而同一天,这个世界上唯一独立的一个世界级大国也加入到了战争的队伍中来,你说,这一天是否值得铭记?”

罗斯福说着向杜鲁门招了招手,杜鲁门立马徐步走了过去,但依然保持沉默,直到自言自语的罗斯福艰难的打开抽屉拿出一份黄皮袋子装着的文件给他,杜鲁门这才开口问道:“现在就看?”

罗斯福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并嘱咐道:“你现在就看,五分钟后就给我一个肯定的答复!”

杜鲁门不敢懈怠,当即坐下来拆开铅封拿出了文件袋里的机密文件,刚一取出就瞄到了扉页,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眼皮不自觉的眨了两下,瞳孔微微放大间,神经已经紧绷起来,轻咬着舌尖,以生平最快的浏览速度看着这份又薄又重的文件,它拿上去是那样的轻,但看在心里却是那样的沉重。

五分钟的时间过得很快,罗斯福很快就干咳了一声提醒仍然在仔细阅读中的杜鲁门是时候回答他了,而杜鲁门稍一错愕,眼珠转了转,扶了扶眼镜框,嗯嗯了两声后,这才下定决心说道:“我认为,非签不可,不可不签!”

“非签不可,不可不签?”罗斯福又一次错愕了,马歇尔说“签了它”,而杜鲁门说非签不可,到底是签了呢?还是签了呢?罗斯福有些茫然了,在短短一瞬间,他脑海里浮现了很多念头,其一是再找一个人来问问,其二便是干净利落的签了它,其三便是联想到签署之后的种种连锁反应……当然,还有很多很多,罗斯福第一次感觉自己的头简直有一种欲炸之势,赶紧深呼吸了两下,稳住了心神这才微微笑着接过杜鲁门递还的文件。请牢记

“刚刚马歇尔也是这个意思!”罗斯福将文件袋放回抽屉里后,双手放在桌上,认真的看着年轻有为且精力充沛,应该比现在的自己更能够胜任好总统一职的杜鲁门,问道:“那么,你说说你的看法,为何会是‘非签不可,不可不签’?我很想知道!”

罗斯福的这一问让杜鲁门闻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他猛然意识到这是一个机遇,前所未有的大好时机,而这机会自然是罗斯福总统亲自给的,自己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它溜走,而且罗斯福刚刚也说了,马歇尔也同意签署这份文件,那么也就意味着,自己只要不偏离这一中心思想,剖析一些自己的主观见解,罗斯福显然会对自己的印象更好一些,如此以来,“副总统”的那个“副”,恐怕去掉之日也就不远矣。

“站在中国人的角度来讲,这份协约合情合理,非常符合其国家利益最大化。共和国要求先欧洲后亚洲的反法西斯战略,其考虑出发点无非是借战争之势增强其在中亚、中东地区的统治力,在东欧、北欧、北非以及地中海地区增强其影响力,其战略核心就在于稳固既得利益、谋求新利益,亚洲是中国人自己的地盘,日本问题早晚解决都一样,但欧洲不一样,共和国抢先一步拿下整个中东并威『逼』欧洲大陆,这就等同于他们在开辟新的势力地区,何乐而不为呢?”

杜鲁门说完这一点,立马就话锋斗转,言道:“而站在我国的角度,共和国参战先亚洲后欧洲是符合军事斗争规律的,毕竟任何人无论具备军事或政治素质都可以显而易见的知晓,完胜日本远比完胜德国更为容易,而且共和国一旦参与到太平洋战争,这就与我国形成对日夹击之势,对日本而言这几乎相当于后方不保,可以想象的是,在中美两国的联手下,最后一个加入到轴心国组织的日本,将必然是最先被淘汰出局的法西斯国家!”

“中美双方的矛盾似乎很大但其实很小,唯一的错位点便是在于两个国家的未来战略考量不同。就我国而言,我们自然希望能尽快摆脱太平洋战争这一累赘,日本这条疯狗撕咬我们的时间越长,我们就越是对反攻欧洲力不从心,所以我们想尽快解决日本然后反攻欧洲,并争取以较快的速度彻底消灭法西斯意大利和德国,进而促使整个轴心国体系崩溃,然后我们便能从战争的泥淖中脱困,以胜利者的姿态参与到欧洲的战后重建中来,在经济实力、国际影响力等等方面,都向世界超级强国行列迈进,因为我们本土并未受战争影响,我国实力强劲,有能力竞争超级强国。”[]大国无疆222

“可是,共和国早就谋求世界之霸已久,他们不投入太平洋战争无疑就是要让我国遭受更长时间的战争折磨和拖累,是让他们能够在中亚、东欧、中东、北非等等地区取得不可撼动的‘统治地位’,之后他们才会考虑是否联手消灭日本并且一同进军法西斯欧洲大本营,让直捣魔窟的压力不至于让他们独自承受,双管齐下既能体现团结一致又能减少单方面进攻的压力,同时共和国还有很强的信心能够在战后的欧洲占据一席之地而不至于让我国独大。”

杜鲁门的一席话说得简单直白,而最终归结一番的话才是真让罗斯福听到心里去的。

“这份协约虽然表面上看、深层次看,都是共和国对世界霸权觊觎之心的彻底体现,但我之所以建议签署这份协约,原因很简单,就因为共和国参战总比不参战袖手旁观更为有利,希特勒都敢在莫斯科投放原子弹了他们都还敢参战,不仅说明了他们对世界霸权谋取的绝对信心之强大,也证明了他们有必胜之把握,这是一种很好的现象,我们为何不答应共和国的条件呢?”

杜鲁门的话直接得已经显得苍白,罗斯福自然明白其中深意,杜鲁门说了半天其实就一个意思,就是既然共和国敢冒‘核战’之大不韪,那么对于还没有掌握核武器的美国而言,那岂非是一件坏事?更何况,共和国这样一个综合国力爆强的大国,哪儿会让美国捐款捐物的扶持,仅仅是一份协约罢了,国家比拼要的是实力而不是什么协定,人来繁衍至今,国家之间签署了无数的条约协议,又有多少是真正长久生效的呢?看一看昔日的《苏德互不侵犯条约》,以及如今希特勒用核武器毁灭莫斯科的嘴脸,也就清楚协约这种事情是多么的不靠谱了。

“总统阁下,我认为共和国参战不管其战略如何,只要他们参加了反法西斯作战,多多少少也能为我们减轻不小的压力,更何况共和国还没参战,就因在哈萨克斯坦驻军而让希特勒不得不单独让一个集团军群与之对峙,这才使得苏联不至于快速崩溃……”

杜鲁门继续火上浇油的说了一嘴,这一番劝也真让罗斯福心动了,世界大战爆发至今,美国到现在都还被太平洋和大西洋两大战场夹『逼』得死去活来,为何不让共和国在德国人的后花园里放一把火呢?更何况如今的纳粹德国已经有了原子弹,真要是给中国人来上一两枚,那共和国快速发展这么多年积累起来的实力说什么也得损伤不是,意义重大啊!

罗斯福已经动心了,很利索的打开了抽屉,取出了文件袋,刚准备打开又在心里仔细掂量了一番,如果真像杜鲁门所说的这样,对于美国而言,签署协议有百利而无一害,那么共和国为何还费心费力的要让签署呢?难道吃饱了没事儿干,非得要弄出一个协约来把中美两国盟友关系合法化?可谁都知道这年头,国家间的盟约协议还不如夫妻间的结婚证有效力,至少后者还能产生不小的法律效力和离婚财产分割效益,可国家间的盟约协议,那像希特勒那样的人物,轻描淡写的就给撕成粉碎,有个『毛』用啊?

“那你能说说签署之后,有何坏处呢?”罗斯福已经顾不得多想,而且自己这已经有些愚钝的头脑也难以快速思索这么艰深的问题。

“坏处就是我国在战后将难以在短时间只能赶超共和国,以共和国为新核心的国际新秩序将囊括国际贸易体系、国际货币体系、国际法律体系、国际政治体系甚至包括国际舆论体系,中国人将掌握人类世界的秩序、制定各种各样符合其利益的游戏规则,而我们,即便是作为世界大战第二的战胜国,也不得不屈服,最简单的例子就是我们的美元,或将只能在美利坚合众国使用,而人民币的国际货币地位,会像黄金一般无可撼动!”

“这怎么可能?”罗斯福立马出言质疑,人类有史以来还从未有哪一个国家能做到像杜鲁门所说的那样。

“原因就归结于我们将要签署的这份协约上,我们将承认共和国的同盟国组织领导地位、我们将承认共和国在战后国际秩序制定上的优先权、我们将成为国际利益瓜分的次要者等等,而就算我们不签署这份协约,只要共和国赢得了战争胜利,那么势力囊括亚非欧,并且在南美洲也拥有不小影响力的他们,将掌握全世界的能源、科技、交通等等优势资源,成为世界之极也是不可避免的,所以我们一旦签署这份协约,就等同于提前为将来必然会发生的一切先签了字,如同超前消费一般!”

杜鲁门不再多说什么,说得越多就越容易出现漏洞和错误,他才不愿意在罗斯福面前犯下太多错,所以说完之后他便闭嘴了,反正这份协约的签署权根本不在他身上,在作为战争时期权力至高无上的罗斯福总统身上,签不签,和他没有责任和义务关系,但要是他,早就果断签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共和国要称霸世界就让他们去,反正美国现在左右为难,还不如活在当下,先把世界大战结束了再说,否则,一直这样被纳粹德国和小日本两头夹击,内部一旦再出岔子,堂堂美利坚合众国可真就被活活夹死了。

罗斯福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他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合上了双眼冲杜鲁门挥了挥手,后者当然知道总统要做什么了,所以起身之后欠身致意后便退出了房门,而在关上办公室房门的那一刹那,在不可抑制的好奇心作用下,杜鲁门还是忍不住瞄了一眼,他发现罗斯福总统拿起了桌上的电话……

半个小时候,也就是将近正午时分,在两辆吉普军车的护送下,一辆车头『插』着美国星条国旗的漆黑『色』亚美幻影轿车缓缓的驶到了共和国驻华盛顿大使馆门前,守卫在大使馆门口左右的两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持枪敬礼的同时,一名共和国海军陆战队士兵走上前来并未敬礼致意,但手势却相当明确,他需要检查证件。

美国国务卿戴迪纽斯的专车来到大使馆门前还要接受检查,这在以往是没有的事情,因为以前来访,美国外交部都会提前告知中方大使馆,然后大使馆方面还会安排专人来迎接,可今天戴迪纽斯突然来访并未提前告知,所以没人来迎接大驾,自然也就没人接应,不检查才怪。

经过一番检查,幻影才被放行进入了大使馆内,而充当武装护卫的两辆吉普军车连同上面的美海军陆战队士兵也都没有被允许入内,而在幻影轿车驶抵门口的时候,正在用午餐的共和国驻美国华盛顿大使詹正权就已经知道了,不过他并没主动下楼来迎接,甚至还交代秘书了几句,便自己到办公室一侧的休息室“休息”去了。

戴迪纽斯是应罗斯福的亲自命令来拜访共和国驻美国华盛顿大使詹正权的,当然这样的拜访并不会像是人际关系那样,串门还得提着礼物,戴迪纽斯什么都没带,穿着一身考究的西装和漆亮的皮鞋,带着外交官一贯有的笑容,便彬彬有礼的慢步拾阶而上,刚刚走到大厅门口,就碰到了戴迪纽斯自然认识的詹正权专职秘书密阳。

密阳的名字放在共和国国内也很特别,但这并不代表他有多特别,他不过是外交学院去年才毕业的学生而已,纵使才华横溢也因资历尚浅,在寻常人看来也不过是秘书之辈,还不是让人敬仰的时候,但戴迪纽斯却把密阳看得很重,因为今天他是主动上门拜访。

作为美利坚合众国国务卿的戴迪纽斯竟像是面见他国政要一般微笑着伸出手来和密阳握了握,并用非常标准的普通话问道:“中午好,请问詹大使现在方便吗?”

“国务卿阁下中午好,大使现在身体不太舒服,可能是惊吓过度,现在正在修养并不方便接见您!”

密阳把詹正权交代的话一字不落的说了出来,因为就在几个小时前,詹正权拿着协约去找罗斯福总统签署的时候,罗斯福就是这么回答他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