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二四章 禽兽与流氓

第二二四章 禽兽与流氓

第二二四章禽兽与流氓

“空军第七战斗机师已经做好准备,力保北极航线万无一失!”

“那就好,对了,海军第三舰队最新情况如何?”

“‘尊严’号航母战斗群还在印度洋,‘世民’号航母战斗群目前已经出海,就是不知道刚刚完成大修还未进行充分适应『性』磨合训练的‘世民’号航母……”

“我相信第三舰队!”[]大国无疆224

前共和国南京军区副司令员、空军副司令董钜中将坚定的打断了韦平的臆测,挥了挥手让韦平离去,旋即又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中,根据联席会议参谋长庄佳明上将的工作部署安排,董钜需要交给他一份满意的答卷,任何纰漏和错误都是不允许的。

正式参战后,酝酿了很久的东亚战区司令部成立一事也终于不再是“犹抱琵琶半遮面”,不久之后就将作为东亚战区司令部司令成为共和国三大战区司令之一的董钜,显然不希望自己登台亮相之前就阴沟里翻了船,那可真是糗大了。

摆放在董钜面前的是一张时间计划表,18日共和国参战后中亚战区并未按照之前计划的那样给予苏联站场的德军猛烈而又突然的空中打击,一周之内夺取制空权的计划也就自然泡汤,但紧跟着共和国就启动了战略备用计划,大有撇开“背后捅刀子”美国单干的意思。

19日,共和国外交部开始大规模行动,在短短48小时之内就“说服”了与共和国传统交好的第三独立国家,其中自然包括共和国周边的朝鲜、琉球、新加坡等国,波斯湾八国和南美诸国也自然是少不了的,这些国家很快就明确回复了共和国外交部,他们的最高领袖或全权代表一定能够出席在5月1日于共和国香港举行的世界反法西斯首脑会议。

从准备时间上看,至少还有一周的时间,表面上看的确挺充裕,但是实际上,考虑到此次会议召开的突然『性』和紧迫『性』,远在南美洲的智利、阿根廷、巴西、乌拉圭、巴拉圭等国领导人要绕太平洋经美国、加拿大和北极飞抵共和国,这一番的绕弯周转显然得耗费不少时间。

所以根据安排,中东地区和南亚地区国家领导人会在24、25日这两天飞抵北京,而远在南美的国家领导人们则会在26日至28日陆续抵京,墨西哥、美国、加拿大、自由法国、大英帝国等北美国家及流亡政fu最高领导人,则集中在28日至29日抵达,30日会是一个休息日,各国政要将从北京出发飞至香港,准备出席在5月1日举行的大会。

如此一来,在这战争之秋的关键时期举行如此之大的反法西斯盛会,而且还是轴心国死敌或未来死敌的国家领导人的齐聚大会,眼瞅着自己的敌对国元首们齐聚一堂商量着怎么战胜自己,轴心国会坐以待毙置若罔闻吗?显然,如此大规模的世界政治行动根本做不到百分之百的保密,但作为会议发起国而且还誓要在世界反法西斯阵线中担当主力的共和国,显然务必要确保会议百分之百安全,不管会议最终会商讨出个什么结果,东道主显然要确保这些远来之客不会有任何危险。

如此重大而又艰巨的安全保障任务,显然其艰巨『性』是人类有史以来最高级别的,在此之前,人类历史长河中,有哪一个国家胆敢在战争时期盛邀其他国家来商讨如何联合作战的?更何况此次会议召开的背景便是人类自诞生以来的最大规模战争,五大洲四大洋都被战火烧灼,十多亿人被卷进战争之中,而且就在共和国家门外,作为死敌轴心国成员国的小日本所占领的菲律宾群岛便赫然矗立,共和国却依然要召开反法西斯大会,难道就不怕小日本倾尽全力破坏?

害怕,是人类天生俱来的秉『性』之一,害怕是每一个人的权力,但不可否认的是,人类的进步正是因为害怕,害怕饥饿才有了刀耕火种、害怕死亡才有了医学、害怕落后才有了教育,但是害怕并非是国家意志的形容词,更不是军人所需要的字眼。

董钜不知道害怕为何物,他反而在内心深处相当的兴奋,就怕日本人不敢来挑衅捣『乱』,要是真来了,他哪儿会害怕,高兴还来不及,可思来想去,他总感觉这样那样的安全保障部署是否欠妥了一些,皱着眉头开始伏案沉思起来。

墙上的挂钟滴答滴答的走着,这个已经很有年头的挂钟是当年还担任空军第一战斗机师师长一职之时,指挥第一师圆满完成了中日台湾冲突中的指挥部所赋予的任务,作为战利品也算是奖励,空军司令蒋阳英上将亲手将这个昔日的驻日台湾司令部内的瑞士挂钟送给了董钜,很多年过去了,这个挂钟依然稳稳的走着,不得不说瑞士人在钟表方面的造诣的确有些匪夷所思。

滴答滴答,董钜很快就从沉思中醒了过来,他暮然的看了一下挂钟,时间已经不早了,已经是晚上的21点24分,在加上日期——1947年4月21日,留给董钜的时间已近越来越少,沉『吟』片刻,董钜拿起了桌上的电话,让韦平过来一趟。

不多时,前段时间多忙于组建东亚战区司令部一事的未来东亚战区的作战参谋长韦平上将,也就是前空军第二战斗机师副师长,很快就赶到了董钜的办公室,刚一站定并关上房门,恰好看到董钜正对着摄像头有说有笑,一听才发现,视频连线的那一头,正哈哈大笑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南亚战区司令秦铭中将,一个出身陆军的战区司令,为人豪爽、耿直、重义气,为将军聪明、冷静、暴力,综合起来也就一个成语——“衣冠禽兽”。

秦铭是属于一种典型的“里外不一”的人,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很正直、很阳光、很睿智也很温和的人,但真正知道这厮以往战绩的,却都不得不再送他同一个成语——“衣冠禽兽”,原因很简单,在生活上、家庭上等等方面,他的确是好丈夫、好朋友,但在战争上,他简直就是战争中的禽兽。

秦铭也是中日台湾冲突中一战成名的,当初他还不过是共和国陆军第四集团军中的一个团长,但他这个团却跟一窝狼似的,在新竹战役中,也就是这个团生生吃掉了日本陆军大半个师团还叫喊不够,非得要求师长下令让他这个团继续追击扩大战果,结果自然没有得到同意,于是乎,他就让全团的人把“战利品”——也就是日军的脑袋,全都割下来别在武装带上,全团的人吃喝拉撒都带着血淋淋的鬼子脑袋,没过两天,秦铭就在第四军中出名了,而他的心愿也达成了,台北战役这个团战果颇大,一等功都难以嘉奖他们的战果之大。

当然,秦铭的得意之作还不仅限于此,真正让他威名远扬的,还是马来半岛三大种族冲突,这一次突发事件爆发得异常突然,共和国的应急反应能力不可谓不快,但如何更好的平定这样的大规模种族冲突,秦铭力荐自己的方案给了联席会议参谋长庄佳明上将,庄佳明觉得太过于血腥残暴压下未批,但刚刚走马上任的新军情局局长马丽华中将却看中了秦铭的作战方案,于是乎……

于是乎,马来半岛三大种族冲突的平定终究是因为有人比他们更血腥更暴力,在秦铭的运筹帷幄下、在“铁娘子”军情局局长马丽华中将的强势支持下,种族冲突最终以共和国陆军第三集团军下属的第三空中突击旅血洗各个种族冲突点尤其是吉隆坡而停歇下来,所以“经此一役”,秦铭不想出名都难了,之后的中印婆罗洲军事冲突中,也是秦铭的建议最终促使共和国动用中子弹直接将企图隐匿在原始丛林中,以便日后持续不断有机破坏的印尼军队瞬间秒杀干净,为陆海空三军参战部队节约不少物力和人力不说,还零伤亡,何乐而不为呢?

由此一来,秦铭坐镇南亚战区自然是“责无旁贷”,流氓最多把流氓二字写在脸上,而秦铭,则真正是把战争中的暴力与血腥,全都隐藏在了他那张笑呵呵的脸里,深深的镌刻在骨子里,当然流淌的鲜血估计也不比汽油难燃,简直是鹰派中的狂派。

韦平站在办公桌对面,也不知道董钜在和秦铭两人聊什么话题能笑得如此开心,但他知道,和秦铭几乎是一个德行的董钜这么笑的背后,有人肯定得遭殃了,这种看似放浪形骸的笑容,其实更像是一种死神的微笑,呼呼哈哈之间,有人就得小命玩完。[]大国无疆224

“来了啊!”

董钜止住了笑容,招呼韦平坐下后,便将『液』晶显示器搬转了一个方向,放在了两人之间这样两人也就都能看到,画面中还在点烟的人自然是秦铭了,他好像心情很不错,点支烟脸上都是笑呵呵的。

“你肯定很好奇刚才我为什么那么笑!”董钜趁秦铭还没好,便瞥了一眼韦平并说道:“刚刚我给秦铭说了一个我自己的大胆想法,结果他也认同,但是我让他来承担事后责任,他却给老子说不,所以老子就取笑他,死在他手里的人比他一辈子能造的人都多。”

“什么事后责任?”韦平越发有些好奇起来。

“不是什么私事,恰恰是公事!”

视频那头的秦铭倒先替董钜开口了,他自然认识韦平而且还很熟,当初马来半岛血腥武力镇压的功劳中,其实也有韦平的份,因为当初为陆军第三空中突击旅快速调集战略空运力量并统筹安排好物资空运补给的,其实就是韦平,秦铭对他的评价就是,能把战略运输机调配得就跟出动战斗机一样利索,不去民航当空管简直浪费了太多钱财。

“刚刚你出去不久之后我就想,为什么我们要选择很被动的方式来保障安全,我认为安全的保障问题不是军队应该做的,是警察的事情,是飞机的事情,跟我们军队有什么关系?难道就担心小日本会突然出来武力破坏,笑话!”

董钜打开烟盒,抽出两支来都一起给点着,扔给韦平一支之后自己便抽上了,他自然知道,韦平这人浑身上下就有一个『毛』病,那就是抽烟从来不自己点,据说这样的独特享受快感能够让他有一种被尊重感觉,也的确如此,很少有人主动给韦平点烟,所以他基本也就没烟可抽,但董钜是个例外,谁让韦平是他在空军大学进修班里就认识的小师弟呢,而且没有这个小师弟牵头搭线,他也就基本不可能和如今的妻子相知相识相爱顺利晚婚。

给自己的媒婆、自己的工作搭档、自己的小师弟把烟点着,董钜这还是第二次,不过重要的并非是此小事,重要的是正事,因而董钜抽了好几口烟后,才在秦铭那诡笑的注视下向韦平说道:“所以,我准备用更为激进的方式来确保会议的顺利召开!”

“更激进的手段?”韦平一开始并未在意,抽了两口烟后才猛地站起身来,嘴里像是塞了一枚鸡蛋似的张开,两眼鼓鼓的问道:“你打算把东京给炸了?”

“啊?”

董钜被韦平的这么一大胆猜测吓了一跳,而在另一边的秦铭可真是笑喷了,正端起茶杯喝上一口的秦铭被韦平这么一个想法给彻底雷倒了,所以没憋住,茶水直接给笑喷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用纸巾擦拭嘴和桌面,一边向董钜说道:“老董啊,我就说了,你和我就是天生的暴力狂,你为何还找个比我们还要疯狂的战争狂来做搭档,你这不是活腻歪了吗?”

“难道我有说错吗?”

韦平还装无辜起来,他似乎觉得自己的猜测并不错,要想让小日本不捣『乱』,最好的办法自然是一颗千万吨级的氢弹扔到东京皇宫,让昭和那厮直接去见它们的天照大神,这是最简单也自然是最稳妥的粗暴办法。

韦平的话一出口,董钜和秦铭都不得不服了,两人“相视一笑”,都只能摇头叹气自愧不如,当然两人交汇的眼神也都说明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为什么韦平能够被派到东亚战区作战参谋长这样一个职位上来,因为放眼整个共和国陆海空乃至五大军种,估计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比韦平更适合坐镇东亚战区,用比小日本更残暴更血腥手段毁灭日本的指挥官了,秦铭都自愧当初没早点儿认识韦平,把小鬼子脑袋当夜壶的那些青春岁月里,要是能碰到韦平这样的人才,那和小日本作战的日子可就有得乐了。

秦铭什么也没说,一个劲儿的在视频里面双手抱拳致敬,为韦平这样的战争豪放派致以崇高的敬意,看得韦平是一头雾水的,尔后才解释道:“韦平啊,作为南亚战区司令,我不得不向你提一个建议,你在踏平日本诸岛的时候,你可别把昭和那***给老子弄死了,老子还准备让他尝尝现代版的五马分尸是什么感觉!”

秦铭的五马分尸传闻已久,因为真正见过的人都缄口不言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也都承认秦铭独创了这种现代版的战争极刑,事情当然还得追溯到中日台湾冲突时期,那时候作为团长的秦铭在得知自己的那帮兵逮住一个汉『奸』之后,自然很好奇的要去看看这汉『奸』汉『奸』,到底长成什么鸟样,而且这个汉『奸』在当地可谓是在日军的照应下是无恶不作,在中日台湾冲突打响的前夜,这厮还把一户贫苦人家的独女给残忍的女干污了。

各种各样的罪行把秦铭气得够呛,当时也是脑子被气糊涂了,所以他二话不说就让一个机步营营长找来了五辆动力绝对强劲的悍马,把这汉『奸』的双手、双脚以及脑袋都系上了尼龙绳,这五根尼龙绳也就分别系在了五辆朝着不同方向的武装悍马军车的尾部挂钩上,这个汉『奸』当场就被吓得大便失禁精神不正常的把什么事情都给交代了,结果还说出了更多秦铭不知道的罪行,原本只想吓唬吓唬这个汉『奸』之后就把他扭送给过渡政fu进行人民公审的秦铭当即就气得让五辆悍马开走……

事后那个汉『奸』的尸体残片被收拾起来浇上汽油烧了,而目睹了一切的当地百姓和士兵们也基本没忍住全都呕吐不止,只有秦铭一个人当场愣住了,他没想到眨眼间一个活生生的大汉『奸』怎么就成碎块了呢?当然,这样的刑罚也真够厉害,至今据说事发当地的派出所也是共和国唯一一个只需要一个警察就够的派出所,当地路不拾遗虽然做不到,但治安绝对好,因为许多小孩晚上哭闹都会被父母说秦将军来了,很快这些小孩都不会哭,吓得直哆嗦。

秦铭的一时冲动为他换来了一个处分,而这个处分也一直在秦铭的档案里,而如今他似乎又有这样冲动的兴致,而且还看上了小日本的昭和天皇,这也是因为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想要比韦平更加罪恶,也只能用这张王牌了。

“说正事儿!”董钜及时的打断了秦铭和韦平的‘比拼’,这时候休息聊天一分钟他都觉得有一丝的浪费,所以将烟头放进烟灰缸里后,他便正『色』的开始‘说服’,道:“我的计划是这样的……”

董钜的用了一分钟才把他的想法彻底说清楚,而思索了没多久的韦平也很快暗暗点头了,这一切似乎多没有出乎秦铭的意料,董钜给秦铭说自己的另类想法之时,秦铭就拍着胸脯说韦平绝对力挺,现在看来,果然是禽兽更懂流氓啊![]大国无疆224

十分钟后,切断了视频连线的秦铭就没有继续笑了,在这十分钟里他和南亚战区的参谋长葛洪一同和董钜、韦平,四人一同探讨了一下方案的可行『性』,随后双方谈妥各自负责一部分,争取在22日晚上之前就将拟定一份完整的报告呈交至军委审批,所以秦铭自然没有心思继续开玩笑了,让葛洪去叫了几个参谋过来,一场围绕如何做好世界反法西斯多国首脑会议军事安保问题的小型会议再一次召开。

“十分钟前,我们和不久将正式成立的东亚战区司令董钜中将和参谋长韦平少将,进一步探讨了一下如何协防做好首脑会议安保问题,我认为,我们的策略需要调整!”

作为战区作战参谋长的葛洪没有太多的废话,直接把随身携带的一个立体投影仪拿了出来,把南亚战区态势图直接投影出来,在灯光暗下来的房间里形成了一个立体化的数字地图,将投影仪放在桌面上,葛洪指着香港的位置,又指了指菲律宾群岛的位置,再无其余任何动作。

“我们之前的方案是充分利用我战区海军第三舰队‘世民’号航母战斗群扩大海空防御范围,即航母战斗群前出至东沙群岛附近海域,在香港和日占菲律宾之间形成一道进可攻、退可守兼具预警协同的海空屏障,与驻海南岛和台湾岛的空军和海军岸基航空兵部队一起构成一道日本海空军不可逾越的封锁线!!”

葛洪关闭了投影仪,将秦铭办公室的电灯重新调亮,才继续道:“同时,我战区空军驻广东部队将形成第二道屏障,派驻至香港的地面防空部队以及在香港外海巡弋的战舰则构成第三道防空屏障,前后三道屏障足以确保会议召开的绝对安全,但我想问的是,我们需要如此保守吗?我们需要忌惮小日本可能出现的空中偷袭打击吗?”

“当然,地面上的安保任务依然会由警方和驻港部队负责,北京方面也会派来专业力量防范特殊事件发生!”

秦铭终于开口说话,但『插』进一句后便不再多说什么,因为战区各主要部门的参谋精英们,都在沉思葛洪刚刚的两个问题,不得不承认一点,共和国为了确保这次会议的顺利召开,是可以采取一些非常规手段的,更何况共和国现在已经参战了,作为敌对国的日本是可以实施武力打击的,有这么一个前提在,南亚战区以及首脑会议之后就将正式成立的东亚战区,需要畏手畏脚吗?

显然,军界内人送绰号“衣冠禽兽”的秦铭中将对保守的军事安保反胃,东亚战区的董钜、韦平更是反感,有了这么一伙崇尚进攻哲学的战争狂人在,参谋们自然心里清楚,什么样的最新方案才能满足上司的需求。

“东亚战区已经准备视情况先发制人,对日本北海道岛的日本空军及日本海军航空兵驻地进行突然打击,力争在美洲各国政要专机经北极航线飞抵我国之前,彻底解决掉有可能威胁到这些‘中华远客’的日本空中力量,而我们呢?我希望四个小时候,我能看到一份让我十二分满意的最新方案!”

秦铭说完便让所有人离去,他害怕自己会很快后悔这么一个大胆的决定,为了这些不远万里来到共和国参加反法西斯首脑大会的各国政要不至于命丧小日本之手,也似乎是为了证明在他们面前共和国绝对有能力活活捏死日本鬼子,南亚战区显然需要做得更好,否则往后可就没怎么精彩的机会让南亚战区痛痛快快的教训小日本,因为东亚战区,就是为了解决日本鬼子而来,要不然,董钜和韦平这样出类拔萃的战争流氓,岂不是白养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