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六十九章 最后的忠诚

第六十九章 最后的忠诚

躁动的青春在无聊的寂静中度过,平淡无奇的日子了,时间会让人近乎癫狂。慑人的战争中本应是危险弥漫险象环生,但漫漫无期的日子里却心生莫名的悸动,正如岁月的寂寥让人心如刀绞,无趣的日子乏味还很枯燥。

幻想着有一天自己一不小心冒头而被一枪命中,就此告别无趣的蹲守堑壕生活,告别无精打采的岁月。每天都有人被冷枪打中,每天都有炮战硝烟,但我依旧活着,渐渐地才发现生活其实真的没有希望,没人知道这种对峙究竟还要持续多久……

难熬的日子里日子平淡无奇,煎熬的岁月中空洞乏味。当我们迎来了新鲜事物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就好像被隔离人世好久好久,看到东线调过来的几个师士兵们,我们就像看到了亲人一般,本以为他们是来陪我们睡防炮洞、蹲堑壕的,结果才发现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

无聊的日子从那时候开始结束了,从那会儿开始,大地震动的时候多了,那种一拉就是十余吨的重卡,一辆接一辆的就像长蛇一样往后方运物资,在后方战时仓库里囤积着一箱又一箱的物资,弄得我们都心痒痒的,一打听才得知以后的日子里恐怕将要改善生活质量了,因为伟大的德意志帝国已经完成了战争动员,有无数个工厂加入到战争生产的行列中来,有无数辆汽车加入到后勤运输中来…

于是,我们的生活中开始有了香烟,虽然只能藏在隐秘的地方抽上几根,生怕就此引来对方的炮火,然后就是双方激烈的炮战,不长眼的炮弹随时会让我们这些可怜的步兵报销,所以还是日子难熬,但生活有了希望,毕竟我们可以写信、三餐可以换换口味,即便是这种罐头换成另一种。[]大国无疆69

而且那时候不少服役年龄更长的一些老兵就开始胡吹了,他们说按照他们的经验这一切都是统帅部调整战略重心的结果,在战线后方囤积大量的物资一定是为了更大规模的战争而准备,西线即将迎来有史以来更为残酷的战役,而我们也就有了向对方阵地进攻的可能,也就是被对方火力打击的可能,当然这一切都是揣测而已,但谁也没想到这胡『乱』的吹嘘竟然化成了现实中的事实。

第五集团军的能力是极其强悍的,威廉二世最看重的就是这一集团军了。他们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加强,也就变相的说明了之前的揣测必然是事实。

年2月21日清晨,一直被我们所敬仰的炮兵们在宽40公里的正面上,用一千余门大炮发出了开战以来最猛烈的怒吼,同时实施的巨大炮击声音几乎不能再用震耳欲聋来形容,开炮的瞬间激起的尘土漫天飞扬,巨大声波将树干压弯而树叶树枝吹得吱吱作响,但却掩饰不了我们心中的一丝恐惧,他们营造出如此大规模的炮击,更是说明该我们进攻的时候不远了。

“大炮这种战争之神一定是上帝造出来的,咱们凡人只能在他的威慑下瑟瑟发抖……”当时我们的连长是这么形容规模空前的炮击,但我们一直没听清他后面说了些什么,那时候的破空声音太大了,落在敌人阵地上的炮弹发出的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连接成片,几乎让我们觉得是有人在轰击我们,“五雷轰顶”的感觉也就莫过于此吧!

幸运的是发动进攻的是第五集团军的老兵们,他们是经历了数次血战的真正勇士,我们只能在后方远远的注视着他们的进攻,向一片被炸成了土豆田一样的敌人阵地进攻。“我们师走进去的,而不是攻进去的…”,对于第五集团军的幸运我只能说佩服之至,他们竟然可以靠着炮兵们的帮助,直接徒步占领敌人一道野战防线,这可创造炮兵的另类进攻楷模,密集有效的炮火覆盖让步兵成了摆设。

第二道、第三道防线,这些由野战工事构成的防线,在被秋风扫落叶一般犁过后,对于能征善战的第五集团军六大王牌师而言,剩余的残兵简直没有任何的难度,即便法国婊子就如同菊花被『插』了一样激动不已,但还是只能眼愣愣的看着所有的野战防线被我们拿下。

当我们所有人都希冀着军官们会高呼着号子,让我们也加入战团中去好继续扩大胜利,但谁也没想到竟然进攻的第五集团军主动停止了进攻的步伐,转而大规模的修筑防线,一挺挺机枪、一门门迫击炮、一座座钢混碉堡……所有能想到的、能做到的,都被长官们要求修建,负责后勤运输的也是像疯子一样卖力,为我们送来大量的补给和弹『药』,按照以往的标准,足够我们使用近两年了,而且竟然还是要我们做好防御的准备?这让我们非常奇怪。

“执行命令,绝对执行命令”,这是我们在战场上的不二选择,整个西线都开始疯狂的构筑工事阵地,一夜之间就好像我们德意志军队处于下风而不得不被动防守一样,我们就在不断的怀疑与执行命令之中度过了两三个月,直至我们开始在工事里聊天打屁没有任何正事可做,无聊的时候就看看第五集团军的兄弟们是如何屠宰法军的徒劳反击,该死的法国人总是有死不完的人一样,没日没夜地反击,这种添油战术除了为自己“赢得了”大量的伤亡,我不觉得他们还有其他什么收获。

很快我们就见识到了法国婊子的无情,他们在凡尔登用十余万人的尸体终于欺骗住了我们,他们和英国猪在索姆河发动了大规模反击,而我们却傻愣愣的在这儿看了很久的风景,尤其是他们竟然在索姆河打破了我们炮兵们的记录,从炮弹发『射』速度、发『射』总量,都打破了之前凡尔登战役爆发伊始咱们炮兵们创造的记录,尤其可怕的是他们也有了一定数目的远程榴弹炮……

还没等我们准备前去支援索姆河方向,死不绝的法国人又践行了他们的添油战术,用像蚂蚁一样多的人群向我们发起决死冲锋,一次不成又来一次,弄得第五集团军最终承受不住而被轮换了一些部队下来,把我们换了上去顶住,当时我们就在纳闷为什么这法国婊子怎么比以前还要疯?难道是吃『药』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英国猪让我们的海军失去了战略优势,德意志海军在日德兰海战中取得了战术胜利,但却没能赢得战略上的主动,于是乎他们开始有计划有步骤的对咱们实行了海上封锁,估计以后美味的中国糖果再也不能大量出现在市场上,取而代之的是单一的罐装食品,我最讨厌的就是土豆泥,连续吃上一个月会让人疯掉。

“像一根根钢筋矗立在战场上,阻止法国佬和英国瞎子的进攻,即便英国佬和法国婊子赢得了胜利,那也是站在我们的尸体上面……”面对蜂拥而至的法军,我们除了鼓起更大的勇气给予坚决的打击和抗争以外别无他法,也祝愿索姆河那边的兄弟一定要撑住,否则战线只要出现一处崩塌,那留给我们的必然是失败。

“的确,我的麻木杀人生涯就是从那天开始,没人知道那是哪一天。我学会了使用机枪扫『射』,像用一把扫帚一样肆虐敌人营造痛苦;我枪法更好了,可以在闲暇时分一个人静静的守护战场,让没死透的敌人叫喊出更大的声响,于是我会不时的补上一枪让他在哀嚎中慢慢死去……”

从来没有一个敌人冲进过我们的阵地,虽然在敌人猛烈的炮火打击、尸体的填补下,我们的地势慢慢变得没有优势,但狂热的杀戮中我们拥有强大的火力,足够让一个个活人变成*人肉串的能力,对着敌人猛烈扫『射』的时候,你的机枪旁会有一个人专供弹『药』,随时保持有两个弹鼓备用的状态,一个弹鼓七十五发子弹或许根本用不了多久,但七十五颗子弹却能发挥出远超于它本身实际价值的使用价值,一颗子弹往往可以让一条宝贵的生命消失,生命是如此的可贵,但那颗子弹却还不如一块面包值钱,但它却夺走了敌人的生命,实在物有所值。

人最怕的不是失去金钱、家庭、事业,而是失去自我。

当我们都在图虐生命的『迷』茫中走失,当我们都在人『性』的斗争中陷入罪恶,当我们都在良心道德的叩问下陷入癫狂,我们成了真正的罪人。长官们很多时候要高喊很多次“停止『射』击”,因为一些已经陷入麻木的人还在扣动扳机,尤其是那些『操』控重机枪的家伙,他们掌控下的重机枪还在倾斜着弹雨,但阵地前却一个人都没有了。

何必呢?为什么呢?我们一次次扪心自问自己,但还不如放下枪抽样一支烟来得痛快,在朦胧的烟雾中,我们才能感到一丝宁静,炮声震天、气浪汹涌对我们来说早已失去了意义,除非这枚炮弹真要伤到自己,否则懒得动一动。

我知道有很多地方很多人都和我们一样,或许我们的敌人要好受一点。他们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战友,进攻失败后回到住处最多不见一些人而已,但他们却把死人留在我们这里,发出了阵阵恶臭随时提醒我们这里是该死的战场,一个不小心就会和横七竖八呈各种形状躺在地上的他们一样,说不定四肢和躯干还不如别人堆放得整齐。

不久之后,法军终于不再发婊子风了,他们没有再继续猛攻我们,这时候我们才知道原来在索姆河那边他们没捞到什么好果子,兄弟们用机枪子弹和遮天蔽日的炮弹好好的招呼了他们,或许是他们该做好防守的准备了,该我们化被动为主动的时候,但我们却非常感激当初下达命令做好防守准备的人,如果我们当初傻兮兮地要继续扩大战果,估计现在也是机枪下的亡魂了,幸好做好了防守准备,挨过了英法军队的巅峰打击之后,他们遭受到了严重的损失处于了衰弱期,但我们还有劲得很,杀人狂们早已不习惯没有噬血的日子。[]大国无疆69

而且那时候听说了英国人在战场上使用了一种移动的碉堡,整个就一拖拉机加炮台的组合,但还着实把索姆河那边的兄弟们吓了一跳,子弹打在上面只会噔噔作响根本打不穿反而激起一针耀眼的火花,那种怪物冒腾着黑烟就领着步兵们向他们进攻,但它们并不是不可战胜的,一定口径的火炮照样把它打成废铁,遇到了堑壕好翻不过去……这让那边的伙计可是惊了一大跳之后又看了不少笑话。

说不上幸运,反正我们凡尔登这边始终没遇到那种怪物拖拉机,但即便遇上了我们也没什么可怕的,我们得做好反击的准备了。

命运不会随时眷顾一个人,她的时间和精力都是有限的,而且她还要努力做到人人公平,也就是我的好运到头了。

向凡尔登法军阵地的试探『性』进攻以失败告终,他们也有非常强大的火力防御,我们冲上去只能是一个个靶子,或许我身材瘦小一点,继而变成一个较小的靶子,但还是逃避不了被打靶的命运,真的是逃不了。

当意大利、奥斯曼、保加利亚、奥匈帝国相继退出或者转投协约国后,我们德意志帝国成了孤军奋战,原本依旧打算对峙下去的凡尔登战役被迫要改变了,最高统帅部决定要给予协约国沉重打击以决定战争胜负,所以我们无论面对的是不是钢铁防线而自己却是人体肉身,都必须以最快速度攻入巴黎赢得战略优势,继而『逼』迫协约国投降。

于是乎,我们被鼓动起来发动了第一次全线反击,这一次出乎敌人意料的反击非常有效,一直以来就是他们进攻我们的,如今出现了一个大转弯反而他们不习惯了,当我们赢得了很好的战果同时,传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要知道作为底层士兵,即便我此时已经因送走了数百名新兵成为尸体继而“荣升”了少尉,但战场上的消息一直不畅通,知道狗日的美利坚加入了协约国,这个该死的由好逸恶劳、穷凶极恶的商人组成的国家已经向我们发动了一场战役后,我们才得知美国人加入了战争。

但德意志帝国陆军士兵们都是好样的无论是美国佬参加的第二次马恩河战役,还是美国人单独发起的圣米勒耶战役,已经老道得成精的战士们,给予了由一群『毛』头愣青组成的美国远征军,让他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以证明这场战争不是小孩子过家家,殊不知以前我们也是和他们一样群情激昂,以为自己刀枪不入到战场溜达一转便可荣获勋章、胜利,结果闹得越凶的人死得越惨。

笑谈着早已成了昨日黄花的笑闻,我们还是得做好自己的战斗准备。

年11月中旬,我军于西线发动了开战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全线反击,也称之为第三次攻势的行动,准备充分的我们一度进攻至距离巴黎不过二十余公里的地方,甚至不少人都看见了那座高高耸立的埃菲尔铁塔,我也是其中一员之一,但这场战斗却不得不以失败告终,因为连我这样一个上帝眷顾得很的人都打伤了左臂,几乎失去了它,还有那比我倒霉得多的人可就惨了,在这场攻势中我整整损失了十余万人,我所在的师也被打散了建制,本以为还会获得重建的机会,但我却不得不被编进了第五集团军内。

年初,为了将亚眠和马恩河两个突出点连接起来,我们还是疯狂的进攻巴黎,这也是我们的第四次攻势,但面对早已做好准备的美英法三军还是无果,我们又“赢得”了一次失败,但幸运的我这次竟然没受伤,摔跤都没有。

年2月,第五次攻势来临,这回我从出发的时候就已经感觉不好,事实上这次的攻势规模更大,但我们的的损失却更加惨重,眺望了好久连铁塔的影儿都没看到,反而在后撤的过程中,被冷枪报废了左臂,退守兴登堡防线当一个主力战士都没有了资格,只能选择回到后方,用我的经验和谩骂训练士兵,很明显这时候被征召入伍的士兵们,再也没有我入伍时候的那般疯狂了,接到征召令的家庭不再是举家欢庆而是痛哭流涕了。

『妇』孺、老弱都进入了工厂从事生产工作,我们能招到的士兵数量很少,所以非常宝贵、战事又紧张,所以不得不加强训练,争取早日把菜鸟弄上战场,经过几番洗礼后淘汰掉该死的,留下一群老兵继续帮助威廉二世实现春秋大梦,也为自己曾经的欢呼雀跃付出该有的努力。当然,这都不过是白白的努力罢了!

年4月9日,当我接到了不用再训练新兵的命令后,我就知道这场该死的战争已经结束了,《贡比涅森林停战协定》的正式签署宣告德军正式投降,也宣告我正式失业,回到我那因部队节节败退继而变成靠近前线的故乡,昔日的家园早已成了今日的废墟,如果不是停战协议签订得早,否则估计这木屋会挨上更多的炮弹,一块垫屁股的木板都不会剩下,我家的田地必将成为又一片血火战场……

当然,这些都已经无所谓。战争结束了,德意志包括整个世界都将迎来新的日子,但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这么一个人,或许连令人发呕的罐头也吃不到了,我注定要成为这场战争中千百万个死去人一样,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注定是要被历史所淡忘。

………

卡尔写完最后几个字,扔掉了手中的钢笔,然后慢慢将这些纸卷起,默默的放进自己的包里,本来他还打算要写一写的,比如他脑子里还有一些话想写下来,但已要坠下地平线的太阳即将送来最后一抹晚霞,卡尔需要为今晚的食宿所担忧了。

一番好找后,终于让卡尔发现了一个能遮挡风雨的角落,将背包里最后的半罐食物和勺子拿出来后,他便将包垫在地上。靠着角落墙根而坐,收起两腿将罐头牢牢加紧,然后让他随时都颤抖不已的右手用勺子仔细地抠挖着罐底的食物,这是他今晚活下去的希望所在……

一顿“美满”的最后晚餐之后,卡尔颓然地卷曲在角落里,静静地看着即将落下的太阳,还有太阳身旁被染得金亮亮的浮云,更远处还有一些单独的小云团在慢慢游动,孤独而又失落的移动着。

云的离去是风的催促,还是人的不挽留。当最后一抹残阳洒落了余辉之后,大地慢慢变得灰蒙蒙起来,即将入夜的大地也慢慢吹起了风,卡尔卷曲得更厉害了,他也渐渐地闭上了双眼,沉沉地睡去。

起风了,凉悠悠晚风一阵阵地吹拂着大地,夜『色』渐黑中的小草也变得不再翠绿,反而显得有些淡黑。微风又让空气中那丝丝刺鼻的火『药』味消散了不少,淡淡的硝烟开始慢慢飘过残破不堪的村庄,飞过一片坑洼的战场,久久地在空中飘『荡』,怀念着带他们来到这片战场的主人,此时他们的遗体已经悄然在土地里面腐烂沉沦,成千上万个战争冤魂随风飘『荡』在空中,要让那丝丝硝烟怎么能找到主人的魂灵,一起回到故乡。

“战争诞生了英雄,创造了奇迹、荣誉;战争带来了灭亡,营造了失望、悲伤……”

历史总是在反复的验证,但历史并不会简单的重复。在历史的长河中,战争从未走远,也从未消失,它反复在历史的丰碑上反复镌刻着,并且在人类发展史中反复验证着一个道理而非真理:军人应战争而生,战争虽惨无人道,但军人却永远忠诚。!~![]大国无疆69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