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二七章 重燃战火(中)

第二二七章 重燃战火(中)

第二二七章重燃战火(中)

光影斑驳,荧光森森,在滴滴的作战警报声响起过后,南亚战区司令部综合指挥大厅里的主照明灯就全部关闭,只有一些亮度较低的照明灯还开着,合着上百台各种各样的显示器光线,指挥大厅里显得格外的冷调阴森,繁忙的工作中无人闲谈,竖耳一听,头戴高保真耳麦的高技术士官或军官们正用专业术语说着什么,有的则盯着自己的显示器画面一动不动,也有的键盘如飞的敲打着,偶尔也有人快速起身,拿起记录好的文件上报。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之前就策划并参与过共和国建军以来最大规模远距离长途奔袭空中打击任务的南亚战区司令部,在共和国毁灭纳粹德国北非核试验场的“破盒行动”中发挥过重要作用,也自然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相关经验,对于这一次对菲律宾群岛日军的空袭打击行动,显然所有人都自信满满,德国佬都干得翻,害怕小日本不成?

嫌时间过得慢的战区司令秦明中将早已经没继续窝在办公室里读秒计时了,二十分钟前便开始和战区作战参谋长葛洪少将一起调度指挥各参战部队,当然真正意义上的行动其实早就开始了,战区情报处在两个多小时前就开始对所有空袭目标进行信息收集与整理,大部分信息都要是最新的,所以情报处一度最紧张繁忙的工作便是和军情局交换卫星监测数据,军情局的军事侦察卫星每天都会对轴心国的各主要军事基地与目标进行太空侦查与记录,其大型中央数据库也会定时更新最新的数据。

空袭数据很多也很繁琐,以菲律宾的马尼拉国际机场为例,战前也就是菲律宾被日本占领、驻菲美军溃败之前,这座民航国际机场其实是菲律宾唯一的一座可供大型喷气式客机降落的机场,设施完备、起降条件完美,可被日军占领后,这座为民航服务的机场很快就被日本空军改为了其在吕宋岛最大的空军基地,还征召当地上万菲劳力参与机场改扩建工程,硬是把这座昔日二期工程完工才有双跑道的国际机场,折腾得足足驻扎了日本空军一个轰炸机师。[]大国无疆227

当然,日本空军的轰炸机技术主要源自于共和国,或仿制或其他,也不排除得到了纳粹德国的帮忙,所以日本空军的战略和战术轰炸机都算得上是“中国制造”的衍生品,航程远、载弹量大,光是这两个特点就要命了,要真是日本空军这个轰炸机师真要是在世界反法西斯多国首脑会议召开期间跑到香港凑热闹,那乐子可就大了。

显然,这样的一个高级别军事目标是南亚战区制定空袭计划目标中的首选之一,其级别程度甚至比日本驻菲律宾军事指挥大本营的级别还要高,所以对于这样一个祸害,自然而然需要收集其各方面的信息,包括历史气象数据、地理方位、全球卫星定位数据、机场防空配置等等,强大的军情局甚至还在这一目标的情报相关资料中,附带了该基地的改扩建工程图,这可让南亚战区情报处的官兵们高兴了。

有了这张图,将明显有助于对基地地下目标的有效摧毁上,毕竟曾多次与共和国交手,从台湾打到朝鲜、琉球,小日本多少也知道共和国空军的厉害,所以他们的基地动不动就特别强调反空袭,地下建筑面积非常之大,弹『药』库、油料库、轰炸机机库等等,整得就跟一地下军事基地似的。

当然,吕宋岛上的日本空军和日本海军航空兵的其他机场、雷达站、备用野战机场、油料与弹『药』储备库等等,这些目标的信息也需要收集整理,并且进行打击前的目标判别工作,尤其是狡诈的小日本鬼子特别喜欢佯装军事目标,以假『乱』真混淆视听,所以除了要利用大型计算机进行高速自动化判读之外,还需要人工对一些目标进行识别,不能识别的还需要寻找以往的卫星侦查或航空侦查照片进行比对,如果还不能搞定,那么就得动用无人侦察机进行战前战术侦查了。

所幸的是,南亚战区自打成立以来就并未降低过对小日本的重视程度,大量的军事侦查一直都有,多次组织的大型无人侦察机渗透侦查也是险象环生,前后损失的两架大型无人侦察机都好在没有最终毁在吕宋岛岛上,而是艰难飞至南海上空后才自毁爆炸,始终没有让日军得到半点残片,但并不愚蠢的日军也是知道共和国对其高度重视之下密集军事侦查的意义所在,因而日军也算是严防警惕得非常得力,但日方并不主动挑衅,这样的僵持也就这么一直持续着。

打击行动即将开始,情报处的工作也早已进入尾声,在秦铭去视察的时候,已经看到情报处在向各参战部队发送空袭目标的相关数据了,打击计划比这些数据还要先行发送,拿到打击计划的各部队在获知自己的打击任务与简要计划后,才会接着接受到这些目标的具体情报信息。

运气好的,不仅能够得到各种图片和文字介绍,甚至还有细致的目标详述,当然这些目标的信息完善工作其实都是因为目标的重要程度,军情局毕竟是始终致力于军事威胁的情报收集与处理工作的,他们在这些方面的工作甚至会细致到可以提供某些敌对国高级指挥将领日常作息表的程度,情『妇』有木有、有什么特殊嗜好之类的自然也都一并清晰。

时间,很快就来到了22日下午18点许,南亚战区司令部的忙碌景象终于缓解了一些,因为晚餐时间到了,而且很明显,今晚的晚餐每个人都需要多吃点,因为正式的空袭行动会在夜间开始,如果情况理想,凌晨一两点他们就能交接班回去休息,如果情况不理想,那么所有人可能都会通宵达旦的工作,不吃饱,哪儿能有力气和小日本过招呢?

秦铭也跟着大部队赶去了食堂,战区司令部其他大部分部门都在为空袭做着准备工作,而食堂的准备工作也有,这不,秦铭刚进食堂,就看到了在铝合金长条桌上摆放好的一些水果拼盘,这些在平时可都是没有的,南亚战区参与“破盒行动”期间,食堂也曾有过这样的福利,想不到今儿也是如此。

战区司令部地下指挥基地食堂只分了用餐区和小炒区,没有士官食堂和军官食堂的区别,时间充裕倒是有人会去小炒区点几个菜来开开伙食,但今儿所有人都很自觉的在排长队,秦铭也不例外,将军还得带头讲秩序,所以每当这个时候,他才会觉得发觉自己真的是龙的传人,因为一字长龙太长,站在末端的他只感觉肚子咕咕叫。

秦铭不讲究排场这是战区司令部人尽皆知的,所以以至于秦铭前面排队的,也不见得一瞧是战区司令老大就给主动让位,战争任务还力压于肩,谁都想早点吃饱肚子回去急着奋战,所以没人去管,轮到自己到了窗口,三下五除二就让大师傅给弄上四两米饭外加两荤一素一汤,端起餐盘便各自找位置坐下快速削掉这些食物。

等了近三分钟,秦铭才排到了窗口,正指着大半盆回锅肉要点上这个菜,却哪料到打菜的司务员认出了秦铭,拿着大勺就立正敬礼,还憋得秦铭好歹回一个礼然后才端着一份明显超载的餐盘悻悻然离开。

不得不说,那司务员太敬业了,秦铭的两荤一素分量十足,吃得秦铭打了个响亮的饱嗝才算了事,而摆放在桌上的水果拼盘里已经没剩下什么好东西,不过很快就有新的送上来,人来人往的,秦铭坐在凳子上估算了一番,短短十分钟之内,司令部大部分人都前来用餐完毕,吃得最快的便是作战参谋处的人,那风卷残云的速度简直到了一种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吃得最慢的,也就是司令部卫勤处的医官和护士了,这些女士官或女军官吃饭速度相对而言就很慢,而且战争任务并未下达到她们肩上,战区司令部大部分职能部门都忙翻天,她们也能在餐桌上边吃边聊,时不时还传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刚从离开食堂还没走进电梯,秦铭就正好碰到了自己急匆匆赶来的副官,副官是从葛洪那里得知秦铭自己去食堂吃饭的,以往都是副官帮秦铭打饭到办公室的,不过急忙赶来的副官并没问秦铭吃得如何,食堂又不会准备毒『药』,他带来了一个消息——空指(空中指挥)部队已经出发了。

得知消息的秦铭立马就像打了一针肾上腺素似的兴奋极了,快步走进电梯摁下综合指挥大厅所在的楼层,心里就已经开始估算起来,从大型空中指挥机出发到抵达预定指挥空域,这需要一个小时时间,也就是晚上19点许,而紧跟着汇总各方面的情报信息、编制与核实最终打击任务和计划之后,第一波参战的空袭轰炸机群将接到大型空中指挥机所下达的命令出发,协同指挥调度问题都将由它负责完成,战区司令部将在这段时间里提供辅助工作……

时间似乎越来越快了,秦铭刚一走进综合指挥大厅,抬头就正好看到共和国空军高雄军事基地里,为大型空中指挥机提供空中保护任务的两架j-10“猎隼”轻型防空战斗机以双机编队起飞出发的画面在大屏幕右下角实时显示出来,战机发动机尾部喷管拉长的蔚蓝『色』火焰极为漂亮,昂起机首挺入薄薄夜『色』的两架战斗机还闪烁着航灯,转眼间,画面就切回到了另一组起飞的编队上。

在看其他画面,海南三亚的海军航空兵军事基地里,绵延开来的机库里正是一片繁忙的景象,空袭行动自大型空中指挥机出发后便正式进入倒计时阶段,所以对于参加打击任务的战机机群而言,留给它们的最后时间,自然是加油、充电、挂弹等,当然训练有素的地勤维护机组往往视时间充裕会对战机进行细致的检查。

其他一些画面也基本都是如此,当然有些不同的是,海军第三舰队“世民”号航空母舰的飞行甲板上还并未一片繁忙,但相比于两小时之前,甲板前端停放的舰载战机明显被转移了,一至四号蒸汽弹『射』器组都已经开始进行调试,估计是在为接下来的大规模密集弹『射』任务做着准备工作,迄今为止还没登上过航空母舰参观的秦铭自然只能看个大概,旋即便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堂堂共和国南亚战区作战参谋长葛洪少将正一边吃着盒饭一边目不转睛的盯着显示器,都不怕把饭菜喂进鼻孔里。

“老葛,你是不是太紧张了,破盒行动那会儿都没见你这么紧张兮兮过,难道小日本要比德国佬还要厉害?”[]大国无疆227

秦铭让副官先行离开,关上办公室门便走到葛洪桌对面坐下,侧头看了看葛洪正认真看着的『液』晶显示器画面,这画面是一张图片,放大版的吕宋岛全境图。

“这不一样,破盒行动是打德国佬一个措手不及,而且我们还动用了战术核武器,一击致命让对手都还来不及发出遇袭电报就全数覆灭,而这次对付小日本,我们可是用常规手段,难保小日本会瞎猫碰上死耗子!”

葛洪的话有什么深意秦铭自然清楚,共和国不久之前之所以出口苏联一批地面防空导弹,其实本质上说,主因并非仅仅是德国人大规模在苏德战争中使用喷气式战机,让传统的高『射』防空装备难以企及,另外还是因为德国佬也有了这种地面防空导弹武器,还让对德国本土实施空中打击的苏联空军部队损失不小,为了扶持住苏联,共和国才出口一批『性』能优异于德国人的地面防空导弹给苏联,但不可否认的一点是,作为纳粹德国重要战略伙伴的日本,显然不能排除它们得到纳粹德国帮助,也拥有了自己防空导弹这一新式防空利器。

当然,防空导弹并非是神话级的武器,一击致命是理想化的方程式,共和国自己最高精尖的防空导弹也都不能做到百分之百,这一武器能否发挥出作用,还是一个系统化的工程,它关系到目标探测、跟踪锁定、导弹制导、目标摧毁等多重环节,而可惜的一点是,目前军情局还无法肯定日本人是否在吕宋岛大量部署了日本国产的防空导弹,数量如何、『性』能如何、列装部队等等情况都是未知数。

“我觉得我们应该有必要临时增加电子战的强度!”葛洪将已经空『荡』『荡』的盒饭盒子重重的搁在桌上,非常自信的指着显示器,对秦铭说道:“打个简单的比方,如果你现在是日方的指挥官,在明知己方占领的菲律宾群岛和敌对国距离非常近,且对方空中力量强大的情况下你会怎么办?”

“怎么办?”秦铭不假思索的回答道:“虽然我不是空军将领,但很明显,既然不能主动进攻那就不正面对抗,以分散、游击的方式对抗可能出现的空中突袭,以加强空警探测、防空火力等为切实手段,谋求与强者之间非正面对抗下的长期斗争,合理利用纵深和地理优势,化被动为主动!”

秦铭的回答并不让葛洪在意,他只是象征『性』的点了点头,便说道:“而且根据军情局提供的情报显示,日军在占领菲律宾群岛之后非常注意反谍反间工作,大部分军事基地周围都是大片大片的死亡禁区,参与工程建设的不是日军的俘虏就是当地被抓来的土著,重要工程完工之日就是这些人的死亡之时,任何情况下靠近这些目标的人都会被第一时间『射』杀,连解释和逃跑的机会都不会有,日军格杀勿论的执行反谍隔离政策之下,军情局往往很难对一些他们比较感兴趣的目标进行系统化的情报收集工作,所以我认为我们当前有可能低估了日军某些方面的实力,所以应该谨慎一些才是!”

葛洪的推测得到了秦铭的赞同,小日本自打占领菲律宾群岛后就给人一种鬼鬼祟祟的感觉,在自己所占领的地盘都谨慎得让人感觉匪夷所思,难道真是有什么逆天的神器必须要这样超乎寻常的小心对待?所以,秦铭支持了葛洪的意见,加强电子战方面的工作,而这一决议很快就通过无线电波传到了还没飞抵预定指挥空域的大型空中指挥机上,战区司令部的命令自然会得到执行,参加首轮空袭任务中担负电子战的支援『性』战机数量立刻增加了五成。

充足的兵力和作战资源是南亚战区司令部可以很大程度自主发挥的决策权的底气所在,突然增加的电子支援『性』战机也并非需要从其他地方快速征调而来,在原本计划的战役力量中就有很大的冗余可供应急使用,所以在命令下达至部队后,原本三级待命的立刻进入二级待命状态。

北京时间1947年4月22日20点整,从共和国海南岛、台湾岛、广东沿海航空兵基地便进入到了空前繁忙的阶段,一架架参战战机带着震破耳膜的尖锐叫声,按照预定的起飞序列开始进入飞行跑道按序滑跑、加速,拉着长长的尾焰向着茫茫的黑夜挺进,航灯闪闪、引擎轰鸣,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一组组编队战机消失在黑夜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