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二八章 重燃战火(下)

第二二八章 重燃战火(下)

菲律宾马尼拉,大洋洲民族解放组织总部。

自1945年7月23日,菲律宾共和国总统塞尔吉奥?奥斯米纳在日军的胁迫下,不得不宣布成立了“大洋洲民族运动解放组织”,作为发起国的菲律宾当即与日军菲律宾群岛战役指挥官本间雅晴中将签署了合作协议以来,日军似乎在大洋洲的所有军事行动都变得“合法化”了。

日军真正在帮助大洋洲各同盟国殖民地民族赢得真正的独立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已经将战火烧到澳大利亚本土内陆的日军,已经占领了大洋洲不少的岛屿、控制了相关海域,但日军并未践行当初签署的协议,帮助土著们赢得独立,相反,日军还不断的扩大在占领区的资源掠夺规模,成立了一系列的企业、协会等,大肆搜刮各占领区的资源,以运回国内加工生产后,转化为其战争财富或资本。

以战养战的策略决定了日本在菲律宾群岛上的统治政策也是异乎寻常的苛刻,1945年年末才正式成立的“大日本帝国驻菲律宾派遣军司令部”,其实办公地就位于所谓的“大洋洲民族运动解放组织”总部,因而不难看出,这么一个组织事实上成立近两年时间来,一直都在“挂羊头卖狗肉”,顶着一个解放者的头衔,专干侵略者应有的奴役剥削和压榨之事。

时任派遣军总司令的是日本陆军上将梅津美治郎,这个曾参加过日俄战争并且曾远赴欧洲担任日本驻德国使馆武官一职。后又在日本陆军参谋本部锻炼,参与了日本昭和天皇策划的军事变革立下重要功勋,平步青云坐上派遣军总司令的梅津美治郎,在菲律宾共和国里。奥斯米纳是彻头彻尾的傀儡,他似乎才是这个国家的真正主人。[]大国无疆228

天『色』才刚刚擦黑,梅津美治郎就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准备返回自己的府邸了,他的府邸并不在司令部而是在马尼拉城南郊,是一座奥斯米纳总统“赐予”的私家庄园,这座欧式风格的庄园原本是当地一矿产大亨的住所,不过后来由于日军掌控菲律宾矿产资源开采、运输等所有环节后,这庄园便成了礼物。辗转奥斯米纳之手到了梅津美治郎手里,当然,梅津美治郎金口一开,这个手下有上万矿工的矿产大亨便摇身一变成了日本占领军中为数不多的合法开采商。

梅津美治郎的专车是一款银白『色』的亚美幻影。这辆车是菲律宾一水果大商赠送的,而且据称这辆在战争爆发前才从共和国本土运抵菲律宾交付使用的银白『色』亚美幻影是防弹型的,当初这个水果大商就是怕有朝一日遭到竞争对手的恶意报复,才给自己在亚美汽车公司订购了这样一辆顶级豪车,哪儿想到自己还没坐上几次。日军就侵入菲律宾了,所以这车也自然成了馈赠之礼,变为了梅津美治郎的座驾好不威风。

两辆军绿吉普车开路,梅津美治郎的银白『色』幻影座驾后来跟随着一辆黑『色』的奔驰、两辆武装军车。大日本帝国驻菲律宾派遣军总司令出行的派头比菲律宾总统奥斯米纳的都还要劲头十足,车队所过之处。行人无不恐慌让路,让这支威风凛凛的车队赶紧通过。

幻影轿车后座上。并未穿着军装而是着黑『色』西服,头发梳理得油亮整齐的梅津美治郎并不像是一个军人,倒像是一个邪恶的富商巨贾,豪华的轿车内饰衬托了他尊贵的身份,真皮手工座椅让他浑身舒坦,当然,一支雪茄在手,这种富豪享受每每都让他如云端慢步般享受,在国内可从未如此快活过,但在菲律宾,他享受到了帝王才拥有的待遇。

驻扎在菲律宾群岛的日军并不多,日本陆军前后组建的八个集团军,有五个都在澳大利亚战场与美澳联军厮杀,另有两个则在新几内亚岛及其他澳洲相邻岛屿轮驻,既充当守备部队,也算是轮番休整,只有一个集团军分散开来驻扎在菲律宾群岛以及菲律宾海的一些岛屿上,比如说关岛。

日本陆军举重兵试图拿下澳大利亚,日本空军也自然不例外,本土之外的空军部队中,大部分都集中在澳大利亚前线,只有一小部分兵力分驻在其他占领岛屿上,当然作为防御共和国搀和大洋洲战事桥头堡而存在的菲律宾群岛,因战略地理位置的重要『性』,日本空军也是维持了大量兵力,足足有一个战略轰炸机师团、两个战斗机师团,还外加两个防空高『射』炮师团驻扎于菲律宾群岛各主要军事基地,积极防御可能出现的共和国突然『性』军事打击。

日本海军的第二舰队“不小心”被英国海军本土舰队偷袭覆灭后,日本海军第一和第三舰队就抽出了一部分兵力,再辅以国内最新建造服役的一批战舰,快速重建了第二舰队,而这支舰队在很长时间里都在日本本土周边海域磨合训练并未南下,甚至连日军占领的夏威夷群岛海域都未前往过,倒是第一和第三舰队,需要往返奔波于大洋洲与夏威夷群岛之间,既要防范美英海军的大反攻,又要警惕中国人的背后偷袭,所以日本海军干脆就在菲律宾、新几内亚岛修建了大型的海军基地,以便于战舰毋需回本土也能得到必要的维护保养,当然这些基地并不具备战舰建造能力,新的舰艇仍然需要日本本土建造。

所以,作为驻菲律宾派遣军总司令的梅津美治郎其实能做的事情并不多,除了定时定量的完成国内交代下来的物资或资源筹运任务之外,大部分时间的工作都是为驻军部队提供支持,需要修建什么工程就得征召劳动力、建设物资等,而这些付出也都是有回报的。梅津美治郎在担任总司令在必要时期拥有军事调动权之外,还通过这样那样的盘剥,让自己的腰包鼓了起来,既满足了帝国和军队的需要。又满足了自己的私欲,只可惜苦了菲律宾人,而这恰恰是梅津美治郎毋需担忧的。

车队驶抵庄园门前,守卫在门前的日本陆军士兵已经齐齐推开了铁大门让车队鱼贯而入,由于这座庄园实在太大,不仅有私人游泳池还有私人大花园,甚至还有一座小型的高尔夫球场,为了保卫这个庄园的安全。梅津美治郎为自己准备的是一个满编制的陆军步兵大队,还动用特权为自己的警卫部队折腾来了坦克、装甲车等重型装备。

车队刚一驶进固若金汤般的庄园,徐徐驶抵专用的停车场地,恭候已久的管家就主动上前来为梅津美治郎打开了车门。并告诉了梅津美治郎一个不太好的消息,他的太太郊游回来了,这可让梅津美治郎原本计划的多人狂欢夜要延期举行了。

并不下车,梅津美治郎就交代管家了几句,让他赶紧去通知受邀的驻军将领们。狂欢夜举办地临时更改,当然那些准备在今晚享用的、经过很多重挑选而来的菲律宾少女们,也自然需要赶紧转运到备用别墅去,梅津美治郎可不想让自己的『性』趣因为老婆的归来而一扫而空。

车队很快就重新驶出了庄园。忠厚老实的管家“如实禀报”了梅津美治郎突然离去的原因给这座庄园的女主人,原来是接到了紧急军情。作为派遣军总司令的梅津美治郎需要离开赶回司令部召开会议,整晚可能都不会回来了。

梅津美治郎的车队进了庄园又出庄园。这可让蹲守这厮行踪已久的共和国军情局特工感觉事情蹊跷极了,这厮以往可都没有如此刚一回家又立马出去的记录,共和国对菲律宾群岛日本驻军的大规模空袭即将到来,这厮一旦不再这座庄园,那岂不是要浪费炸弹了?

情况紧急,这名已经紧盯梅津美治郎行踪月余的特工立马就向国内发回了最新的情况,在没有得到最新的答复之前,他赶紧离开了隐蔽观察点,弄来一辆摩托车,将一早就准备好的水果筐固定在摩托车货架上后,便突突的开着摩托车,远远的跟在梅津美治郎的车队后,他需要知道作为重要空袭打击对象的梅津美治郎到底要去哪儿。

而几乎与此同时,监视其他日本驻军部队指挥将领的特工也发现,这些人似乎并不打算去梅津美治郎的府邸了,而是更改了行车路线,这些情况自然很快反馈到了国内,军情局将所有信息都实时传至南亚战区司令部情报处,针对这些菲律宾群岛日本占领军高级指挥将领的打击计划很显然需要临时改变了,新的目标所在地还尚需确定。

时间,当然是不会等人的,在情报人员将梅津美治郎等人重新集结狂欢的新地点位置发送回国的同时,最晚出动的共和国海军第三舰队“世民”号航母战斗群也已经进入了作战状态,高高飘扬的战斗旗被猎猎海风吹拂得哗哗作响之际,迎风加速航行的“世民”号航母飞行甲板上已经是人影绰绰、战机轰鸣了。

夜『色』并不黑,但嗡嗡作响声音尖锐的一架架挂满弹『药』和吊舱的f13“海鹰”舰载战斗攻击机已经做好了第一次实战出征的准备,当然,此次任务中会充当最强保镖且同样会发动对地攻击的f12“雄鹰”舰载战斗机也并不是吃素的,在航空指挥官的调派下,弹『射』序列早就下发到位,在一至四号蒸汽弹『射』器组后方,首批弹『射』的四架f13“海鹰”舰载战斗攻击机已经就位。

虽然并不是深夜,但目视条件已经不佳,所以所有弹『射』的战机都打开了航灯,在手持发光棒的地勤人员引导下,徐徐向弹『射』器靠近,海风强劲的吹拂着飞行甲板上的人员和战机,在航母高速航行下,所有人都是双脚跨立稳住重心,不一会儿之后,一号和四号蒸汽弹『射』器组就率先发威了,倏然之间就将两架满负荷挂载的f13“海鹰”舰载战斗攻击机如离弦之箭一般弹『射』了出去。

而受天『色』黑暗影响目视距离,所以两架战斗攻击机的飞行员在弹『射』出去的同时是根本没有看外面黑沉沉的海天一『色』的。而是死死盯着飞行仪表,在弹『射』离开航母不久,便一左一右的做10度的横摆,在飞离航母七海里之后。已经分开了很大距离的两架战机这才自由爬升汇合,闪烁的航灯很快就消弭在了茫茫黑夜中,而航母的飞行甲板上依然热闹纷呈,二号和三号弹『射』器组还在间隔三十秒的弹『射』战机之时,弹『射』器已经复位的一号和四号弹『射』器组已经开始在为第二波战机做弹『射』准备工作了。[]大国无疆228

与喧嚣的飞行甲板上不同,在作战情报中心里却是比较安静的,当然该中心里的温度明显要比外面高,各种各样的电子设备发出的工作热量让呼吸的空气也似乎是温热的。在加上内部没有打开照明灯,全靠各种各样的显示屏光线将黑暗驱散,所以红黄绿各种背景光线让这里倒是有些类似酒吧一般彩光四溢。

各型雷达、卫星通讯、作战情报、航空管制等等终端都在这里进行信息汇总,各种命令也在这里下达下去。所有人都头戴耳麦忘记周围一切的全神贯注投入工作中,大规模的舰载机弹『射』工作正在进行,航空勤务员不断的将准备弹『射』、已经弹『射』、已经升空的战机信息呈现在空情信息显示面板上,区域内的空情信息在电子发光显示面板上一览无余。

同样,在中沙群岛以东八千米高空上。背着天线盘保持巡航的大型空中空中指挥机内也是一片繁忙的景象,第一波参与空袭的战机已经出动,各种各样的数据信息不断的实时汇总,为了完成高度统一的作战协调指挥。大型空中指挥机内所有战位人员都已经忘乎所以的投入到紧张的忙碌中来,尤其是通信员们。他们需要不断的根据在综合信息情况,向海军岸基航空兵、空军、海军舰载航空兵等参战单位下达最新的命令。让各参战要素的行动保持协调『性』,尤其是作为空袭开路先锋的空军电子战机群,他们能否顺利打开防空缺口,这对于整个空袭计划的成功与否都至关重要。

20点13分,伴随着一声令下,已经飞抵吕宋岛西北方向的电子战机率先发难了,四架电子战机携带的28个电子吊舱中,均包括有杂波干扰系统、通信干扰系统、欺骗式脉冲干扰机、铝箔条、曳光弹投放系统等,在计算机的精确控制下,立刻定向实施64mhz至18ghz频率范围的强烈干扰。

瞬间,吕宋岛西部、西北部、西南部等岛屿地区所有电子设备似乎都发疯了一般,收音机里传来阵阵扰人耳膜的滋滋滋电流杂音,无线电发报机、收报机等也都几乎瘫痪,依靠天线接收电视广播信号的电视机一瞬间就出现了满屏幕的雪花,更为厉害的,当然是日本空军的雷达站了,同一时刻都成了满屏幕的雪花状,连续的变频都没有丝毫的转好迹象。

启用备用雷达,可日军惊恐的发现,雷达才刚刚开机,就遭遇到了其他设备一样的壮景,满屏幕的雪花『毛』都看不到一根,而就在这个时候,在d02型电子战斗机的跟进掩护下,挂载了重型反辐『射』导弹的另一波电子战机从超低空掠海飞行状态,很快就拉高爬升,向着吕宋岛腹地突进。

战争的警报瞬间拉响,不同于其他国家,经常让共和国蹂躏的日军已经具备了很强的危机意识,所以当他们遭受到雷达满屏幕的雪花,电子设备干扰严重的恶劣特殊情形,立马就条件反『射』似的知道战争来临了,而紧跟着共和国或将到来的大规模的空中突袭显然必不可少。

不得不说经常挨打的人,被揍的次数多了也就学聪明了一些,几乎不用统一号令,所有日本空军的雷达设备全都选择了关机,移动式的雷达还准备拆卸转移,可他们的思想领悟和动作速度明显没有反辐『射』导弹的快,最大『射』程40公里的一波反辐『射』导弹已经将雷达数据载入了导引头,如果对方雷达还开机,那么它们将直接沿着雷达波束的副瓣或背瓣进入,而如果关机,那也无妨,因为先进的捷联惯导技术将沿着之前的波束方向记录而设施攻击。

呼啸而至的重型反辐『射』导弹很快在日本空军的一座座或隐蔽、或暴『露』的雷达站里炸开了花,最倒霉的当然是那些车载移动式的日军雷达兵们,他们才刚刚准备将雷达天线回收进行快速机动转移,却哪想到像是长了眼睛一般的火箭弹就飞来了,瞬间就将车载雷达连人带设备给炸成了一坨火球,各种各样的零件和人体碎块砰然四『射』。

当然,最直观也是最震撼的场景出现在马尼拉北郊外的一个山丘上,这个山丘海拔不高,但是在周围地形上已经算是制高点,所以日本空军驻马尼拉的轰炸机部队防空预警和空中管制导航的任务自然交给了这个山头上的日本空军大型雷达站,而这座耗费不小代价修建的雷达站远远看去就非常壮观震撼,高耸的雷达天线网像是结成的蜘蛛网一样高耸着,对空搜索雷达、预警雷达、近程防空雷达等等天线让雷达站装扮得活像是刺猬一样,可在几乎同时袭来的三枚重型反辐『射』导弹的亲吻下,这座建在山顶的雷达站,顿时为马尼拉城里的人上演了一出夜『色』里最美绽放的焰火,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像是惊雷一样炸响在城市北郊,迸溅开来的火光让夜『色』显得不再黑沉,至少还有一抹橘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