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二九章 夜来“袭”

第二二九章 夜来“袭”

第二二九章

夜来“袭”

黑夜里的一声沉闷巨响,把正在熟睡中城市拽回到了现实,闷雷阵阵、火光滔天,这可把正搂着小情『妇』酣睡的左阳徵给惊醒了过来,挣脱赤条条的小情『妇』搂抱,左阳徵摁亮台灯裹上睡衣便来到窗前,将帘布拉开一个小角,窥探了一下马尼拉城里,朦胧夜『色』中,某一个方向正热闹纷呈。  台灯的灯光很快闪了闪便灭了,左阳徵瞳孔一缩,感觉情况不太妙,裹了裹睡衣便离开卧室来到客厅里,幸好下楼的时候他扶住了扶梯,要不然非得被客厅沙发上坐着的代岳吓死不可,大半夜的突然发生了大爆炸,紧跟着就大停电,然后就发现自家客厅里坐着一个冷血特工,这事儿怎么觉得像是在做梦呢?

左阳徵深呼吸了两口气,下意识的擦了擦眼睛,掐了自己手臂一把却发现这一切竟然不是做梦,赶紧换上了一张笑脸,小步来到代岳跟前,问道:“先生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不久!”代岳僵硬的笑了笑,瞥了一眼左阳徵的睡袍装束,指了指另一侧的沙发示意左阳徵坐下,这才道:“别担心,你在床上策马奔腾的时候,我还没到!”[]大国无疆229

左阳徵一脸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在军情局面前,他有几个情『妇』甚至每天做了什么事情自然都不是什么秘密,刚好左阳徵的菲佣被吵醒起来了,端着一个应急照明灯来到客厅,还没说需要为左阳徵二人准备些什么,左阳徵就挥了挥手让她回去接着睡。

“先生,这是不是真打起来了?”

左阳徵很快就找到了一个话题来打破沉寂,这事儿他也是最担心的,很早很早就说要打起来打起来,结果的确打起来了,不过是英国人的海军本土舰队把小日本鬼子的第二舰队给消灭掉,共和国岿然不动,可如今这么大的阵仗,怕不是美英澳盟军的作为,那么也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代岳并没摇头否认,事实上他大半夜的来到左阳徵的住所其实就是躲难来着,马尼拉很快就会被共和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的空袭机群把能炸的都给炸掉,而轰炸过后,小日本势必会对整个马尼拉进行军事戒严,反正是要隐蔽,他干脆就来左阳徵这里,不花费军情局一分钱,还能吃好住好,何乐而不为呢?

“那,那咱们还需要继续在这里做生意吗?”

左阳徵立刻问道了他最关心的问题,这些年来干的都是“一边违法、一边合法”的走私勾当,全靠军情局罩着,才能在走私这条道上赚得盆满钵满,可一旦中日之间战火重燃,

他显然就不能继续在菲律宾和共和国之间做走私,这财路一断,损失的钱倒是小事儿,如何平安回国才是大事。

“我这次来正式为了这件事的!”代岳翘起了二郎腿,点着了左阳徵递来的一支雪茄慢慢抽了起来。“走私生意从现在开始就不能继续做了,以后回到国内也更加不能再做!”

“哦!”

左阳徵只是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这些年已经赚了不少,也是时候收手了,再继续下去,军情局显然不会罩着自己,反倒会翻旧账,左阳徵这些年的功绩立马会成为罪责,足够让他在监狱蹲完下半辈子了。

“大规模的空袭会在凌晨结束,我们所有的情报人员包括你在内的线人,都将隐蔽一段时间,再择合适的时机回国!”

“咱们的军队不会登陆赶走小日本吗?”

左阳徵发自肺腑的并不希望就这么离开了菲律宾群岛,越穷的地方就越容易赚钱,劳力便宜、矿产丰富、只要开采出来折腾运输回国,一分钱税都不缴脱手卖出就赚钱,而且他资本雄厚,完全可以乘着共和国主动军事进攻之威,大肆收购矿场,从一个走私商摇身一变成为合法的矿产商,多美啊!

“这个我并不知道,看在过去我们合作友好的份上,我只能给你一个随队撤离的名额,毕竟你妻儿老小都不在马尼拉,未必你还要把小情『妇』们都带回国内?”代岳笑着问道。

代岳的回答让左阳徵沉默了,他已经意识到共和国可能不会出兵占领菲律宾群岛,成为继美军、日军之后第三支进入菲律宾的军队,而显而易见的是,日军在空袭之后,会相当相当野蛮的对待菲律宾群岛内的一切生物,军情局的职业特工都要选择撤离而并非隐蔽,如此凶险的形势,左阳徵难道还要在这里安享生活?

“那先生跟我来!”左阳徵说着,就让代岳跟着他一起上楼而去,两人一前一后的来到书房里,左阳徵将厚重的房门关上后,这才来到一面墙前,取下了遮掩的幕墙板,『露』出了一个隐蔽式的小型电梯门,摁下一旁的按键后,电梯门竟然叮铃一声打开了。

两人进入电梯里,左阳徵很快让『操』作电梯来到了别墅的地下深处,书房是地下室的唯一入口,当然并非是唯一的出口,地下室面积很大,刚一走出电梯,代岳就听到了轰鸣的柴油发电机轰鸣声,他刚刚还奇怪怎么停了电这电梯还能用,还以为左阳徵这厮准备了大型电池组备用供电,原来是有备用发电机组。

电力供应并不紧张,至少发电机组轰鸣声中,地下室内是灯火通明的,举目四望,第一次来到左阳徵这线人藏金窟的代岳很快发现自己眼拙了,一排排货架像是百货超市那样排放整齐,上面搁放的并不是什么商品,而是各种各样的稀奇古怪的文物,当然这些文物都是菲律宾本土的。

“就快撤离,这些文物怎么办?另外……”[]大国无疆229

左阳徵领着代岳来到一个很大的密码柜前,机械密码锁的开锁程序很繁复,花了十几秒,密码柜才轰然打开,进入两人视线的,是一摞摞金黄黄的金条,当然也有银光闪闪的铂金白银,除此之外,最震撼人心的,还是那一摞摞整齐叠放的人民币,日元也有,不过并不多。

“先生,我还有这么多的财物,能一起带走吗?”左阳徵有些祈求之『色』的问道,早知如此,这些东西就该早些转移回国的。

代岳只是看了几眼,这些黄金白银现钞什么的,加在一起少说也价值上百万人民币了,而且在最下面的一个角落,还有一个小盒子,定睛一看里面原来是满满一盒的钻石。“这些东西加在一起能有20公斤吗?”

“恐怕不止吧!”

左阳徵『摸』了『摸』自己那些心爱的黄金白银,一块块显得有些冰冷,但保值的作用是毋庸置疑的,但如今看来,这哪儿才二十公斤,上百公斤都有,可只让带走二十公斤的行李,显然远远不够。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安全,左阳徵狠下心来,反正国内自己的银行账户里的存款已经是巨额之巨房产也多,这些身外之物留着反倒是祸害,所以他躬下身来将那盒钻石端起来,再看了看其他的东西,实在不想再多带些什么,便说道:“先生,这些东西都捐给国家吧,还有那些文物,既然带不走,也不想留给小日本,更不想留给本地土著……”

“你可以随便找个地方先埋起来,以后再回来挖不就行了?”

代岳摇了摇头,他的心思根本不在那些财物和文物上,他的心思都在另一件事情上,所以他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快到了。

时间的确快到了,自电子战机群打开了防空缺口后,为应对日军可能紧急启用的预警防空雷达以及自动化防空高『射』火炮火控雷达等,也是为了进一步掩护跟进的轰炸机群,电子干扰的力度很快就出现了顶峰,由运输机改制而成的电子战机所携带的无源干扰投放器开始大规模的投放干扰丝包,几百包的干扰丝单包数量就在数万根左右,一次『性』释放的一包干扰丝条顿时如同仙女散花一样飘洒开来,形成大于500平方米的有效雷达反『射』面积,而对纳粹德国可能会转让给日本的地对空防空雷达10毫米制导频段,其反『射』面积更是相当于是1400平方米。

这些从高空“泼洒”般飘扬而下的干扰丝条以每秒钟大于一米的速度下坠,产生巨大的雷达波束切割作用,十万根的干扰丝条产生巨大的干扰力度,几乎对于任何波段的雷达都产生出了致盲般的屏蔽效果,这对于日军可能突然启用的、从未被共和国探知到的搜索频率雷达自然有着巨大的遮蔽效果,因为面对这样的漫天飘洒干扰丝条,最快速度的变频也是白搭,毫米波段的雷达也都束手无力。

数十吨的干扰丝条从天而降,结合之前就率先发难的电子战机群所携带的电子干扰吊舱作祟,日军很快发现他们刚从战略储备库里拖出来使用的新型雷达都跟白痴似的,所有的自动化防空高『射』火炮火控雷达,连同使用德国技术生产的新型地对空防空导弹搜索雷达,也都成了睁眼瞎,唯一没有失明的,也就只有日军官兵的眼睛了,可茫茫黑夜里,他们能看到的只是繁星,连根『毛』都没看到,就很快看到天上有流星划过天空。

的确是“划过天空”,但并非是流星,而是突入攻击距离后的共和国轰炸机群所投『射』出来的导弹,非常走运的是,对马尼拉这么一个头号军事目标云集所在地的攻击中,共和国空军派来了六架h-4型轰炸机,这些轰炸机电子战机群的掩护下,在飞抵距离目标80公里开外便开始将目标数据入空对地巡航导弹中,并很快就像是扔大白菜似的,一枚接着一枚的发『射』。

当然,作为头号打击目标的日本空军轰炸机师团所驻的基地,共和国空军可谓是相当慷慨的,第一时间里就有六枚携带了反跑道子母弹『药』的巡航导弹直扑而来,拖着长长尾焰烟柱的导弹划破黑夜长空,在竖耳难闻的尖啸声中,导弹迅速点燃了机场,此起彼伏的爆炸活像是放大了一万倍的一卷鞭炮在机场里爆炸了似的,滚滚爆炸阵阵惊人,黑烟滚滚火光冲天,从睡梦中惊醒的马尼拉所有人都惊讶的望着基地方向,那里的焰火胜景真是美极了。

和其他国家军队之间的轰炸不同,共和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对吕宋岛日军各大军事目标的攻击就显得非常的有人道主义,首轮攻击中全部使用的精确制导导弹,所以尽管没有遮天蔽日的轰炸机群凌空到来,像是下蛋一般扔来成百上千吨的炸弹,但各主要军事目标却依然没有幸免,而哪怕只有一条马路相隔的民用建筑却丝毫没有受到攻击,这就是异乎寻常的精确打击。

日军的反应也不可谓不快,在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导弹来袭攻击中,他们一样非常顽强的对空开火了,虽然黑夜里的天空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敌机飞行迹象,但他们废铁一堆般的自动化防空高炮不能起作用,人工手动的高炮倒也能正常的轰击,嗵嗵嗵的炮击声中,一枚枚装有无线电近炸引信的炮弹在天空中爆炸开来,四溅的弹片和冲击波把空气狠狠的伤了一把,但一根『毛』都没有打下来,反倒是让愕然仰望天空的菲律宾人免费看起了焰火表演,他们很好奇,怎么昔日作威作福的大日本帝**队的军营里爆炸得一片热闹,但市区内却安然无恙。

战争的发展速度异乎寻常的快,还没等这些土著寻思到为什么的时候,在马尼拉最富盛名的一日军会所,这以往只款待日军高级军官将领,从不接待普通日军士兵,更不会让普通平民靠近的会所,在令人惊讶咋舌之间,从西边飞来的“流星”就像是长了眼睛而且还会思考似的从高空上笔直落下,拉出了几道靓丽的飞行弧线让人看得如此如醉,可更加震撼的还在后头,这些一头从会所大楼顶部狠狠砸进的“流星”顿时化为了罪恶的地狱之神,轰的一声巨响,数百米外都明显感觉到大地狠狠一震,那座大楼的所有窗户都喷『射』出耀眼的火光,嚣张的爆炸冲击波还狠狠的把停在门外专用停车区的银白『色』亚美幻影给撂翻起来,至于其他军车和轿车等,直接被狠狠的撞飞了。

对这会所实施打击的是两枚空对地激光制导导弹,导弹是在40公里开外被一架共和国空军的j-12“秃鹫”重型战斗攻击机所发『射』的,其飞行前半段和中段都是自主制导,到了飞行末端才捕捉到会所三百外特工打出的激光引导束实施的末端精确打击,因而才能像是长了眼睛似的,爬升到了高空然后才一头猛然落下,不偏不倚的正好依靠自身动能和撞击势能钻透厚厚的钢筋水泥层,在地下负一楼位置猛烈爆炸开来,直接把正在地下贵宾室内赤条条的和十余个少女狂欢的一帮日军高级将领们给一锅端掉,当然,由于这座会所确实比较高端,所以在攻击到来之时还在这里享受的日军其他将领也跟着洗白白了。

黑夜并不寂寞,至少在22日深夜里,吕宋岛各个地方的日本陆海空三军基地都感觉相当的热闹,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东西总是能相当准确的扎进他们的军营里、基地里或者是地下建筑里,最令日军感到诧异的是,他们以天然洞『穴』为基础改扩建而来的一指挥所,在半山腰的出口竟然成了那些怪异武器的进口,直接不偏不倚的从洞『穴』口扎进指挥所里,轰隆的巨响声中,整个天然洞『穴』里的一切能燃的和不能燃的,都在爆炸形成的瞬间超高温作用下几乎碳化,云爆弹带来的打击简直就跟被人活活捏死一样难受,那种缺氧的感觉是发自肺腑的煎熬,更让人肝肠寸断的是,周围的空气相当的炙热,身上的衣服被瞬间点燃,人体肌肤能够看着起水泡,当然更靠近爆炸中心的人,连水泡都看不见已经活活被高温烤死了。

至于被重点打击的机场、兵营等,罪恶的轰炸带来的不仅仅是爆炸引发的死亡,还有莫名的伤痛,因为有些飞临机场或兵营上空就顿时爆炸开来的特殊武器,它们并没有形成什么可以快速把人和物撕成碎片的冲击波,反倒是散落下来许多怪异的小东西,可这些小东西个个都要命,不定时的就爆炸开来,轻则炸断人的手脚,重则引爆弹『药』油料之类的东西产生殉爆效果。

于是乎,在这样一种并不能过一击致命可总给**带来残忍创伤的小武器面前,日军的第一反应就是跑,离开机场或兵营越远越好,因为往往被轰炸的目标里一片火海,而就在几百米外的人畜却安然无恙,这种异乎寻常的打击实在让人纠结得想要发疯,难道偷袭大日本帝国皇军的是天照大神不成?哇哇大叫间,只穿着兜裆布的日军士兵在火海里一片翻腾,拼了命的逃离昔日的基地、军营。

精确、凶狠、猛烈的空袭并未持续太长的时间,当午夜钟声敲响的时候,马尼拉城里已经没有了大规模的爆炸声,当然冲天而起的大火还是清晰可见,尤其是港口区那些被引爆了的日本海军弹『药』油料库,时不时还传来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熊熊火光在数公里外的城区里也能看见,简直映红了半边天。

来得快、停得更快,尖叫声、警报声、呼喊声、呻『吟』声,日军慌张失措的让城市喧闹不已的时候,左阳徵和代岳两人也已经收拾好了一切,就等着回国了。[]大国无疆229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