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三零章 战争贩子

第二三零章 战争贩子

第二三零章战争贩子

日本皇宫,长和殿内。

二十分钟前,日本参谋本部军情局局长西田义中将匆匆赶到皇宫,把还搂着良子女王熟睡的昭和天皇给唤醒了出来,两人直接在天皇卧室一侧的茶室里商谈足足十分钟,期间昭和还下达了一个命令,那就是召开紧急御前会议。

西田义为昭和天皇带来的并非是好消息,而是一个日本最不愿看到的局面发生了,在它们在进攻澳大利亚本土的关键时期,果然共和国从其背后狠狠的来了两刀,这一刀捅在了日本列岛本土北海道,另一道捅在了日本最为重要海外占领地、工业资源供给地菲律宾群岛,噗噗的两刀,可真可谓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刀刀见血,痛得某人是嘶嘶呻『吟』。

昭和并未像西田义所想象的那样气愤难当,事实上自打共和国正式宣布参战,甚至在1945年3月25日《德日战略合作备忘录》正式签署的那一刻起,昭和心里就已经清楚的知道,总有一天,中国人会站在自己的对立面再一次爆发中日之间的战争,而这一回,可能就不再像在台湾、朝鲜半岛和琉球群岛那样双方都不会死拼到底,将地区『性』战争冲突演变成全面战争,这一次,是如假包换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全面大战。[]大国无疆230

战争来得如此之快,这才是让昭和有些错愕的原因,他满以为共和国会先帮助挨了一枚原子弹就快奄奄一息死翘翘的苏联去收拾德国,无心过问日本在太平洋的小打小闹,可他万万没想到,中国人在中亚、中东屁都没放一个,倒是先把日本的北海道驻军和菲律宾群岛占领军给炸得七零八落。

想不通,确实是想不通,昭和在听完西田义的报告后,紧跟着就听侍从报告参谋本部部长冈村宁次元帅来了,昭和让冈村宁次在长和殿内等候,在其后的几分钟时间里,一边整理着装,一边问着西田义为什么,作为心腹爱将,昭和也只能在这样一个错愕难当的时候,向西田义发难,他很想知道,中国人是怎么做到的,几乎同时对防空警备森严且实力不错的北海道和菲律宾展开的空袭,而且速度之快、效率之高,短短两个小时不到,菲律宾群岛的派遣军指挥体系就彻底凌『乱』了,北海道的陆空军部队也被炸得晕头转向死伤惨重。

西田义自然只能保持沉默,事实上这一次行动,国内也根本没有给他任何暗示,甚至也没有让人来接触自己,获得一些更多的资料以便进一步扩大空袭的战果,所以在昭和不停问着为什么的时候,西田义心里其实是在对共和国的举动暗叹漂亮,如此干脆利落的猛烈空袭,何愁小日本不灭、纳粹德国不亡?

怀着一股子自豪劲,西田义却只能装着一脸的严肃,亦步亦趋的跟着昭和来到长和殿内,乍一看果真是人头攒动,一听便是人声鼎沸,包括总务院渡边正总理、参谋本部冈村宁次元帅、陆军司令渡久熊上将、海军司古贺峰一上将、空军司令中园盛孝上将、总务院国防部部长井上成美中将等军政要员都济济一堂,除了渡边正和冈村宁次,其他人几乎都在交头接耳的说着什么,估计北海道和菲律宾被空袭的消息已经不胫而走了。

昭和天皇的到来顿时让长和殿内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立马躬身退让,让开了一条道来且分立两旁,让挺着小胸脯的昭和天皇慢慢悠悠的走上台,紧跟在后的西田义倒是没走几步便退到了总务院国防部部长井上成美中将的身旁,两人相视一眼,并未任何寒暄,彼此眼神的意思自然都清楚不过了,昭和天皇很生气。

坐定之后,昭和并未第一时间让冈村宁次说话,而是略略的点了点头,装淡定的样子还真是人模狗样,站在台下不远处的西田义心里早就乐开了花,昭和装淡定是不行的,蛋疼倒是时常发生,这不,才刚刚淡定了十几秒,昭和的脸上便青了起来,就跟老婆被人强暴了似的怒『色』难掩的看了看渡边正,吓得堂堂大日本帝国总务院总理就跟落水小鸡似的狠狠一颤,这才转而盯着冈村宁次。

冈村宁次倒是稳得住,渡边正在那里暗自庆幸的时候,冈村宁次竟然脸『色』不变的杵在那里一动不动,被昭和看了足足十几秒钟,他也纹丝不动活像是一尊活化石,这可让看在眼里乐在心里的西田义没了高兴的劲头,不得不承认,在日本潜伏这么多年,他是不得不佩服冈村宁次这战争狂人的心理素质和坚强意志,这就跟经常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惯犯一样,任凭电闪雷鸣狂风暴雨,他也自岿然不动,倒还有几分硬气,可这样的倔强就是用错了地方,不用来发动对外侵略荼毒生灵践踏人『性』,若是用在商场上,冈村宁次估计一定能成为一个狼心狗肺毫无人『性』的大资本家。

当然,这样的僵持并未持续下去,昭和天皇和冈村宁次元帅之间的心理大战最终还是以昭和的失败为结束,他拗不过冈村宁次那样的厚脸皮,所以他清了清嗓子,厉声对所有人道:“现在是东京时间的23日凌晨,就在大约半个小时前,共和国对我大日本帝国本土之北海道地区,以及帝国菲律宾占领区发动了大规模的空袭已经结束,我方损失如何、为何能让敌空袭如此顺利、事后有何反制计划?冈村宁次,你不妨说说!”

昭和的语气很是难听,就像是一只被捏着脖子的鸭子在嘶哑的呐喊似的,但就是这样发自内心的怨恨和怒火之语,才能让在场所有人都不寒而栗,毕竟从开战至今,除了海军第二舰队意外惨败于英国海军本土舰队之手,大日本帝国可谓是节节胜利、捷报频频,可中国人一出手,昭和心里就发虚了,所有人也有些担忧,昔日中日之间一系列的战争冲突留给日本人的阴霾显示出了巨大的心理作用。

这就好比一个暗自认为是不可战胜的对手,刚一出手便是左右勾拳,打得小日本是慌了神,在台湾、在朝鲜、在东海、在琉球等等一系列噩梦般的回忆顿时如泉涌一般袭上心头,原本一次小小的空袭,结果就是让在场大部分人都笃定的认为,中国人搀和进来,帝国再无任何胜利希望。

情绪在变化、心理在剧变,老狐狸般的冈村宁次其实在来到皇宫之前,就已经预料到了会是这么一个局面,经常挨打的人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在外出了一口气,结果还尝到最终胜利,就被昔日多次欺负自己的恶人狠狠的来了左右两个耳光,打得是满脑子的金星不知所向,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恰恰就是小日本自己,共和国便是那个多次欺凌小日本的恶人。

冈村宁次知道自己需要站出来拯救这些心理饱受创伤的可怜人,他更加知道昭和天皇也是故作镇定,心理其实也恐慌得要死,因而干咳两声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冈村宁次身上,他这才躬身向昭和天皇敬礼,旋即转过身来面对这群如丧考妣之样的军政大员们。

“不可否认,在半个小时前,帝国北海道地区和菲律宾群岛占领区部分空军设施,常驻机场、备用野战机场、物资储备库、雷达站、通信指挥中心等等目标遭到了支那空军的猛烈突袭,目前,对方出动兵力不详、装备不详、所使用武器不详,但业已确定的是,帝国被空袭两大区域内的空中力量基本被打垮、防空力量基本『荡』然无存,更为让人痛心的是,在空袭中,帝国驻菲律宾派遣军司令部司令梅津美治郎上将以及多位驻军部队将领在空袭中丧生……”

冈村宁次浑然不怕的将实情全部都说了出来,他之所以能说得如此清晰且切合实际,原因还是要归功于发动空袭的共和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在空袭结束之后便没有继续进行大范围的电磁干扰,事儿都办完了,自然赶紧回撤,以空袭北海道地区的海军第一舰队“汉武”号航母战斗群,和空袭菲律宾地区的“世民”号航母战斗群为例,在空袭完成之前,航母战斗群就撤离了,派出的舰载机也都是追上航母战斗群着舰降落的,至于空军的参战部队,他们空袭完成后根本无心逗留分批次返航了,就连担负指挥任务的大型空中指挥机、支援任务的电子战机和空中加油机等等,也自然从哪儿出发就回到哪儿去,谁还去继续纠缠小日本来着。

如此一来,空袭之后很快就恢复了通讯的日军再怎么因为指挥体系被击垮,也能够向国内报告这样那样的状况,所以冈村宁次所说的每一句话,其实都是有真凭实据的,因为这些情况都是被空袭地区所驻部队残部报告回国的实情,噩耗的传播速度自然也不慢于捷报。

“现在的情况是,我帝国空军驻北海道地区的两个战斗机飞行联队、一个轰炸机联队、一个侦察机大队、两个防空高炮师团,几乎损失了大部分作战装备和物资,其中六座大型航空兵基地已经失去了运作能力,修复至少需要数十日,而备用野战机场也遭到了空袭失去使用价值,简单来说,帝国北海道地区已经失去了和支那库页岛地区空中部队对峙的资本和实力,帝国的东面防空屏障已经彻底被击垮,支那的轰炸机部队随时都有可能经北海道上空飞抵本州岛进行轰炸!”

“在菲律宾群岛,帝国被主要空袭的是吕宋岛上的空军目标,陆军驻地并未遭到重点打击,但帝国空军驻吕宋岛的一个战斗机师团、一个战略轰炸机师团外加其他飞行部队都已经基本失去战斗力,人员建制基本不复存在且装备和物资损失严重,支那的航空兵力随时可以依托海南、台湾这两大地区对帝国驻菲律宾各军事目标和部队展开大规模空袭,当然支那人还有海军舰队,其三大舰队的航母战斗群均可对帝国本土、菲律宾群岛甚至在太平洋上展开作战行动,进一步打击帝国!”

冈村宁次口口声声的“支那”自然是暗指中国,这可让听在耳里气在心里的西田义不断的紧握拳头咯咯直响,一脸铁青的看着老不死的冈村宁次,心里早就把这厮活活撕碎成了几块,可国内让西田义不能擅自行动,也就意味着他不能擅自在小日本内部展开颠覆或捣『乱』行动,眼看着冈村宁次这么支那支那的说着,他只能气得握拳头。

正当西田义有些气昏了头的时候,站在一旁的总务院国防部部长井上成美中将倒是用肩膀轻撞了一下西田义,并低声提醒道:“冷静些,西田君!”[]大国无疆230

被井上成美这么一提醒,西田义倒立马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以前可从来没这样过,估计也是因为在共和国完美空袭为之高兴的情况下,被冈村宁次出言不逊所气急得失了应有的克制和冷静,但井上成美的这一声提醒倒是让他回归了自己现在应有的身份,狗屁的大日本帝国参谋本部军情局局长还得继续担任下去。

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冈村宁次已经把空袭之后两大地区的基本情况说清楚了,总结起来也就一个词——“城门大开”,快速有效的空袭让北海道和菲律宾的驻军部队付出了极为惨痛的代价,连敌人面都没看到、『毛』都没捞下一根就在地面上被揍得半死,这样的一个结局倒真是令人惋惜又感到震惊。

唯一一个毫无表情的人便是空军司令中园盛孝上将,知道他的人也都看出来了,这幅表情无疑是等同于“哀莫大于心死”,费尽千辛万苦成立起来并且还在太平洋战争开战以来屡屡建功的日本空军,竟然在中国人的突袭之下毫无反手之力便死伤惨重,这还能让他高兴起来或者抱头大哭?除了沉默,他真的是无语凝噎了。

空军司令中园盛孝上将的表情自然让冈村宁次看在了眼里,事实上号称铁石心肠的他自己也深深感受到了中园盛孝那副表情下的无奈深意,在空袭到来后不久,其实中园盛孝就收到了北海道和吕宋岛空军部队遭受空袭的消息,但电报往来并未持续太久就彻底中断了,所以说在中国人狠狠蹂躏北海道和吕宋岛日本空军部队的时候,中园盛孝其实是知道的,那会儿他就在冈村宁次的办公室里,哭得像个泪人似的,几度想要用昭和天皇钦赐的御剑剖腹自尽,但冈村宁次阻止了他,这是日本新军事改制以来,中日之间的空中力量第一次对话,先输一把不算什么,丢了大日本帝国皇军的脸那才是耻辱。

中园盛孝是被冈村宁次痛骂来到长和殿内的,在冈村宁次一系列侮辱『性』的语言攻击下,他这才拿着皇军最后的尊严作为资本昂首阔步的走进了长和殿,可这样的自尊心和自信心没有持续太久,在冈村宁次介绍空袭的情况中,他的心就一步步的冷却,当冈村宁次说完,他基本已经麻木了,毫无表情的杵在那里,像是丢了魂一样。

眼光巡视到中园盛孝的脸上,冈村宁次略显失望的看到中园盛孝那像是死人一样的僵硬表情,却没有说什么,而是在短促之间,内心深处翻涌出了一个敬佩的念头,看到中园盛孝的样子,他就诚服中国人的这一出空袭是来得多么的绚丽精彩,短短两个小时不到,就把大日本帝国空军积攒多年的士气与信心,包括从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场上赢回的自尊自傲,也一并给抹杀掉,如此看来,中国人炸掉的,不仅仅是北海道和吕宋岛的一些个军事目标,还顺带把日本空军的战争心态也给打趴下了,心理交锋上,中国人的战果更加丰硕。

必须要把沉沦的战争意志挽救,必须要把怯敌之心扼杀……冈村宁次暗暗思忖间,很快就开口说道:“很明显,支那针对帝国北海道和菲律宾吕宋岛军事目标的空袭行动是酝酿已久的阴谋,同时展开、高度协调、轰炸迅速、撤退有序,这一切都表明支那人早就精心计算并谋划好了一切,其战略突然『性』和战术高效『性』,不比帝国对美利坚珍珠港实施突袭的行动差!”

“而按照支那人的传统战术,那么他们势必已经做好了应对帝国报复的准备工作,若是帝国空军一气之下组织大规模反击,则正中支那人下怀,而现在,我认为帝国不但不需要急于报复支那人,还应该把报复的目标放在其他国家身上,比如说同盟国阵营中的另一个国家——美国,同盟国阵营一定想不到,我们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发难!”

冈村宁次的话西田义自然听得很清楚,这厮摆明了也是挺害怕共和国的,但就是不明说出来,共和国航空工业实力都能远远领先于世界,对付小日本显然是信手拈来,所以冈村宁次自然知道,以己之短击敌之长是自残加脑残的行为,同时又要照顾到国内的反应、帝国的战争威严同时还有空军的自信心,冈村宁次要让日本空军在美国身上找回自信,但这可能吗?

西田义也沉默了,因为接下来冈村宁次所说的话他都一字一句的在认真听,简单说来,冈村宁次的提议很简单,那就是共和国空袭轰炸了日本的北海道和吕宋岛,那么无法短时间实施报复只能龟缩防御的日本空军,也就没有理由对中国人的其他盟友客气,毕竟在此事件发生之前,日本本土和美国本土都一样,是还从未遭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战火侵袭的地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