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三一章 争锋相对

第二三一章 争锋相对

御前会议刚一结束,昭和天皇就命西田义和冈村宁次留下来,同时被叫住的,便是整个御前会议都死气沉沉如同死尸一般的空军司令中园盛孝上将,中园盛孝在会议上的表现,昭和自然看得很清楚,所以留下他来,其他人等离开之时也都是一副同情之『色』。.

长和殿内骤然间就只剩下了西田义等四人,昭和又命人将殿门关上,长和殿内便只剩下了默不作声彼此相望的四人,昭和很是随意的跪坐在了殿堂中央的榻榻米上,西田义三人也相继坐了下来,不过没人敢去和昭和天皇并肩而坐,三人倒是很有默契的坐在昭和不远处。

喜好茶道的日本人向来都喜欢一边品茶一边谈事,装模作样起来倒还很有几分人样,但这一次昭和并未那么多的礼数,一一打量了坐在自己对面的三人后,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低垂着头活像是已经没了魂儿似的中园盛孝,冷哼了一声后,大声喝道:“八嘎,抬起头来!”

一声厉喝,把中园盛孝激得一个激灵,打了个颤赶紧抬起头来看着昭和天皇,牙齿紧咬死绷着脸,而一旁跪坐的西田义和冈村宁次两人则同样略略抬了抬头,目不转睛的盯着昭和天皇,心里都在想着各自的心事,彼此间没有任何的眼神或身体接触交流,不知道的还以为西田义的上司不是冈村宁次,知道的人便深晓一点,西田义这位参谋本部军情局局长事实上向来都是听从昭和天皇的。冈村宁次虽然名义上是上司,可西田义基本不与冈村宁次来往,关系自然不太亲密,但也并非敌对。

“中园君。刚才会议上就看你像是个活死人一样,到底怎么了?”昭和一脸愤怒的怒吼道:“难道大日本帝国皇家空军的威严就是你这副怂样?你故作如此之态,难道是想要洗脱失利之责,还是向所有人表达引咎辞职剖腹自尽之决心?”[]大国无疆231

“陛下!!”

中园盛孝几乎用生平最生猛的速度猛然低头向昭和天皇致敬,再抬起头来之时,已经是泪眼婆娑,紧咬下唇的牙齿已经让唇皮破灭,丝丝殷红鲜血已经染红了牙尖。坐在不远处的西田义自然看到了这一切,不得不小小的佩服一把,这皇权思想果然浸透了中园盛孝等这批昭和天皇的忠实拥趸,不就是被共和国“偷袭”了一把。这厮竟然能羞愤成这样,要真是昭和让他剖腹,估计眼皮头不会眨一下。

事情的发展果然像西田义所预料的那样,昭和似乎很气愤的站了起来,三两步的冲到中园盛孝跟前。猛地一脚就将中园盛孝踢倒在地,然后几步就窜到了殿堂一侧的刀架旁,取下一把武士刀刷的一下拔出了雪亮泛光的武士刀,咬牙切齿的冲到中园盛孝跟前。砰的一声就将武士刀扔在地上。

“如果你确实斗志全无,笃定帝国无战胜支那之心。那么我现在就给你一个尽忠的机会,剖腹自尽吧!!”

昭和天皇的语气说得很坚决。这可是出乎冈村宁次预料的,就坐在近处的西田义本来还是在暗忖昭和这是演哪一出,该不会真要让中园盛孝剖腹自尽吧,可恰好,他看到了冈村宁次身体微微一震了,号称铁石心肠狼心狗肺无恶不作的冈村宁次居然也会被触动,恐怕也是怕了吧。

西田义还没暗喜太久,昭和突然转过身来就一脚踢在了西田义的左脸上,猝不及防之下,西田义被直接撂倒在地,唇角很快渗出了鲜血,羞愤?懊恼?愤怒?西田义在短短一秒钟时间里,心里似乎就涌现出了十万个问什么和各种各样的想法,他想过立马站起身来,捡起地上的那把武士刀,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三两下把冈村宁次和昭和这两个战争贩子给痛宰了,不仅为世界和平做出了贡献,也算是为国尽忠了。

可关键时候西田义冷静了下来,他知道自己这一脚是该挨的,昭和让中园盛孝当场剖腹自尽,再给自己一脚,明显就是要让冈村宁次知道他内心的愤怒,同时,当着冈村宁次的面痛殴心腹西田义,这也在向冈村宁次表明他的态度,所以已经在倭国忍气吞声潜伏如此之久的西田义忍下了这口气,相当利索的重新跪坐好,连嘴角的鲜血都没有擦拭一下,如此之态深得昭和天皇心欢,这才是真正的忠诚。

事实上,西田义早就在心里把昭和千刀万剐了,可他并不能这么做,所以也只能把这笔账记下来,毕竟来日方长,以后有时间慢慢算账,所以重新跪坐好后,西田义不再东想西想了,冷静下来分析此时此刻的情形,他知道,自己必须要配合好昭和天皇演好这场戏,否则,不仅是皇权威严受损,连自己的脑袋估计也得提前搬家。

军国主义思『潮』和天皇皇权至上思想其实一直都很诡异的在影响当前的日本,自从中日之间的一系列战争之后,以日本的惨败告终的结局在其国内引发了剧烈影响,老资格的军国主义派别终于在战争惨败的客观事实前不得不退缩,以昭和天皇为首的皇权派开始疯狂行动,由此才有了新军事改革、新政治改革和新经济改革等一系列措施,试图摈弃掉明治维新以来所建立的君主立宪制那套政治体系的昭和天皇,其变革的最终目的自然是想要恢复皇权统治,在已经步入现代文明的社会里,造就出一个封建统治的大日本帝国。

权力如同慢『性』毒『药』,是在不知不觉中渗透进人的每一寸肌肤和骨髓,当昭和的改革措施一步步实施到位之后,他对整个日本的国民经济、政治体系、军事力量、社会舆论、国民思想等等方面都已经有了几乎不可撼动的地位,亿万日本民众都已经把他当成了最高的国家领袖和思想统治者。皇权思想看似就要根深蒂固,却哪想到国内国际的经济形势和社会矛盾日趋恶化,作为一国之首的昭和没有更好的办法来彻底解决这些棘手的问题,所以他想到了将矛盾转嫁到战争中来。以对外军事扩张的方法转移社会矛盾。

当然,昭和之所以同意发起大规模的对外军事侵略,其真是原因之一还包括要彻底肃清整个日本的军事体系,军国主义思想在日本国内和军内盛行太长时间,昭和虽然通过新军事变革,很大程度上压制住了这种试图要掌控整个国家命运的极端主义思想,但不可否认的一点是,至今日本陆海空三军内部。许多军官将领,仍然存在着军国主义思想,在他们眼里,昭和天皇似乎就是一个象征意义大于实际统帅价值的国家领袖。一个可以利用也可以冷落的傀儡罢了。

昭和自然心不甘,他必须要把这种打着天皇的幌子却干着满足军事扩张武装侵略的思想打压下去,否则,所谓的大日本帝国里还真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国家主人了,由此一来。日本参与了世界大战,发起了太平洋战争并且还一度占据绝对优势,打得美国人是抱头鼠窜,而通过不断的军事调整。新的部队不断组建、越来越多的军官将领在昭和天皇的圣眷照顾下步步高升,而那些老资格的、对昭和只是表面忠诚的。则随着战争的进行却不断在明升暗降,昭和天皇掌控整个大日本帝国命运几乎就要成功了。可惜的是……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更何况昭和还不是智者,他在西田义的辅佐下,基本是按部就班的徐徐推进,眼看着就要让整个日本唯昭和一人所令之时,共和国却悍然发起了突然空袭,而且力度还不小、速度还挺快、效率也忒高,几乎是眨眼间就让日本的本土遭到了其参加世界大战以来的第一次遭袭,菲律宾这么一个海外准殖民地也遭了殃。

西田义也一度想联系国内,为何当初要命自己尽一切扶持昭和掌控整个日本命运,却又在关键时候发起了突然空袭,但他并未擅自与国内联系,原因就在于他发现这虽然是一次危机,但危险向来也和机会并存,国内并未通过渠道告知西田义会对日本展开全面战争,是继续潜伏还是开始里应外合都没有任何消息,这也就证明共和国无心对日本全面下手,反过来,日本方面肯定也没有进一步确定共和国是否就会对其进行全面开战,有了这一层顾虑存在,显然将危机变为机会的概率增大了不少。

当然,按照之前预定的计划,昭和是准备开始对最高统帅部下手的,因为他发现这个部门战争权力实在太大,冈村宁次担任最高统帅部元帅一职,且同时担任参谋本部部长一职,其余武器装备部、战争动员部等等部门主管者也与冈村宁次“暧昧不清”,除此之外,陆海空三军司令虽然都是昭和信得过的人,可有了最高统帅部这么一个制肘存在,他们偏向于冈村宁次的概率很大。

中国有一句古语——“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冈村宁次在新军事变革中涌现出来的豪情壮志和累牍军绩,在外人看来,这可能会是冈村宁次对昭和天皇的无比忠诚所致,但实际上,冈村宁次曾多次保全了昭和命西田义除掉之人,这些以前的军国主义拥趸现在竟然还能在冈村宁次的照应下活得有滋有味,每每想起这事儿,昭和就气得是羞愤难当,很想把冈村宁次一脚踹下台去,更何况冈村宁次在新军事变革中做出的种种有利变革已经发挥出了其应有的能力,昭和其实也就只希望冈村宁次能够为自己打造出一支高素质军队出来,但并没打算让冈村宁次来为自己掌管军队。

要说冈村宁次是个傻子,其实不然,他心里其实非常清楚昭和天皇的这一番杀鸡给猴看的表演深意所在,在此之前,昭和已经多次向自己表达不满,最让冈村宁次醒悟的事件自然是大日本帝国驻菲律宾派遣军总司令一职的变更,简单说来。派遣军前任总司令是大阪真知中将,是冈村宁次任命的,而昭和天皇后来以大阪真知贪墨军资、收受贿赂、作风不正影响败坏等等原因,换上了新派遣军总司令梅津美治郎。而且还是个上将军衔的总司令。

梅津美治郎的上台不仅意味着昭和天皇和冈村宁次之间的矛盾第一次空前爆发,更意味深长的是,以陆军上将军衔上任的梅津美治郎居然在菲律宾群岛享有军事调动权,这可是以前大阪真知在任的时候没有的,日本陆海空各大部队指挥调度权一向都归属于最高统帅部参谋本部,也就是冈村宁次一个人独揽大权,可梅津美治郎在被昭和天皇弄去担任驻菲律宾派遣军总司令后,这种局面就被打破了。梅津美治郎几乎就相当于一个拥有战争指挥权的战区司令一样,他能够在菲律宾群岛调动任何军队而不需要得到冈村宁次的同意。

这算什么?梅津美治郎走马上任不多久,冈村宁次就以抱病为由,连续缺席了三次昭和天皇的御前会议。简直就是在让昭和难堪,当然也是一种无声的抗议,可最终想通了一切的冈村宁次投降了,他不得不承认了这一任命,同时还应梅津美治郎的要求。调派了一个防空导弹联队到菲律宾去驻扎,一方面拱卫帝国重要的工业原料来源殖民地,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充实梅津美治郎的防空兵力体系,当然冈村宁次如此慷慨的背后。其实也是想向昭和传达和解的信号。[]大国无疆231

世事难料,冈村宁次的退让让昭和天皇的斗志更加顽强了。他似乎看到了一步步剥夺冈村宁次大权的胜利唾手可得,继任命梅津美治郎为驻菲律宾派遣军总司令后。昭和天皇第二步就是要在本土实行军区制,提出这个极品想法的依然是西田义,在他的不懈努力下,昭和天皇已经要把日本列岛化为三大军区,北海道及千岛群岛为北方军区、九州岛和四国岛为南方军区、本州岛则为中央军区。

军区化的用意非常明了,摆明了就是要拆分掉冈村宁次几乎独霸的最高统帅部权力,因为只要军区划分完毕并且完成了职能构建,能够在昭和天皇统帅指挥下在各自军区或战区内组织战争、军演且拥有人事调动、兵力动员等等权力的各大军区或战区,简直就是一个个缩小版的最高统帅部,而昭和天皇需要做的,似乎就是任命一个个听话的将领去担当要职,就像是古时候的皇帝封派边疆大臣一样。

然而冈村宁次并非看不到这一点,他表面上基本同意了昭和天皇的举动,但却以战争时期人事变动不宜频繁为由,加上什么军区划分还需进一步研究可行『性』等等之类的原因,讨价还价之后,昭和天皇不得不同意冈村宁次的建议,也算是一种双方的妥协,以北海道和千岛群岛为主的北方军区以试点区为名义先行筹建,待相关经验成熟之后再行推广。

然而,在让梅津美治郎这么一个“钦差大臣”独领菲律宾群岛之后,昭和又把北方军区给拉扯了出来,紧跟着他还并不满足,其第三步则绕开了暂时难以对付的本土核心地区,却是要在夏威夷群岛设立司令部。

表面上,这的确有利于在盟军反攻太平洋战场之际,更好的统筹兼顾到夏威夷群岛的海空和岛屿防御,当然也不至于被动防御,也有组织进攻的能力,可实际上,昭和天皇的这一招势头还不小,他竟然要让冈村宁次同意让海军一支舰队加入到这个司令部的指挥序列中来。

日本在正式参加世界大战后,依靠新军事改革之后进行的高素质士官化改革,造就了能够快速进行部队编制扩充的利好,但海军并非像陆空军那样容易大规模扩编,它不仅仅需要与造船工业、武器工业、冶金化工工业等实力相关,还与人才体系储备有关,但可喜的是,日本海军不仅能够维持三大舰队的规模,还能具备不断扩展三大舰队实力的资本。

海军是日本军事力量之首,昭和很早就想要全部掌控这支关系到日本国运的兵种,当然海军兵种的指挥权也是冈村宁次的心头肉,所以这一次交锋来得空前激烈,冈村宁次在面对昭和天皇咄咄『逼』人态势之下。不得已才以被英国海军本土舰队不慎偷袭覆灭的第二舰队正在完成重建和战斗力重塑为由,以缓兵之计来应对困局。

所以,在皇权思想与军国主义思想交锋的关键之战时期,共和国突然发起的空袭。简直就是给战火熊熊斗志昂扬的昭和天皇凭空倒下了一盆冷水,彻底把他冷得像个傻瓜似的一连问了西田义无数次为什么,因为在心腹西田义的帮助下,昭和已经取得了很多成功,一系列的改革成功归功于西田义的全力以赴,而参战之后的战争顺利也是有西田义的功劳,而且在彻底击垮军国主义思想恢复天皇至高无上国家统治大权的道路上,也是西田义作为昭和的得力助手。

昭和完全相信了西田义的计划会帮助其实现一切。可他万万没有预想到,在这关键之战的时候,中国人突然来『插』上一脚,这可让好好的计划变得充满了变数。所以他痛恨时运不齐命途多舛,更加痛恨自己好不容易扶持起来的将领竟然像是一堆烂泥扶不上墙。

北方军区是昭和要分剥冈村宁次最高统帅部大权的军区制示范区,菲律宾群岛更是昭和让梅津美治郎独领一方的“准战区”,可谁能想到,这两个原本应该做出些成绩来。让昭和天皇能够有充足的理由和底气拆撤掉最高统帅部的,竟然同时被中国人给揍得连北都找不到了,更为糟糕的是,昭和还不容易搬弄去的将领也可能已经在空袭中丧命。这简直就是让冈村宁次看了一场笑话。

当然,让昭和天皇最气愤的。还是中园盛孝那副活死人的样子,这样的表情看在眼里都令人心寒。寄予厚望的大将竟然被一场空袭就给打得毫无斗志,这还怎么寄托希望?昭和所以气氛了,也就冲动了,拿来一把武士刀扔在中园盛孝跟前让他若无斗志就当场剖腹自尽,还顺带着踢了西田义一脚,摆明了就是要让冈村宁次看看,他还能够继续斗下去,当然恨中园盛孝这个兔崽子不争气是真的,换做是谁,看到自己的部下一副毫无斗志的样子,不火冒三丈才是怪事。

时间像是凝固了一样,就连空气似乎也忘记了流动,除了跪倒在地的中园盛孝,昭和、西田义和冈村宁次三人都没有说话,昭和正死死的盯着仿佛正在思考斗争,要下定某种决心才能拿起面前这把天皇武士刀的中园盛孝,而西田义则是一副冰冷的表情异乎寻常的刚毅,倒是冈村宁次,一开始还身躯一震,但现在,他就像是在看耍猴的一样,正襟危坐一言不发。

中园盛孝终于动了,他慢慢的挪动了一下身子,干咳了两下后,重新跪坐好,并且躬下身来双手捡起武士刀,那雪亮的刀刃在灯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的阴冷,中园盛孝慢慢的捧起武士刀,终于相当正式的站起身来,一步接着一步的低头捧举武士刀来到昭和天皇的面前,轰的一下就跪在地板上,将武士刀高高举过头顶。

“天皇陛下,大日本帝国皇家空军,虽无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之力,但有为天皇陛下尽忠奋战死而后已之志!!!”

中园盛孝说着,当着昭和天皇的面便高高举起了武士刀,猛地一下,挥了下来,锋利的武士刀瞬间将中园盛孝的左手的小拇指给当场切断,殷红的鲜血当即溅了出来,看在眼里的昭和竟然纹丝不动,尽管有几滴鲜血沾在了他的绢白『色』的和服上,斑斑鲜红甚是扎眼,比菊花都还要惹人眼球。

切掉左手小拇指是需要何其之大的勇气,西田义算是见识了,因为他看到中园盛孝痛得右手连武士刀都拽不住落在了地上,眼看着自己的小拇指在地板上浸出了鲜血,并且伤口处一滴一滴的鲜血还在滴落,他额头上也是冷汗猛冒,但就是没有用右手去捏着痛处,跪倒在天皇面前足足等了一分多钟,昭和才捡起了那把有丝丝血迹的武士刀,冷冷的看了一眼岿然不动如同老僧入定般的冈村宁次,随即将刀扔给了西田义并挥了挥手,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的西田义当即提刀起身,快步走到中园盛孝跟前将其搀扶起来,随即离开了长和殿……。。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