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三三章 特殊待遇

第二三三章 特殊待遇

第二三三章特殊待遇

东京时间1947年4月23日下午14点,前东京成田国际机场,如今的日本空军远程运输航空大队基地。

西田义在面见了昭和天皇后便应命前往夏威夷群岛亲自主持秘密行动,临行前昭和天皇还特意为此次行动取了一个代号“黑『色』礼物”,同时还授权西田义,必要之时可以调动夏威夷群岛上的任何一支皇军部队,海军亦然。

离开皇宫后,西田义并未回到参谋本部军情局总部,而是直接让人准备飞机的同时让美国情报特科科长佐藤佳一到机场与他会合,连同一帮情报参谋,他们要尽快飞赴夏威夷。

1945年4月1日,日本东京成田国际机场正式开通了经停瓦胡岛火奴鲁鲁国际机场至美国旧金山的国际航线,而从此之后,这座机场还陆续开辟了多条国际航线,其中包括东京至共和国的北京、上海、香港,另外还有东京至菲律宾马尼拉、至印尼雅加达等一系列国际航线,日本成田国际机场也从那时候起,成为了中日经济合作背景下日本经济腾飞的重要交通枢纽所在。[]大国无疆233

然而,时光悠悠、命运更迭,日本参加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夏威夷成了日本自己的“领土”,而中日之间也先是因为经济制裁导致两国经贸往来不再频繁影响航班架次安排,谁能想到共和国竟会正式参战而且还作为日本的对手,所以如今的东京成田国际机场已经没有了以往那样的热闹,唯一还保留的一条国际航线便是东京至印尼雅加达的一天两班,除此之外,这座昔日耗费了日本不少财力修建的大型民航国际机场,已经基本变成了日本空军的军事基地。

不得不说,当年正值中日经济合作蜜月时期为日本修建这座机场的共和国机场建设企业水平相当之高,包括场地的勘测、航站楼设计、跑道建设等等就连机场空管设备、导航助降设备、仪表着陆系统等也都是从共和国原装进口的,可充分满足于该机场年旅客吞吐量1500万人次、年货邮吞吐量40万吨,所以在轿车还在机场高速上奔行之时,西田义已经通过车窗远远的看到了那相当之高的航站楼,不过如今的成田国际机场十几万平方米的航站楼基本不是满足普通民众出行的,整个机场在日本正式参战后不久便陆续被日本空军所接收。

拥有两条4e级飞行跑道且具备完善货运设施、地勤维护与消防设施、通讯指挥等的成田机场现如今是日本空军最大的一个运输机群驻扎基地,日本空军下编的唯一一支远程运输航空大队便是以该机场为母基地,当然这支飞行大队顾名思义主要是以日本前各大民航公司运输机队基础改制而来的,日本空军当时并未得到共和国的军事外贸出口,也就自然无法装备到喷气式的军用运输机。

但是,日本通过军民共用的方式,在共和国对日实施全面经济制裁之前,建设出了一支队伍庞大的空运队伍,而且最先引进的喷气式客机和货机也都才服役不到三年时间,可以说拥有上百架喷气式客机和货机的这支日本空军远程运输航空大队实力还是很不错的。

西田义所乘坐的银白『色』奔驰专车是从专用通道直接开进机场里的,透过车窗可以很清晰的看到经过空军扩建后的大型停机坪,120个停机坪位均可以停放中航c05-2型大型洲际喷气式客机或货机,不过日本迄今为止也没有购买到如此之多的超大飞机,全日本也只有24架该型飞机,所以如此之大的停机坪,其实还停放着不少的中航c05型、c04型等,当然也还有一些双发的公务机型,另外也有一些日本航空企业将进口机进行改装之后的特殊用途飞机。

比较另类的是,西田义还看到了日本三菱公司自己研发的日本国产军用重型运输机,很显然,号称现代航空工业奇葩精华的大型喷气式飞机并未传统活塞式螺旋桨飞机那么简单,只要搞定了活塞发动机就基本可以进行逆向仿制,大型喷气式飞机可就不行了,光是材料、加工工艺、航空发动机技术、航电系统等基础技术方面就如同一座座难以逾越的高山,加之各种繁复的设计计算、风洞测试等等,想要折腾出一架真正的大型喷气式飞机,其工程量相当浩大,对于当前的日本而言可谓是困难重重。

于是乎,西田义所看到了三菱公司那架还处于试飞阶段的四发重型军用运输机,就明显感觉是参考共和国空军“巨无霸”战略运输机外形而来,而且一瞄就知道,由于只有很少的图片或相关报道作为参考资料,气动外形方面仿制得非常不成功,而就制造工艺方面,西田义确实不敢恭维了,当然四台大功率涡轮风扇发动机倒是不用担心的,因为三菱公司直接用的是从中航c05-2型大型民航客机上的,估计航电系统和『操』控系统也应该是拆解民航进口飞机进行消化创新的结果。

瞅着这么一架怪模怪样的军用运输机,西田义还真捏一把汗,要是搁在共和国国内,保不齐会被人误认为是哪些大学生制作的航模,不过在当前的日本,想要快速提升在尖端航空工业上的实力,也只能像这样做崎岖坎坷的逆向仿制兼拆东墙补西墙的逆天工程,毕竟,共和国如今的航空工业实力是源自于三十余年的技术积累和不断超越进取精神,因为打从卖出第一辆从柳州生产的甲壳虫轿车开始,中航工业就起步了,一步步从双翼机、单翼机再到单发喷气式飞机、双发和四发乃至八发,伴随着共和国综合工业实力的不断强大,作为工业之花的航空工业才能傲然屹立于世,所谓的大日本帝国无敌论者,希望通过三五年的时间就达到同等水平,显然是吃多了。

西田义自然是没那个胆子去乘坐一下日本本土制造生产的飞机,而他这一次是要去六千多公里外的夏威夷,估计日本自己制造的喷气式运输机也没那个胆子不间断的飞如此之远,所以西田义所乘坐的奔驰轿车很快就驶抵了目的地——一架编号都没有擦除的民航客机前。

这架编属于日本皇家航空公司的rbhp1007航班,仅仅看其编号就知道这是昭和天皇那厮题名成立的日本皇家航空公司引进的第七架中航c05型喷气式客机,虽然在外形尺寸、续航力、承载量等方面没有c05-2型那样出『色』,但这款共和国最先向全世界推广使用的洲际型客机是经受住了长时间安全飞行考验的,上万飞行小时也都没有出现一起安全事故,所以昭和天皇自己的专机也并非是最新型号的c05-2,西田义还没有阔气到让参谋本部军情局单独为局长配备一架洲际型专机的必要,在日本列岛内,用中航c04型支线客机改制的专机也已经够用了。

日本是一个资源贫乏的岛国,工业生产原料和能源都需要从海外运入,虽然现如今日本占领了资源还算是广袤的菲律宾群岛、所罗门群岛和新几内亚岛,同时还有印度尼西亚可购买到各种各样的工业原料和各种成品油料,可日本人的“岛国观念”是始终存在的,即任何时候都十分珍惜资源的合理利用,就比方说石油这种极不可或缺的能源,日本总务院就有一个名叫石油资源部的部门在专门监管和负责该能源的开采、运输、分配等,即便目前已经是战争时期,该部门依然掌管着整个日本的石油资源运转。

不可否认的是,在共和国参战之后,日本考虑到太平洋上已经有美国海军的潜艇在不时进行破交战,再有共和国海军的加入,势必会对其海外资源运输航线带来危机,因而日本这样那样与能源相关的职能部门很早之前便开始将大量的生产资料和能源运入国内充分储备起来,煤炭、金属矿石、石油这三样是重点储备的,仅仅是东京,为了满足发电和战略储备需要,就已经不断用海外运回的煤炭完成了三座山地公园的修建,这“山地公园”无一例外全都是用成吨成吨的煤炭累积而成,堆积成山之后倒成了一道道特殊的风景线,金属矿石也一样,几乎像是泥土一般用来填平山丘沟壑、累积成山。

当然,石油战略储备库自然是修了一座又一座,日本总务院石油资源部甚至还打算在除了开挖山体修建地下储油库之外,还打算在将石油罐装密封好放进海底储备,所以从很多方面来讲,日本对资源的渴望就如同一个在沙漠里饥渴太久的行人突然找到了绿洲一般难以自拔,来自海外的各种资源都无休止的掠夺或盘剥回国进行储备,似乎要把日本变成一个人工缔造的资源储备大国一般。

西田义自然无心过问这些,掠夺是日本人的天『性』,但这样的掠夺除了能让日本的战争潜力更大一些,似乎并无什么特别的意义,他更加关注的是这为自己即将飞赴夏威夷的飞机进行加油的油料车,看着这高压油泵不停的将油料送入庞大的洲际型客机油肚里,西田义心里突然升起了一个奇怪的念头,他现在才算是明白了共和国为何那么早就对波斯湾下手,因为石油实在是一种可爱而又不可再生的宝贵资源,像这样一口气可以飞上万公里的飞行大怪物,一次就吞没十几万升的航空煤油,对于拥有上千万辆汽车、上万架各种飞机的共和国而言,显很然把世界的油库经营权掌握在自己手里最稳妥。

飞机很快就完成了加油工作,当然让西田义有些火大的事情还在后面,为了节约宝贵运力,这架飞机似乎根本不是为了堂堂参谋本部军情局局长西田义专用的,因为还在车里等候的西田义很快就发现开来了一军车车队,由清一『色』的三桥式军卡组成的这支车队一溜儿停在飞机一侧后,西田义惊讶得嘴都张开了,因为他看到一辆辆军卡上跳下来了一群军医,这些日本陆军的军医难道是要搭乘自己的“专机”飞赴夏威夷?

“这是怎么回事?”

西田义并不奇怪这样的合理运力安排,但他很快发出了质疑声,因为他还看到有一群士兵正通过送货板车,将一包包打包好的货物装进飞机的货舱里,而且货物量还不少,要等到全部装运完成,估计起码也得半个小时之后了。

听到局长质疑声的副官也终于忍不住了,当即打开了车门走了过去,找到了那个还在指挥货物装载的空军少尉就劈头盖脸的几耳光,扇得那厮鼻孔淌血后还赶紧立马敬礼,随后西田义的副官才噼里啪啦的问了一通,完事儿后才小跑来到奔驰车前,瞧了瞧玻璃后,西田义摁下了车窗升降自动按钮,降下了车窗问道:“问清楚了吗?”

“局长,帝国空军远程运输航空大队为我们安排的这架飞机同时要为瓦胡岛驻军空运一批医疗器材和物资过去,另外,那批军医也是随行过去进行医疗巡诊的,以便预防当地出现肆虐欧洲的那种瘟疫!”[]大国无疆233

“那为什么之前没有安排飞机空运,偏偏我部需要使用飞机之时却要和陆军同时使用?”西田义还真是要发飙了,因为冈村宁次这厮就是日本陆军的,一听到“日本陆军”几个字他就浑身不自在。

“这是为了节约运力,如果不是我们急需使用专机,他们需要等到后天才能和海军的一批人员一起乘坐这架飞机飞赴瓦胡岛,正好我们今天就要飞过去,所以就……”

副官的话让西田义明白了,当真是为了节约宝贵的飞行运力,估计不仅仅出于对提炼困难的高品质航空煤油的节约心态,还是为了充分利用好每一架大型洲际喷气式飞机的有效飞行小时,因为在如今的日本,关系到喷气式飞机飞行安全的航空煤油石化生产的企业只有一家,还是中日关系破裂之前的中日合作经济合作时期产物,而数量有限且飞行成本很高的大型喷气式飞机显然使用上要悠着点,一旦超过有效飞行时长,日本本土可没有供这些空中巨无霸们大修的工厂,共和国也不可能为日本提供航空飞行器技术维护和升级服务。

这一番遭遇顿时让西田义再一次怀念共和国了,要是在共和国,军情局局长马丽华中将该不会有这样的遭遇吧?要真是如此,“铁娘子”非得发飙不可,再说了,共和国空军的战略运输机群规模并不比共和国各大民航公司的航空机队总和小,只可惜,西田义现在是在日本,而且还套着日本参谋本部军情局局长的这一角『色』,不忍也得忍。

不过很快就有人来陪西田义了,美国情报特科科长佐藤佳一少将的专车也驶抵了飞机前,同行赶到的还有一辆大巴车,车里坐满了要飞赴瓦胡岛去的一些情报参谋,而佐藤佳一看到局长的座驾早就停在这里,自然用不到他人为他开门,自个儿就很麻利的打开了车门屁颠儿屁颠儿的跑到西田义的专车前敬礼,随即才笑着为西田义打开了后座车门。

钻出奔驰后座让屁股离开那难以割舍的真皮座椅,西田义整了整这身臭皮囊般的军装,站在了中国人修建的飞行跑道上,那种感觉就像是突然回到了神州大地一般爽快,不过令人烦躁的事情还很多,比如说站在一旁的佐藤佳一,这厮仿佛也看到了飞机正在装货的景象,更加令他小宇宙熊熊燃烧的当然是那些正通过舷梯车连续登机的日本陆军军医们,这些个戴着红十字袖标背着或拎着行李包的日本陆军军医中军衔可谓是良莠不齐,但彼此之间似乎都聊得很开,仿佛从没坐过这么大的飞机到海外去,因而兴奋得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倒把地面上的两个将军给忘了。

“这是怎么回事?”佐藤佳一似乎也气恼了,一把揪住跑来敬礼的机长,厉声问道:“让你们航空队为我部准备的专机,怎么又要装货又要运人?”

“这,这……”

可怜的机长以前可是作为民航客机的飞行机长,可是拿高工资的,而且还深受空中乘务小姐们的爱戴,过着是神仙般的日子,被日本空军强『性』的连人带飞机一并征召入伍后,却哪想到会有这般罪过的遭遇,所以吱吱呜呜的把原因说完,吓得腿都软了。

“算了,别怪机长,谁让咱们大日本帝国航空实力有限呢?”西田义憋着内心的笑意,装出一副大方客气的领导样子,挥了挥手让机长赶紧去准备起飞工作,这才让带领参谋本部军情局的一干人等开始登机。

不得不说,三级客舱布局的中航c05-2型客机舱内非常大,走在最前面的西田义明显听到后面的一些情报参谋们在发出感叹声,他们似乎也是第一次坐这样的大飞机,不过放眼整个日本,就算多条国际航线停飞之前,有能力花巨资乘坐这样飞机出行的也不是穷人,而现在,这些军人们不用花钱也能坐,当真是开眼界了。

不过可惜的是,为了降低飞行成本,飞机经济舱和普通舱的航空座椅都进行了“减重处理”,以前那些非常符合人体工程学设计的座椅都被铝合金座椅代替了,报纸、杂志、音乐播放机等等自然也被拆得一干二净,而幸运的是,头等舱还是空着的,知道这架飞机原本是参谋本部军情局因任务需要而动用的飞机,而且摆明了有两个将军在,所以日本陆军的那些军医很知趣的没有到头等舱看这看那甚至是抢位置,同时头等舱也是唯一一个没有被进行大规模改造的乘坐舱,舒服的座椅和宽松的布局这才让西田义等人的心情稍好了一些。

“佐藤君,你是第一次坐这种飞机吧?”

刚一坐下,西田义就问道一旁坐着却脑袋不停东看西看的佐藤佳一,后者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回答道:“帝国引进第一架这种超大民航飞机的时候就很想体验体验洲际旅行的感觉,但没有海外外派任务也就没有坐过,现在感觉很不错,中国人的航空工业水平理应受到尊重!”

佐藤佳一的话让西田义心里一喜,这个部下一直都没说过什么人话,今儿总算是脑袋开窍了说了一句人话,不过这也并不值得高兴太久,因为佐藤佳一继续说道:“虽然共和国的工业实力非常强大,但我也坚信大日本帝国一定能够战胜任何敌人,尤其是劣等的支那人!”

忍耐是一种品质更是一种毅力,西田义后悔刚刚和佐藤佳一搭讪了,还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一边享受着共和国航空工业为世人带来的出行便利和愉悦享受,一边却要妄自菲薄,不得不说,日本人是一种极为难以琢磨的种族,尽管在日本已经潜伏这么多年,西田义都不得不承认自己对日本人这种生物的研究还是太少了,他们的脑子复杂程度不亚于最难解的多项方程式,估计动用最先进的运算速度最快的超级计算机也没法弄清楚日本人到底是什么样的特殊人类。

再无任何心思和这些难以沟通的部下们交流,西田义很快就为自己戴上了眼罩,舒舒服服的躺了下来,因为他发现,这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和祖国有了亲密的接触,不因其他,就因为刚刚他发现自己所坐的这航空座椅上的铭牌并未被可恶的日本人去掉,清晰可见的铭文字正方圆,清清楚楚的镌刻着一行让他倍感温暖的大字——“中国制造”。

躺在来自祖国的航空座椅上,坐在祖国制造的飞机里,西田义虽然还顶着小日本参谋本部军情局局长的身份,但他却依然自豪,找到了一种回家的感觉,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想,而在声势磅礴的呼啸轰鸣声中,在四台高涵道比大功率涡轮风扇发动机的助推下,这架两年前就从共和国购买到日本的中航c05-2型大型洲际喷气式客机在东京成田国际机场一号跑道上越来越快,终于在呼啸声中飞离了地面,在有些暗淡的朦胧夜『色』里,闪烁着航灯,向着六千余公里外的瓦胡岛飞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