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三五章 不是幻想

第二三五章 不是幻想

会议刚刚结束,西田义就叫住了北野政次,而其他人等也似乎明白,所以在渡边佑二的招呼下所有人都退出了会客室,最后离去的渡边佑二还特意为西田义两人把门带上,并且还意味深长的看了看西田义,又用右手敲了敲自己左手手腕上的手表,似乎是在提醒西田义注意休息,长途飞行之后是应该好好休息。

热闹了足足两个多小时的会客室里终于清静了下来,西田义在刚刚的两个多小时里感觉自己犹如到了宠物一样,入耳的都是些畜生的吠叫声,吵吵闹闹的折腾了很长时间才由北野政次敲定了最终武器配置方案,而现在,会客室里只有西田义两人了,他有些话显然是不得不问了,不管是为了狗屁昭和天皇,还是为了西田义这个虚掩角『色』下的真实身份,他都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涌上心头。

“北野君,耽误你十分钟时间!”

西田义板着个脸很是正式的看了北野政次一眼,后者也知道这时候不是耍大牌的时候,当然在西田义面前他也犯不着摆架子,除非真是活腻歪了,得罪了西田义这么一个冷血杀手,那可这是吃不了兜着走,所以赶紧点了点头。

“是这样的北野君,临行之前,天皇陛下交代我到了瓦胡岛之后一定要让我问问你,疫苗什么时候能做好?另外,变异『性』病毒是否真的只对欧美人种有效果,如果扩散开来,比如传到了欧洲去。会不会进一步加重欧洲的瘟疫疫情,甚至对帝国的重要盟友德国带来不利影响!”[]大国无疆235

西田义问完便眼睛一动也不动的把北野政次盯着。他心里已经开始在想,一定得好好记住这张脸,人世间恐怕再也找不到如此衣冠禽兽的怪物了,一个能够在医学方面造诣匪浅的天才,到底是脑子被门夹了,还是吃错『药』了,竟然要担任细菌战部队的长官。而且还亲自主持各种各样实验来研究如何大规模的杀死人类干掉敌人,细菌、病毒、瘟疫等等字眼都是这地狱大魔头最崇尚的字眼,这表面上看来顶多像是一杀猪的,却怎么尽干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呢?

所以,西田义非常仔细认真的打量着北野政次,他需要将这张禽兽的脸记得一清二楚。最好化成灰也能认得出。而这样的认真劲却是看得北野政次心里直发『毛』,因为日军内部是有一些将领有断袖之癖的,所以北野政次倒是不敢正视西田义了,有些心虚的笑了笑,将目光挪开并开口回答西田义替昭和天皇所问的问题,当然这些问题本可以通过无线电电报更及时的传达,但毕竟电报不保险。重要核心机密日军不敢擅用无线电。

“回答天皇陛下的两个问题!”北野政次站起身来向天皇皇宫的方向躬身敬礼之后,这才拄着他那柄御赐的武士刀道:“瘟疫是特大自然灾害在欧洲所引发的最为严重的后期效应,我部在得到带病毒样本之后在隔离环境下进行了细心的培养与繁育,并利用多具活体标本活人进行了一系列的研究……”

“算了算了,北野君,你直接简要的回答我,不要说太多专业『性』的术语和内容,我听不懂!”西田义有些怒『色』的挥着手。显出有些气恼。“你完全可以将具体的内容写成一份报告让我返回帝国本土之时,代替你呈交陛下审阅。现在,请简要回答问题!”

“嗨!”北野政次歉然的躬身之后。言简意赅的说道:“受制于医学水平和实验条件的有限,我部还未能研制出专门针对瘟疫的特效『药』物和注『射』防疫疫苗,针对支那在欧洲地区贩售的特效『药』我部也进行了专门的研究,但成果不大,且无仿制可能,所以能够彻底治愈瘟疫的特效『药』以及相应的防疫疫苗,凭借支那的医疗科技水平应该很快就能取得攻克。”

北野政次在这个问题上是比较气馁的,所以谈到731部队的不足之处,他也觉得是有些没有脸面的,自己的部队无法攻克瘟疫治疗与防疫难关,却还要指望口口声声的用支那称呼的共和国来解决这个麻烦,这在西田义听来,既骄傲又气恼,人世间真是哪找这么不要脸的人,又要出言不逊再三污蔑,又要期盼他人帮扶拯救苍生,实乃怪哉。

“当然,我部在对瘟疫发病机制、传播途径等方面进行研究的过程中发现,这种病毒最大的怪异之处就是偏好于欧美人种,我们曾将瘟疫病原体接种到当今世界上各个人种活体样本身体里,经过长期细致的观察发现,所有活体样本均能感染瘟疫,黑人、白人、黄种人等不同肤『色』不同种族的活体样本中,却只有白人在注『射』和服用共和国研制的『药』物之后无法彻底痊愈,因而我部推断,这种瘟疫爆发于欧洲也能肆虐于欧洲,应该是与欧美白『色』人种的特殊体质有关……”

“那也就是说,你们731部队是找齐了世界上所有人种,然后都进行了传播感染实验的?”西田义突然『插』话问道,他很在意这秃驴是不是也找了中国人来做实验。

“不,也并非是全部,世界上不同种族的人群很多,我们无法做到一一进行活体感染实验,只能利用现有的实验条件进行感染比对,但结果是值得肯定的!”

北野政次的话让西田义稍稍心安了,因为在在日军攻克瓦胡岛后共和国就组织了大规模的撤侨行动,能让北野政次这厮的731细菌战部队抓来当活体感染实验的华人铁定并不多,当然也不排除有个别华人依然被北野政次这厮当成试验小白鼠一般饲养着,随时都准备拿来做实验。

“那么,在中国人身上做过实验吗?”西田义显得有些突兀的问道。

“中国人?”

北野政次皱了皱眉头,似乎对西田义用的这个词有些惊讶。不过也没说什么,听说昭和天皇都还用“共和国”来形容中国。西田义用“中国人”来代替“支那猪”显然也并不是什么稀罕事,所以根本想都没想便回答道:“没有,我部一直很希望能找到一些不同年龄段和不同『性』别的支那猪来作为活体样本,但条件不允许,所以我们的活体感染实验是用的菲律宾人和越南人,他们她们的身体体质和其他方面都和其他亚洲人种接近,所以也就将就使用了!”

“当然。我部取得的最大成果就是激发了该瘟疫的病原体产生了异变,其感染力比之前的强大了十倍有余,而且被感染的活体样本死亡速度也加快了许多,经过精心研究之后,我部已经成功制造了可用于实战使用的细菌炸弹,可由飞机高空投放。此次正好可用于针对旧金山实施轰炸!”

西田义真是无法自制的看着兴高采烈两眼发光的北野政次。刚刚这厮还能乖顺得像是一头小绵羊,现在却能转眼变成大灰狼,难道真是属狗的?不过他还要接着问道:“那么,你们就不怕病原体产生不可控制的变异,将来变得不可消灭,甚至还能对亚洲黄『色』人种造成致命威胁吗?”

“这个……”

北野政次果然语塞了,而看着北野政次陷入沉思状的西田义当即就明白了。这老小子竟然只顾着怎么伤天害理,竟然连如何保全自己都忘记了,这样“只顾进攻不顾防守”的细菌战估计灭来灭去,最终会把自己这个种族也给灭绝了,人类集体灭绝,估计就是日本人的最终幻想。

“但目前已经制成的变种型瘟疫病菌武器并不会对亚洲黄『色』人种造成伤害,但对于欧美白『色』人种而言,破坏力的确增强了很多倍。而且帝国的盟友德国人也包含在内!”北野政次说着说着头就低下去了,声音也越来越小。

“那么你的意思是。这样的武器一旦投入使用,将会对白『色』人种造成致命打击。而黄『色』和黑『色』人种却能安然无恙了?那是否意味着如果没有专治『药』物的出现,那么白『色』人种岂不是要消失在人类世界?回答我,混蛋!”[]大国无疆235

西田义说着就站了起来,怒气冲冲的冲到北野政次跟前,白手套也不摘下了,直接左右开弓的啪啪啪几耳光,煽得已经五十来岁的北野政次当即就鼻孔淌血脸部淤青,而且被打了还只能一个劲儿的嗨嗨嗨,丝毫不敢反抗,谁让西田义往这儿一站就如同昭和天皇站在这儿呢?挨打确实是应该的,要书生中文网国也都给统统害死了,那么日本谈何容易独自硬抗共和国呢?恐怕共和国也乐得为人类世界除大害,白『色』人种消失了,也干脆让大和民族也作古得了。

“行动必须暂停实施,我需要立刻向天皇陛下禀报之后再做决定!”西田义打爽了之后才补充说道:“帝国必须慎重考虑盟友的安危,天皇陛下让我来监督指挥整个秘密行动,在天皇陛下做出新的决定之前,我认为你的决定是极大愚蠢的!”

“嗨,一切待请陛下裁定!”

北野政次非常正式的再一次向日本天皇皇宫的方向鞠躬敬礼,随后才接过西田义扔来的白手套,刚刚耳光煽得的确太爽了,竟然没注意白手套都沾上了北野政次的畜生血,所以干脆脱了下来扔给北野政次擦拭鼻血。

西田义刚一打开房门就正好看到在门口十米开外站着的渡边佑二,堂堂总理的大公子、驻夏威夷军事司令部的大校情报官竟然能像一个哨兵一般站岗,西田义一看就知道这厮满肚子的花花肠,拍马屁也不用这么殷勤备至吧。

看到西田义没戴白手套的空着手出来,又望见脸『色』不太好的北野政次那像是死了爹妈一般的表情,渡边佑二愣了愣,似乎猜出了刚刚里面发生了些什么,估计北野政次是被西田义狠狠的训了一顿,一向不把司令部放在眼里的北野政次其实很让渡边佑二反感,所以自己的上司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就为自己出了一口气,渡边佑二心里那个爽啊。

暗自高兴不已的渡边佑二三两步就迎了上来。向西田义敬礼之后,如同一太监似的唱道:“局长阁下。长途飞行之后又是连续开会,想必您现在急需休息,我已经命人为您准备好了房间,这就带您去休息!”

什么叫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西田义不得不感叹此时此刻自己的境况,如果不接受渡边佑二的安排,保不齐身后的北野政次还真以为自己是玻璃。接受了呢,却又显然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和道德,北野政次这禽兽给自己准备的可是两个小萝莉啊,而且还才是十四五岁的两姐妹,出身于檀香山市一家境优渥的白人家庭从小就养发育得很好……

一路上,渡边佑二不停的叽叽喳喳的吹嘘他为西田义准备的见面礼是何等的人间极品。当然西田义却还得装着一副赏识的样子。时不时还得流『露』出饥『色』的表情,这还真是难为他了,如果立马辗转回国宣布退役并进入影视圈,西田义感觉依靠自己这么些年来积累下来的精湛演技,当个影帝可能有难度,但混个最佳主角或者配角显然是足够的了。

对于一座空城而言,宽阔的水泥公路自然意味着车速可以很快。西田义原本以为渡边佑二会把自己安排在某个军官宿舍或者是某个高级娱乐会所,亦或者是被军事征用的高级饭店等,但他想破脑袋也没有想到,渡边佑二竟然带着自己来到了一幢很大的濒海别墅前,花园式的这栋别墅铁大门外还站在持枪岗哨,同时布置了机枪堡垒,门口内居然还驻扎有来回巡逻的日军士兵,还牵着猎狗的。再往内望去,则可以隐隐约约见到有种植了大量热带植物的小花园以及一个清澈透亮的游泳池。当然别墅主体建筑是非常别致的欧式古典风格。

“局长阁下,里面已经为您配置了厨师、佣人以及礼物。您可以在此放心休息,有任何需要,我都会第一时间赶来!”

率先下车的渡边佑二恭敬的打开车门后,还用手遮挡住门沿以免西田义出车之时撞到头,随后才关上车门,站在西田义一旁,在西田义打量这座别墅的时候,一边小声介绍。

既来之则安之,西田义很快就看到了在一旁恭敬等候着的厨师、佣人,已经无法再拒绝什么了,便略略点了点头道:“那我的副官你也费心安排一下,明天早上再带着他来接我!”

吩咐完,西田义已经相当适从的像是主人一样昂首阔步走进了别墅,而渡边佑二也自然满意的笑着招呼西田义的副官上车离开,他已经想到了一个地方,保证能够让西田义的副官今晚逍遥快活的爽一晚上。

二十分钟后,西田义就撇开了那两个的确长得不错的两个非要给自己陪浴且身材还都很不错的金发小美女,一个人将自己关在了主卧卧室一侧的大浴室里,赤条条的泡在产自于中国浙江的一品牌按摩浴缸里,享受按摩带来的舒服的同时,也闭上眼开始头脑风暴起来,从离开共和国到日本潜伏至今算算已经有十余年时间了,这么久没有回到祖国,那神州大地的山山水水、那一片值得去用生命去热爱的热土,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啊?

西田义用浴巾盖住了自己的脸,在思念的反复中,他的泪水再一次无声无息的流淌下来,一滴滴的湿润在了浴巾上,而当这段怀念故乡思念祖国的情绪『潮』慢慢褪去后,西田义终于深呼吸了一口气,把自己的思想集中在了当前的棘手问题上。

不得不说,纳粹德国对核武器锲而不舍的研究,以及日本对细菌武器穷尽一切的探索,是共和国始终不得不面对的两大难题,而如今纳粹德国有了核武器,日本也似乎在细菌战方面造诣匪浅,人类世界如果真让它们这么玩弄下去,迟早人类集体玩完,到时候什么称霸世界、建立自由等等屁话都成了浮云。

西田义沉思了,他不得不细细思考一下如何才能更好的完成自己的使命,是想方设法赶紧告知国内呢还是自己直接以各种理由搪塞过去,阻止这次行动以免为美利坚合众国带来空前瘟疫灾难,当然他也可以漠视着一切,因为他是军人,“铁娘子”马丽华中将给他下达的命令中并未拯救美国人这一条,他可以不完成命令之外的其他事情。

当然,西田义当前内心深处最倾向于通报国内,小日本试图对美实施的如此重大的恶『性』战争行为理应让共和国知晓,毕竟共和国如今也是同盟国一员,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欧美白种人彻底灭亡?

不对,西田义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立马像是触电反『射』一样迅疾的扯掉『毛』巾,刷的一下坐了起来,他清清楚楚的记得不到一个小时前,北野政次口口声声说过一句——“能够彻底治愈瘟疫的特效『药』以及相应的防疫疫苗,凭借支那的医疗科技水平应该很快就能取得攻克”,那么根据北野政次这么一个还算是有些医学方面水平的禽兽推论来看,爆发并肆虐于欧洲的疫情始终在作祟,但却在共和国以国际红十字协会“人道主义”帮助之下并未演变成浩劫,可共和国出售的『药』物却根本不能彻底治愈,这到底是共和国那些医学工作者确实是实力不济,还是共和国有意为之呢?

西田义很快发现自己似乎小看了阔别了十余年之久的祖国,如果真要是像禽兽北野政次所说的那样,那岂不是整个瘟疫都有可能是共和国自导自演出来的人间丑剧?希特勒用核武器绑架了世界,共和国却早已经用生物科技勒索了人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