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三六章 另一边

第二三六章 另一边

夏威夷当地时间1947年4月23日晚20点许,正当日本驻夏威夷军事司令部密谋攻击美国本土之时,在相隔五个时区之外的美国首都华盛顿,在25米高的国会山上的那幢三层的平顶建筑今时今日却是格外的引人瞩目,因为它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国会大厦。.

国会大厦中央是一座高耸的三层圆顶,最尖端的圆形塔顶上,头顶羽冠左手持盾右手持剑眺望东方的自由女神铜像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发光,大厦前的小广场上,数万计的美国人民自发来到了国会大厦外集会等候着,他们在祈祷、他们在祝福、他们在用最虔诚的言语向上帝诉说着内心深处的祈愿,期待上帝能够怜悯众生赐予福泽。

然而,在象征民主与自由的国会大厦里,奇迹却并未发生,身体状况恶化得已经不得不住院治疗的罗斯福总统最终还是“被弹劾”了,罗斯福总统被送进医院里实施抢救且主治医师宣布罗斯福总统失去意识陷入深度昏『迷』那一刻起,时任美国副总统的哈里?s?杜鲁门其实就已经开始以总统的身份接手整个国家事务,而今天在美国国会大厦所召开的国会,不过是走一个过场一个形式罢了。

毫无疑问,在美国民众心中,罗斯福总统犹如一座丰碑般屹立于心,他为美利坚合众国所做出的贡献不亚于林肯总统,是罗斯福总统在全球经济大萧条之际挺身而出力挽狂澜,是罗斯福总统带领亿万美国民众在金融大萧条之后取得蓬勃发展成就……而今天,美国民众心目中的国家英雄已经在医院里昏『迷』不醒。他们无法前往医院看望,只能聚集在国会大厦前。试图用无声的抗议、啜泣的呐喊来让参众议院的议员们“手下留情”,因为他们还相信罗斯福总统会醒过来,会继续带领美国民众一路前进,直至赢得战争赢得胜利。

没有惊喜、更没有奇迹,华盛顿时间4月23日下午15点45分,戴着一副眼镜身着黑『色』西装白衬衫的杜鲁门出现了,他在一干人等的陪同下来到了国会大厦东侧。正式开始了他接任美国总统的入职仪式,由于事发突然所以许多程序都被简化了,不过一些必要的仪式显然还是必不可少的,尤其是美国最高法院首席**官亲自主持的总统宣誓仪式,至于宣誓之后的什么庆祝游行、就职舞会等也自然成了被省略的部分。[]大国无疆236

很有儒雅气质的杜鲁门步伐沉稳的走到了**官前,在上万计的美国民众沉默的注视目光下。他站直了身躯仰望了一下国会大厦上的那尊自由女神铜像。不知何时起吹起的微风把星条旗拉扯得很平直,迎风招展的起舞,杜鲁门定了定心神,接过了**官递来的《圣经》,用手轻轻按照了《圣经》上,转过身便站在了演讲台前,瞥了一眼搁在桌面上的话筒。微微昂着头,眺望着远方的美国民众,用他那特有的声音开始了宣誓。

“首先,我必须在此向为美利坚合众国鞠躬尽瘁的罗斯福总统致以崇高的敬意,愿上帝保佑他能苏醒过来,再次,我庄严宣誓,我必忠实执行合众国总统职务。竭尽全力,恪守、维护和捍卫合众国宪法。最后。我向上帝发誓,必将完成反法西斯事业。让自由与民主之光照耀世界,让和平重归于世!!”

杜鲁门总统刚刚宣誓完毕,紧跟着当选副总统的艾尔本?w?巴克利便上台来宣誓道:“我谨庄严宣誓,我决心维护和捍卫合众国宪法,防止被国内外一切敌人侵犯。我将忠于宪法,恪守不渝。我自愿承担这项义务,毫无保留之意,也决无推委之心。我必忠勤尽责……”

当巴克利的话说完之后,没有人欢呼雀跃更没有人吹口哨尖叫,上万人的现场也没有掌声与喝彩,匆匆宣誓就职的杜鲁门总统很快就和巴克利等人离开了,在众多美国海军陆战队荷枪实弹士兵的护卫下,分乘两辆黑『色』的轿车扬长而去,而聚集在现场的所有美国民众们也纷纷暗自散去,在这战争之期所发生的第33任美国总统就职仪式不得不说是美国建国以来最简朴迅速的一届了。

杜鲁门出身并不太好,年少之时还曾靠勤工俭学来维持自己的生计,直到后来进入了堪萨斯市法学院学习并学成毕业后命运才有所改变,从法官到参议员直到成为副总统,杜鲁门没有强大的政治与家庭背景,也更无什么特大财团的大力支持,他能如此突兀的坐上美国总统一职,至此他都心里有些发虚,仿佛这一切就跟做梦一样。

隔着防弹的车窗玻璃,杜鲁门摘下了自己的眼镜,他轻轻用牙齿咬了咬下唇,疼痛的感觉通过神经末梢传到了大脑,清楚的感觉让杜鲁门意识到这并非是做梦,他不禁有些小小的窃喜,但这种美好的心境并未持续太久。

车是好车,作为美国总统的专用座驾,这辆罗斯福总统“传给”自己的轿车事实上是三年前共和国商务部部长蔡英访问美国并出席亚美集团成立第30周年庆典之时,代表亚美集团赠送给罗斯福总统的豪华防弹型轿车,难以用价值来形容的这辆轿车『性』能极佳,尤其是内饰与防弹『性』能,足以让任何一个超级富翁垂涎三尺。

然而,这么好的车罗斯福总统却并未坐过一次,直至今日被用来当做是新任美国总统的专车,这辆被尘封了三年之久的豪华轿车才真正在世人面前崭『露』它的英姿,不过可惜的是,没有人来为中国人的汽车精湛制造技术和工艺赞美,所有人都去忧愁他们的总统了、去彷徨新任美国总统就职以后的朦胧未来了。

车速并不快,但还是很快就驶抵了美国白宫,还在沉湎于欣赏精湛造车工艺的杜鲁门也不得不将休憩之心抛诸脑后。当警卫打开车门的那一刹那,他就知道自己下一次乘坐这辆车应该是在北京了。

底盘沉稳、造型大气、动力澎湃、内饰典雅……才让杜鲁门总统享受不到二十分钟的这辆长轴距豪华轿车很快就驶离了白宫。它将和另外的两辆美国总统专车一起被送到位于华盛顿特区东北方向16公里的安德鲁斯空军基地,在那里,它们将和其他要空运到共和国的物资一起被装运进大型喷气式货机。

早在1945年2月份美国总统罗斯福访华之际,美国联邦政fu外交部就曾与共和国国家航空公司达成了商用飞机租赁协议,租赁了两架中航c052系列洲际型大型宽体喷气式客机和货机,经部分改造之后成为了美国总统的专机,而后来不久。美国政fu就正式接收了由共和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公司为其打造的超豪华专机机群。

前前后后,美国政fu一共购买了多架大型客运型专机和货运型专机,都是清一『色』的中航c052型的变种型号,飞行『性』能出『色』深得美国方面信赖,不过可惜的是,罗斯福就算醒过来。也不能以美国总统的身份乘坐这些专机访华了。因为当杜鲁门手抚《圣经》庄严宣誓的那一刻起,这支美国空军总统机队便已经开始在为杜鲁门总统访华开始做着各方面的准备工作了。

杜鲁门总统访华的时间定在了美国华盛顿时间的24日上午,因为总统专机机群飞抵共和国首都北京之后还要转场飞抵香港,让杜鲁门总统能够赶得上在北京时间5月1日正式举办的世界反法西斯多国首脑会议,考虑到华盛顿时间本来就要比北京时间“慢”13个小时,加之总统一行长途飞行后还需要时间来调整时差,或许还会与共和国方面进行相应的双边会晤。所以时间安排上,24日出发是比较合适的。

当然,比美国总统更为积极的的其他国家领导人大有人在,杜鲁门总统刚刚走进白宫还进入椭圆形办公室,就接到了国务卿戴迪纽斯的报告,从中午12点开始,就陆续有南美国家领导人的专机通过美国的领空,有的已经在加拿大境内的机场完成了中途加油再次起飞。最先出发的委内瑞拉共和国总统的三架专机估计已经飞过白令海峡了。

显而易见的是,杜鲁门总统刚刚走马上任所遭遇的第一件国际大事就是共和国相当隆重的召开的国际大会。这一次基本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超级大会,其召开背景便是人类有史以来最血腥、最持久、最残酷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并且此次大会的召开目的就是讨论如何结束战争赢得和平,因而从任何角度来讲,共和国召开这么一次大会也足以把全世界的目光吸引到世界的东方,中华民族这个古老而又年轻的民族似乎要让全世界都听到中国人的声音。

杜鲁门心里有些烦躁,这就好比一个刚刚才拿到钢枪的士兵,却突然接到了要一枪击毙敌酋的艰巨任务,他有些闹心了,更让他烦躁的原因是其他各国的领导人反应太过于激进了,一个个就跟要比赛谁先抵达共和国一样,大会还有好几天才召开,这一个个却跑得比兔子还快,当然,这些一个比一个舍得花钱从共和国买喷气式专机的国家,那洲际型客机的飞行速度显然要比最快的兔子还要快许多。

常言道——“治国若小烹”,其实任何一个国家民族都可以看做是一个人,就如今时今日的美国和英国,一个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世界级大国,曾今的世界经济中心,另一个则更厉害,还曾是世界上赫赫有名的超级海上强国,比海上马车夫还要风光厉害的“日不落帝国”,然而,如今的美国和英国都是难兄难弟,一个正被纳粹德国和日本疯狗左右夹击好不痛哉,而另一个更惨,连老窝都被纳粹德国给抄了何等凄凉。

于是乎,这两个难兄难弟眼巴巴的看着昔日拳打脚踢的东亚病夫风光了,大摆宴席的巴点不得全世界都到他家去做客,而其他大大小小的国家还真是去了。而且一个还比一个积极、一个比一个高兴,可怜这对难兄难弟。如今只能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憋着,长吁短叹的将昔日的尊严与霸道揣进裤兜藏进心里,换上最纯真的笑脸,也『舔』着舌头笑着脸乐呵呵的跑去吃宴席,还生怕曾今被欺负的东亚病夫翻旧账。

“真是风水轮流转啊!”[]大国无疆236

杜鲁门坐在椭圆形办公桌后的办公椅上,将戴迪纽斯的报告举重若轻的放在桌面上,只能仰天长叹人算不如天算。想当初被满清政fu糟蹋得山河破碎颜面尽失的神州大地如今竟会如此这般高朋满座喜庆,难道当年拿破仑所说的东方沉睡巨龙苏醒预言便是如此?

杜鲁门挥了挥手,让戴迪纽斯先回去准备,今天是就职仪式明天一早又要飞赴共和国,所以这两天他都没打算正式办公,这也能静下心来想一想罗斯福总统在位之时没有彻底解决的事情。而在此之前。他首先感到有些忧心忡忡的也就是共和国近期要隆重召开的大会了。

一开始,任凭想破脑袋,杜鲁门也找不到任何理由来解释共和国为何如此大胆,他曾问过美国陆海空三军将领乃至联席会议参谋长马歇尔,令人吃惊的是,他们也都觉得共和国在香港举行大会是实力所致,他们没有考虑过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等任何城市。却偏偏选在了因鸦片战争失利而在《南京条约》中被割让给大英帝国的香港召开大会,中国人这样的举动毫无疑问是在向全世界证明中国人站起来了,再也不是昔日那个任人欺负的东亚病夫,同时,他们也要向世界证明,任凭小日本所占领的菲律宾隔海对望,他们也敢召开大会,这是强大的军事实力所赋予的绝对信心!

共和国为何有如此强大的信心。在几个小时前还是副总统的杜鲁门就已经彻底清楚了,因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已经证实共和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对日本本土的北海道。以及日军占领的菲律宾吕宋岛所有的空中力量部署基地以及相关军事目标实施了猛烈空袭,空袭取得了完美的成功。日本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在其本土北海道地区的兵力再无威胁北极航线的可能,而同时在吕宋岛的部队也失去了威胁会议举办地香港的可能。

什么叫做中国速度、什么叫做强大实力,杜鲁门在看完报告之后第一反应就是不可思议,美国人用了将近两年的时间却依然只能和小日本在澳大利亚胶着厮杀,仿佛是相约一起欣赏袋鼠跳舞一般在南太平洋战事问题上僵持了两年了,但共和国刚一出手,小日本本土就遭殃了,连同其海外重要军事前沿所在的吕宋岛也被狠狠蹂躏,所以杜鲁门立马让人再次确认情报的真实『性』,另一方面也在暗自忧虑,共和国这么闪电式的对日本出手,看似是为了会议的圆满召开而采取的激进型军事安保行动,可实际上却已经算得上是共和国加入同盟国的第一战。

首战就如此完美开场,显然给予对手的震惊与打击是难以估量和形容的,而带给盟友们的惊讶与庆幸之喜也自然无法形容,因而此时此刻坐下来静心思考的杜鲁门这才意识到共和国为何要召开这次会议了,为何要在会议召开前还精心安排一场漂亮的闪电式空袭战。

取出钢笔、找来一张便笺,杜鲁门略略思索了一番,便在在便笺上开始书写起来,他要记住自己此时此刻的一些想法和未能彻底思虑清楚的问题,罗斯福总统现在昏『迷』不醒,但他那传奇般的智囊团还依然存在,没有太深厚背景的杜鲁门知道自己根基很浅必须要有所依仗,当然如果能寻找到一些可靠的强大的力量作为支撑自然再好不过,可是现在,他认定最紧要的事情就是得到罗斯福总统的智囊团。

十分钟后,在椭圆形办公室里,杜鲁门首次以这件办公室主人的身份召来了美国联席会议参谋长马歇尔上将,聪慧过人的马歇尔是前罗斯福总统智囊团中的核心成员,同时也是美国高级军事将领中不可多得的人才,得到了他的鼎力支持,基本就能够稳定住当前的美国武装军事力量,同时马歇尔在很多方面的意见也能为杜鲁门的决策起到很好的作用,毕竟他才刚刚担任总统一职,还不想刚一上任就出糗。

马歇尔的神『色』并不太好,这或许是与罗斯福病重住院而且还昏『迷』不醒有关,不过新任总统召见自己,马歇尔也自然赶紧前来,谁让战争时期的美国总统权势滔天,就算不在战时,美国总统也是最高军事统帅。

仪表不凡很是儒雅的杜鲁门非常客气,待马歇尔敬礼之后便示意马歇尔坐下说话,随后才问道:“马歇尔将军,再有十几个小时我们就要奔赴世界的东方,你做好准备了吗?”

杜鲁门的话说得很流利也很平常,淡然的微笑和那张友善的脸都让马歇尔感觉很阳光,杜鲁门总统是一个率直的人,这是马歇尔给杜鲁门的又一个新印象,所以他也微笑的点了点头,自己陪同杜鲁门总统访华并无什么好准备的,但细细一想,马歇尔才反应过来,原来杜鲁门这话中有话,所以他又立马摇了摇头,中国人来得如此疾风暴雨空前猛烈,他的确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