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三八章 毋需选择

第二三八章 毋需选择

广东湛江,共和国南亚战区司令部一号会议室。

“各位,刚刚收到的军委最新命令!”战区司令秦铭目光一扫会议室里正襟危坐的军官将领们,“军委”一词明显极具穿透力,所有人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军委命令我战区以一切必要手段保障会议召开安全,以良好的军容军貌展示我军风采、扬我中华军威!”

秦铭说完也不急于坐下,他凌厉的看了看每一个人的脸,没人表『露』出特别的惊喜讶然之样,难道是自己说得不够细?秦铭干咳了一声,补充说道:“换而言之,就是要我战区抽调陆海空三大常规军种各一部,临时驻港参加世界反法西斯多国首脑会议开幕前的阅兵展示活动,海军方面自然非已经圆满完成空袭任务返航归来‘世民’号航母战斗群莫属,而陆空军方面,你们谁先表个态,愿意去香港转转的就举个手!”

这一回,秦铭话音刚落,隶属于南亚战区的陆空军各部军事主官立马就举手了,举得最高的当然是本来就身高臂长的陆军第四集团军军长席慕云中将,他是在新军事改制之后才走马上任的第四军新军长,至今还未曾带领第四集团军有所斩获,马来半岛三大种族冲突本来是要让第四集团军上的,结果哪料到驻扎云贵高原上的第三集团军仗着是快速反应部队的头衔愣是虎口夺食,生生把慕容云誓要为第四军捞到的首个实战任务给折腾飞了。

而中印婆罗洲军事冲突上,陆军简直就连根『毛』都没捞到,海军航母战斗群舰载航空兵和空军部队几乎就把印尼猴子给收拾了。再有海军陆战队牛哄哄的寸土不让,好歹也是共和国五大数字化重装集团军的第四集团军别提多尴尬了。这不,慕容云早就想找些机会让第四军也荣耀荣耀,要不然,他这个新军长还怎么让手下十万兵服气?[]大国无疆238

军人就是责任与荣誉的结合,争强好胜乃是优良传统。慕容云这一次吧手举得高高的,列席会议的第四军下辖部队师长旅长们看到军长都如此积极,哪儿有不高举手的道理。很快就从气势上压倒了第三军,反倒是空军方面比较和谐,举手都显得高度联合且统一一致。

如此积极的场面倒是让秦铭感觉非常满意,自打建军以来,只有建国阅兵大典和建国十周年阅兵式还算得上是军队参加的重要庆典活动,除此之外。三十余年里中**队似乎一直都有一层神秘的面纱笼罩着。对外军事交流活动少、主动军情披『露』频率低、军力展示基本为零,外界想要了解这支军队,单纯依靠共和国国防部那不知道经过多少次审批和删改后的国防白皮书,以及通过珠海国际航展、香港军事防务展等,是根本看不清这支军队真实面目和实力的。

当然,透过一些重大军事事件上倒也能窥测一些实力,比如说共和国建国以后多次围绕周边国际环境展开的军事行动。无论是中日朝鲜半岛战争还是马来半岛三大种族冲突镇压,亦或者是空军远涉夏威夷群岛救助侨民、远赴欧洲爱尔兰转运流失海外多年文物回国等等,再加上近些年来在中印婆罗洲军事冲突、大举驻军波斯湾、中东与中亚频频军事演习等,倒也能够分析出一些实力强弱,可这并不全面。

当然陆军的保密等级和程度都弱于其他军种,因为各种各样特殊任务需要,共和国陆军倒是频频出现在国际舞台上,尤其是马来半岛三大种族冲突事件中。共和国空军顶多展示了一番自己强大的战略空运能力,而陆军则亮出了大量航空兵装备。其中陆军第三空中突击旅更是大开杀戒了一把,共和国陆军空中突击旅令人恐怖的高机动『性』和攻击力也似乎是助推纳粹德国打造自己空骑兵部队的主因之一。

而保密等级次于陆军的自然是共和国空军了。而空军部队中亮相最频繁的便属运输机部队了,无论是国内任何地区自然灾害还是参与国际救援,大型科研活动、重要运输任务等等,共和国空军的战略与战术运输机总是会在第一时间里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当然它们也是珠海国际航展上的大明星,也是率先走出共和国国门进入国际军火市场的大型喷气式飞机,迄今为止,伊朗王国、伊拉克王国等依靠石油资源发家致富的波斯湾国家以及共和国周边国家已经多多少少装备了不少的外贸型战略战术运输机,所以在公众视野里,共和国空军的形象似乎更加清晰,因为以“巨无霸”战略运输机为代表的空军装备每每给人的感觉就是超级震撼,像是一座小山似的镇在眼前何其威武。

然而,远比空军威武的共和国海军实则才是真正的高技术兵种,因为如果说航空工业是现代工业之花,那么海洋武器装备制造则是工业之霸,它糅合了特种冶金、先进制造、舰船设计、电子通讯、信息技术、武器装备等等许多方面的最新最好技术成果,所以往往一个真正的海军强国背后必定是一个工业大国的综合国力在作为坚强支撑和后盾,而这也注定了共和国海军极少与公众见面,许多共和国公民迄今为止甚至连共和国海军有三大舰队都不知道,更不用提海军装备中的那些超级明星了。

而如今,共和国海军也将借着世界反法西斯多国首脑会议在香港隆重举行的契机大举亮相,虽然从目前看来,只有海军第三舰队的“世民”号航母战斗群亮相,而且真正的大明星——“尊严”号核动力大型航空母舰、“大唐”级攻击型核潜艇、“潜龙”级战略核潜艇、“中华”级导弹巡洋舰等等,包括两栖攻击舰、船坞登陆舰、大型远洋综合补给舰等也都不会亮相,但“世民”号航母战斗群也已经足够了。

如此一来。最少亮相的海军方面倒是有了不二之选,反倒是最常亮相的陆军方面矛盾不小。南亚战区司令部在陆军部队方面下编有属快速反应部队的第三集团军、五大数字化重装集团军之一的第四集团军以及常规编制的第十二集团军,而从驻地上,第三军主要分布在云贵地区、第四军在广西与广东、第十二军在福建与台湾,从地域上来讲,第四军确实要占据很大的优势,而且慕容云那决心很大的样子也让其他人心里犯怵,要是南亚战区司令部非要从千里之外调集一支部队到港亮相。第四军面子往哪儿搁啊?

这么以来,知道机会比较渺小的第三军和第十二军将领们也都是心知肚明的但举手表态的姿势还是要做足功夫的,而环视一周之后,战区司令秦铭也终于点了点头,算是表示看清楚了在场所有人的决心都很强大,不过在看了看第三军和第十二军的与会人员后。还是把目光放在了慕容云身上。笑道:“陆军参阅部队就由第四军内部挑选吧,不过,我丑话可说在前头,谁要是丢了陆军的脸,可就别怪老子秋后算账!”

说完了陆军,空军方面一个个立马就把手举了起来,似乎连脖子都恨不得再长几分。倒是一直坐着没开口说话的战区作战参谋长葛洪发言了,笑道:“空军方面由于任务特殊,除了要担负起会议召开期间的空中警备任务之外,也就只有在开幕式当天有机会组织一次空中表演,而且我估计表演的机会空军特技飞行大队不会让机会旁落,因而表演的机会是没有的,但公开亮相或者静态展示还是应该能成的!”

葛洪的话不亚于给所有举手的人浇了一盆冷水,空军特技飞行表演大队显然是不会让开幕式当天的难得表演机会溜走的。而且在座的南亚战区隶属空军部队可一个个都是作战部队,就算拉去表演。估计也专业的空军特技飞行表演大队更能耍酷得厉害,而静态展示有个鸟用啊。空军不在飞行在空中,那还算是空军吗?所以葛洪这么一张嘴,立马就让电子战、空中预警、空中加油等等方面的部队长官迅速收手了,唯独剩下了空军第四战斗机师和第五战斗机师在较劲,两支部队一个主要部署共和国西南,另一个则部署东南,广东和湖南这两个省恰处中间地带,因而对于两支部队而言也不陌生,就算临时调派部队驻港也不会出现任何适应『性』的问题。

“空军方面我做主了,就交给空军第四战斗机师!”秦铭倒是干脆的直接表态,看第五战斗机师方面似乎还不服气,眼神一愣,似乎告诉所有人——“别给老子不服气,在老子的地盘,就得听老子的”,于是乎,不服气也服气了,没人再举手表决心了。

大概定下了陆海空三军参阅部队,但显然需要有一个规模和数量的问题,比如说陆军第四集团军,要是齐装满员的这么一支数字化重装集团军,铁流滚滚的将那一个装甲师、三个机械化步兵师、一个空中突击旅、一个防空导弹旅、一个炮兵旅等等拉到香港去,估计非得把香港堵塞不可,而空军第四战斗机师更是如此,一个满编的战斗机师折腾到香港去,把民启德民航机场塞满都不够停,除非把香港还尚未正式通航的第二国际机场临时征用,否则到哪儿在地少人多的香港找停机坪去?

当然,“世民”号航母战斗群自然并不算规模庞大,香港是世界闻名的著名深水良港,自回归以来经过不断的建设和发展,维多利亚港已经是共和国在珠江三角洲重要的贸易港口,其繁忙程度稳居珠江三角洲港口年货物吞吐量排名第一宝座,战前共和国往来于澳大利亚之间的三十万吨级天然气运输船便会定期停泊进入维多利亚港,为香港输送来足够的天然气,所以满载才几万吨的“世民”号常规动力航母显然还不至于在维多利亚港湾里不能“游刃有余”,就算有导弹巡洋舰、导弹驱逐舰以及护卫舰等陪同,也充其量相当于是一支中小规模的海运船队罢了,再来一支航母战斗群维多利亚港也能停得下。

接下来的会议简直就不像是秦铭的地盘了。他根本就找不到『插』话的时机,全都让陆军第四军和空军第四战斗机师的讨论声给盖住了。竞争何其激烈,简直不亚于在争取实战任务似的,枯坐也不是办法,秦铭终于叫上了葛洪出门抽支烟,让这些人折腾够了,讨论出了一个结果来,也免得让自己『操』心。

门外的空气自然清新得多。靠在窗台前眺望远方的大海,刚刚还显得很兴奋此时此刻却陷入了沉思中的秦铭像是石化了一样,站在一旁的葛洪心里倒是清楚得很,刚刚会议上,秦铭表现得活像是一个主持班长竞选活动的古怪老师似的,而如今这般样子。显然是在为事情所困。

“想什么呢?”葛洪抽了一口略显苦涩的香烟。他一直都喜欢这牌子的味儿,越是焦虑或心情『潮』涌的时候,苦涩的滋味最能带来平静。

“我在想,这样安生的日子还能有多久!”秦铭昂了昂头,似乎要看穿那海天浑浑一『色』的天际线,眺望到那正在返航的“世民”号航母战斗群,但什么也看不见。起伏的海浪依然那么动『荡』着。

“是啊,多国首脑会议本来就是一个战争任务的分配会议,一结束便是战争的开始,千百年来,中华民族还真是头一遭啊!”[]大国无疆238

葛洪有些僵硬的笑了笑,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从炎黄二帝到大唐盛世,从两宋浮华到满清懦弱。再到今天为止,中华民族在人类历史上所书写的故事还从未有过主动征讨四周称王称霸的事迹。哪怕春秋战国、哪怕汉击匈奴,中华民族在刀耕火种的远古与铸剑为犁的农业文明。往往都是在自身遭受到外族威胁或入侵之时才奋起反抗,多少次战争都是如此。

而历史的发展滚滚向前,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起中华民族就离不开世界了,以前的岁月里,一亩三分地、老婆孩子热炕头的舒适日子一去不复还,人们需要吃饭、穿衣、住宿、医疗、出行,满足精神的、物质的乃至生理的各种消费**,人们渴望有更为精彩的精神文化生活、有更好的物质生活条件,所以有了创造、生产与学习,也自然有了竞争与拼搏,在这看起来很大在实际上却很小的蔚蓝『色』星球上,中华民族想要过上越来越好的日子,就显然有其他民族需要沉沦下去,因为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不公平的。

物竞天择是大自然赋予每一个物种的权力与桎梏,所有物种均可以利用这一法则实施自己的行为,食物链便是最佳的产物证明,而作为站在食物链最顶层的人类,自然而然也逃不了被这种法则所诅咒的命运,人类不得不为了自己的生存向大自然伸手索取,这便有了耕种、开采、冶炼、加工等等,人们想尽一切办法的从大自然索取到想要的东西,但无法满足的,却只能从同类手里夺取了,犯罪和战争也就产生了,唯一的区别就在于是否是拉帮结派。

军队,毫无疑问是最邪恶却又是最神圣的犯罪团体,他们为了保全自己种族或者团体的利益而存在,为了掠夺其他种族或团体的利益而出现,事实上当还不能直立行走的古人类第一次高举木棒打死同类抢走果实的那一刻起,人已经成为了最复杂的自然元素,神秘而又难懂。

葛洪之所以笑得僵硬,是因为他有些惶恐又有些惊喜,他很庆幸自己出生在了这么一个伟大的时代,可以成为中华民族的一员,以中**人的身份参与到属于中华民族最值得纪念的全球称霸之战,为了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为了让东方大国真正的崛起,在这个不公平的世界上,显然就需要一些民族瘫倒,一些国家沉沦,否则不光是质量守恒定律被无情打破,连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也将被改写。

“怎么?你有些担心?”秦铭转过身看着葛洪,那熠熠发光的将星在斜阳的照『射』下很是扎眼。

“不是担心,而是兴奋,就跟第一次洞房一样紧张不已,生怕自己不行却又要不断告诉自己,一定可以的,一定可以的!”

秦铭扑哧一笑,他真是想不到葛洪能用这么一个比喻来形容当前的处境,但仔细一想还真是如此,中华民族从20世纪初叶便开始牢牢的抓住命运改变的契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良好国际环境下顺势成长,摆脱了任人摆布的命运,在工业时代里吹响了东方崛起的号角,借助世界经济大萧条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千年难遇机会,挣脱了命运的枷锁来到了最伟大的三岔路口前,是走向灿烂辉煌但注定血腥满地的称霸之路,还是走向平平淡淡但好在路途平顺的守成之道?在这一刻,秦铭是多么不希望让自己来做这个选择题,因为他早就清楚的知道,毋需选择。。。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