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三九章 难得放松

第二三九章 难得放松

第二三九章

难得放松

广东肇庆,在距离从成都出发经由四川泸州、贵州贵阳、广西柳州与梧州过肇庆抵广州的共和国广蓉高速肇庆段往广州方向14公里处,垂直往北方向的1.5公里开外,便是共和国陆军第四集团军第四空中突击旅的三大常驻航空兵基地之一的lh403基地,该基地最早的雏形乃是民国时期的广西自治区『政府』人民军陆军驻肇庆部队所修建,时过境迁,在不断的演变与发展中,这座军事基地已经与肇庆当地融为一体。  混&

(

弹窗  告)[]大国无疆239

广东是一个比较容易遭受台风袭击的省会,因而驻扎于此的部队自然而然会时常投入到台风袭击之后的灾后救助工作中来,作为共和国陆军航空兵一支的第四空中突击旅,每一支到lh403基地驻训的部队都会进行相关的训练,然而今天的训练任务却被取消了,轮驻在该基地的第四空中突击旅第三营在营长曹达中校的一声令下,所有排级以上干部在两分钟之内就风风火火聚集在了会议室里。

气氛很“热烈”,尤其是正进行训练的一连连长高强,他正在训练场上如狼似虎般咆哮着训练,一边大吼这谁那谁那的技战术动作不到位,一边又要亲自示范,比班排长都还积极,这不,被通讯兵通知来开会,训练衫就跟泡了水似的,满头大汗的坐在椅子上还不停的喝水补充水分,咕噜噜的声音很有节奏感。

连干掉了两瓶矿泉水,个子不高但相当壮实的高强这才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一把就将文弱书生似的营部情报通讯参谋文福林拉拽了过来,二话不说便直接问道:“我说‘老蚊子’,你这身子骨也太弱了些吧,怎么就跟一坨棉花似的,对了,营长急吼吼的把咱们召集起来开会,该不会是要打仗了吧?要打就他娘的直说,小日本还是德国佬,老子……”

“老子什么呀,你接着说!”

文福林扶了扶眼镜框,他哪儿是太瘦弱而是高强这厮真的是太强,人看起来并不强悍,但力道却很大,六十多公斤的体重在他面前,被称之为“棉花似的”并不冤枉。

还说什么说,高强说着说着就闭嘴了,只因为营长来了,而且一进门就死死的盯着正多嘴的高强,论战斗力一连自然是理论上的最强,但第四军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真正的实战历练,训练场和演习场的头名没有得到实战验证,是没底气牛的,在营长面前,高强自然要悠着点儿。

文福林转过头,正好看到了营长曹达黑着脸,心里一愣但却立马坐得端正,看着架势,难道真被高强说中了?文福林不禁瞥了一眼旁坐的高强,这小子现在乖巧得就跟孙子似的,『奶』『奶』个熊,就跟小学生似的坐得端端正正,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是个正人君子。

紧跟在曹达身后的自然是营参谋长孙武义,父辈曾经营武术训练馆因而取“武术道义”而得名孙武义,可事实上孙武义却并不太喜欢展『露』他的武术功底,其貌不扬的外表之下却是一颗空前暴力的心,在共和国陆军学院里连续蝉联了四届的自由搏击赛冠军,离开陆军学院之时,大胆的一批学员在宿舍楼前挂上了一个超大的标语,红底白字赫然写着一句话——“孙武义,你就是个传说!”

号称四年里打遍共和国陆军学院无敌手,而且还获得过两届共和国陆军比武竞技自由搏击冠军,并代表陆军参加综合军事比武竞赛,险胜特种部队一名悍将之后荣获过一届全军自由搏击冠军,在各种各样的荣誉前,孙武义的确已经算得上是陆军的一个传说,就连时任共和国陆军学院的院长饶运中将也出面发话把那标语给保住,陆军学院的伟大传说理应获得这样的殊荣。(氵昆

氵昆点点)

当然,离开陆军学院来到共和国陆军第四集团军的一路上,是孙武义这辈子哭得最稀里哗啦的一次,而后就没人再见他哭过,两年时间里他就做上了第四空中突击旅第三营作战参谋长,而所有官兵对这个很强大的作战参谋长最清楚的直接印象便是他那句话——“强者为王!”

事实上,孙武义并不是一个残暴的人,他在第三营的这两年时间里都很文静,反倒是有了这么一个凶悍打手作为后盾的营长曹达威武起来了,因为就连最桀骜的高强都忌惮孙武义,所以作为孙武义上司的曹达显然更添了几分威慑力,想在曹达面前撒野,那显然得先拷问一下自己,是否打得赢号称“陆军学院伟大传说”的孙武义,而之所以高强每每见到曹达都收敛着些,就是因为他已经打听清楚了,曹达已经快要升任到旅部去担任副参谋长,而第三营新任的营长,赫然就会是孙武义,所以无论是谁,他见到都会变得相当相当的认真,否则,铁定会是吃不了兜着走。

曹达坐下后,孙武义这才跟着坐了下来,在场的连排级军官们其实都心里很清楚,已经快走人的曹达是无心过问营部的事情了,当然也算是提前让孙武义练练手,第三营大部分事务都已经是孙武义在管制,这一次也不例外,表面上帅气阳光的孙武义依然是微笑着开口说话的。

“召开紧急军情会议是我的决定!”孙武义微笑着开场说道,目光很是友好的看了所有人一眼之后,然后才将笑容收敛起来,严肃认真的讲道:“我营接旅部命令,原由我营担负的世界反法西斯多国首脑会议预备任务取消,改作为空中机动兵力参与到会议召开期间的军事保卫工作。”

“我们的任务很简单,主要分为三个部分。”孙武义看了一眼旁坐的曹达,后者只是略略点头了点头并不开口说话,所以孙武义也就不客气了,接着把所有话的说完。

“其一是组织一部兵力参加会议开幕前的小型阅兵,其二是担负会议召开期间的空中直升机巡逻与警戒,其三是作为快速反应兵力应对突发事件。而第二个和第三个任务相对而言比较特殊,因为此次会议的安保任务是由警方负责,他们有专业的部队来组织各方面的安保工作,国家反恐部队也将参与到此次会议的安保工作中来,因而我们的空中巡逻与警戒、应急快速反应,都是作为后备补充,而非主要力量!”

孙武义说话并不快也不慢,吐词很清楚音量也很合适,所有人也都自然明白,这样一任务看似光鲜荣誉的背后,却根本没有多少出彩的分量,当然第一个任务除外,而孙武义说完之后自然而然的冷场了,没人主动提问也没人咳嗽发声,安安静静的会议室里仿佛没人似的。

曹达依然没有履行一个营长职责的意思,他似乎要让孙武义多多锻炼锻炼,所以命令的发布也就自然由孙武义一并做了。

“现在我命令,一连连长高强,你部做好参与阅兵检阅的准备工作,二连连长徐魏,你部做好空中巡逻与警戒的准备工作,三连连长罗坤,你部做好应急快速出动的准备工作,支援保障排排长刘炳明,会后做好相应的支援保障任务,都听明白了吗?”[]大国无疆239

“明白!”孙武义几乎是话音刚落,会议室里其他人等都应声响应,在这么个强人面前,谁敢说半个不字?

“那好,五分钟后在作战会议室召开会议,三十分钟后,各连组织赴港侦查与熟悉工作,各直升机部队尤其要注意飞行安全!”

孙武义当着众人的面指了指他左手手腕上的手表后,所有人立马退场,而就当高强也准备闪人的时候,曹达却开口说话了而且喊的正是他的名字,高强刚准备迈出会议室的脚只得收住,只好赶紧转向三两步走到曹达面前敬礼立正。

“参加阅兵是很光荣的任务,南亚战区司令部甚至专门为了这事召开了会议,军长费了很大功夫才争取到了这么一个机会,如今还把机会交给了我们旅来执行,所以这次任务决不能有所差池,到时候让国家『主席』当着众多许多外国来宾的面没有了面子,军长和旅长也都不会让我们好过的,这点你要想清楚。”

“另外,会议闭幕之后不久我就会离开三营到旅部任职,我已经把这次任务全权交给了孙参谋长指挥安排,所以一连必须要拿出最好的状态来完成此次任务,不算是为我送行,也算是为了让咱们的新营长能有一个好的开头,如此之大的场面要是搞砸了,老子第一时间就抽死你丫的!”

曹达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而是非常正式的,高强也自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所以他立马两脚脚跟一磕,挺胸收腹头抬高的敬礼道:“请营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去吧!”曹达回了个礼,让高强赶紧回连部准备,五分钟后还有更为细致的任务部署好说明会议要开,所以时间上得抓紧了。

兴冲冲的高强刚一回到一连的宿舍楼,就正好看到副连长苏椁带着整队完毕的一连从训练场回来,所有人的作训服也都又湿又脏,汗水和泥浆把所有人都装扮得像是鬼魅一样,大吼一声解散,副连长苏椁便小跑了过来,一边解下武装带,一边看了看高强的脸『色』,问道:“喜事儿?”

高强略略的点了点头,但就是高兴不起来,相处了很多年的曹营长要走了,新的营长就是一个看不懂、猜不透的超级强人,他心里多多少少还有些堵得慌,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笑道:“我一会儿还得去开任务部署会议,你立刻开始着手准备参与会议召开前的阅兵活动,最起码也把队列给拉出来看看,要是不像话,咱还得抓紧时间整顿整顿,这可是给几十个国家元首们看,咱丢不起那个人!”

苏椁愣了一下,过了两秒才回过味儿来,当即脸『色』一喜,像是中了大奖似的难以置信,瞳孔空前放大,一脸喜『色』的用武装带砸在了高强胸口,道:“有你的,这样的机会都能争取到,真他娘的赚大发了!”

“那可不,也不看看咱多高、多强,谁能抢得过咱?”高强爽朗的笑了笑,昂了昂头便背着手潇洒的走了,算算时间也该赶紧回去开会了。

而愣在原地的苏椁却是难以自抑的笑出了声来,几个正准备去食堂用餐的士兵刚一出楼就看到苏椁正站在那里笑呵呵的,副连长每次这么笑都没什么好事,所以一个个赶紧撤了回去,估『摸』着苏椁又是要紧急集合然后长途拉练了。

然而这一次苏椁却并非如此,他脸上难得的挂起了笑容,咋一看怎么觉得夕阳落山都变得更为壮丽了几分,摇了摇头喜滋滋的准备抬脚上楼,台阶还没走几步就意识到高强刚刚交代的是挺有道理的,这甲级作战部队往往重视作战训练远胜过什么队列训练之类的,万一阅兵之时需要走个正步之类的,出洋相怎么办?于是乎,苏椁拿起了胸前的口哨,鼓足了一大口气猛烈的吹响了集结号……

而在另一边,刚刚才离开东沙群岛海域的“世民”号航母战斗群也热闹起来了,在“世民”号航母会议室里,舰队司令宋成豪中将给参与会议的各舰舰长及其他军官带来了喜讯,在国人心目中都是“藏着掖着”管制得很机密的共和国海军终于要大举『露』脸了,而且这一次还是第三舰队“世民”号航母战斗群集体亮相,这样幸福来得是如此的迅雷不及掩耳,以至于连舰队司令宋成豪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然而,事实就是事实,命令就是命令,此次出海进行海上训练,摊上参与对菲律宾群岛的日军进行空袭任务已经是意外之喜,而如今的进驻香港进行休整停泊,而且还有军事展示的任务,那简直就是喜上加喜,宋成豪都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一般,这样的喜庆估计足以让第一和第二舰队气得眉『毛』都变青了吧?

当然,摆在宋成豪面前的困难也并非没有,由于此次出海训练期间参与了实战任务,除却已经返航湛江的攻击型核潜艇之外,此次要进驻香港进行军事展示的战斗群下编的“世民”号常规动力航母,温州”号导弹巡洋舰,“六安”号和“安康”号大胆驱逐舰,外加两艘反潜护卫舰,其实都多多少少显得很脏,尤其是起降了很多个架次的“世民”号航母,显然需要进行大规模的海上清洗之后才能“光鲜亮丽”的进入维多利亚港。

舰队的会议结束之后,已经在往香港方向航行的航母战斗群很快就开始了特别的任务,各舰官兵就跟快要过节似的开始大规模清洁打扫起来,而最忙碌的,显然是吨位最大、单位构成最复杂,也注定会是海军装备展示中作为重点的航空母舰了。

“世民”号航母的飞行甲板上,身着各『色』马甲的不同工种的地勤人员都开始忙碌起来,他们首先是要将所有舰机都送回到机库里停放,然后封闭飞行甲板,抽取海水进行飞行甲板的自动冲洗,而说起来简单但事实上却完成起来相当麻烦,尤其是原本一部分停在机库一部分系留在甲板上的舰机,现在要全部都挪进机库里停放,如此一来,体格并不小的舰机都必须进行机翼折叠,然后小心翼翼的在机库里密密麻麻的停放起来,难度不亚于在最拥挤的地下停车场挪动车辆。

而抽取自大海的海水对飞行甲板进行自动冲洗的效率并不会很高,大量的海水冲洗一般情况下很难清除掉那些污垢油脂,所以在整个飞行甲板进行全面积的喷淋之后,上千名手持各种清扫工具的舰员们不分军衔高低、不分工种的便开始埋头苦干起来,他们必须要从飞行甲板末端和飞行甲板前端开始,齐头并进的向中间靠拢,一平方米一平方米的慢慢清理,清洁剂、磨石粉等等都大量消耗,期间自有消防车的高压喷头来喷『射』出压强很高的海水来帮忙,从舰岛最顶端的综合控制中心看下去,所有人就跟勤劳的小蚂蚁似的忙碌着。

而在飞行甲板下的一层层舱室里也在进行大规模的清洁工作,餐厅、电影院、图书馆、公共厕所、医疗室等等极有可能届时会对公众开放的区域更是作为重点清扫对象,就连飞行员们也都拿起了拖把或者扫帚参与到了紧张繁忙的大扫除工作中来,以前在海上训练或者参战并不太过于注重这些,往往都是回到母港进行维护之时让专人来负责这些工作,而这一次亲自动手了,这才知道平时注意清洁卫生是多么的有必要。

宋成豪也动手了,他亲自收拾自己的办公室和寝室,把所有该打扫的地方都统统给打扫了一遍之后,累得是腰酸背痛,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妻子是多么的伟大,做家务原来比打仗还要辛苦,所以趁着这么一个难得的间隙,他便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让家里有空也到香港来,第三舰队航母战斗群难得公开亮相,而且还是在号称购物之都的香港,他倒是很有心思届时抽空陪陪老婆孩子们一起去消费一番,往后走,估计可就没这机会了。

而大规模的清洁工作整整持续了四个小时,当然这还包括了后来将部分舰机进行重要部位遮挡之后送上飞行甲板系留的时间,而当夜幕沉沉落下明星高挂之时,很久没有如此放松的各艘战舰上,最紧张忙碌的却是那公用电话了,许多水兵们排起了长队,他们要给自己的家人或者是女朋友打回电话,期待着能在魅力十足的香港与他们见面。[]大国无疆239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