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四零章 中华远客

第二四零章 中华远客

北京时间1947年4月24日上午9点07分,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引擎轰鸣声中,一架涂有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国旗标示的大型喷气式专机机轮嗤嗤的与跑道亲吻出了一缕青烟,不远万里辗转来华的委内瑞拉代表一行所乘坐的专机很快便开始减速滑行起来,在地面塔台的引导下最终来到了一个预定的停机位前,在那里,以共和国国务委员、国务院副总理蔡英为首的接机人群已经开始向专机挥手致意。

庞大的专机缓缓停稳,早已等候的舷梯车立刻迎了上去,当机舱门打开之后,委内瑞拉共和国现任总统查克亚当森及其夫人面带笑容的率先走了出来,站在舱门旁向前来接机的人群挥手致意,随后两人才在总统警卫队队长的陪同下缓缓走下梯车来到红地毯上,查克亚当森满脸笑容的亲切和共和国国务院副总理蔡英握手交流。  “总统先生,欢迎来到中国!”

曾访问过和共和国关系甚好的委内瑞拉的蔡英,自然而然对这个同时还作为欧佩克组织成员国的委内瑞拉非常熟悉,在她访问委内瑞拉期间,查克亚当森总统非常热情,所以这一次是她主动请缨前来接机的。

紧跟着委内瑞拉国民议长、外交部长、武装国防部长、教育部长、工业部长、『妇』女和儿童委员会『主席』、国家资源管理部长等官员也都携家眷走下了飞机,一一和前来迎接的共和国官员们亲切握手,当然也非常高兴的接受来自共和国首都小学生们敬上的一束束鲜花。整个过程中赶到现场的记者们闪光灯就似乎没停下过,咔嚓嚓的闪个不停。

作为共和国在南美洲最重要的贸易合作伙伴之一。委内瑞拉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和共和国之间的贸易往来就存在了很大的地理障碍,在共和国正式参战前,还作为第三中立国的共和国还能组织贸易船队往来于亚洲与南美洲之间,然而正式参战后,双方的贸易来往显然受到了极为严重的影响,在正式参战后的这些日子里委内瑞拉国内经济虽然还没有出现大幅震『荡』,但市场信心明显受挫。[]大国无疆240

尽管同样已经跟着共和国参战的委内瑞拉也已经是同盟国一员。虽然和共和国隔着太平洋贸易不易,但却能够与美国之间展开贸易往来,可参战已久且受战争影响很大的美国根本无法满足委内瑞拉的贸易需求,石油、矿产、木材、农产品等等,这些美国自身在战时经济条件下都能实现自给自足,没有多余的购买力来从委内瑞拉购买生产物资和原料。

事实上。在与共和国经贸往来频繁的这么些年里。委内瑞拉已经成为了南美洲最大也是最强的工业国,在石油勘探与开采、石化冶炼与加工、初级工业产品制造等方面,南美诸国根本不如委内瑞拉,而且委内瑞拉还是南美洲诸国当中唯一一个具备健全军工生产体系的国家,依靠较为完整的基础工业体系,委内瑞拉能够自行生产枪支弹『药』火炮等,当然生产战机、坦克等装备存在一定难度。需要共和国提供关键『性』部件或技术,而军舰之类的更大型装备,委内瑞拉目前还不具备制造能力。

力争成为南美地区经济和军事第一强国的委内瑞拉,自然而然需要不断的从共和国获得包括加工机床、矿山机械、工程设备、运输车辆等等,而且包括家用电器、电力电信设备、医疗器械与『药』物等等,也都需要共和国出口,委内瑞拉的国家发展和社会生活已经养成了二三十年的贸易依赖习惯,这种依赖突然断掉。显然搁在谁身上,都会很不习惯。

于是乎。在这还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委内瑞拉『政府』就开始焦头烂额了。共和国邀约参加世界反法西斯首脑会议,他们来得如此之早如此之积极,一方面就是要给国内的民众强大的信心,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表明委内瑞拉目前的处境,共和国需要来自中亚、中东、东南亚和南美洲的资源,需要向这些地区出口各种工业产品,这些战前都来往频繁的贸易是构成各国关系匪浅的利益基础所在,利益链条的不稳定显然会让人忧心忡忡。

更为主要的原因自然是委内瑞拉需要明确自己的参战任务,对有了共和国参战后盟军绝对取胜充满信心的他们,显然需要到共和国来搞清楚作为南美国家的委内瑞拉应该在战争中扮演什么角『色』、完成什么任务、获得何种利益等等,虽然安心要当小弟,可经济账、利益账等显然还是要算清楚的。

所以,不管是双方『政府』官员还是资深分析人士,连同前来凑热闹的人也都很清楚,委内瑞拉是第一个抵达共和国的参会国家,其态度之积极、速度之快令人鼓舞,而在这背后,显然是有目的的,毕竟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委内瑞拉访华成员团一行的转乘专车浩浩『荡』『荡』的在警车的护送下离开共和国首都国际机场之后的四个小时,也就是下午的14点左右,来自阿根廷、智利、巴西、巴拉圭等四个国家的专机机群就相继抵达了首都国际机场,好在首都国际机场提前就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工作,所以在24日白天抵达的南美五国的专机机群并未受到不良影响,5架大型喷气式公务机、10架大型喷气式货运机也都顺利完成了安全降落。

15个降落架次的安排,带给首都国际机场空管和地勤人员的感觉只有紧张感,但就其繁忙程度其实还不如中国人传统春节期间的航班班次密度,因而机场方面丝毫没有出现混『乱』,原本预计会备降在天津的民航航班也都没有受到影响,繁忙的首都国际机场照样迎接各国政要专机并起降民航班机,繁忙有序的场景倒是让各国领导人好生咋舌。尤其是第一次访华的巴西总统,简直就感觉不可思议。这样繁忙的机场一年得完成多少人员和货物的吞吐量?千万计?

当然,由于有大量外宾来华,所以在这一天首都国际机场还是受到了很大影响的,首当其冲的就是公路了,最厉害的当属机场高速,从24日早上9点整至下午18点整,都被进行了临时的交通管制。双向六车道的机场高速的应急车道全部被征用,非相关车辆只能在临时构筑的“双向四车道”内行驶,车速显然不能太快了,尤其是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交警执勤,哪个司机还敢狂飙突进,除非以后都不想再开车了。

通往机场的高速公路被临时管制。而各国政要的车队要途经的市区道路也被进行了管制。市民的出行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而显而易见的是,『政府』也并非没有给出补偿,在这一时段里,通往机场的地铁、轻轨、机场大巴等票价全都是打七折的,市区内被管制道路的公交线路也没有运营,所以公交公司不得不以甩站的方式让乘客在其他地方上下车。增加车次密度、降低票价等也是情理之中,所以当天的公共交通票价的另外三成全都是由『政府』来买单,以补贴的方式鼓励民众在管制期间选择公共交通方式出行。

而在当天晚上,全国人民也都感受到了一些额外的影响,比如说电视节目,以前只有半个小时的全国新闻联播节目愣是在当天延长到了一个小时,以往期待新闻结束之后各电视台就开始播放各种娱乐节目或者电视剧亦或者是电影的观众们,显然不得不在电视机面前看了一遍又一遍的盛大的欢迎仪式。仪式基本如出一辙,也就是欢迎的人和被欢迎的人不同罢了。各国政要及其夫人们也都是一样的笑容表情,更让观众们感觉无趣的是。各国政要们所乘坐的专机以及为他们空运专车、行李等物资的货运机等等也都基本一致,唯一的不同就是标示,各国都有各国的国旗和国徽,专机、专车等品牌型号一致的情况下,观众们似乎只能从这两样东西分辨各国政要了。

同样的事情还要发生,但国人的期待精神却变了一些,因为在美国华盛顿当地时间的24日上午9点许,美国新任总统杜鲁门及其夫人还有其他陪同人员的专机机群就从安德鲁斯空军基地出发了,加拿大总统、大英帝国流亡『政府』首相等也从渥太华出发了,外加加勒比海地区国家政要们的专机,他们的专机机群会在北京时间的25日白天陆续抵达共和国首都北京,而同样的是,来自于中东地区、中亚地区、东南亚地区的各国政要们,他们的专机机群也将会在当天抵达共和国,不过好在不会密集降落在北京而是在广州,否则25日白天共和国的各大民航公司航班显然需要大幅调整了。

超密集的各国政要专机来华压力最大的,却并非是共和国首都国际机场和广州白云国际机场的工作人员,也不是在各个导航站点的空中管制与引导人员,最忙碌的便是共和国空军了,单单就24白天来自于南美五个国家的专机机群通过北极航线飞抵北京,虽然在此之前该共和国空军已经主动出击将日本北海道地区的日本空军及日本海军航空兵机场尽数炸毁,让日本的航空兵力不至于对北极航线构成威胁,但共和国空军驻扎在哈林斯克空军基地的部队就自然而然需要安排五个波次的护航战斗机前去护航。

五个护航批次的安排,对于共和国空军第七战斗机师驻哈林斯克空军基地部队而言几乎是整个24白天都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就以为委内瑞拉访华专机机群护航的第一个批次为例,在北京时间的凌晨4点许,基地就安排了两架单发轻型的j10“猎隼”防空战斗机,分别携带两具大型副油箱且挂在综合航电舱,外加中距离空对空导弹、格斗导弹等重装起飞升空巡逻,随后还才起飞了一架大型空中预警机,紧跟着还安排了两架双发重型制空的j11“战隼”战斗机为预警机提供空中保护。

在预警机通过大范围的侦查之后确认了空域安全,并且已经和委内瑞拉访华机群取得了联系之后,基地机场内已经挂好实弹且加满油料充满电氧的四架j11“战隼”战斗机这才升空。并在预警机的指挥调度下前去迎接,之后的另外四个国家的专机机群也基本如此。不过在空中值班警戒的大型空中预警机倒是不得不长时间滞空停留,因而进行了两次空中加油,库页岛的远程地面雷达站也是紧张连续的工作,生怕小日本突然窜出来捣『乱』。

有了24日的经验积累,25日面对规模更大的机群密集来华之时,空军部队这一次便应对自如了,前后起飞了两架大型空中预警机进行战斗值班。参与护航的战斗机数量也从昨日的单批次4架减少到了2架,但地面上随时准备起飞迎敌的战备战机数量却增加了,不过如临大敌般的紧张却在共和国西南地区的蔓延开来。

波斯湾八国外加阿富汗、巴基斯坦等等国家政要的专机机群一波接着一波的进入共和国领空,共和国空军在四川、云南、广西、海南等地的部队也都相继起飞了战机前去迎接,当然戒备工作也做得很充足,南亚战区司令部大手笔的一口气派出了三架空中预警机。分别在三个方向担负境界和空中引导任务。为此还不得不安排6架大型空中加油机,分为两次对预警机进行空中加油,以保持预警机可持续不断的连续滞空警戒。

空中的飞行安全有空军来提供保障,而地面呢?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和北京国际机场在25日当天直接启动了应急响应机制,空前压缩民航航班的起降时间调度,以各种方式方法在确保不至于取消民航航班的情况下,为抵达机场的各国政要专机机群留出足够的净空时间以供降落。这样的紧张程度显然终于让机场工作人员们大呼春节提前到来。

而几乎就在同一时刻,要参首次在国际舞台和众多国际外宾面前亮相的共和国海陆空三军参阅部队也在进行紧张的准备工作,在lh403基地里,大有一种火烧屁股感觉的高强终于紧张起来了,他这辈子似乎还从未如此紧张过,胸口像是有一头小鹿在『乱』撞,比初恋之时的心『潮』澎湃还要来得更为刚烈,不因为其他。就因为共和国陆军第四集团军军长慕容云中将来了,而且走下直升机就让曹达中校向他报告参阅部队准备情况。显而易见的是,曹达毫不留情的将高强给“出卖了”。所以……[]大国无疆240

“现在,孙参谋长正在为咱们争取时间,你看看你们一个个的,站个队列怎么就跟发软的面条似的?”

高强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紧张出来的汗水,从昨下午接到喜讯任务到现在为止,他已经让全连进行了十多个小时的队列训练,昨晚愣是熬夜到了十二点才罢休,今天一早就拉出来训练,可队伍看上去很整齐,横排、竖排都非常笔直,随便往哪个角度看都很直溜,可他就是不满意,总感觉少了些什么。

精气神……高强终于想到差些什么了,野战部队不同于专门干这事儿的国旗护卫队或者三军仪仗队神马的,天天为了打仗而训练一个个动不动就杀气外『露』,效果是挺不错,但合在一起却没了那种感觉,就跟一柄沾满了鲜血的利刃很具有威慑力,如果堆在一起的刀上都沾满了血,反倒让人觉得,一定是谁把猪血给泼洒在了这一堆刀上?哪儿神马杀气可言?

统一而又笔挺的常服、军帽、皮鞋等等,高强觉得让野战部队折腾上这些东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去相亲哪儿是去阅兵,所以他挥了挥手,大吼道:“换了,都他娘的统统换了,换成作战装束,三分钟后再看效果如何!”

话音刚落,全连便轰然解散,军长都来看效果如何了,连队却还是这番不中看的模样,所有人自然都充满了激情,一个个都虎吼吼的冲回了各班寝室,以最快的武装速度摘掉了大檐帽、解下武装带、脱掉了常服与衬衫、扔掉皮鞋,就像武装紧急集合一样,把战术携行具拿了出来,赤条条的就开始换内衫穿袜子,尔后套上防割防火激光『迷』彩作战服、蹬上作战靴,接着又是软体式防弹衣、武装带、****套、匕首套,戴上轻量化战术防护头盔,并戴上战术防风镜,取出通讯发『射』器和无线电备用包塞进软体式防弹衣前胸或后背的包囊里,将耳麦快速接好并戴上,至于红外瞄准仪也就没有必要挂在头盔上的支架了,自动突击步枪、狙击步枪等单兵装备显然是必须带上的。

三分钟后,同样也换装完毕的高强再一次查看队列,现在的队伍看起来立刻就生猛了许多,高度武装的空中突击旅士兵其实和陆军、海军陆战队的单兵装备没什么差别,武装到牙齿的这样装束显然要比穿着一身常服戴着大檐帽好看得多,要是再在队列后方弄上两架“黑骑兵”多用途运输直升机和一架“制空鹰”武装攻击直升机,那看起来效果就更好了。

“娘的,就这么定了!”

高强刚一下定决心,就瞄到不远处站着的一群人当中,孙武义身旁的第四军军长慕容云正略略点头,看样子他似乎也觉得这样才能展示陆军的威风,毕竟人家海军可是有航母战斗群坐镇,空军也是重装上阵,陆军岂能寒酸了事?(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