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四六章 定论

第二四六章 定论

切断和中亚战区司令薛殿川中将的视频连线之后,唐仁辉依然面对着摄像头发愣了很久,过了半响后他才动了动,不过是打开抽屉拿出烟盒和打火机来,一边陷入沉思之中,一边却娴熟的取烟、点着、吸上。百-晓_生(aoye)

香烟袅袅,繁杂的思绪似乎在烟草味儿的作用下平息了不少,唐仁辉现在感觉很麻烦的就在于中亚战区的形势异常严峻,苏联拖不起、共和国也耗不起、哈萨克斯坦更等不起,再有伊拉克王国和伊朗王国火上浇油,形势似乎对于共和国很不利起来,不因其他,就因为时间。

时间很奇妙,共和国当前最紧要的就是要在世界反法西斯多国首脑会议上将各国说服,以实现自己全球争霸意图的初步实现,可时间偏偏很紧张的情形下,美英加澳等,甚至连戴高乐将军的自由法国流亡『政府』也都紧密团结在美国周围,拼了命的阻止共和国,将原本就很宝贵的时间一拖再拖,纳粹德国倒是趁机展开大规模军事行动,似乎大有一种在会议闭幕之前就把苏联给彻底弄死的势头,共和国能让纳粹德国如愿吗?

显然,如果苏联的局势继续恶化,共和国在谈判桌上的筹码也将随之缩水,各国对共和国的信心或许都将下降,与之相对应的是,美国方面将取得不小的话语权,即使这样的代价是以损失掉苏联为妥协,可美国人连英国人沦陷其英伦本土都可以忍耐,苏联北极熊被德意志战车碾死也不足为奇。

想到这些,唐仁辉便将香烟放进了烟灰缸里,拿起桌上的电话边拨给了庄佳明,庄佳明似乎状态也不太好,连续这么多天的折腾,对并非擅长政治博弈的军人而言,的确是一种心力交瘁的疲乏感作用全身,而当唐仁辉说出自己的猜想后,电话那头的庄佳明立马就来了精书生中文网了一句“马上过来见面谈”后便挂断了电话。[]大国无疆246

三分钟不到,庄佳明就敲门而入了,他来得很急。副官都还没跟上,眼瞅着庄佳明参谋长走进了唐仁辉的办公室,倒也知趣的没有继续小跑跟上,而是把房门给合上守在了门外。熟悉庄参谋长作风习惯的副官显然知道这时候尽量不要打扰到两人交谈。

“坐!”唐仁辉也不站起来迎接,指着办公桌对面的椅子就让庄佳明坐下说话,随即便扔给了一支烟和一打火机,这才将自己搁在烟灰缸里的烟拾了起来继续抽上。

刚一点着,庄佳明就迫不及待的抽了一口。一路上他就反复思考过唐仁辉在电话里所说的那种可能,苦思冥想之下也觉得并非没有可能『性』,而且貌似概率还很高。

“此次会议,我方目标是初步建立战后支撑我国称霸世界的支柱体系,成立联合国是为了建设国际制度支柱、成立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为了建设人民币货币霸权支柱,而与之相应成立的一些民航、科教、卫生等国际组织便是为了完成科技霸权、文化霸权的支柱构建,当然,我们还缺乏一个支柱——军事霸权!”

“所以。这一次会议的召开就是为了构建除了军事霸权支柱之外的其他称霸体系。所有国家元首和军政代表也都不是傻子,他们自然看得懂、听得清,他们的眼睛也都清楚的看到共和国正一步步向世界之霸的目标前进,可有能力出来干涉和阻挠的,也就只有以美英为代表的西方传统利益团体,他们无法在我国国际制度构建、人民币称雄、科技和文化攻势等面前产生巨大的阻碍作用。因为他们并不具备这些方面的实力,所以他们唯一能够『插』手的。也是最为要命的便是军事霸权方面!”

唐仁辉说、庄佳明听,这一席话出口。庄佳明除了略略点头之外,不禁抬头看了唐仁辉一眼,以前没怎么觉得唐仁辉很有政治眼光和战略思想,现在怎么突然有一种“三分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刮目相看的感觉已经油然而生。

“事实上,军事霸权支柱是其他支柱的重中之重,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果没有了军事霸权作为支撑,我们的科技、文化、货币等均不能征服世界,所构建出来的国际制度体系也无法有绝对效力的让各国听从,而如果我们有了绝对的军事霸权,很显然,其他霸权支柱也都是辅助罢了,我们随时可以更新和替换,因为我们不可撼动!”

“所以,你就觉得美国人是在对我国的军事霸权建设道路上使绊子?”庄佳明抖掉烟灰,一本正经的看着唐仁辉等候着回答。

“这也是他们唯一能够做的,不是吗?”唐仁辉笑了笑,取出了一张纸和一支中『性』笔,刷刷的在纸上画出了几个圈,解释道:“当前的世界形势是,我方看似占据以逸待劳的先机,并且有了战略地理优势和综合国力优势,然而我们却有着被纳粹德国和小日本东西夹击的危险。”

“同样,美国方面的情况虽然同样是东西夹击,一方来自于太平洋的日本、另一方是来自于大西洋的德国,可他们的本土却并无太大的安全忧患,因为日本在彻底征服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之前,德国在彻底征服苏联之前,都不可能将战略重心放在美国身上,而恰恰相反的是,我们,我们在中东、中亚与德国对峙形势严峻,纳粹德国先发制人也不无可能,同时,我们还是亚洲国家,小日本就是一条东亚疯狗,疯狗『乱』咬人是大有可能的,所以,我方看似最有利,却牌面最不利,不是吗?”

唐仁辉的这一番分析真是让庄佳明服了,这厮怎么突然间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不过还真的很有道理,在这场攸关国家利益乃至以后上百年国运的博弈赌场上,纳粹德国最先发难,不仅取得了目前所有玩家中最好的战果,还手握着原子弹这张致命王牌,而美英等国虽然输得惨重,可他们胜在不要脸,而小日本最大本钱就是疯狂,动不动就会全押。将整个国运都给押上的疯赌,而且还忒没人『性』。

惟独只有共和国,一张牌都还没亮出来。就开始高瞻远瞩的想要谋取最大的战果,还得以最小的代价,如此一来,纳粹德国显然要强力阻止。美英等国也从中作梗,小日本更是有可能暗中偷袭,天下之大,其实真正能够让共和国相信的、并肩作战的,没有几个。

“现在。我最担心的就是如果会议继续这么拖下去,还没闭幕苏联就玩完了,那么纳粹德国一旦及时收手,暗中和美英等国勾搭上,保证他们不再进行大规模的对外扩张,而美英等国也忌惮于纳粹德国的核武实力,暂时『性』的不将重心放在反攻欧洲上,而是把重心放在太平战事上。一旦美英等全力发难。小日本显然不够分量,而等小日本灭亡的时候,纳粹德国已经恢复了动力,以更加无敌的姿态绞杀我国于中亚、中东地区……”

“这怎么可能?美英等国再蠢也不可能与纳粹德国达成协议,绥靖政策已经让他们丢失掉了西欧和英伦本土,再与虎谋皮。那和找死有什么区别?”庄佳明突然『插』进话来,打断了唐仁辉的话。态度很激烈很强硬。

“那我问你,你又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这并无发生的可能?如果美英等国能够和纳粹德国达成暂时『性』的默契或者协议。结束在大西洋上的反复纠缠和折磨,双方也都能够更好的投入到各自关心的战争中去,为何不可?德国人一心想要尽快搞定苏联然后扼杀我国,而美国人也想尽早一雪夏威夷前耻,将小日本抹杀,他们为何就不能在大西洋上暂时『性』的和平相处呢?”

“更何况,美国暂时没有能力反攻到欧洲本土,德国也没有能力杀入北美洲,双方何必苦苦纠缠于大西洋的控制权上不眠不休,为何不能妥协一致的暂时搁置这一问题,如此一来,德国更省心更大胆的投入到对我国的军事胁迫中来,美国也能以最大的力量来解决小日本。”

“那美国人就不怕我国和纳粹德国达成默契吗?”庄佳明狠狠的反击了一句。

“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德国人很清楚,他们只要一天呆在苏联的国土之上,我国就绝无和他们重修旧好的可能,毕竟,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希特勒显然很懂得这个道理,要不然他怎么当初拼了命也要把英国本土侵占之后,才从容向苏联开战。”唐仁辉这一刻显得空前的睿智和果敢,他已经越发的相信有那么一种可能了。

庄佳明沉默了,他不得不承认唐仁辉的这个想法很大胆也很前卫,可却找不到什么理由来反驳这种狂妄的猜想,因为它确确实实有可能发生,德国不想在大西洋和中亚两条线上开战,同时被美英等国所拖累,又还要和综合国力号称世界第一的共和国拼命,希特勒显然伤不起,而美国也一直受够了双线作战的苦楚,太平洋上被小日本这条疯狗撕咬得遍体鳞伤,却还要不断的加大筹码试图在大西洋上取得突破,尽早将战火烧回欧洲,可目标虽好但实在遥远,和纳粹德国海军僵持不下,反倒消耗了大量的国力,还不如集中一起收拾小日本,单就综合国力上,小日本再有两个都不是美英加澳等国的对手。[]大国无疆246

看到庄佳明第一次被自己说得心服口服,唐仁辉心情顿时好了许多,不过他很又说道:“当然,我刚才所说的不过是一种猜想罢了,虽然有很大的发生可能『性』,但却无证据提供佐证,美英等国也无法排除有如此作为的可能『性』,只是希望这么一说,我们需要采取更加主动和积极的策略罢了!”

“你果然是有目的的!”

庄佳明终于回过神来,说了半天,原来唐仁辉这厮是有其他目的的,否则也不会如此积极,而这么一想,庄佳明就很快意识到唐仁辉刚刚的这一番精彩的说教,保不齐都是其他人教的,会是谁呢?他一时半会儿还真猜不出来。

唐仁辉只能呵呵一笑,他就知道庄佳明可不是这么好糊弄的,堂堂军事联席会议参谋长若真是如此好说动,那庄佳明也就不可能是上将了,所以唐仁辉也不含糊了,当即正经的说道:“刚才那些话,的确不是出自我个人的思考,是我和中亚战区司令薛殿川中将一起讨论出来的。当然,我们两人的目的也都很简单,就是要把这种发生可能。扼杀在萌芽状态,坚决不能让我国争霸之路处于丝毫被动,我们必须随时掌握主动。”

庄佳明笑着摇了摇头,心想自己早该猜到是薛殿川了。苏联的形势日趋恶化,中亚战区司令不焦头烂额都不合理了,所以倒也没纠结在小问题上,直言道:“那你们二人商量出了可保持始终掌握主动权的有效办法吗?”

唐仁辉神秘一笑,抖了抖烟灰道:“办法只有一个。打破战争僵局!”

唐仁辉的办法果然是开战,庄佳明正抽烟的手也都在半空中停了下来,他似乎无法拒绝这种办法,所以慢慢的将烟嘴送到嘴边,细细的抽上一口,合眼深思起来,他需要审时度势的考虑一下,在如今会议已经变成时间消耗战的情形之下。共和国掀起战争大『潮』。应该会有什么样的作用效果,会扼杀掉唐仁辉所提出的那种发生可能吗?会为共和国在会议上争取到更不可撼动主动权吗?会为共和国最终掌握全球军事霸权产生积极作用吗?

庄佳明陷入了深思,这就是唐仁辉想要的,所以他赶紧加码的说道:“称霸世界,军事霸权是重中之重,就算没有这一次会议。我国最终还是不可避免的要和轴心国开战,保不齐还得和同盟国一些心存二心的国家打起来。反正这个世界都是靠实力说话,何不打他娘的!”

“这……”

庄佳明迟疑了。刚准备表态,就传来敲门声,刚到嘴边的话就生生噎了回去,两人齐齐看向门口,正好看到庄佳明的副官将房门打开,站在门口笑盈盈的不是别人,正是共和国国家『主席』张宇的秘书,看他的样子,估计是带着命令来的。

果然不出二人所料,张宇要庄佳明立刻过去一趟,这对于就差临门一脚的唐仁辉而言,不得不说是一个巨大的遗憾,只能眼睁睁的目送庄佳明离去,他独坐椅上继续深思刚才的那番建议到底真的有效果没有,一开始他也是饱受薛殿川中将的蛊『惑』,认为非得立马动手才能打破僵局,可现在给庄佳明一说,貌似后者也支持,而且照这样的形势,保不齐张宇『主席』也已经看出了究竟,叫庄佳明过去,保不齐真是要动手了?想到这里唐仁辉就乐了,立马打开电脑快速与中亚战区司令部取得联系,薛殿川那张忧郁的脸,又出现在了显示屏上。

而在另一边,一路上还反复思量的庄佳明走进张宇办公室的时候,就彻底放下来了,他已经承认在此之前的战略设想和计划都太过于天真,世界反法西斯多国首脑会议的召开并非是一个完美的夺权大战,而想要谋求真正的果实,显然是离不开武力的。

已经六十余岁的张宇已经不再年轻,他招呼庄佳明坐下后,便直截了当的表达了一番会议召开至今为止的一些想法,他当着庄佳明的面亲口承认了会议召开之前的所有策略和计划都基本失败的糟糕局面,共和国这一刚刚崛起的大国从1929年建国至今还不足20年,是一个相当年轻而又容易犯错的,这一次会议背离了召开的初衷也展『露』出了共和国『政府』的政治幼稚和不成熟一面,而作为领路人的张宇也自然而然及时的意识到了自身的错误,所以他在庄佳明面前没有丝毫的掩饰,当然没有自责。

“现在,通过谈判和对话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已经基本不可能了,多方利益代表每每都把会议变成了闹剧争吵不休,所以我认为当前最紧迫的事情不是如何让各方平静的对话和商量,而是要稳住苏联、团结内部!”

张宇将一份文件递给了庄佳明,这份文件是这些天来,以共和国为首的利益代表国集体内部的一些讨论结果,当然在这个绝对以共和国为主的利益团体里,商谈的结果是很理想的,但是张宇紧跟着又拿了一份文件给庄佳明,这一份俨然是张宇这些天来先后与美国总统杜鲁门、英国首相丘吉尔、自由法国『政府』领袖戴高乐等人的会谈结果,完全可以用糟糕二字来形容,而两份文件相总结,得出的结论就是共和国召开的此次会议纯属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我们早就应该意识到——‘枪杆子里出政权,打炮『射』程里存真理’,这一会议到现在已经基本注定是失去了意义的,而可以设想的是,如果我们是在取得了重大战争胜利之后,再行召开这样的大会,那显然,效果就很不一样!”

“总而言之,就是因为我们目前为止没有丝毫战绩却整天在空口白话!”庄佳明倒也干脆利落的回答道,并将两份文件都递还给了张宇。

“再厉害的嘴皮子功夫也不能让其他国家相信我们,还不如干出一番漂亮仗出来,让世界各国心服口服!”说完,张宇便将文件收回抽屉里。

“事实上,唐仁辉部长刚刚就是在和我商量这件事情……”

庄佳明微微一笑,便向张宇娓娓道来,而在另一边虽然还没有等到明确的答复,但唐仁辉已经迫不及待的让薛殿川开始做准备了,共和国要拿号称军事实力世界第一的纳粹德国开刀,中亚战区舍我其谁。(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aoye/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