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四七章 动手

第二四七章 动手

哈萨克斯坦,咸海海畔的阿拉尔斯克,共和国陆军第二集团军第八机械化步兵师师部。**(..)

1947年5月5日,对于全世界而言,或许最大的关注重点依然是正在共和国香港隆重召开的世界反法西斯多国首脑会议上,但对于不久前才轮训回国的第七机械化步兵师师长赵东辰而言,这一天是个好日子,第七机械化步兵师完成了在伊拉克王国摩苏尔军事基地的驻训练任务之后,根据第二集团军军部调令全师全员全要素开赴到了哈萨克斯坦境内,至此,第二集团军算是齐齐汇聚在了中亚战区。  接替第七机械化步兵师的是共和国海军陆战队第三旅,由于共和国在沙特阿拉伯的吉达军事基地还尚未正式交付,伊朗王国阿巴斯海军基地容纳能力又有限,所以为了加快部队适应中东地区尤其是沙漠地区作战环境、调整部队作战状态,在海军司令部的盛情搀和下,原本需要安排一支部队接替第七机械化步兵师的陆军第六集团军,也不得不把机会“让给”了海军陆战队。

不过,这样一来,共和国陆军划归在中亚战区司令部下五大集团军,即数字化重装的第二和第六、第十和第十一三两个常规集团军、快速反应第三集团军,而且每一个集团军都是齐装满员做好了随时开赴苏联战场的准备,然而,战争似乎便秘了,迟迟不给个痛快。

赵东辰离开新疆之前,就和第八机步师师长左平说好了的,当然也算是一个赌注,当初赵东辰坚持称第七机步师驻扎伊拉克境内绝不会开战,但左平不相信,左平一直坚持共和国会率先在中东发难,毕竟那里的纳粹德军实力最为薄弱,而共和国却有着波斯湾八国的鼎力支持,却未曾想到局势竟然会演变到如此境地。

打赌输了。所以赵东辰这次是特意登门来吃酒的,第八机步师师长左平是绍兴人,藏了不少好酒在身边。因而这回上门拜访,赵东辰是准备还一醉方休的。[]大国无疆247

菜已经端上来了,作为世界上第四大的内陆湖,咸海的渔业可谓是相当发达。再加上哈萨克斯坦本来资源丰富,背靠共和国更是经济发展水平不错,对咸海的生态保护也是相当到位,因为这么些年来,当地渔民一直都很遵守自然规律和国家法律。让咸海能够源源不断的盛产出各种鲜活的鱼类,而共和国陆军第八机步师师部距离咸海就并不远,师部食堂一早就听说第七机步师要来贵客,所以炊事班是向当地渔民买来了最好的鲜鱼,用四川重庆的麻辣火锅调料弄出了一大盆鲜香扑鼻的麻辣火锅鱼出来,刚一端上桌,赵东辰就忍不住尝鲜了。

“嗯……就是这个味儿,真他娘的霸道!!”赵东辰辣得眼都红了。就差掉眼泪了。但实在忍不住这种霸气的辣味儿,在这段窝火的几天里心情一直就跟大姨妈来了似的沉重,如今被这么一辣,心里特爽快,所以赶紧冲左平招了招手,喝道:“老左。别,千万别客气。这么大条鱼,我一个人可收拾不了!”

左平却直摇头。叼着烟笑了笑,扭开了四川泸州老窖的瓶盖,给赵东辰面前的酒杯满上,又给自己的酒杯斟满,搁下酒瓶端起酒杯,就说道:“老赵,当初的那个赌约我是输了,这杯酒就算是罚酒,我先干为敬,你随意!”

言毕,左平一扬脖子就一饮而尽,火辣辣的感觉很快就冲上了头顶,可绍兴人打小就是从酒罐子里长大的,四川人酿出来的酒虽烈,可也不至于一杯酒倒。“另外,这些鱼你随意吃,老子在这咸海边上天天都吃这个,早就腻歪了!”

赵东辰闻言也只能一笑,他的日子其实也并不好过,在伊拉克摩苏尔,穆斯林的习俗太多、教规太严,不仅是手下的兵叫苦不迭,就连他自己都觉得嘴里快淡出鸟来,羊肉之类的吃得都快一身『骚』了,可蔬菜、水果、猪肉等中国人传统的美食却少有口福,鱼类食物自然少之又少,赵东辰都不知道这一年来这是第二次还是第一次吃到真宗中国四川麻辣风味儿的食物了。1(1)

左平没让赵东辰客气,后者也没打算谦逊,挽起袖子,赵东辰是一边喊辣死了辣死了,却一边又在猛吃,倒是让一旁吃素菜、喝小酒的左平直摇头,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厮是从监狱里放出来的,咋就跟三五年没吃过肉似的狼吞虎咽,幸好这还是带刺儿的鱼,若真是其他什么肉类食物,估计直接端盆子大快朵颐了。

就在俩人一边喝酒一边闲聊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急匆匆的脚步声,还没喝醉的左平自然知道这是作战靴与水泥地板之间特有的摩擦声响,不由自主的搁下了酒杯,酒量虽好毕竟这时候还是大中午的,贪杯可就犯错了。

“报告!”

铿锵有力的一声报告差点没让赵东辰被鱼刺儿给卡住喉咙,左平应了一声‘进来’,赵东辰这才赶紧吐出了鱼刺儿抹了抹嘴,让第七机步师的小兵给看到第八师师长如此狼狈样,那面子上显然挂不住。

“报告师长,军部急电!”通讯兵进门后啪的一声立正敬礼,也给赵东辰敬了军礼,言毕便将手里的一个掌上平板电脑递给了左平。

“军部急电?”赵东辰原本是打算喝口热水驱驱酒意的,不自觉的就凑到了左平身前死死盯着屏幕,左平动作相当麻利,很快就输入自己的登陆账号和密码,以及自己的身份验证码,第二集团军军部发来的命令很快就解禁显示出来,不过,只有一句话。

“兹令第七机步师务必于5月6日(gmt+6)18点整机动至乌拉尔二级待命!”

赵东辰两眼老大的睁着,一字一句的念了出来,刚一念完,左平已经刷刷的在用指尖『操』作平板触『摸』屏电脑开始开军部发来的相关附属信息,有完整的行军计划,还有到了乌拉尔之后的一些安排,包括与哈萨克斯坦陆军的接触和交涉工作。

“这么说,真要打起来了?”赵东辰转过头就盯了一眼送来好消息的通讯兵,哈哈一笑便坐回自己的座位上,咕噜噜的就把酒杯倒满。端起酒杯便吆喝道:“来上士,这杯酒可是你们师长心肝宝贝,唯一一瓶的泸州老窖。喝一口!”

通讯兵也毫不推诿,走上前来就啪的一声敬礼,随即就和左平一样,扬起脖子就一饮而尽。随即酒杯倒转滴酒不剩,并双手奉还酒杯,脸『色』红彤彤的退了回去立定,看在眼里笑在脸上的左平也没说什么,将掌上平板触『摸』电脑递给通讯兵。并命令道:“立刻传令全师准备开赴前线,半个小时后,师属侦察营首先上路,一团开头…炮兵团和师部在后,三团押尾……”

“这就走?那你还坐在这里干嘛?”赵东辰都已经很自觉的起身准备回去了,却没想到下达了命令后的左平反倒很自在的坐下来了,不仅把两个酒杯给斟满,还拿起了筷子开始品尝鲜香美味的麻辣鱼。

“老伙计。坐下来好好吃完这盆鱼!”左平脸上挂着很难以形容的笑容。端起酒杯敬了赵东辰一杯,赵东辰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端起酒杯回敬,两人都一饮而尽后,左平这才笑道:“你的第七师常驻伊拉克倒是不太清楚苏联境内的形势,我在这里呆久了也自然晓得一些,实话告诉你。往后走,再想这样踏踏实实的坐下来吃四川麻辣鱼。估计得等到战争结束咯!”

说完,左平晃动着脑袋。很是享受的开始挑拣食盆里的大块鱼肉,就跟饿了几千年似的,吃得很香很细致,他知道第八机步师已经注定会是第一支杀入苏德战场的中**队,他更加知道,中国陆军对德第一战就将由第八机步师来打响,一直被外界看做是神秘莫测的中**队到底实力如何,也是时候让全世界来睁大眼睛看看。

“那老子就得陪你走一遭不可了!”[]大国无疆247

赵东辰爽快的坐了回来,拿起了泸州老窖的酒瓶就把两个酒杯给斟满,捡起筷子立马就加入到了争抢鱼肉的战团中来,共和国陆军第二集团军两大师长抢得可谓是不亦乐乎。

二十分钟后,第八机步师师部办公楼前的停机坪上,左平送走了人很仗义但酒量不行的东北大汉赵东辰,第八机步师师部官兵们基本都看到了他们的师长相当威武的把第七师师长赵东辰给灌趴下了,因为赵东辰是被他的副官搀扶着坐进直升机里的,“黑骑兵”陆军型多用途运输直升机都升空了,赵东辰都还在机窗前醉醺醺的红着脸敬礼,用最简练的“语言”向即将踏上征途、为第二集团军乃至为整个中亚战区部队探路的第八机械化步兵师送别。

送走赵东辰,左平自己也有些醉意了,不过他头脑还清醒得很,期待已久的大战终于到来,澎湃的战争豪情已经让加速的心跳告诉了左平的大脑,他已经亢奋起来了,所以左平没有让自己的副官搀扶着,而是整了整军装、戴好了大檐帽,左右掸了掸军服上的灰尘,抚『摸』了一下自己肩膀上熠熠发光的将星,微微昂着头阔步向即将告别的办公楼走去,此时此刻师部人员已经空前忙碌起来。

回到办公室,左平没有干涉勤务兵的拆搬劳作,而是走到了电话面前,趁着电话线还没拔掉,拨动了熟悉的号码,话筒传出了一阵嘟嘟声后,那熟悉的声音从话筒里涌了出来,她就是左平的妻子,在这即将踏上战场的时候,他心里思绪万千,嘴上却说不出一句话来,憋了半天,只说了一句——“我要去了,你和孩子都多多保重!”

电话那头没有了声音,过了很久,勤务兵已经站在门口等候起来,他似乎就差拔掉这座电话了,左平也终于放下心来,因为话筒里终于传来了带着哭腔的声音,他知道,妻子刚刚一定是捂住了听筒大哭,现在,她唯一说出的话不过一句——“保重,等你回来!”

左平心里怅然,转过头看了看脸『色』都还带着空前兴奋的勤务兵,也不知道犯了什么神经,竟然喝道:“你过来。立刻马上,就在老子面前给你家里打个电话!”

勤务兵一头雾水,不知道师长怎么突然下达这样一个命令。但错愕的表情没有保持住两秒钟,脸上的临战兴奋感已经被幸福所代替,快步走到左平跟前,幸福得嘴都难以合上的给左平敬了个军礼。因为自打第八机步师辗转出国来到哈萨克斯坦驻扎以来,很多人都很久很久没有和家里有过电话联系,需要通过反复审查的信来往又怎么能传达对家人的思念呢?

勤务兵的手几乎在颤抖,幸福来得太突然他似乎有些措手不及,还拨错了一次号码。这才拨通了正确的号码,而当话筒里传出“喂?、你是谁?”等声音的时候,勤务兵一个字都还没说,但已经是泪流满面,看到这样的左平只能拍了拍勤务兵的肩膀,又指了指自己手腕上的表,便走出了办公室门,守在门外等候着。

两分钟后。勤务兵就拿着电话出来了。泪水已经被擦拭得很干净,脸上洋溢的似乎不仅仅是战争到来的兴奋感,还有那种莫名的自豪,而房门也在这一刻关上,不多时,昔日井然有序忙忙碌碌的第八机步师师部办公大楼。便俨然已是人去楼空,只有远方安静的咸海。依然在呼呼的吹来那湿热的“海风”。

而在距离阿拉尔斯克大约1800公里之外的苏联萨兰斯克,莫斯科时间的5月4日下午14点左右。纳粹德国陆军中央集团军群的先头部队便出现在了萨兰斯克镇以西10公里开外,和防守这座位于伏尔加河中游支流因萨尔河畔工业重镇的苏联红军部队火力接触后便没再快速奔袭,因为依靠这座工业重镇,驻扎在这里的苏联红军两个步兵师、半个炮兵师和一个建制整的高炮团可谓是物资充足,因为德国人用原子弹毁灭了莫斯科,驻扎在这里的苏联红军官兵早就恨不得活活撕了德国人,但他们在朱可夫元帅的命令下没有擅自行动而是奉命坚守在这里等着德国人上门来送死。

“哀兵必胜”的道理在苏联没有太大的实际价值,但是在骄纵的德军先头部队遭遇上了苏联红军驻扎在萨兰斯克的部队后,认为整个苏维埃基本没有什么大敌的德军差点就阴沟里翻了船,得亏德国陆军官兵饱经战争洗礼经验丰富,刚一发现萨兰斯克镇的苏军部队实力不俗后便迅速脱离,并报告后方部队。

15点许,德军对萨兰斯克再一次进行了火力试探,之后还进行了一次炮兵的火力侦查,苏联红军都予以了相当猛烈的反击,在的德军的炮战中,萨兰斯克的苏军部队还动用了进口自共和国的远程大口径火箭炮狠狠的秀了一把,让没有多少心理准备的德军吃了个哑巴亏,由于德国人在莫斯科放了个大炮仗,苏联人内部是越发的空前一致,德军很难从苏军内部搞到真实可靠的情报,所以他们根本就没想到这萨兰斯克镇竟然驻扎了如此精锐的苏联军队,惨烈的炮战最终还是以德国空军的搀和而告终,而德国空军也似乎大意了,萨兰斯克的苏联空军给予了他们很大很大的惊喜,四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喷气式战斗机以绝对的速度和空前强大的火力愣是在十分钟之内,就干掉了德国空军3架战术轰炸机,根本没想过为这么一次战术轰炸行动安排战斗机护航的德国空军只能仓惶逃走,可最终被尾追痛击,又损失了2架战术轰炸机。

小小的一个萨兰斯克竟然像是长了刺儿一样难以下咽,这可让德国陆军中央集团军群很是震怒,作为开路先锋的德国陆军第四集团军第293步兵师在当天傍晚之前就在强大的炮火支援下向萨兰斯克挺进,这对于缺乏装甲力量来组织积极防御的苏联红军而言,的确只能选择节节抵抗的方式来以空间换时间。

双方的交战在当晚21点左右达到了**,一度看到了萨兰斯克镇内教堂尖顶的德军第293步兵师,和在20点被派来支持战事的第267步兵师原以为能够轻轻松松拿下这座工业重镇了,却没想到他们之前对付的仅仅不过是苏联红军的一个步兵师罢了,而且这个步兵师还仅仅只用了两个团在防守,当德军几乎要冲入镇内,并像以往那样迂回包抄局部区域夹击之势的时候,苏军派上了大量的预备队,同时还有大批预备好的火炮突然助阵,突然落下的一枚枚火箭弹以及空前猛烈的自动化速『射』火力,一度把进攻的德军打蒙了,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就惊恐的发现,苏联人胃口比他们还要大,似乎要直接把第293步兵师和第267步兵师一部给反包围。

情报不足的苦果这可把德军给害苦了,如果他们能够提前知道萨兰斯克有这么多武装不差的苏军部队驻守,就根本不会如此稀里糊涂的就贸然试图拿下,所以在当晚23点左右,德军进攻部队这才在加入战团的装甲部队接应下跳出了反包围圈,狼狈的结束了第一次进攻。

而在5月5日黎明到来的时候,卷土重来的德国陆军中央集团军群,这一次派出的可就不是一个步兵师了,猛烈的炮火炸得萨兰斯克这座镇几乎像是遭遇了八级地震一样,大批扑来的德国空军战机也终究很快把萨兰斯克镇南的苏联空军的部队给绞杀得干净,连同机场设施在内都给炸得七零八『乱』,甚至还和从萨马拉赶来的苏联红军战斗机部队在天空中打起了激烈的空战,而地面上,连莫斯科那样千万级人口大城市都敢肆无忌惮进攻的德国陆军,似乎要像是隆隆开进的的战车那样,一口气碾平萨兰斯克这座镇子。(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