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四九章 凭空臆测

第二四九章 凭空臆测

~aoye-<>-~第二四九章凭空臆测

人最怕的莫过于“哀莫大于心死”,然而幸运的是,对于崔可夫而言,他还没有到死心的地步,他还有希望,他认为整个苏维埃都还有偌大的希望继续奋战下去,并且这样的希望还并不渺茫。

崔可夫再一次拿起了朱可夫从共和国香港发回来的电报,这份电报不管内容如何,也都证明了在朱可夫的心目中,是肯定了如今坐镇苏联卫国战争大局的崔可夫地位与作用的,然而究其内容而言,崔可夫真的有一种不敢看的感觉,因为会议已经召开了这么多天,以中美为首的两大利益集团似乎忘记了战争还在进行一样,全心全意的在为战后的利益博弈当中,当然争夺得厉害的还有战争任务分配上,中美两大利益集团的意见始终无法统一一致,因而正饱受战争煎熬的苏联可就真的是如坐针毡,朱可夫没有向崔可夫有任何的隐瞒,他如实的告知了会议的状况,其糟糕程度可见一斑。

当然,也并不是没有好消息,根据朱可夫最新与共和国方面沟通的结果,共和国国家『主席』张宇已经亲口向朱可夫保证,共和国是绝不会坐看苏联灭亡于纳粹德国之手的,而这样的一个表态也不亚于让朱可夫等苏联代表吃了一颗定心丸,同时也让崔可夫忐忑不安的心稍稍平复下来,可讲究诚信的中国人背信弃义的概率并不高,但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出手相助,朱可夫电报里只字未提,恐怕这也是朱可夫所忧虑的一点。

“在这残暴不安的世界上生存,我们唯有相信自己,无论是战争还是贫寒,无论是饥饿还是幸福,只有自己才是真正的主人!”[]大国无疆249

崔可夫将电报用打火机点燃,在跳跃的火光中,他似乎回到了年少时代,在那饥饿难耐的时候、在那辛勤劳作的时候,他每每都是这样劝慰自己,希望和未来,都是靠自己双手打拼出来的,他人的帮助,只能是锦上添花,而雪中送炭的,往往很少很少。

“从现在起,就要开始做最艰难的打算!”崔可夫扔掉了打火机,伸了伸懒腰,整天趴在沙盘桌或者图桌上,腰部就跟石化僵硬了一样,稍稍动弹就感觉一阵阵酥麻感觉直冲头顶。

稍微活动一番,又猛灌了自己几杯苦茶,这些苦茶还是他托一个中国朋友买来的,苦涩的茶水很容易给人带来精神的活力焕发,所以崔可夫『揉』了『揉』酸痛的太阳『穴』,投入到了深夜里的继续鏖战当中。

现在,摆在崔可夫面前去的一大难题就在于他并不清楚德军目前的战争动向,由于情报的缺乏,德军并不太清楚苏军的动向和实力,而苏联自己也对德军缺乏太多的了解,当然双方交手如此之久,战役战术等方面也都『摸』清了对方的规律和特点,但在军事调动、战役部署等等方面,没有行之有效的办法,崔可夫只能依靠自己的经验来推测。

崔可夫很快就将自己的角『色』定义为了德军的指挥官,他必须换个角度来思考,若是让自己来指挥作战,应该如何实现尽快突入苏联后方绞杀掉最后抵抗力量彻底赢得战争的战略目的,而他首先选择的客串角『色』就是德国陆军中央集团军群总司令费多尔?冯?博克元帅,崔可夫开始麻痹自己,让自己渐渐的想象成是博克元帅,现在他所需要做的,就是指挥自己的十个满编集团军、一个装甲集群、五个摩托化集团军以及部分仆从国部队。

双手撑在腰间,崔可夫死死的盯着沙盘上的德军一支支小旗,这些小旗帜都代表着一支支德军军队,当然情报有限,这些旗帜的位置是否正确还不得而知,但大方向上是正确的业绩足够了。

崔可夫的代入速度很快,他很快就成功客串了“博克元帅”,摆在作为进攻者面前的困难很多但都不麻烦,最显而易见的是为了战略目的的直接达成,进攻作战过程中情况必然发生很多不可预测的变化,最直接的一点便是防守的苏联军队必然会得到不断的加强,从兵力、弹『药』、轻重武器装备等等,其防守正面密度必然会增大,在进攻道路上必然会出现一系列仓卒或预先构筑的阵地,当然更多的还是精心构筑的防御阵地和工事。

简单明了的战略目的直接导致了一个较为不利的形势,那就是任凭德军如何不择手段的、毫无耽搁地组织不停顿的突击作战和疯狂进攻,杂『乱』无章也好、井然有序也罢,防守方都会很坚决的防守而不会主动变化,也就是说,已经明确防守的苏军根本就不会理睬德军到底如何狡诈,都会专心致志的防守,因为他们退无可退,而德军也就算耍出再多花招,也掩饰不了他们想要攻入喀山和萨马拉的最终目的。

进攻,是德军掌握主动权的最佳体现形式,可与之相对的是,由于缺乏真实可靠的实时情报,德军高层能够预见到会与苏军主力遭遇,并且爆发大战,但他们并不能很明确的肯定,苏军的这些兵力会以何种形式参战、在什么地方、在什么时间,当然苏军主力可能从战役一开始就已经盘亘在德军进攻面前,也有可能在战役过程中通过大规模变更部署出现在正面上,比如说通过快速的机

毕竟越往苏联后方,德国空军的制空权就并不明显,苏联人完全可以借助铁路或者公路的机动方快速有效的调整防御部署,甚至做到机动防御的境地,尤其是装甲部队。

如此一来,进攻的德军就必须要进行有效的编组,根据步兵师和步兵军的最大步战能力,步兵军在遭遇战役中和对敌人不很坚固的防御实施进攻时,冲击正面应不大于10公里;而对预有准备和密度足够大的防御实施进攻时,冲击正面为6公里以下,而真正在这样一宽度的进攻正面上展开,那么部队的最大步战能力显然会被耗尽,是得不偿失的。

为了保证进攻效果,德军比较合理的是在第一批进攻部队中安排三至五个步兵军,这样一来才能确保在二十公里左右的进攻宽度上保持一定的持续战斗力,毕竟机械化战争是高消耗、高损伤的作战,在正面战斗中步兵很容易损失惨重,所以安排三至五个步兵军维持二十公里左右的进攻宽度,也是为了能够刚好的换班休整,同时也有利于在交战过程中,当进攻正面被破坏、进攻长度会拉大、进攻密度被降低之时,为了保持必要的正面密度,这样的兵力配置是应该的,而如果遭遇到的防守兵力很多且实力强大,那么还得投入更多的兵力,而这部分兵力应该安排在第二梯队中。

崔可夫想到这一点,很快就在自己的笔记本上记了下来,他推算德军的进攻安排中应该有18个以上的步兵师,当然参与到大规模进攻的第一梯队部队,应该不少于10个步兵师,有了这样一个数据,那么就不难推测德军的压制『性』兵力——炮兵。

三至五个步兵军参与正面进攻,那么往往需要十二个至二十个炮兵团作为压制『性』兵力,而如果是遭遇强敌防守,也就是要对付做好了防守准备且防守密度很大的敌防御正面,炮兵团的数量应该进一步提升到30个左右,因为还得考虑到一部分兵力要作为预备补充。

当然,德军机械化力量强大,完全可以将30个炮兵团的兵力规模压缩到20甚至更少一些,用强大的坦克部队来作为压制『性』兵力的补充,毕竟往往1个坦克营基本可以等同于1个炮兵团,所以如此一算下来,崔可夫相信德军的第一梯队进攻部队中,可能安排有四个至六个炮兵师,或者是三个炮兵师外加一部分坦克部队。

另外还需要让崔可夫考虑的是,如果真要是他来指挥德军进攻作战,他还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气象和敌军情报?显然,他更加愿意双丰收,所以崔可夫很快在笔记本上记下,德军每日每天正常实施侦空中侦察次数必不少于三次,空中侦察兵力配置且不少于两个大队规模,而这样一个记载,显然更加有利于苏军防空部队展开行动,即使只是一个推测。、

当然,德国陆军中央集团军群需要达成战略目的,其进攻宽度从目前的资料来分析,崔可夫只能认定对方的地带宽度为80公里,而为了维持在如此之宽的进攻正面实施作战,德国空军显然会为地面部队提供不少于五个攻击机大队和三个战斗机大队的支援兵力,并且还会有一部分轰炸机兵力可在气象允可的条件下遂行战役战术轰炸任务,而就德军进攻部队内部其他编制而言,不难预测到对方还会有大量的防空部队、舟桥部队等。

崔可夫很快就发觉到自己似乎犯了几个错误,因为进攻的德军虽然总体而言并非是彻底的机械化,德国陆军中央集团军群也不过只有一个装甲集群和五个摩托化军,其他的集团军也不过是机动摆脱了驮马,改为了以汽车为主,勉强可以定义为汽车运输条件下的步兵部队,但这同样不能免除一种尴尬的境地。

什么是步兵的尴尬境地?那就是无论是否训练有素,无论战役战术计划策划得多么完美,只要防守一方毫不松懈,根本没有被打『乱』阵脚的坚决防守并且还时不时进行局部战术反击,那么步兵们也只能紧张兮兮的想尽一切办法去和拥有完善防御工事甚至配置了重武器的敌军作战,而如果还久攻不下,让攻坚战变成了消耗战,显然损失的将不仅仅是兵力,还有进攻的士气。[]大国无疆249

而另一个错误就是崔可夫忽略了德军的战役展开问题,也就是从莫斯科战役的战场开赴到下诺夫哥罗德至萨拉托夫这条苏军防御战线之间的远距离机动问题,莫斯科战役以德国使用原子弹而告终,但这并没有改变苏军坚壁清野的事实,可以说从莫斯科到下诺夫哥罗德至萨拉托夫一线,德军是早不到一座幸存的桥梁、隧洞,连土质公路也都进行了大量的破坏工作,德军很难在大量苏军决死防守部队层层阻击之下,又要饱受地雷阵之苦,肯定进军缓慢,而且不敢贸然的展开太大进军宽度。

在向防御的敌人实施进攻时,近可能在距敌防御阵地很近的地区实施战役展开,这一直以来就是战争中的一种不成文的规律,但是在今时今日,军队编制庞大之下,如果还有来自空中的威胁,大规模的集团军群机动是很困难的,当然德军并不存在太严重的空中安全威胁问题,苏联空军仅存的力量基本都要用在关键时候防守作战,针对行军中的德军组织轰炸的可能『性』并不高,因为实力不济。

然而就算是这样,在被破坏严重的战场上展开机动,又还得确保一定的移动正面宽度,同时为了更为方便、快速的移动,为了更为便利的宿营,为了更加合理和充分地使用现地器材,同时保持各部队机动自由,所以在移动的宽度上就显得很有学问,因为行军的正面越宽,编组行军队形时各纵队就可越小,机动行军就越快,被敌人空中观察就越容易,宿营的麻烦就越少,可这就给补给部队带来了麻烦,同样还会存在行军过程中遭遇作战兵力组织不及、进攻力下降等问题,重新编组重兵集团的行军队形时,又要花费很长的时间。

所以,针对这一个问题,崔可夫需要重新定义德军的进攻梯队安排问题,如果德军是在一定时间之内分批次的进行调遣,有序的安排一定数量的部队进军,相互之间保持了一定的间隙,那么这样计算,德军参与到正面进攻的部队将并不会太多,可却因为有源源不断的后续兵力,所以会出现一种很奇怪的现象,那就是德军可以不断的更换部队参与进攻,像是车轮战一样轮番上阵,直到把防守部队给活活拖死、累死,防线也就自然破了。

另外还需要考虑的一个问题就是物资补给问题,随着德军离开莫斯科地区向喀山和萨马拉地区进发,一路上的交通状况越发的恶劣,德军不可能再像围攻莫斯科那会儿之时,能够通过运力强大的铁路源源不断的获得大量的物资补给,所以在接下来的进攻作战中,德军必须要严正的思考物资消耗问题,毕竟战场离莫斯科越远,也就是距离德军当前控制的铁路线越远,物资的补给量、补给速度等,需要和攻击部队的日消耗量、高峰消耗速度等相符合,一旦脱节,显然问题就麻烦了。

崔可夫不可否认的是,德军可以修建一条条简易的运输公路,利用载重军卡为部队提供物资运输保障,同时还有可能借助于空运补给,为进攻部队提供关键『性』物资的应急补充,所以这样一来,根据崔可夫对德军的了解,他很清楚德军配置有炮兵团的步兵师纵队的战斗部队长径由警戒部队先头起算可达25公里,而其后勤部队则约15公里,因而战斗部队和师后勤加在一起,其长径共约38公里,如果所有进攻师级部队都是并行前进,那么一个军的总后勤的长径也应该为35公里左右。

另外,德军的先头部队也就是要与敌人接触交火的部队往往在夜间机动,其师属和军属后勤部队则多在上午移动,后续部队基本在下午移动,当然也不排除大量进攻兵力在夜间进行快速调动或换位的可能,若真如此,那么崔可夫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德军的队形拉得很长,几乎没有考虑到防空问题,因为就防空部队而言,其掩护范围最多10公里,德军进攻部队普遍长径达到了三十余公里,想当于一大半的部队基本是在毫无防空掩护下在参与进攻或组织调动。

与德军交手多次的崔可夫也不得不佩服德意志军人的纪律『性』和严谨『性』,刚刚那个定论的推测出来其实有效时间并不长,因为崔可夫在以往的交手中就知道,德军非常重视夜间的反偷袭和反空袭作战,虽然他们有机械化高机动优势和火力优势,白昼的进攻与防守都应该很强大,但德军每每夜间都会有强大的防空兵力集结于重要目标地域附近组织防空,这也是为什么苏联空军多次组织夜间对德军进攻部队展开轰炸报复却损失惨重的原因。

崔可夫开始精心的计算起来,他有理由相信德军的进攻会呈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态势,因为如今的战争形势已经和苏德刚刚开战那会儿很不一样,也与后来的城市攻防战有巨大的却别,德军没有了绝对的制空权优势、机动『性』也不占优、同时还缺乏有效的情报支持,物资补给也要精打细算,所以崔可夫知道如果精确推算出德军的进攻规模和持续『性』,将有利于苏军采取更为弹『性』和有效的防守策略,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坚持更长的时间。

~aoye-<>-~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