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五二章 警报

第二五二章 警报

.第二五二章警报

中亚战区作战参谋长胡广对德国陆军中央和北方两大集团军群的物资补给需求估算并没太大的出入,事实上如果考虑到德军战斗人员损耗和装备损耗的补充运输需求,德军的运力紧张问题是更加严峻和突出的。.

现代战争的高消耗『性』决定了战役的规模很大程度上,都需要取决于己方修复铁路的速度和在前送土路行驶的交通工具的『性』质,这一点在农耕文明时代的战争可以看成是骡马运输的规模和速度如何,但是在现代,已经并非像古代那样,仅仅需要运送粮草和军械,军械也顶多刀枪弓矢那么简单。  更大的物资消耗需求、更多的物资需求种类、更快的物资需求速度等等,都决定了现代战争必须要有更为高效和健全的运输补给制度和运输体,火车和汽车的出现和运用,在和平时期是改变物流运输的工业奇迹,在战争时期,则成为了毋庸置疑的后勤中坚,尤其是火车。

饱受战火洗礼的苏联东欧土地上,苏联人是严格执行了坚壁清野政策的,凡是未能控制或者即将沦陷的地区,苏联人烧掉了村庄、带走了牲畜和粮食、毁掉了桥梁公路与铁路、炸塌了隧洞,还到处埋藏了地雷,德军围攻莫斯科期间所建立的外围铁路物资补给站,如今在其部队向东进攻之际,这些昔日的前线补给站也都需要变成物资中转场,随着德军铁道兵抢建战时铁路的线路向前线输送物资。

德军铁道兵对铁路的抢建速度如何无从估算,因为这需要分析的客观因素很多,但本来基础条件就并不太好,不如西欧更不如共和国的苏联国内铁路网本身就稀疏得厉害,德国人就算依照以前苏联人的铁路线走向来进行重新的抢修和敷设枕木轨道等,也顶多是建设单线标准轨铁路线,电气化的显然是妄想,时间根本来不及。[]大国无疆252

然而单线的非电气化铁路一昼夜通行能力是有限的,满打满算一昼夜可以通行20至25列军列,那么也基本堪堪满足德军两大集团军群的物资运送需求,可最新修复到位的铁路距离德军的前线尚远,德国陆军北方集团军群的单线铁路一昼夜修复速度不过10公里,而其前线部队距离铁路达250余公里,这一昼夜运送下来囤积的上万吨物资,都需要德军组织大量的军卡来消化掉。

好在德军两大集团军群目前都基本处于攻坚作战,交战地域暂时『性』的会维持在一定的范围内,如果铁路修复速度加快一些,那么德军能够在高强度作战的同时,在一周之内将公路运输补给距离缩短至200公里以内甚至更近一些,这样一来,近两百公里的土路使用军卡来完成运输任务,而非使用效能低下的驮马等牲畜,德军一个集团军群也需要准备逾千辆五吨重军卡来执行后勤运送任务,以二十辆军卡为一个连队,那么也至少投入50个汽车运输连,另外还需要一些保障连来执行公路养护、运输安排、车辆维护等工作。ishu.

当然,中亚战区之所以如此“斤斤计较”的分析德军的物资补给能力,其实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为空袭行动的预期效果进行评价,因为空袭行动既要考虑有很大的影响力,要为苏军的抵抗起到积极支持作用,同时也要有足够的战略意义,那么显然对付具备不俗防空实力的德军作战部队展开空袭,那还不如直接打击德军的后勤补给线来得实惠,而中亚战区司令部所需要的空袭效果也很简单,那就是要让德军两大集团军群对苏军的进攻因为物资补给不畅而降低强度,甚至是取消进攻转为防守待援。

因而中亚战区司令部制定的空袭计划将的重点放在了德军后勤补给生命线——铁路,铁路是纳粹德军后勤补给的重要承体,它串联了德国本土、占领区、交战区等地生产企业、物资中转、油料与弹『药』储备、军械储备、前线部队后勤等单位,炸掉一个德军的物资中转火车站,显然要比炸毁一座铁道桥梁还能更让德军损失惨重,更能起到迟滞德军攻势的作用。

在共和国空军新一批部队还未正式编入中亚战区作战部队序列之前,现有的第一攻击机师、第二轰炸机师以及第三战斗机师这三大部队显然要在此次行动中挑起大梁来,早就为此准备多时的三支部队军事主官也自然在会上空前积极,就差在脸上写着“兴奋”二字的莫过于第三战斗机师师长赵殃少将,不过表情却还是很严肃认真的,但熟悉他的人不用猜也知道这厮显然是乐坏了。

作战任务分配很快就下发清楚,第三战斗机师将在整个轰炸行动中担当“保镖”任务,虽然是“保镖”但赵殃一点儿都不气馁,反倒高兴得两眼发光,因为战区作战参谋长胡广少将仅仅是在任务中提及,空军第三战斗机师作为空军十一个战斗机师中敢打硬仗、狠仗的其中之一,必须要在此次空袭行动中,百分之百的确保轰炸部队不因德国空军拦击而损失,除此之外,就没再提什么其他要求,这等同于给赵殃安排了一个自由发挥度很大的任务,相当于做好了轰炸部队保护工作之余,该部队可以“自由发挥”。

赵殃显然最喜欢“自由发挥”了,这不,会议刚刚宣布结束,赵殃就立马闪电式的站起身来,一个箭步就冲到了胡广面前,笑呵呵的看着板着个脸的胡广,瞅了瞅其他正在退场的与会人员,压低声音道:“胡参谋长,我老赵办事儿您就放一百个心,不过,这保镖保镖……”

“你想偷袭柏林?”胡广眼睛一瞥,冷冷的看着一脸坏笑的赵殃。

“怎么可能?我就有那个实力也没那个胆,没有上司的命令,我是坚决反对逞强好斗行为的!”赵殃态度很坚决,语气相当中肯的道:“我这不是正考虑着应该如何圆满完成您下达的任务来着,您也知道,咱除了能当保镖,还能当杀手,手痒痒了,保不齐就干些大事儿出来!”

“只要不太出格,老子给你顶着!”胡广倒也爽快,拍了拍赵殃的肩膀后便开始收拾文件资料,并嘱咐道:“你小子也别高兴得太早,要真是出了什么差错,老子非得活剥了你!”

“那是,那是!”赵殃整了整大檐帽,啪的一声立正敬礼,旋即便在胡广的目光注视下扬长而去,这空袭行动定在四个小时之后,留给赵殃的时间也并不多,所以他得赶紧。

很是阔气的乘坐直升机回到师部,已经摆出要大干一场架势的赵殃就很快下令了,大队级以上军事主官三分钟之内必须响应师部命令参加视频连线会议,赵殃可没打算老老实实的当保镖,话说自从“2.23黑『色』空难事件”爆发以后,空军第三战斗机师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和纳粹德国空军切磋切磋了,像是乌龟一样缩在其占领区上空的德国空军始终没在逾越火线一步,在没有大开杀戒命令之前,赵殃只能咬牙切齿,可现在……

中央显示屏右侧的信息框里的头像一个接着一个亮了起来,参加会议的各部军事主官头像从灰『色』变为亮『色』也就证明他们上线了,当最后一人也上先后,赵殃已经脱下了常服,连衬衫都把袖口挽起,猛灌了几口冰水后,这才扯开嗓子的开始分析行动、讲解任务、下达命令,瞅见师长这般架势的军官们,一个个无不精神抖擞两眼发光,这可是等了好几个月才等来的大好时机。

二十分钟后,直接隶属于中亚战区司令部情报处的3架大型无人空中侦察机就相继起飞,它们将针对各大空袭目标进行轰炸之前的最后一次航空侦查,完成红外、可见光等图像资料的记录以方便空袭部队制定最终打击计划,当然这些资料也将有助于轰炸之后进行效果评估。

几乎与此同时,由第二炮兵部队特意为中亚战区司令部发『射』的三颗光学、电子和合成孔径雷达卫星也都进行了变轨机动,它们需要以更好的轨道来获得最佳的拍摄效果,当然为了确保针对部分目标的精确打击效果,全球卫星定位系统也将进行必要的准备工作。

阿斯塔纳时间1947年5月5日下午16点31分,作为整个空袭行动重要指挥节点的第一架大型空中预警机缓缓被拖出了机库,地勤人员对其进行了详细检查之后,加油、充电、充氧等工作自然有条不紊完成,飞行员、情报官、通讯官、雷达技术官、数据终端控制官等也都很快就位,对预警机起飞之前进行最后的检查工作。

16点35分,率先升空对进行天气状况和适航『性』检查的侦察机顺利返回了机场,为大型预警机带回了好消息,因而在5分钟后,在刺耳的大推重比涡轮风扇喷气式发动机轰鸣声中,两架加挂了大型副油箱和中距离空对空导弹的j-10“猎隼”轻型防空战斗机默契的滑出了机库,一前一后的经辅道缓缓的来到了跑道一端,经地面控制塔台和中亚战区司令部指挥大厅空情处置员同意后,在塔台的气象飞行条件通报声完毕之时便让引擎轰鸣大作,随着一声令下,两架灰『色』涂装的战斗机迅疾的在跑道上加速冲刺起来,不多时便以双机编队完美起飞。

几分钟后,大型空中预警机也从启动了引擎开始了地面试车,四台大功率涡扇发动机咆哮声响彻机库区附近,试车完成后,也缓缓向跑道开进,并很快就驮着它那很容易辨识的雷达大圆盘起飞了,而同样是在这个机场,还有其他的中亚战区划拨给空军部队使用的航空兵基地内,真正担当空袭重任的战机们,这才基本结束检修开始进行加油挂弹。

距离第一波轰炸机群行动已经不足两个小时,飞行机组开始集体进餐,当然这提前了的晚餐是为了让他们能够更好的完成轰炸行动而不至于因为饥饿而没有体能精神无法集中,所以此次进餐基本都是吃个半饱,随后便齐聚各作战情报中心开始听取任务简报,包括飞行航线、目标信息、应答器代码、武器使用告知、紧急呼叫代号等等,之后飞行员们这才解散,他们有约莫二十分钟的自由活动时间,可以给家里打电话,但会被监听,也可以休息、写信等等,当然也可以提前去看看自己的战机准备情况。[]大国无疆252

第一波空袭往往并不追求最大的战果,因为有可能会遭遇到敌人最强大的防空反击,所以这一波的空袭注定是要打开敌防空缺口为主,所以参与轰炸行动的战机配置也不难看出究竟,共和国空军第一轰炸机师和第二攻击机师都没有出动一架大型轰炸机,而是以战斗攻击机为主,空军最新列装的j-12h型“秃鹫”战斗攻击机是强化了对地攻击能力的一种j-12变种型号,该型战机此次将担当较重的轰炸任务份额,而早在中日朝鲜半岛战争期间就崭『露』头角的j-10h型“猎隼”双发双座对地战斗攻击机也将“老骥伏枥”。

除此之外,空军的j-11d型“战隼”战斗机电子作战变种型,将联合在空军秘密针对纳粹德国北非核试验场轰炸行动中提供了有效电子支援作战的d-02型专用电子战斗机进行作战,当然j-11d型“战隼”战斗机最重要的任务并非是进行强电磁干扰,而是发『射』重型反辐『射』导弹,摧毁德军的雷达以起到致盲效果。

针对德国空军重要的航空兵机场、雷达站、油料库的轰炸都是为整个破坏德军后勤空袭行动所必须完成的空袭任务,毕竟如果不暂时『性』的让德国空军失去阻挠和反击能力,共和国空军的针对德国陆军两大集团军群的后勤补给要点轰炸就会有莫大的危险『性』,所以空军第三战斗机师也争取到了一个很好的“保镖”任务,那就是精确轰炸德国空军前线机场。

夕阳壮美,落日的余晖像是漫『射』开来的金子泛泛光芒侵染在了大地上一样,被晒了一天的跑到僵硬而又灼热,远处轰鸣的引擎声夹着刺耳的尖啸声生生刺疼人的耳膜,在头戴防护耳罩的地勤人员手势指挥下,蔚然壮观的景象出现了,长长的一排机库齐齐伸出了机鼻,一架架灰『色』涂装的共和国空军战机缓缓而又一致的离开了各自的机库来到了场外沐浴夕阳。

随着地勤引导车的指引,一架架除了近距离格斗导弹之外,所有挂架都挂满了激光制导炸弹、滑翔制导炸弹、低阻抗集束炸弹等弹『药』的j-12“秃鹫”多用途战斗攻击机轰鸣着徐徐前进,而在另一侧的跑道辅道上,j-12h型“秃鹫”战斗攻击机更为厉害,它们的挂架下除了挂有联合攻击弹『药』之外,部分战机还携带了穿甲高爆弹、防区外电视制导炸弹等,显然这些大杀器基本都是为德国空军的重要目标准备的。

在高空中巡弋的大型预警机早已通过联合战术共享数据链开始发挥自己的职责,大型空中指挥机也已经开始做好在中亚战区司令部指示下进行空中联合指挥的准备,从最先起飞的轰炸机群到最后起飞的电子战机群,按照无数次演练的那样,本身飞行荷就不太高的电子战机群虽然起飞得晚,但胜在速度快,在收到命令之后不久,它们便很快向着各自的目标上空急速飞去。

蔚蓝的天空上很快就热闹起来了,不过这份热闹是看不见的电磁波,最先感受到怪异的却并非是德军,而是临近苏联的哈萨克斯坦边境地区,当地居民们惊恐的发现他们的电视机、收音机,连同从共和国买来的稀罕宝贝电脑都出问题了,屏幕上出现了各种各样看不懂的雪花,喇叭里传出滋滋滋的电流杂音,打开对讲机则更是吱吱呀呀的怪叫声,吓得赶紧扔掉还以为是怪物在作祟。

为第一波轰炸机群开路的电子战机群如同过境蝗虫一般释放着强电磁干扰,突入德国占领区上空的一路电子战机群最先动手,全频段实施强电磁干扰几乎瞬间消失,当德军的地面固定式雷达站或者车移动式雷达车快速捕获到信号的同时,这些雷达的特征很快就成为了死亡邀请函的名帖,在瞬间释放的大量铝箔诱饵干扰丝条的同时,挂在j-11d型“战隼”战斗机机腹下的重型反辐『射』导弹也脱离了挂架完成点火,猛然加速掠出一道道奇特的飞行弧线,诡异的精准扑向德军的各型雷达,甭管是否已经采取关机或者调频,它们都义无反顾的亲吻而来,就像是阔别太久的恋人那样热情而又狂躁。

开辟空中走廊还仅仅是第一任务,在专业电子战机的开路下,借助强电磁干扰走廊,紧跟在前进护航的战斗机机群身后,直扑德国空军各大目标的轰炸机群大举压进,而如此大的声势似乎也并不能让德国空军装聋作哑,他们也并没有惊恐彷徨,早就知道迟早会和中国人大干一场的他们也毫不犹豫的拉响了防空警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