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五三章 首轮轰炸

第二五三章 首轮轰炸

五月并非是一个寒冷的月份,在广袤的前苏联斯大林格勒土地上,被炮火所反复耕犁的土地上新嫩杂草已经在时间的捣蛋下绵延成片,绿油油的像是一片原始大草原一般,曾今因为“2.23黑『色』空难事件”而“大出风头”的德意志空军第四航空队第124战斗机联队斯特汉斯和德米尔顿两名飞行员,在外界都风传两人都已经被军事法庭判处死刑并业已执行的时候,其实两人活得很滋润,这不,夕阳西下,壮美的残阳在低矮的树丛上挣扎着,两人躺在绿油油的草地上,悠闲的看着天空。

“嘿,今天是几号了?”

嘴里叼着根杂草的斯特汉斯翘着二郎腿,两眼望着被夕阳染黄的天空,苏联的工业非常落后,再加上战争的摧残,如今的斯大林格勒根本没有什么重工业,所以这天空显得很干净,斯特汉斯的心情也自然很好。book。zhuike

“好像是5月5日了!”德米尔顿趴在草皮上正看蚂蚁搬家来着,日子似乎除了无聊就别无可言了。

德米尔顿和斯特汉斯今天之所以这么无聊,全都归功于两人所在的战斗机中队进入了例行的装备检修期,也就是说,他们整个中队的me310单座、高亚音速喷气式战斗机都要进行大规模的检修,这款优秀的战斗机得益于使用了共和国出售给德国的发动机,所以发动机这样的核心部件质量很可靠,因而无需太多检修。整个装备检修期也就很短,两天时间就足以完成整个中队战斗机的检修,而这两天,也自然而然成了整个中队的大假期。[]大国无疆253

机场很偏远。周围的苏联平民基本没有,大多都在德军向斯大林格勒攻来的时候撤走了,少部分是在斯大林格勒城破之前“偷渡”到了临国哈萨克斯坦,当起了战争难民不久却又都被辗转送到了苏联大后方,所以总而言之,对于德米尔顿等德国空军军官而言,俱乐部是没有什么好玩的,因为那里根本没有女人可供消遣。能有的,除了火腿肠之类的食物,也就只有啤酒了。

“听说日本人在境外的驻军部队可舒坦了,据说小日本还特意在夏威夷为军人开办了很多慰安所。专门为军官提供消遣取乐的会所也不少,真是羡慕啊!”

斯特汉斯眨巴眨巴双眼盯着天空,精虫上脑之下,意识里基本只有女人了,在斯大林格勒折腾的这么大半年日子里。他向上帝发誓,他连母猪都没见过,更别提女人了,就连机场医务室的医护人员。都他娘的是男军医男护士,真不知道长官们是怎么想的。为何不弄些女军医女护士来?

“那你就去日本呗,听说他们很喜欢我军的空军飞行教官。尤其是擅长喷气式飞行器的,你取了,他们指不定连皇后都让你爽一爽!”德米尔顿转过身来,将双手枕在脑后,欣赏起了壮美的夕阳,在这荒郊野外的军事机场周围,也就只有风景宜人,其他都他娘的是扯淡。

没过多久,太阳就渐渐落下了树梢缓缓的消失在了那地平线,再没等候多久,西边的天际线就成了淡淡的血红和黄『色』的浑浊样,瓦蓝『色』的夜幕开始徐徐降临,夜风也呼呼吹拂起来,凉飕飕的让人哆嗦。

翻身站起德米尔顿拍了拍身上的泥尘和草屑,踹了身旁的斯特汉斯一脚后便哼着多瑙河小调,慢慢悠悠的往机场大门而去,守在门口左右的两名士兵也都是心不在焉的,这地方实在是视野开阔,不管是长官查岗还是冒出一条野狗,都很容易看到,所以哨岗士兵都很轻松,随意的倚靠在铁门旁,大老远的就掏出烟来扔向德米尔顿。

生活理应如此惬意,在恬淡的日子里,看似德国陆军南方集团军群在和哈萨克斯坦与共和国形成军事对峙,可这样的冷战显然是雷声大雨点小,尤其是第124战斗机联队所驻扎的机场,地理条件不错,而且与附近的德国陆军装甲兵驻训场很近,几乎不可能出现苏联的游击队,所以在没有任何任务的时候,整个联队的官兵彷佛都被这种无所事事的日子磨坏了神经,多以为是被流放,所以都快忘了这他娘的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战来着。

紧跟在后的斯特汉斯也加快了脚步,飞行员很难有好烟抽,哨兵扔来的烟虽然低劣,但好歹也是烟,所以德米尔顿刚取出一支烟点着美美的抽上,斯特汉斯紧跟着就把打火机和烟盒都抓了过来,一瞧这香烟盒子就乐了,果然是低等货『色』,好在劲儿大,所以赶紧拿出一支来给自己点着。

而几乎就在这个时候,基地里突然传来了刺儿的警报声,正给香烟点火的斯特汉斯手一哆嗦,差点让火苗把自己下颚给烧着,反『射』『性』的抬头一看警报声传来的方向,两眼瞳孔一放大,打火机也给扔了,将烟盒顺势揣进裤兜里就拔腿便跑,而一旁的德米尔顿已经一把将手中的香烟『揉』成了一坨,扔在地上便加速向基地里飞奔,守在大门口的两名哨兵也是赶紧检查了一下着装,并迅速将由钢条焊接而成的铁门给拉开一些,让德米尔顿两人更快跑进去。

拉响战争警报的部门是基地的雷达站值班军官,他发现所有雷达设备都出现了异常故障之后,连启用的备用雷达也都满屏幕的雪花,便当即意识到一定是中国人又来了,因为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每每如此,共和国空军的飞机就一定是进入了德战区上空耀武扬威来了。

警报声响彻整个基地,刚跑进机场里,冲在最前面的德米尔顿就刹住了脚,眉头一皱的转过身来冲斯特汉斯大喊道:“狗屎,我们的飞机正在检修。紧急起飞的任务也轮不着咱们中队啊!”

德米尔顿的话作用很明显,斯特汉斯也不跑了,转念一想还真是这个道理,整个中队的飞机都在检修。难道让他们凭空长出翅膀飞上天去和神出鬼没的共和国空军战机捉『迷』藏?估计这一次又是中国人恶意捣蛋来着,没啥大事儿,斯特汉斯想到这里,双手不由自主的就叉在腰间,扬起脖子望着第二跑道的方向,果然有两架战斗机已经要准备升空了。

“应该又是一次虚警!”眺望同样方向的德米尔顿沉声说道:“中国人真混蛋,好生生的假期也都不让人过得安宁,有种就真打过来。大干一场!”

“省省!”

抽回目光,斯特汉斯掏出了裤兜里的烟盒,冲着门口的两名哨兵扬了扬,算是致谢了。正意犹未尽的想拿出一支来品一品,这才意识到已经是基地内了,严禁烟火的标示到处都是,更何况没有打火机。

“走,咱们去喝两杯!”

德米尔顿摇了摇头。侧头过来正准备揽着斯特汉斯的肩膀,但他的手却在半空中停住了,双瞳不断放大,他惊讶的看着东南方向的天空。像是高速划破夜幕天空的流星,更像是长了尾巴的火苗。德米尔顿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就看着那些火点很快很快的。拉着长长的烟柱直直扑来,冲在最前面的还根本看不清长什么样,轰隆的一声巨响,德米尔顿就看到基地规格最好的一幢建筑物,也就是雷达站总控制中心所在的三层小楼瞬间,就在一瞬间被命中,滚滚黑烟伴随着巨大的声响和冲天的火光,那幢楼基本就被废了。

时间似乎加快了离去的脚步,它根本没让德米尔顿思考一下那些东西是什么来头,偌大一个航空兵基地,一个不比大型民航国际机场小的军事机场顿时就如同挨了敌军炮兵一次火力齐『射』似的,到处都传来了猛烈的爆炸声,强烈的震动如同大地震一样让德米尔顿两人当即就趴倒在地,两眼睁得大大的惊恐看着不可思议的一幕幕,他们终于看清了,那些东西非常非常像大口径火箭弹,难道敌人就在不远处?

容不得二人呐喊或起身,第一波扑来的反辐『射』炸弹就率先把机场的雷达所打瞎,几乎紧随其后的卫星与惯『性』自主联合制导的空对地导弹就相当精确的命中了机场的指挥塔台、楼房建筑物等,随即扑杀而来的便是几乎贴着楼房高度飞驰的反机场跑道特种导弹,这种数量并不多但胜在极具杀伤力和摧毁『性』的智能灵巧导弹在『逼』近目标很近的时候齐齐拉升爬高,像是海军的反舰导弹那样拉升到一定的高度之后,这才急速的极具分布规律的集体俯冲下来,利用俯冲带来的高速动能和弹头顶部的硬度,生生在机场的飞行跑道上砸出了一个个大洞,钻进地表内之后这才在起爆装置的作用下猛然爆炸开来。[]大国无疆253

几枚这样的导弹瞬间形成的爆炸合力带给斯特汉斯两人的感官冲击便是,就好比他们日复一日使用的机场跑道下面早就被人埋藏了数枚重磅炸弹似的,它们一起爆炸开来,腾起的焰火和硝烟瞬间遮蔽了视线,而形成的巨大冲击波也将那些坚硬的水泥块轻松的向四周弹开,而之前还在跑道上高速滑行准备冲刺加力升空的两架高亚音速格斗喷气式战斗机也没了踪影,两团巨大的火球和飞溅开来的零碎部件倒是冲击力十足,震得德米尔顿两人嘴都合不上了。

来得突然,去得更迅速的袭击似乎停止了,机场跑道上发生了大爆炸后,整个四周彷佛就安静了下来,除了远处那些噼里啪啦发生的殉爆声响,表情麻木爬起来的斯特汉斯和德米尔顿无语了,刚刚还都一切正常的机场里此时此刻就像是被大怪兽咬了几口一样,联队司令部办公楼、飞行控制塔台、雷达站等等建筑刚刚还都是好好的,现在却都是废墟了。

更悲催的则是空旷的机场跑道,活像是被史前巨兽给狠狠的踩了几脚一样,一个个巨大的弹坑不偏不倚的把两条跑道都给报废了,一节一节的怎么可能让飞机起飞?当然那些在爆炸冲击波作用下四『射』开来的水泥块等,也七零八『乱』的散落在幸存的那些跑道上更进一步的阻碍飞机起飞了。就连两条跑道中间的绿化草带也都遭了秧,螺旋桨飞机也都难以平稳的起飞。

“谁干的?外星人?”

德米尔顿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耳朵却又听到了破空声,赶紧回头往东南方向一看。顿时就几乎石化了,他的视线中出现了一种很奇怪的火箭弹,它们长得很长很长,移动速度很快,眨眼的功夫就飞到了机场的上空,很精确的就在凌空发生了爆炸,但爆炸的威力并不大,却散落下来了一些带着小降落伞的小炸弹。

这些慢慢悠悠落到地面的炸弹单枚威力估计也不会太大。可麻烦就麻烦在它们很多很多,多得德米尔顿连趴下都喊不出,当即就狠狠往斯特汉斯身上一撞,还没回过神来的斯特汉斯又不可避免的倒下了。摔得稀里糊涂可看得却真真切切,那些像是降落的蒲公英一般的特殊武器绵延开来的爆炸了,整个基地彷佛瞬间就被笼罩进了一个黑火『药』桶里,绵延的爆炸和火光中,两人都失去了知觉。因为他们脑袋上空正好也有这样的“蒲公英”。

可怜的两人还都没有恢复知觉,就和其他在空袭到来之际处于慌『乱』状态的数千联队官兵一起,在这样那样离奇的爆炸中一觉不醒了,但绵绵不绝的空袭似乎还没有任何停止的趋势。飞速奔杀而来的一大批滑翔制导炸弹又来了,它们非常准确的直扑第124战斗机联队的飞机维修区、机库区、仓库区等。隆隆的爆炸声中,几架匆忙间想要发动引擎逃离的喷气式战斗机也都葬身在火海当中。

恐怖?离奇?发生在航空兵基地方向的爆炸让驻地就在不远处的德国陆军官兵们可是望穿秋水了。他们伸直了脖子也都只能看到机场方向升腾起了滔天黑烟,滚滚黑烟伴随着震耳欲聋的一**爆炸声,震惊得所有人都讶然,什么武器如此之快就让一个战斗机飞行联队的驻地机场瞬间陷入地狱火海?

容不得他们震惊,在强电磁干扰下,根本无法进行正常无线电通讯联络的德军内部有线电话通讯倒是畅通无阻的,在很快的时间里,德国陆军南方集团军群司令部就得到了一个让所有人百思不得其解的结果——距离哈萨克斯坦150公里的一线部队所有机场无一例外被偷袭了,敌人使用武器不详但效率很高,因为所有被偷袭的机场都失去了联络,周边部队所报告的情况也很简单——“一片火海”。

然而,不管德军是否会反击,亦或者会采取其他的什么措施来挽救局势,在中亚战区司令部组织下的大空袭仍在继续,要为主力机群打开空中走廊、建立防空屏障的第一波空袭部队非常圆满的完成了任务,而在大型空中预警机和指挥机的调动下,第二波机群紧跟而上,这一次他们带给德军空中力量和地面防空力量的武器就相对便宜了,不再是十几万元一枚的重型反辐『射』导弹,也不是导引头都很昂贵的卫星制导导弹,而是送来了大量的集束炸弹和经过部分技术改进后具备远距离发『射』后不管能力的联合攻击弹『药』,这些依然价值不菲的炸弹很快就助长了德军一线机场和防空部队阵地的热闹劲,任凭德军陆军部队或空军防空高炮部队如何利用人工手动的高『射』火炮拦截,高空高速杀到的这些炸弹都很舒服的落下,然后化为滚滚火海和浓烟。

夜『色』是最为落魄的寂寞,因为它用黑『色』装扮了整个身躯,『色』泽阴冷而又浑浊,但在5月5日的黑夜里,斯大林格勒地区的德国空军部队首先过上了热闹的一刻,他们遭遇到了最猛烈的空袭而根本来不及有任何的反应,至于在专用电子战机跟随掩护下,直接冲过了伏尔加河流域上空往德国中央陆军集团军群和北方集团军群结合所在部大后方地区的空袭机群,他们的运气似乎要差一些,在打开空中走廊的第一波轰炸机群完成使命之后,德军的防空体系虽然暂时『性』的崩溃了,然而消息传回了德军的后方,在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里,已经足够让纳粹德国空军两大集团军群的战斗机部队在强电磁干扰的环境下升空起飞一批战机。

无可避免的空战是大规模空袭的前奏,为主力轰炸机群担负前进掩护的共和国空军第三战斗机师所派出的j11“战隼”重型制空战斗机并没有急急忙忙的就咆哮加力直扑敌人,而是有序的在预警机的指挥下,借助联合战术数据链共享来自预警机的情报信息,由带队长机将信息数据进行分配之后,具体的超视距拦击任务分配数据也下发了,各架重型制空战斗机的中央火控系统自然很快将数据入远程空对空导弹火控计算机当中,之后便如同千百次演习的那样,爬升姿态扔下自重很重的远距离空对空导弹,导弹在飞行惯『性』和重力作用下下坠过程中完成自主点火,固体燃料火箭发动机喷『射』出耀眼的火焰,拉着长长的焰柱飞逝在了莽莽夜空中,带着死神的问候扑向那些毫不畏惧在黑夜里进行近距离格斗空战的德军亚音速喷气式格斗战斗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