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五六章 豪情壮志(续)

第二五六章 豪情壮志(续)

乌拉尔的天气并不冷,但高速旋转的“黑骑兵”多用途运输直升机桨叶煽动的空气迎面吹拂,倒是让左平感到了一丝丝冷意,看到军长走出了机舱来到了面前,他也不觉得冷了,当即立正敬礼,别提多精神。

凌啸天并没穿得太隆重,着一身没有军衔只有臂章的作战服就乘坐直升机来到了乌拉尔,根据共和国中亚战区司令部的命令,第二集团军派出了自己的尖刀部队也就是第八机械化步兵师急驻乌拉尔,第八机步师本应该是在傍晚18点整之前全建制进驻乌拉尔,但很明显,第八机步师提前了,足足比命令的要求早了四个小时,该师已经从咸海海畔的阿拉尔斯克机动到了毗邻苏德萨马拉战区的哈萨斯斯坦边陲城市乌拉尔待命,效率之高,足以见得该师官兵求战之积极。

风很大,两台涡轮轴发动机驱动下的直升机桨叶在停机之后也都呼呼直转,煽起了地上的灰尘随着气流飘『荡』,凌啸天半眯着眼打量了一下周围,并顺势回了前来接机众人一个军礼,看到第八机步师临时修建并使用的野战直升机起降场还不错,所以微微一笑,转过头来打量了一下左平,道:“看样子,第八师精神头很旺盛嘛!”

军长的表扬没法回答,左平只好笑笑,领着凌啸天慢慢往师部走,并指着周围的空旷的土地说道:“这里原本是哈萨克斯坦边防军的一个靶场,条件还不错。所以就让我师临时进驻使用,稍许平整,这不,一个很原生态的直升机机场就成了!”

说话间。不远处的两架“翠鸟”轻型侦查直升机就相继升空,距离比较近,所以哪怕是侦查直升机,那声音也不是盖的,凌啸天不得不提高些音量问道:“那么,部队还有什么困难没有啊?”[]大国无疆256

困难?左平自打率领第八机步师来到乌拉尔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困难了,当然如果非得要找出什么困难,那就是情报。第八机步师目前能够掌握的情报来源有三,其一是第二集团军军部将战区司令部//最快文字更新-<>-无广告//和军情局获得的情报进行汇总、分类等处理之后转发给第八机步师的,其二则是来自于哈萨克斯坦方面的,第八机步师最先奔赴乌拉尔的先遣部队也就是其师属侦察营。最先受到哈方的欢迎当然也是第一个和哈方沟通情报的,而其三,则是依靠第八机步师自己的侦查力量。

然而到目前为止,第八机步师对于乌拉尔而言,也就是一个才来不足十二个小时的“过客”。对于几百公里外发生的苏德战事知之甚少,不过业已展开的电子侦查工作倒是有了一些收获,可总体而言,第八机步师已经掌握的和需要掌握的。相差还很远。

一行人等很快就离开了很是喧嚣的直升机机场,作为一个标准建制的机械化步兵师。第八机步师和共和国陆军其他机步师一样,都有自己的航空兵力量。虽然规模并不大,远远赶不上独立建制的空中突击旅,但却具备不错的航空侦查、运输、火力支援等能力,更何况这个直升机机场未来很有可能会成为第二空中突击旅的临时落脚点,因而作为同一个集团军下辖部队的第八机步师并不吝啬,将机场还修得挺大,离开之时凌啸天都还看到有大量的工程车辆正在施工,估『摸』着是增建更多的配套设施。

第八机步师来到乌拉尔之后并未进入城区,距离城区最近的师部也都设在一处农场,距离师部最近的炮兵团是最后一支抵达乌拉尔的部队,所以在抵达师部之前,凌啸天还看到在农场西侧的树林附近,炮兵团的官兵们正在将完成检修的自行火炮、牵引式大口径火炮、车载突击炮等装备进行野战伪装覆盖,做得非常认真,而与之相对应的是,在树林的边沿地带,披着激光『迷』彩衣的车载雷达、多管并联自动化车载高速防空火炮、防空导弹车等严阵以待*

三辆悍马依次在有庄园门口停下,作战靴刚一触地,凌啸天就仰头看了看这桩其貌不扬但占地面积很大的庄园,扭过头来便问道左平:“你小子还真不赖,师部都弄到这里来了,干脆就在这里当农场主得了!”

左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其实他也不想这样的,只因为这里地理位置确实比较好,整个第八机步师在乌拉尔地区驻扎开来后,这个农场的主人就是苏联移民哈萨克斯坦的后裔,非得要把整个农场贡献出来当部队的演练场不可,还说粮食糟蹋了就算了,可左平哪儿舍得,推辞不下只好把师部设在了这里,以另外一种方式来回应拥军热情的苏联后裔。跟我读h-u-n混*h-u-n-<>-请牢记

农场主人一家子早就搬到了城里,偌大一个庄园进进出出的也都是军人,第八机步师刚落脚乌拉尔,所以一切看起来都还很忙碌,倒是庄园外森严的军事岗哨可以告诉来人,这里可不是擅闯的地方,黑洞洞的12.7毫米大口径重机枪随时都能喷『射』出罪恶的子弹刮走脆弱的生命。

“早知道你这儿这么空旷,就不该让直升机停到机场去,直接落在院落里也省得来回奔波!”

凌啸天似乎很不高兴的瞥了左平一眼,这才迈步走进庄园,很有西式风格的这个庄园一点儿都不像是一个农民的陋居,更像是一个富豪的私人府邸,而且庄园外的大片土地上也种植什么经济作物,倒是农场周边绿树成荫,活像是一个度假胜地。

左平自然知道凌啸天此次前来并非是来看看第八机步师过得如何的,所以很快就把凌啸天引到了由庄园主人巨大客厅改建而成的作战会议室内,已经布置完善的会议室里很快就聚集到了第八机步师各主要军事主官。众人刚一落座,办事情从不拖拖拉拉的凌啸天就直接说道:“明天,苏联西南方面军司令崔可夫元帅就将飞抵阿斯塔纳,与哈萨克斯坦武装司令兼国防部长吉奥斯卡、我中亚战区司令薛殿川等就三军联合作战进行磋商讨论。”

“所以……”凌啸天顿了顿。目光扫了会议桌前挺直了腰板的将校们,一个个都精神得很,就像是要娶媳『妇』似的高兴,这才满意的说道:“所以,我第二集团军即将作为共和国陆军第一支入苏作战队伍开赴战区,第八机步师更是我集团军先头部队,如何迎接即将到来的大战、如何做好与苏军之间的配合工作、如何以最快的速度适应战区各方面情况、如何在对德作战中打出我军特点……”

凌啸天每说出一个问题,都用手狠狠的在桌面上敲击一下。众人的心也都跟着一下接着一下的咯噔咯噔,坐在距离凌啸天不远,就在左侧旁坐的左平的心跳速度,也似乎跟着凌啸天的敲桌子节奏一下比一下快。当凌啸天说完的时候,左平感觉自己的心脏已经在狂奔了,过了好几秒,左平这才用强大的自制力将激动的心情平复下来,而由始至终。他都面不改『色』,表现得相当沉稳。

“当前,中亚战区仍将以空中支援为主要方式,参与到对德作战中来。地面部队何时展开大规模军事行动,那得等三方军事会议召开之后。也就是联合作战司令部成立了才能确定下来!”

凌啸天习惯『性』的再一次要敲桌子,不过他的手停在了半空。而后便收了回来,转而『摸』出了一包烟来,抽出一支烟径直点着,吧唧一口后这才道:“所以在此期间,第八机步师的主要任务很简单,那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摸』清敌情,我们最主要的敌人就是纳粹德军中央集团军群,所以第八机步师在没有接到进一步行动指示之前,必须以各种有效方式做好情报收集工作,我不希望到了联合作战司令部明令入苏作战的时候,我们甚至连敌人实力如何都不清楚!”

很难得、很奇怪,左平从未见过凌啸天如此说话,以前号称寡言的第二集团军军长似乎不见了,今天坐在身旁的,更像是一个紧张过度而显得有些语无伦次的普通人,左平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猜测得正确,他下意识的瞄了一眼凌啸天,果真,凌啸天拿着烟头的手都有些颤抖,他是怎么了?左平心里冒出了个大问号?

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左平心里嘀咕着,接下来凌啸天显得有些啰嗦的几句话他也没怎么听进去,但他很快就想到了办法,趁着凌啸天端起茶杯喝水的时候,左平起身离开了会场,走回会议室便一把拽着凌啸天的副官来到庄园外草坪上,一脸严肃的问道:“告诉我,军长这是怎么了?”

给凌啸天担任副官的不是别人,是左平的绍兴老乡刘洋,看到左平这个急切的样子,刘洋也没必要卖关子,看了看四周没有旁人,瞅见左平的巡逻兵也都绕道走,这才小声说道:“这件事情我只告诉你一个人,千万千万别说出去!”

“废话,那得看是什么事情!”左平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就差动粗。

刘洋搂过左平的肩膀,小声的道:“就在两个小时前,军长才从军部医院检查出来,军长,军长被查出了皮肤癌!”[]大国无疆256

“癌症?”

左平几乎没有抑制住自己的声音,好在周围没什么人,不过这样一个消息不亚于晴天霹雳打在左平的脑袋上,这皮肤癌左右也是癌症啊,怎么在这个节骨眼上,军长突然被查出这个病来?

“一开始还以为是普通皮肤病,你也知道,自打咱们第二军开入哈萨克斯坦以来,军长就整天整天的忙着军务,哈萨克斯坦的气候和国内很不一样,所以我当时也以为是普通的皮肤病,军长就让我去弄些『药』来外敷内服治疗,可谁想到并不见转好,正打算要进行彻底检查一下,又正逢我国正式参战,军长便搁下了看病检查的事情,直到今天……”

左平摇了摇头,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摆了摆手示意刘洋不要再多说了。凌军长不同于共和国其他大将,他没过过人的智慧与胆识,更加没有超人一等的天赋和特长,他很普通。甚至普通得有些平凡,而就是这样平凡普通的一个人却一步步走上了一个重装集团军中将司令的位置,凌啸天,正如他的名字那样,仰天长啸只因脚踏实地,一步步艰辛努力不断学习与成长才有了这般成就,看似平凡的背后其实蕴藏着无穷无尽的能量,而这也是他为何能成为五大重装数字化集团军军长之一的原因。

相比起其他四个军长。凌啸天或许不是最能征善战的,但他是最可靠的,中亚战区司令薛殿川力邀第二集团军进入战区作战部队序列参与对德作战,也正就是因为薛殿川知道凌啸天的稳重。同时调入的第六集团军以敢打敢拼锐意进取著称,倒也是第二军的良好补充。

总而言之,深知军长不易的左平不得不唏嘘不已,皮肤癌这种病其实在亚洲尤其是在中国的发病率并不高,而且这种病很早之前就被共和国医学界攻破了治疗障碍。除非已经严重恶化,否则都能通过中『药』治疗、化学治疗、放『射』治疗等方式治愈,所以左平并不担心凌啸天军长有什么生命安危,而是担心在这样一个节骨眼上。一旦进行治疗,那么势必会花费很长的时间。这样一来,凌啸天显然不能坐镇指挥第二集团军对德作战了。这一点肯定也是凌啸天所最为忧虑的地方。

“军长拒绝治疗?”左平很快问道刘洋,刚刚会议室里凌啸天的表现就仿佛是在交代后事一样,看起来军长似乎并不太了解皮肤癌这种病,估『摸』着已经是把他自己当成了一个将死之人了。

“这倒没有,他一看到检验报告之后,二话不说就要我陪他来乌拉尔看看,非得要看一眼你们第八机步师的情况才心安,我一路上无论怎么说怎么劝,他都听不进去,就好像得了皮肤癌就死定了似的!”

刘洋激动起来说话也没有什么分寸了,在这个时候能够劝得住凌啸天的估计也就只有比他更高级别的人物,所以说话间,左平的脸『色』慢慢转好了,他笑了笑道:“既然军长这么执着,那么我也不能不为他做些什么。”

“你打算越级报告?”

刘洋有些惊讶的看着左平,事情目前还就只有很少的人知道,军部医院的一干人等已经被凌啸天用军令禁言,刘洋也是被勒令不准散播,可一旦被左平捅出去,那军长显然第一个就得找刘洋,毕竟他“泄密”的可能『性』最大。

“相信我,就这事儿,我不说反倒会上军事法庭,保不齐让上面知道了,我还能得个嘉奖令什么的!”

左平笑了笑,拍了拍刘洋的肩膀便迈步回去了,正在召开的第八机步师会议有军长莅临并亲自主持,作为师长的他没有不参加的道理,当然也不能中途离场太久,否则也太不像话了。

左平没走出几步,脸上的笑意就消失了,他心里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所以没等刘洋跟上前来,他就转进了就在会议室一旁,是临时利用庄园主人空旷饭厅展开工作的第八机步师师通信处,刚一进门便轰然将门合上,紧跟在后的刘洋差点就撞到了鼻子。

一分钟不到,左平就把这个重磅消息直接发给了战区司令部,等他重新打开门的时候,就很意外的看到了军长凌啸天正守在门口,另外还有脸『色』不太好的刘洋,那神『色』已经告诉左平军长知道了并且很生气。

“你就不能再等等?”凌啸天两眼睁得很大的盯着左平,满腔的怒火本要以空前激烈的辱骂来发泄开来,可最终说出口的只有一句话——“是给薛司令打的小报告吧?”

而几乎与此同时,已经准备离开司令部前往阿斯塔纳提前与哈萨克斯坦方面沟通的薛殿川就被突然传来的消息愣住了,他原以为来自第八机步师的数字电文信息会是有关于战争方面的,想破脑袋也猜不出会是这么一个耸人听闻的消息,共和国第二集团军军长凌啸天竟然被查出患有皮肤癌,这……

很有肚量的薛殿川并未第一时间发火,虽然现在的局势已经不比箭在弦上还要紧张万分,战区的空军部队已经轮番上阵对德进行了大规模持续轰炸,眼看着就该陆军上场了,却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坏消息,即使影响力并不太大,但要真是薛殿川有些『迷』信思想,那么估计铁定会认为这是一个坏兆头。

相反,薛殿川并未认为这是一个坏事,反而让副官通知专机推迟十分钟起飞,随后才拿起电话直接拨到了第八机步师师部,而果然不出他的意料,接电话的就是凌啸天本人。

“老凌,我就一句话!”薛殿川语气很强硬,不容置疑的说道:“我问你,第二集团军是不是离开了你就怂了,要真是这样,老子立刻让唐司令换人!”

电话那头沉默了,而就在话筒不远处,聚精会神聆听的左平和刘洋二人也都愣住了,他们设想过很多很多可能出现的方式和场景,但就是没想到战区司令薛殿川中将是如此给力,一个电话就让烟奄奄萎靡的凌啸天顿时如同打了一针兴奋剂似的,腰杆立马就挺直了,而且又回到了以前那种永不服输的铁汉样,中气十足的回答战区司令的问题——“没了凌啸天,第二集团军也不是孬种!”(未完待续。。)rx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