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五七章 挺进苏联

第二五七章 挺进苏联

阳光静美,和煦的轻吻大地,未曾炙热,却明亮清澈,苍茫大地也都为之生机勃勃绿意盎然

一步,又一步,每迈出一步,凌啸天就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脚步越发的沉重,他不知道什么叫做永远,怎么样才叫永远,所以他无法肯定,自己是否还会回到这片热土,所以他的目光充满留恋,在舱门合上之前,他终究还是无法割舍的眺望了一下远方,望着那遥远的莫斯科、遥远的基辅、遥远的柏林……  “怎么?很舍不得?”

凌啸天刚一坐下,坐在对面的第二集团军作战参谋长姚滨就问道,他是特意过来接凌啸天回去的,中亚战区司令薛殿川中将命令姚滨,必须在5月8日之前亲自把凌啸天“押到”医院,命令就是命令,姚滨没法拒绝,所以接到命令后立马就坐了一架“大笨鸟”偏转翼运输机从军部直奔第八机步师刚进驻不久的乌拉尔来接人,可凌啸天非得要住一晚,所以以至于还蹭了第八机步师一顿饭这才心安理得的离开。

掏出烟来,姚滨扔给心情正郁闷得很的凌啸天一支,相比于直升机的噪音十足,偏转翼运输机升空转为后的噪音很小,所以他并不需要刻意的很大声。“薛司令还下令了,我集团军今晚开始实施战役机动,我估『摸』着,联合作战司令部的事情确定下来,恐怕就得开打咯!”

凌啸天心情正烦着。姚滨还火上浇油,正抖烟的手不禁停住了,眉头一皱、脸拉长。就准备着开骂的时候,却生生忍住了,都这时候了,逞口舌之利顶个鸟用,因而无奈的摇了摇头,冲着姚滨笑道:“是时候该你得瑟了,得意着吧?”[]大国无疆257

“那是!”姚滨在老搭档凌啸天面前可没有遮掩自己风格的习惯。所以他瞅见凌啸天那哀莫大于心死的糗样,越发的轻狂起来,摆出一个很酷的姿势美美的抽上一口烟,吐出一个烟圈儿,这才说道:“老凌啊,不是我劝你,这人生苦短,必须『性』感,等你回来。我恐怕已经把柏林都攻下咯!”

“哦?”凌啸天已经算是很过于自信的一个人。可真没想到姚滨还比自己口气更大,放下多余的心思,笑侃道:“真这么自信?你也不怕把牛皮给吹破了?”

姚滨扬了扬头。望了望窗外,这才回过头来,坐得相当端正的说道:“这男人。就不能说不行,而女人呢?就不能说随便,更何况这个狗血的世界如此之疯狂,如果我们不自信、不勇敢,那么懦弱又给谁看呢?”

凌啸天扑哧一笑,他还真没想过姚滨嘴里能说出这么道貌岸然的话来。笑了好一阵之后,这才止住笑声。正『色』道:“老姚啊,我怎么感觉你往这里一坐,还真是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和你说话太久,我都感觉自己像是嫖客!”

姚滨很满意了,他来的任务就是要开导开导郁郁寡欢的凌啸天,所以尽管凌啸天刚刚那一番话太刺耳,不过他也不在乎,反倒说道:“老凌啊,你也老大不小了,难道就不明白一个道理吗?这人生,就跟高压锅一样,要是压力太大,糟糕,就把自己给煮熟了。所以,凡事你得看开点,别盯着脚下就忘了远方!”

凌啸天不再说话了,直接把头转向了一侧,这些大道理啥时候轮到姚滨来数落自己了,而看到这一幕,姚滨也彻底放心了,他知道凌啸天已经接受了现实,不再叛逆的反抗了,翘起二郎腿,自言自语似的说道:“这不就对了,命运就像强-『奸』,你不能反抗,就要学会享受!”

能把命运比作是强-『奸』?凌啸天还真是觉得自己以前都看错了姚滨,真没想到这厮怎么一肚子坏水,所以侧头过来,看着姚滨那诡笑的表情,一种前所未有的恶心感顿时涌上心头,真不知道往后走,把这一肚子坏水用到了战场上的姚滨,该会让纳粹德军如何享受?

“大笨鸟”偏转翼运输机飞抵第二集团军军部的时候,在另一边,在多架战斗机掩护下飞抵阿斯塔纳的苏联西南方面军崔可夫元帅也在哈萨克斯坦国防部吉奥斯卡亲抵达机场迎接之下,赶赴到了三军联合会议召开的会场,第一次和共和国中亚战区司令薛殿川中将见面,尔后会议便正式召开

很多时候,很多会议都是冗长而又枯燥的,但这一次中苏哈三方的联合军事会议却充分的体现了军人的高效率,严谨、认真而失理智,探讨、剖析而不失争执,三方都有各自的利益打算、都对另外两方有实力的考量、都对彼此有一个利益与任务的分配腹稿,所以看似一场非得要拖拖拉拉好几天的会议,结果在当天上午就基本有了一个结果。

哈萨克斯坦自打脱离苏联那一天起就已经完全依附于共和国,所以哈萨克斯坦方面没有道理在共和国面前耍威风,安心当小弟别没事儿找事儿显然容易得到更多的利益,而苏联方面则是底气不足,崔可夫还等着共和国能尽快出兵解救苏军于水火当中,毕竟共和国在此之前对德军的轰炸虽然猛烈、高效、凶狠,但并非能彻底打败德军,顶多造成德军的后勤补给迟滞、进攻暂停等,稍加时日,德军又会卷土重来,所以……

利益的诉求来自于实力的强大,作为三方当中实力最弱的苏联一方,崔可夫其实要求并不多,他也不能提太多要求,苏联迄今为止,欠下了一屁股债不要紧,还沦陷了大片国土,在被纳粹德军暴力蹂躏下,损失了太多的实力,几乎一整代青年都牺牲在了战争中,无数的家园、无数的社会财富、无数的历史文物、无数的美好。都在战争的肆虐下化为了泡影,所以崔可夫如今所代表的苏联,能有的似乎只有一颗“勇敢的心”。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所以,崔可夫的要求很简单,苏联已经因为之前过度依赖于共和国的军事贸易,其自身的军工产能也严重不足,因而贷款太多经济压力忒大,再借钱购买军火物资。估计苏联也不用打赢这场战争了,直接亡国得了,因为就算是最终胜利了,苏联也得hua上七八十年乃至更多时间来还债,那还得了?

因而崔可夫的第一个要求就是共和国已经贷给苏联的战争贷款,苏联虽然会继续用来向共和国购买各种必需的物资用于维持战争继续下去,但共和国应该给予相应的优惠甚至是补贴,当然如果能免费就更好,在共和国生活过很长时间崔可夫可是知道共和国工业之强大的。哪怕如今仅存的苏联亿万军民全靠共和国提供帮助。也能活下去,十万吨以下的物资都是小菜一碟,因而崔可夫这第一个要求。基本算是要“傍大款”了。

崔可夫第二个要求就是共和国必须要尽力帮助苏联,无论是在军事战役上,还是在国计民生上。因为单单从军事上来讲,严重缺乏真正强大作战力量的苏联,武器装备、军事体制、训练基础等各方面都确实是不如纳粹德军,除了勇气可嘉视死如归,苏军基本没有什么可以拿得出手,因而军事上。崔可夫很希望共和国能够起到“带头”作用,毕竟苏军和纳粹德军硬抗这么些时间来。崔可夫很清楚苏军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想要彻底弄死纳粹德军,除了借助中**队的帮助,他只能求上帝了。

而在国计民生方面,苏联虽然战前就在斯大林的命令下进行了严格的坚壁清野,将很多的生产设备和资料都向后方转移,可由于预估不足、战略上的失误,导致苏联高层错误的判定苏德之战一定不会蔓延到莫斯科来,因而许多重要生产企业也都转移到了莫斯科地区之后就不再往后挪了,少部分企业因为莫斯科地区容纳有限才向喀山等地区转移,以至于莫斯科战役快要打响,苏联才急急忙忙转移一些军工企业向喀山后方。

这样一来,苏联目前基本上是粮食、医『药』、军工等等方面都严重产能不足,必须得寄养共和国才行,可崔可夫心里就跟明镜似的,共和国岂能会白白养肥邻居?因而他提出共和国应该帮助苏联实现基本的自给自足,苏联也可以为此付出一些代价甚至是在战争利益分配上割肉,亦或者是听命于共和国指挥都可以,但共和国必须要“授人以渔”让苏联能够依靠西伯利亚、远东等地区,渐渐的恢复一定的造血功能,这样一来才能让苏联不至于始终感觉战争乏力、越打越累、越打越疲。

崔可夫代表苏方提出的第三个也就是最后一个要求,就更加不过分了,崔可夫希望共和国能够在战后确保苏联的利益,而这部分利益仅仅是恢复苏联战前的领海领土,当然北极这个属于人类世界共同的财富,他还不至于在共和国都未咬上一口的时候,要代表苏联把北极搂进自己后院里。

除此之外,崔可夫还有一个不是要求的要求,那就是联合作战指挥部成立后,苏军能有较大的**自主指挥权,而至于哈萨克斯坦,他们基本就没啥要求可提,薛殿川在会上说一,吉奥斯卡就没有说二,虽然在会议一开始表态得很积极,但实际上,吉奥斯卡比崔可夫都还清闲,哈萨克斯坦完全是要在这场战争中为共和国“打杂”的,他犯不着为了一个“打杂的”工作奢望太多的利益。[]大国无疆257

薛殿川并未像崔可夫那样从国家长远利益角度出发提出这样那样的要求,他唯一的要求就是苏联、哈萨克斯坦两国必须无条件服从共和国的战略安排和军事任务指派,而就是这么一个要求,却足以体现出中**队对这场战争的志在必得,足以体现共和国对这场世界大战独占鳌头的霸气。

仅有的争执,也不过是崔可夫和吉奥斯卡为本国争取话语权和军队指挥权。所以在共和国第二集团军军长凌啸天中将乘坐的专机飞回北京的时候,中苏哈三军联合作战指挥部就宣告成立了,该司令部将下设作战指挥处、通信联络处、情报共享中心、宪兵处、后勤物资处等。共和国中亚战区司令薛殿川中将担任总司令,苏联方面和哈萨克斯坦方面另派两名中将担任副职,联合作战指挥部将以中方为主,当然苏哈两国也将派出各方面的官兵参与到指挥部各部门的日常职务。

于是乎,当这么一个疑似苏哈两国最佳辅助共和国主导战事的联合作战指挥部就在1947年5月7日正式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宣告成立了,而指挥部刚一成立,薛殿川中将就下达了第一个命令——共和国陆军第二集团军于5月11日凌晨零点之前。务必在萨马拉地区展开,参与并主导苏联西南方面军防御萨兰斯克。

“提前”就接到了中亚战区司令部命令的共和国第二集团军其实早就忙碌起来了,在送走了因病不能指挥部队入苏作战的军长凌啸天后,第二集团军就暂时以副军长罗富强少将为暂代军长,在阿斯塔纳时间下午的14点整,共和国陆军第二集团军军部、第二集团军直属炮兵旅、防空导弹旅、特种作战营等直属部队就陆续从各驻地开拔,经铁路、航空和公路三种方式向苏联萨马拉地区机动。

最为热闹的地方,当然是姚滨亲自前去“督阵”的塔什干,交通发达的塔什干驻扎了共和国第二集团军的拳头部队——第五装甲师。另外还有第六机步师同驻扎于此。在驻扎塔什干的这近半年时间里,这两支重装部队给当地居民带来了一定的消费经济刺激,同时也带来了很麻烦的问题。那就是这两支部队常常进行大规模的军事演习,为此哈萨克斯坦准备的训练场根本不够用,塔什干市『政府』又在哈萨克斯坦〖中〗央财政的支持下。倒贴部分经费,迁徙了一部分农牧民后,腾出了很大的一片地区出来供这两支部队野外驻扎和训练,可进行拉练,都会对当地的交通带来影响,只因为这两支部队车辆实在太多。一条条钢铁长龙“游动”起来往往需要占据不止一条道路。

而如今,塔什干市民们终于又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军事影响。交通很是发达的塔什干火车站、高速公路入口,这两个地方简直成了『迷』彩服的天下,即将离开塔什干的共和国陆军第五装甲师和第六机步师官兵们,要不就是在火车站附近集结准备乘坐火车,要不就是火车站将一辆辆重型车辆装车发运,而给塔什干带来繁荣商品市场经济的高速公路也没有幸免,高速公路入口处因为开设了军事专用入口,所以民用车辆不得不拥挤在了其他进口处,难免不会给居民出行带来影响。

不过这样的影响也是有益的,至少以前只见其声不见真人的中**队终于让他们看见活的了,各种各样即使覆盖了伪装衣的杀人利器也都让他们大饱眼福,尤其是盖住了伪装衣也容易辨识出来的坦克,那粗长的炮管就是很清晰的明证,至于大口径重型自行火炮、多管火箭炮、移动式导弹车、雷达车、移动式指挥车等等,各种各样的装备海量般云集在一起,这样的壮观景象平常可是想看都看不到的。

最惊讶的,当然还是乌拉尔的哈萨克斯坦人民了,他们简直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昨天才来到乌拉尔的中**队,怎么才在当地小憩一宿就开拔了呢?从乌拉尔通往苏联萨马拉的公路已经不再像是紧紧追随学习共和国的哈萨克斯坦国内那样,是通行能力很强大的高速公路而是一条双向四车道的普通水泥公路,而且哈萨克斯坦这边的路况还不错,一过边境线,路况就扶摇直下,水泥路基本成了碎石路,因而装甲车辆等飞驰而过,铁甲洪流很快变成了滚滚尘浪了。

兵车行,望不尽的是滚滚装甲洪流,在联合作战指挥部的一声令下,共和国第二集团军开始了建军以来最大规模的战役机动,中日台湾军事冲突、朝鲜半岛战争、琉球群岛之战、马来半岛三大种族冲突、中印婆罗洲冲突等等事件都没有让第二集团军大展雄风,而如今,曾有“猛虎”之称的第二集团军终于猛虎下山,向着东欧平原虎啸而行。

历史应该记住这一刻,阿斯塔纳时间1947年5月7日下午17点47分,共和国陆军第二集团军第八机械化步兵师师属侦察营一连的轻型轮式装甲侦查车驶过了哈萨克斯坦的国境界碑,转眼间又将苏联的国土界碑抛在车后,卷起阵阵烟尘向着苏联深处驶入,而紧随其后的,是一辆接着一辆的军车,引擎轰鸣、烟尘纷纷、车轮飞转、军旗猎猎,在残破的公路两旁,衣衫褴褛的难民们沸腾了,他们欢笑着挥舞双手,欢迎来自世界东方的军队。

19点01分,共和国第八机步师最后一辆悍马也开进了苏联国境线内,而在数百公里开外的萨兰斯克,〖中〗国陆军开来的消息早已是不胫而走,强大的外援终于到来,期盼这一天太久的苏军官兵们终于在那沉沉硝烟中,看到了灿烂的阳光倒影出了绚丽的光芒,那是属于胜利者的光辉……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