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七八章 先守后攻

第二七八章 先守后攻

残阳如血,当第八机步师还在向苏联萨马拉地区高速机动的时候,第二集团军紧跟着就把军部转移到了第八机步师前师部所在地,也就是凌啸天也很看重的那个农场庄园,代理军长职务的罗富强也觉得此处不错,所以在5月7日的入夜之前,依靠多架“钢铁鸟”中型运输直升机实施机动的第二集团军军部就“飞”到了这个庄园。

泛黄的夕阳光芒穿透了树梢的缝隙洒落一地,站在庄园外的绿油油草地上,第二集团军作战参谋长姚滨和暂代军长罗富强两人的脸上也都被夕阳抹上了一层蜡黄,大量进进出出的官兵们正在紧张的布置军部,两人闲来无事也就看看风景,越是靠近苏联,空气也都似乎充斥着火『药』味儿,淡淡的飘『荡』于空中,高兴闻起来都让人兽血沸腾。aoye

嗡嗡的巨响声中,一架“钢铁鸟”纵列双旋翼中型运输直升机,缓缓的落地了,强劲的风浪吹得野草折弯了腰,也让站在较远处的姚滨两人,感觉到了一丝丝冷意,直升机很快就完成了卸载,都是一个个铝合金标准货柜,在以悍马为底盘改装而来的野战用『液』压叉车的搬运下,这些标准货柜很快就送到了庄园门前,早就等候在此的士兵们很快就合力将铝合金标准货柜打开,取出打包封好的各种设备。

直升机刚一飞走,停在庄园后树林一侧的野战式发电车却又轰鸣起来了。作为一个重装集团军的军部,大量的数字化设备都需要消耗电量,虽然目前这个庄园有市政供电系统。但为以防万一,发电车组显然需要进行必要的测试,以便在市政供电系统断掉之后,在备用电源电量耗光之前,为军部的正常运转提供源源不断的电力供应。

发电车组都开始测试了,想必其他设备也都已经差不多完成组装了,作为野战集团军。自动化的指挥作战设备都具有强大的适应能力和便携『性』,拆装和重组都极为便利,所以看了看手腕上的战术表,姚滨侧头看了看正观赏风景的罗富强,道——“是时候了!”[]大国无疆278

十分钟后,昨天还是第八机步师师部会议室的巨大客厅,如今在重新搭好铝合金桌椅、野战指挥装备、观摩投影系统等等之后,摇身一变又成了第二集团军的军部会议室,当然作为一军之中枢所在。最为重要的其实还是通信系统。如果不能实时的、畅通的和各部队保持通讯联系,那基本也就等同于军部被彻底孤立了。

会议开始之前,罗富强特意前往了通信处视察了一下。为保障作战指挥与协同的准确实施,共和国陆军任何一个集团军都有完善的无线电、有线电、卫星通讯等多样化的通信系统,当然。有线电与无线电中继通信是最重要的通信手段,另外还有单波道通信电台作为战略备用通信。

罗富强赶到通信处正好看到正在进行多路通信系统的测试,已经转移到乌拉尔来的军部需要和各级指挥所之间进行一次多路通信测试,完成之后将才会对其他通信方式进行测试,当然这么做也就自然意味着军部至少会在这里呆上4个小时以上,否则根本不会进行如此多样的通信测试。

数字通信加密系统、无线电电传打字机网、单波道调幅无线由话、地域通信网、非调频加密电话系统、国防军事专用网络、自动话务通信网等等设备也基本完成了测试。在罗富强离开之前,通信处就已经完成了各项测试任务。而很快其他部门也都完成了相应的设备调试任务,时间花费并不多。

18点25分,第二集团军军部重新与中亚战区司令部恢复了实时通讯,基于通信数据链的联合战术分配系统、基于加密多通道数字通信系统的联合指挥系统等也都很快开始工作起来,大量的数据源源不断的从战区司令部传来,而隔多久,由作战参谋长姚滨主持的第二集团军战前视频会议就正式开始了,正率领部队向萨马拉地区挺进的第八机步师师长左平,以及正在向乌拉尔地区开来的第七机步师、第五装甲师、第六机步师等师级军事干部,也都通过相应的设备与军部取得了视频会议连线,就连战区司令薛殿川中将也都赶来“凑热闹”,一场围绕中苏哈三国联合作战指挥部命令的萨兰斯克战役部署会议就正式召开了。

计划永远都赶不上变化,连姚滨都没有想到,共和国陆军迈进苏联的第一战会是由第二集团军打响,是参与到一场苏联人的国运防线重要节点的保卫防御战,萨兰斯克这个地方在此之前恐怕与中国人之间的缘分并不深厚,但谁能想到如今的这座工业重镇,却要等待中国陆军前去拯救呢?

防御,是关键词,当然这个关键词是对于苏联人而言,作为下诺夫哥罗德至萨拉托夫这条防线的关键节点,萨兰斯克就像是这条攸关苏联最后命运的生死线一样,一旦丢失,纳粹德国北方集团军群将杀入喀山、中央集团军群将淌过伏尔加河冲进萨马拉地区,如此这般,苏联人不可能再行后退,再退他们就到西伯利亚了,那里更加荒凉贫苦,更加难以让苏联人反败为胜,所以这条防线他们必须死死守住,所以防御,是苏军的关键词,当然也是要参与到此战中去的第二集团军不得不看重的一个词眼。

虽然作为第二集团军作战参谋长,但实际上姚滨很崇拜一个人,那就是时任南亚战区司令的秦铭中将,都说秦铭是战争流氓,一个把进攻至上论演绎到了极致的战争狂派,如果是他来坐镇中亚战区。恐怕第二集团军接到的任务,就会是参与并主导苏联西南方面军防御萨兰斯克了。

防守是最为被动的,姚滨就和他崇拜的秦铭一样都很喜欢进攻。所以他反反复复仔仔细细的研究和斟酌了一下战区司令部的命令后,忽略掉了“防御”这一词眼,更加看重的是“主导”一词,因而在这场会议召开之前,他就已经定下了一个基调,那就是第二集团军绝不死守萨兰斯克,堂堂一个数字化重型集团军来坚守他国的一座城池。那简直就是个笑话,因而姚滨不想成为笑话,更不想让第二集团军成为笑话,所以他行动了。

由于是视频会议,所以三维地图无需呈现,投影系统直接将画面打到了幕布上,当然是一张比例尺很大的军用地图,地图中心就是萨兰斯克,德国陆军中央集团军群。因为先前遭受到了共和国空军的猛烈空袭。虽然并未直接存在什么重大人员和装备损失,可后勤补给上问题大条了,不得不临时暂停了进攻龟缩防守起来。这恐怕也是纳粹德军在苏联战场上的第二次龟缩,上一次主动收缩防守,也都赐予东欧冬天的严寒气候所致。而这一回,却是中国人带给他们的意外之喜。

所以,这张类似于软沙盘的军用地图上所标示出来的德军态势就显得有些意味深长了,其中央和北方两大集团军群的进攻锋线回收了,德军也几乎“参照”苏军的下诺夫哥罗德至萨拉托夫防线折腾出了一个战役『性』的临时防御线,并不主动出击进攻苏军了。就连小部分的战术进攻行动也都少之又少,只可惜苏联方面兵力太少。而且估计也是被防御态势下的德军那种强悍的反弹劲儿给打怕了,也不敢贸然发~~

ef="

-<>-网

-更新首发~~起反击,双方就像是两个疲倦的拳击手一样,就等着中国人加入战团才结束冷战。

很清楚战争形势的姚滨并不冲动和盲目,他很清楚自己的优势和短处所在,当前他所能掌握的优势除了德军对己方了解不足,从兵力多寡到武器装备配置等都具有不透明『性』,而更为主要的则是他有制空权优势、后勤补给优势、战场机动优势、情报感知优势等等,而无法回避的短处则包括部队对战场地形与气候条件不熟悉、缺乏实战经验、可供配合的苏军也无法肯定其配合效能,最不容忽视的短处还在于目前为止第二集团军将会“孤军奋战”一段时间,其他共和国陆军部队在何时何地加入战团,他不得而知。

“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在姚滨看来,那纯粹是因为强龙并不熟悉地头蛇的地盘所致,所谓“初来乍到、必须低调”,姚滨也自然不会让薛殿川中将难堪,更不会刚一挺入苏联就浩浩『荡』『荡』的要组织进攻战役,不脚踏实地的好高骛远会酿成大错,姚滨显然不想根基不稳就大步前进,因而他把战役任务分配成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中规中矩的进入萨马拉地区,部队需要完成战前展开与训练、敌情侦查、物资准备、计划拟定等等过程,另外这段时间还得密切的和苏联西南方面军、共和国空军之间进行必要的联合战前演练,以加快部队对战争的适应速度。

第二个阶段是防御阶段,不打无准备之仗是中**队的传统,古往今来的亘古不变的名言——“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等等都无比说明一点,那就是战争准备阶段的物资与情报的重要『性』,而在如今的战争形势下,第二集团军显然需要保持低调的参与到萨兰斯克的防御作战中去,以低姿态来学习战争、领悟战争,等熟悉了敌人与盟友、了解了自身优劣、适应了战争节奏,那么第二集团军才能够开始用的战争节奏来完成一系列的作战行动。

第三个阶段则是姚滨的“叛逆之举”,因为不仅仅是他,几乎整个第二军上下都很渴望一次真正的大胜利,一次足以为第二军在共和国陆军全军奠定“王牌”位置的辉煌胜利,第四军在台湾经历过了战火淬炼,第五军、第六军都是从朝鲜半岛战争中得到了锻炼,也就只有号称老大哥的第一军和第二军被笑斥为“光鲜部队”,看起来的确是能征善战。但真正拉上战场了,谁又知道呢?[]大国无疆278

第二集团军需要证明自己,在中亚战区折腾的这么小半年时间里。他们流血流汗的拼命训练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在号称“打遍欧洲无敌手”的纳粹德国陆军身上谋求胜利,让其他集团军尤其是第四、五、六三个重装数字化集团军看看,能收拾掉小日本算个鸟,能搞定欧洲第一那才叫王牌。

如此一来,不仅仅是姚滨不安分了,所有人第二军的官兵都蠢蠢欲动,所以这第三个阶段。姚滨就是要“蛇吞象”了,他准备狠狠的从纳粹德国最强大的中央集团军群身上割下一块肉来填饱肚子,用淋漓的鲜血书写辉煌的胜利,否则,前两个阶段的准备不就白搭了吗?

分为三个阶段的会议部署很快,进入萨马拉地区各部队如何展开、如何部署、如何与苏军交流等等工作并不繁复,倒是第二个阶段的安排显得有些困难。

作为数字化重装集团军,其组建使命就不是为了防守而生,但防御却又是一个不得不具备的技能。因为总会有需要防御的时候出现。比如当全军都处于被动状态而缺乏主动权或者说是无力实施进攻之时,当然也有刻意避免因进攻而造成与对方决定『性』作战之时,当进攻到达顶点无力再持续进攻、当需要节约作战力量以保证其他方向进攻、当巧妙运用防守反击战术需要先防御后进攻等等的时候。也都需要防御作战,所以数字化重装集团军也并非善攻不善守。

萨兰斯克是的防御的核心所在,围绕这个核心。第二集团军的重大使命其实就是要帮助苏联西南方面军守住萨兰斯克至萨拉托夫的这段防线,有力支援朱可夫的苏联战略预备军守住下诺夫哥罗德至萨兰斯克防线,因而在防御不得不有的前提下,姚滨也有条不紊的进行防御作战部署。

分析地区有利地形占据有利条件、配置纵深兵力与兵器是防御作战的伊始任务,只有做好了这两点,然后才能根据实际情况进行防御计划的拟定、完善与推演。且还将同时进行的,还包括组织部队完成防御作战机动与后勤物资保障、合理组织周密的侦察与监视获得足够的情报支持、协同调度完成空地一体化防御强化防空作战部署、展开各种战役战术欺骗等等。当然作为军部作战讨论会议,显然无需考虑太多的战术问题,姚滨显然不至于需要在会议上详细的交代某某部队应该如何如何的细化防御作战方案、构筑何种有利阵地等,包括如何针对道路、通信、后勤与指挥等设施进行相应的部署与伪装等,也都是下级部队军事主官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作为军部显然更多的是需要考虑如何以积极有效的措施来打『乱』敌军的进攻行动,针这一环节,一般情况下的做法无非就是分割孤立敌进攻部队、破坏其后勤补给线、扰『乱』其通信指挥、切断其火力支援等,而在面对拥有较大兵力优势的进攻部队,需要更多强调的是要打『乱』其进攻节奏,使其各进攻部队不能有效协同。

围绕这一环节,姚滨自然需要安排第二集团军的军属特种营深入敌后方进行情报侦察与破坏,同时还要辅以心理战、电子战、空中遮断轰炸等等方式来打『乱』德军进攻节奏,需要通过有效的主动出击,扰『乱』敌军进攻组织,同时通过其他有效方式,尽量给予敌指挥体系压力。

大纵深的防御在苏军血淋淋的教训面前,已经向姚滨证明了这种方式在德军面前的低效『性』,因为不管是德国三大集团军群中的任何一支,他们都有巨大的兵力优势,蚂蚁多了也能咬死大象,更何况纳粹德军还不仅仅是一群蚂蚁,而是训练有素装备不错的士兵,所以姚滨不得不将纵深防御的任务交给苏联方面来完成,具有机动『性』高、灵活『性』强的第二集团军更多的是要在局部防御地区形成兵力优势,这样一来才能够遏制住德军梯次配置的进攻组合,面对德军疾风暴雨的进攻之下才不至于像以往的苏军那样,一条防线被打开缺口,就很快被德军扩大成了防御豁口进而一发不可收拾。

当然,灵活的防御是很相对困难的,姚滨也相信苏军的指挥官并不愚蠢,他们自然也知道被德军屡攻而破的纵深防御弱点所在,但不可不说的是,纵深防御是最有效的决死防御战术,部队的防御就像是链条一样,让德军啃掉一条还有一条,始终都无法高歌猛进,部队也不太需要组织有效的对敌侦查,各部队只需要恪守防线死战到底就行了。

然而对于第二集团军而言,显然不至于为了苏联人的一寸山河国土而死战不退,姚滨还想着能以最小的代价赢得这场防御战后迅速转为进攻,以德军意想不到的速度完成空前的反击,收获巨大的胜利来为第二军正名来着,所以他的防御部署就显然需要更为灵活主动,而这除了要求部队必须具有较高的作战素质和战场机动能力之外,情报的获取、战场的监视、迅速的集结与撤退、快速作战的能力等等方面都必须胜人一筹才行,而姚滨显然非常信任第二集团军任何一支部队的能力。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