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六零章 纯属意外

第二六零章 纯属意外

~aoye-<>-~远处的村庄渐渐映入了眼帘,夹道欢迎的苏联老少『妇』孺们都兴奋地在摇动手中的鲜hua,搜寻一圈倒也看到了几面不知道是手工制作还是存放时间太久的五星红旗,但不管怎样,卡尔拉什农庄的上千人都聚集在公路两旁欢呼,这样的景象还是挺壮观的。

“营长,尖刀班报告前方出现了阻塞!”通讯兵急声报告道,并很快就将前方的监控视频切到了中央显示屏幕上,让梁成能够一目了然。

画面中,尖刀班走在最前面的轻型轮式步兵战车已经不动了,周围都是兴奋难当的苏联人民,人群中只有寥寥几个背着ak-47步枪的苏军士兵在竭力维持秩序,不过他们也实在招架不住群众的热情,大人小孩都在往前面拥,宽阔的压缩得连步战车都通行不了,盛况可见一斑。

不用梁成多问,侦察营的车速就明显集体放慢了,没等多久,干脆就寸步难行了,这是什么情况?这条公路不是已经临时划拨给共和国陆军第二集团军开赴战场专用的吗?梁成脸『色』一变,一把抓过通话器便向一连连长吼道:“一连,怎么回事儿?怎么下来了?”

“营长,走不了,人太多了,把路都给堵住了!”播音器那头的一连连长也是直冒汗,这苏联人该不会是疯了吧,这又不是他们国家的人民军队,干啥玩意儿这么亲切,就像是看到亲爹似的。[]大国无疆260

“老子不管。两分钟之内要是车队还停止不动,老子……”梁成还没说完,一连连长就挂断了。嘟嘟嘟的忙音声中,梁成抬起头来正好看到视频终端『操』作员切换到的最新画面,堵在最前面的尖刀班已经下车了……

打开车门,快速钻出并展开,一连一班班长伍强上士顿时就被周围的景象给震慑住了,班里的其他士兵也都明显一愣,大伙儿都好奇的看着这周围一个个几乎枯瘦如柴的苏联人。几乎所有人都有营养不良的症状,面黄肌瘦活像是饿了上千年似的。

而同样,在这一瞬间“围堵”在周围高声欢呼欢笑的苏联平民们也都失声了,乖乖呀,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中**人长什么样,以前都风传共和国国力如何如何强大,其军队也都是如何如何强大得可怕,如今见到真人。上帝啊。怎么如此高大?

伍强所带领的这个侦察班隶属于第八机步师师属侦察营一连作战排一班,他们并不会担负渗透侦查、敌后破袭等任务,主要职责就是保护。所以是属于准作战力量,因而其武器配置也都是按照遂行多样化条件下作战而配,所以全身上下武装到牙齿的他们刚一下车就把周围的苏联平民给吓住了。住在后勤交通要道旁的这些苏联平民显然并不少见苏联军人,可中**人明显他们纯属第一次。

人类对某样事物的出现都会产生第一印象的效应,第一印象很多时候都会决定人类对事物的喜好或厌恶、亲近或恐惧等,而当前的情形很明显有些难以名状了,下车后就展开战斗队形的作战班八名中国士兵中,有狙击手、有机枪手、有通信兵、有火力手等。一个个都是头戴头盔、身着激光『迷』彩、脚蹬作战靴,浑身上下还有很多平民们看不懂的装备。但他们都知道,那黑漆漆的各式武器很先进,先进到可以眨眼间就能让周围倒下一大片。

“散开,散开!!”

身为班长的伍强当即下达了命令,连续吼了两声这才让全班战士们从错愕中反应过来,旋即所有人都像是无数次演练的那样,以轮式步战车为核心,在战车两边展开。

没有任何喊话,伍强通过班用无线电向全班下达了开路的命令后,荷枪实弹下车开路的中国士兵们也就不再客气了,枪口朝下的开始挥手示意周围的平民让开,见此状况的几个苏联民兵也终于反应过来了,也顾不得过来和中国士兵们之间交流交流,便一改之前的温柔,很快就用ak-47自动步枪推搡周围的围观人群,口中还大声的骂道:“滚开,滚开,挡着救兵的道路,伟大的苏维埃灭亡了,你们都没有好下场!”

在中苏两军士兵的开路下,道路终于宽阔了不少,不过热情高亢的这些平民让出了一条车道后仍然聚在一起围观,这可让苏军民兵气恼了,其中一个长官模样的顿时大红着脸,拔出手枪便冲天开火,一连开了好几枪,营养不良但不至于失去理『性』的周围平民们终于吓得退得远远的,有的小孩子甚至当场就被吓哭了,被大人们抱起来就赶紧作鸟兽散尽,被堵住的车队也终于重新上路了,但秩序不得不继续维持,连长命令作战排全排留下继续警戒,待全营通过后再跟上队伍。

“全体都有,以公路为中线,两侧道旁展开,维持秩序!”

伍强让本班乘坐的轮式步战车开到了路旁,随后便让全班在公路两侧持枪站岗警戒,避免在远处围观的苏联平民们又一次的涌上公路来造成堵塞。

而在另一边,明显维持交通秩序不力的几个苏军民兵可就倒霉了,听闻中国陆军部队被堵住道路后急急忙忙赶来的一个军官毫不客气的赏给了这几个民兵几大耳光后,没有直接枪毙就是客气的了,完事儿后还并不解气,看着不远处亲自来维持交通秩序的中国士兵,气儿就不打一出来,一脚就蹬在带头的民兵队长屁股上,大声骂道赶紧去驱散围观人群。

搂着ak-47自动步枪,被长官狠狠训了一通还挨了几个耳光的民兵们发狂了,搜刮肚子里所有的脏话骂语责骂周围的人群。可气的是竟然还有几个小孩还在模仿刚刚他们被长官扇耳光的场景,一肚子的窝火腾的一下就爆发了,三两步冲上去就要踹上几脚。几个小孩早就跑远了。

而在公路旁,一个作战排维持交通秩序的场景还是相当壮观的,刚刚责备自己手下民兵的苏军长官双手叉腰很是羡慕的欣赏着这些高大威武的中国大兵们,一身上下的装备都是那么的令人咋舌,手中的武器、身着的作战服、脚上的作战靴以及那些看不懂的挂件物品等,都给人一种高度武装的感觉,尤其是这些中国大兵头戴防护头盔还戴着传说中的防风镜。似乎每个人都配置了单兵电台似的,耳旁都挂着耳麦,士兵们不用走近就能交流……羡慕啊。

伍强自然不知道那个站在二十米开外的苏军少尉心里在想写什么,他看了一圈儿周围的情况后,拿起战术望远镜观看了四周一下,不得不说卡尔拉什这个农庄的条件很差,平民们居住的房屋都破破烂烂的,而且触目惊心的是,在远处的一块平地上。还有一些巨大的弹坑。估计是德国空军的杰作,继续往萨拉托夫前进,战争的痕迹会越来越多吧?伍强心中想着。将战术望远镜放回了挂袋里,枪口朝下的端着突击步枪慢慢的巡视在公路一侧,此时此刻侦察营的车队已经在公路上高速奔行。一辆接着一辆的快速通过这个热情得有些过分的卡尔拉什农庄。

没过多久车队就很快通过完毕了,在通报连长后,作战排登车也出发了,留给周围围观的苏联平民和民兵们一阵尾气味儿便很快离去,轮式步战车刚刚驶出农庄不久,收拾着武器的伍强心里就犯怵了。靠在椅背上,他一边擦拭着突击步枪一边想着离去之时那些苏联平民的目光。狂热的兴奋中夹杂着一种渴求与希望,可他们生活得是如此那般的疾苦……

“嘿,班长,你在想什么呢?该不会想媳『妇』了吧?”笑呵呵着保养手中狙击步枪的贾思林耸动肩膀,提醒了一下坐在一旁假寐的机枪手李正,后者一顿,也接连点头,周围其他战士也跟着起哄。

“想个鸟的媳『妇』,老子是在想刚刚那个农庄的苏联平民们怎么大好日子里能有如此闲心,不去耕种劳作,却跑到公路上来阻塞交通,难道都吃撑了?”

“我看是饿昏了才对!”正在开车的驾驶员头第一个在无线电里说道。[]大国无疆260

“我觉得她们是没法去劳动,你也不看看,那些人除了伤残军人之外,大部分都是岁数很大的老人和『妇』孺,唯一具备劳动力的『妇』女能干重活吗?当然她们能做,可她们的任务貌似不是耕种,而是缝缝补补!”

聪明机灵的贾思林能当狙击手自然有他独到之处,他将擦拭得很亮的狙击步枪合上保险后杵在脚下,说道:“过了这个农庄就快到恩格斯城了,这个农庄应该主要是为苏军后勤被服、鞋袜等缝补而存在的,当然,更主要的作用是收养那些残废的苏军官兵!”

卖弄聪明才智的贾思林说的话没有让伍强听进去,他正埋头看着手中的战术显示终端,终端可以接受来自于全球卫星定位系统提供的精确定位和授时服务,而这个终端还能够在营一级内做到信息共享,所以他正看着调阅出来的地图,贾思林刚刚说得不错,过了卡尔拉什这个农庄,再往前正常行驶约莫一个半小时就到伏尔加河南畔的恩格斯城了,这座与萨拉托夫隔河相望的城市目前应该是苏军的一个主要军事要点,第八机步师要部署在萨拉托夫地区什么位置,那还得看苏联西南方面军的安排。

被烈烈太阳曝晒的碎石公路很快就在车队的奔行下烟尘滚滚,从空中俯瞰下去,就好像是一条泥黄『色』的巨龙正在狂奔似的,为了行车安全,车辆间的间距被拉得稍大了一些,同时还打开了应急车灯以提醒后车注意车距,而第八机步师师属侦察营通过卡尔拉什农庄之后,就在苏联民兵预备部队通报下知道中**队快要赶到恩格斯城的苏军西南方面军终于喜出望外了,刚从阿斯塔纳飞回萨马拉后不久又辗转来到萨拉托夫坐镇指挥的苏联西南方面军总司令崔可夫元帅兴冲冲的要亲自赶到恩格斯城欢迎中国陆军的到来。

被两座大山所围绕的萨拉托夫位于低洼平原地带。在鞑靼语中也就是黄『色』山城的意思,在萨拉托夫城的东面便是川流不息的伏尔加河,河对岸便是萨拉托夫的卫星城市——恩格斯城。连接这一大一小两座城市的桥梁并不多,除了一条双线铁路大桥之外,就剩下一座1940年才在中国川西道桥集团中亚公司承建下修通的斜拉公路桥。

另外的两座年代久远的桥梁不久前又被德国空军轰炸了一番,各自挨了一枚重磅航弹后桥面被炸断,修复的代价很大,所以也就没有再行修葺,苏军集中了防空力量来守卫好质量很好的斜拉公路桥和铁路大桥。密集的防空炮火也『逼』迫得德国空军根本不敢前来轰炸,因为这里还布置了苏联人视为宝贝的中国制造的地对空防空导弹,用轰炸机高空实施轰炸也都不可能。

当初hua费了苏联人400万人民币外汇修建的斜拉公路大桥还用了一部分共和国国家投资银行的对苏贷款才完成了修建,这条拥有双向六车道的大型斜拉公路桥在正式通车当天,便高高挂起了已故的前苏维埃领袖斯大林的亲笔题名——友谊大桥,此名似乎是为了见证中苏之间的友谊,为了修通这座大桥,来自共和国四川的上百名技术人员和多名工程师为此奋战了上百个日夜,也是因为这座大桥。还缔结了两座城市的友好关系。因而友谊大桥可谓是实至名归。

莫斯科战役期间,德国西南集团军群的就曾组织过航空兵力对这座气势恢宏的斜拉公路大桥实施轰炸,那时候这座大桥还曾挨上了一枚航空炸弹。炸弹命中在了桥头位置,并未造成太大的创伤,用钢筋水泥修复之后这座大桥迄今就没有再遭到任何打击了。倒是德国空军为了这座大桥前后损失了不少轰炸机。

共和国陆军第八机步师师属侦察营开入恩格斯城的时候,时间已经快要接近中午了,而随着越发接近战区,已经高度提高警戒力度的侦察营官兵们很诧异的发现理应人口更多、拥堵更甚的恩格斯城,丝毫没有拥堵,而且围观的人也没有几个。举目四望能够看到的除了军人之外,冒着滚滚浓烟的军工厂倒是能见到不少。公路两旁都是挂着笑意的苏军士兵。

车队不得不又一次停了下来,这一次却并非是平民的拥堵,而是车队在穿行过城区往友谊大桥驶去的路上,碰见苏军设下的路障了,什么叫做战争景象,刚一下车的伍强就算见识了,已经可以远远看到的大型斜拉桥就在远方,而在这距离尚且很远的地方,苏军就布置设下了很多的防御工事,在道路两侧的高楼上,就能够看到防空作战用的大功率对空探照灯,城区外的山头附近还能看到用伪装衣覆盖着的大量防空高炮,苏军俨然是把友谊大桥当成了宝贝,所以严加看守之下,任何通过的车队都需要检查也自然是合理的事情。

中苏哈三军联合作战司令部刚刚成立不久,军队之间还并未有统一有效识别证件,但设置路障进行例行检查的苏军守桥部队也并非是要检查检查这支远道而来的友军,叽叽喳喳和侦察营翻译交流的苏军长官笑呵呵的还冲部队挥手致意,紧跟着在公路的两侧,就挂出了红底白字的横幅,竟是中文所书写的——“热烈欢迎中国陆军第二集团军!!”。

更加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正通过翻译和苏联西南方面军第12守备旅也就是守卫这友谊大桥和不远处那座铁路大桥的旅长卡斯卡夫大校沟通的侦察营营长梁成中校,竟看到了不远处在众多苏军将军簇拥下走来的一个人,这个人他当然认识,早就分发下来的苏军将领资料中就有他的信息,他就是苏联西南方面军总司令崔可夫元帅。

一个苏联元帅前来迎接一个中国少校?梁成不得不说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拉伸了一样,明显感觉自己的身高像是突增了一截一样,怎么看都觉得自己要比崔可夫都还要伟岸几分,当然,这种错误的感觉并未持续太久,他便在参谋长的提醒下回过神来,共和国陆军第八机步师师属侦察营营长梁成少校、参谋长付银奇上尉、翻译官苏威少尉等中方官兵顿时就齐齐向走来的崔可夫等人敬礼,从军衔上来讲,对方走来一群最低级别都是少将的大佬,而中国陆军这边最大的也不过是少校。aoye-<>-第一时间更新崔可夫自然认得中国陆军的军衔,他没有认错人,三两步就带着满脸的笑意走到了梁成的面前,回了一个中国式的军礼后,微笑着打量了一下装束不错的中国陆军少校,又看了看一溜儿停成两排的中国陆军先头部队军车,主动伸出手来和梁成握手,等候这一刻的苏联战地记者们很快就开始发威了,咔咔咔的不停照相拍摄,手握着手并肩而站,身高要比崔可夫还要高出一些的梁成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少校,率领而来的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侦察营,在共和国陆军十三个集团军里比自己这个侦察营牛气的多得是,崔可夫应该迎接的是第二集团军的军长级别人物,犯得着让一个元帅来迎接自己这么一个小小的少校么?

灯光闪动,中国陆军少校和苏联西南方面军元帅的微笑和两人身后的友谊大桥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当然最好的背景映衬,还是画面一侧整齐停放开来的中国陆军战车,以及那飘扬的中国国旗与军旗……

~aoye-<>-~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