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六一章 做人的差距

第二六一章 做人的差距

~日期:~11月05日~

,nbsp;5月10日深夜22点05分,伴随着共和国陆军第八机械化步兵师最后一辆毕车驶入营区,第八机步师正式成为共和国陆军第一支进入萨拉托夫战区的部队,而几乎与此同时,共和国陆军第二集团军其余各部在规定时限到来之前,也都远离了哈萨克斯坦边境进入到了苏联萨马拉地区。(,给力(1_1)

根据联合作战司令部的最新命令,将承担重要防御作战任务、有效支援苏联西南反面防御下诺夫哥罗德至萨拉托夫南段防线的第二集团军,应尽快进入萨拉托夫地区参与作战,所以在第二军主力进入萨马拉地区不久,就紧跟着沿第八机步师行军路线,向着萨拉托夫狂奔而来,速度最快的便是紧跟在第八机步师后的第七机步师。

当然,此时此刻的萨拉托夫城内已经不再像往昔那样黑『色』沉寂,共和国陆军的到来让这座原本就已经高度军事化的重工业城市更显得厚重刚劲,第八机步师被安排在了萨拉托夫以南10公里的驻扎,在此之前苏联西南方面军后勤司令部已经为这座兵营配置了最好的一切,他们架设了输电线、铺设了供水管道、兴建了大量的移动式营房等等,总而言之,拮据的苏联西南方面军很是“好客”的欢迎第八机步师的到来,不过受制于他们的条件的确太简陋,所以偌大一个营区看起来还是很简陋。

部队不可能驻扎在一个地方,而且苏联西南方面军也确实不知道共和国陆军一个机械化步兵师到底有多大的规模。他们还按照自己的装甲部队进行了优化百分之二十的估算,结果还是低估了第八机步师的规模之庞大,仅仅是装甲团和一个机步团就把他们准备的营地给用掉了,以至于第八机步师其他部队还得自行寻找合适的场地进行野外宿营。好在作为野战集团军,而且以前第八机步师就常年驻扎在自然条件比较艰苦的共和国西北地区,所以这点困难根本不足为奇,短短几个小时,第八机步师其余各部就在其工程兵部队的努力下住进了野战军营里。[]大国无疆261

萨拉托夫作为一个伏尔加河下游的重要工业城市,在机械加工制造、能源化工、车辆装备等等方面在战前也都是比较繁荣的,所以在这座城市以南的伏尔加河河畔就有好座火电站,以前这些火电站除了要承担萨拉托夫以及其周边卫星城市供电之外。还有足够的电力向毗邻哈萨克斯坦的萨马拉边境地区供电,而战争爆发后为了满足更为庞大的军工生产,火电站进行了扩建,新增了多台蒸汽发电机组以增强发电能力♀些电力绝大部分都通过电网输送到了利佩茨克、斯大林格勒甚至是莫斯科地区。

战争是个好东西,至少德军攻陷了大片苏联城池之后,这些密集的火电站终于可以歇一歇了,它们巨大的装机容量显然与较少的用电需求根本不匹配,以至于在萨兰斯克战役打响的时候♀些火电站当中还有一半的发电机组处于“休息状态”,而这还得归罪于苏联持续已久的城市宵禁政策,一到夜里小至农庄大至城市,都需要进行严格的灯火管制以避免为德国空军所发现。或者间接提供了地面指引,就连夜里进行生产的军工厂也都进行了严格的灯火隔离。因而只要天『色』变黑,苏军控制下的地区基本都是黑漆漆的一片。

然而。5月10日的萨拉托夫却难得的灯火通明了,在南郊的发电站发电机组也终于全员上阵拼命发电,一开始萨拉托夫守备司令部电力供应管理处的值班军官还不以为然,他们计划在原来的基础上增加20%的发电量应该就足以满足共和国陆军部队的夜间供电需求,可他们又严重低估了中国陆军的耗电能力,这支据说到哪儿都需要带着移动式发电车组的部队好不容易停在了城市附近,显然并不会消继续用发电车来轰轰隆隆的供电,接入城市供电电网的负荷很快就超过了苏军的想象,为此,一边惊呼中**队太耗电的同时,他们一边赶紧电令发电站增加发电机组。

数字化重装部队对电力的需求不是一般的多,在新军事改革之前的后勤装备部就曾对第一支组建的数字化机步师进行过电力使用测试,结果他们发现,一个不足两万人的数字化机步师在实战背景下,其单日人均用电量几乎是城市居民的10倍,而且如果是参与到重大军事行动,尤其是在进行高节奏的攻防作战条件下,用电量更为惊人。1(1

而更加令苏军后勤军官们想不到的是,供水也出现了问题,他们满打满算的计算共和国陆军第一支部队,就算有两万人到来,因为长途行军之后的解乏和梳洗等,他们预估每名中**人饮用、沐浴以及其他使用,也总该不会比五万人口小城市的供水需求还要大,所以他们便按照三万城镇居民夜间用水标准提供自来水供应,结果自然不够,苏军的联络军官惊讶的发现,中国部队士兵们不仅要喝水吃饭洗澡,就连车辆装备也要“喝水洗澡”,尤其稀奇的是,中**队似乎随时做好要打仗,野战炊事车、供水车等都要进行储水准备,所以这样那样的用水,苏军提供的供水量显然少了些,不得已之下,苏军守备司令部赶紧将城区部分居民的供水切断,这才满足了这支既耗电又耗水的部队需求。

随着第八机步师的进驻,中苏两军部队之间的差异在碰撞间很快又出现了新的问题,苏联经历战争太长时间了,他们的军民粮食补给都基本依靠从哈萨克斯坦、伊朗乃至共和国购买,而苏联西南方面军的粮食储备又并不多。所以苏军宁肯暂时让自己的部队官兵和平民们吃黑面包、啃土豆,也拼凑了一些看起来像模像样的蔬菜和肉类作为食物补给提供给第八机步师,然而肉太少、菜太老,煮出来的东西不亚于中国农民喂猪的猪食。有些青菜都老得生茎黄叶了,苏军还当它们是宝贝,采摘而来当成军需物资,因为他们实在找不到青嫩的蔬菜和猪肉牛肉羊肉等犒赏中国援军。

饮食文化不同造成的误会也自然没什么,第八机步师全体官兵离开哈萨克斯坦奔赴苏联之前就已经做好了打艰苦仗的准备,可面对热情好客的苏联军民们的热情犒劳却又不得不接下来,部队本来就随行带来了足够维持两周的生活补给,而且随着第二集团军的正式开入战区。后勤物资会源源不断的送来,因而第八机步师官兵们是根本不需要吃这些不合口味儿的食物,尤其是那些牛肉,都因为时间太长发霉了。苏军都没舍得吃,可见条件之艰苦。

出发前,第八机步师就应集团军军部命令,做好了要不依靠苏联一针一线帮助而展开作战的准备工作,所以在进驻萨拉托夫之后。他们顶多对当地有电力、供水这两方面的需求,毕竟如果第八机步师自行发电需要消耗太多油料加重后勤油料补给压力,供水如果让防化部队自行搜寻合适取水地点并进行化验之后抽取使用也很麻烦,所以在供水和供电方面第八机步师就没有客气。然而就是因为不客气,反倒让苏联方面咋舌不已。一个个都拉长了脸惊呼这他娘的才一个机步师,往后要是一个整编的集团军甚至是更多。那还得了,苏联人干脆都去搞后勤得了。

喝水要喝白开水、吃饭要吃白米饭、吃菜要荤素营养搭配、睡觉要舒适干净、干啥都要狂耗电力……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在苏联联络军官们暂时撤离第八机步师三大军营回到各自驻地后,他们就很快把中国“少爷兵”们的种种习惯给风传开来,吃喝拉撒睡以及各种各样其他配置在让他们大开眼界的同时,也让他们唏嘘不已,因为不少联络军官撤离之前,有的中国士兵竟然还在用黑小盒子(单兵战术电脑)在玩得不亦乐乎,甚至还要和这些苏军联络官们拍照留影,一阵白光闪过,他们就赶紧逃似的离开,中国人那也不知道是啥的机器,竟然能不酮的闪光拍照,照得人眼睛的晕了。

“少爷兵”的绰号很快就不胫而走,苏军内部几乎到处就开始传播起各种各样的谣言版本,什么中国士兵吃得比餐馆里都还要好,睡的也是充气式床垫,喝的不是白开水也会是各种饮料比如可乐,穿的衣服就更好了据说内衣裤都是纯棉的,而且在不断的传播间,苏军官兵们终于知道为何电力供应吃紧了,因为苏军官兵累了也就是有个窝躺下就行,中国士兵的营房可不简单,『奶』『奶』个熊的,竟然还有自动空调、冷光灯、220v供电『插』座等等,临睡前这些中国士兵们都还要晚上一会儿电脑、电子游戏机(实则是在借助单兵战术电脑熟悉战区情况),而且中国人的大量高精尖装备,什么主战坦克、步兵战车等等,他娘娘的,居然也还要充电,所以这些苏军联络军官们给出的总结印象就是,吃喝讲究、起居优渥、娱乐开放、装备先进,另外再加一个,电缆特多(数字光纤)。

但不管如何,共和国陆军第八机步师终究还是来了,共和国出兵出兵吼了千百日,这回总算是让苏联人看到了真章,可这第八机步师带给他们的印象也确实太逆天了,这些成天到晚都想着如何拿着铁皮喇叭向苏联军民们高喊口号鼓舞斗志的苏军中低级别军官们,自然而然能看到眼里的,只有羡慕和嫉妒,同样是人,可做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而差距更大的地方还不仅如此,让苏联中高级军官及将领们也都感到惊讶和羡慕的,则是第八机步师的师部了,第八机步师师属侦察营在进入萨拉托夫不久之后便第一时间寻觅了一个好地方作为第八机步师师部的临时驻地,这个驻地可不简单,是临近萨拉托夫火车站的一个仓储区。一个中国物流企业空置出来的钢筋混凝土结构仓库本来是用作于存储易燃易爆品的,可听说祖国的军队来了,二话不说就赶紧把这个结构扎实且抗轰炸能力不错的仓库给腾空了出来,以前任苏军凭萨拉托夫守备司令部如何苦口婆心的征用。但都忌惮对方的华商身份而不敢动粗,可谁想到这铁公鸡一般一『毛』不拔的中国商人折功夫就拱手将仓库给腾空了出来。

这个仓库并不简单,除了地表上的建筑是采用高标准钢混结构修筑之外,其地下还有两层,这专干投机居奇买卖的不良华商所修建的地下两层仓储面积很大,而且看得出也是费了很多建材修建的好家伙,而经过第八机步师布置之后,这地表一层地下两层的仓库很快就成了第八机步师的师部所在地。仓库的楼顶上也旋即覆盖了一些苏军官兵根本看不懂的“伪装衣”(电磁屏蔽),另外还精心布置了一些通讯天线和锅盖(卫星地面接收站),还通过粗黑的电缆(数字光纤)其第八机步师其他部队连接起来。

更加让在周围看着的苏联官兵们感到纳闷的是,在上峰的命令下他们赶来为第八机步师师部提供安全保护。包括维持周围的秩序、预防德军空袭等,可第八机步师基本把他们当成了空气一样对待,构筑工事的、架设设备的等等来来往往每一个正视他们一眼,直到苏联西南方面军总司令崔可夫元帅所乘坐的车队驶抵仓库外的物流大道旁,在高压带电滚筒铁丝网一侧持枪警戒的中国士兵才拉了拉耳旁的耳麦嘀嘀咕咕的说了一通。而与此同时,布置在周围的摄像头(红外态势感知器与光学监视仪)还在左转右转,像是看着一群来犯之敌一样把车队拍摄了个遍。

不多时,共和国陆军第八机步师师长左平、师参谋长裴扬以及其他军事干部就齐齐出现了。拦在进出道路上的路障也被撤去,一脸笑意的左平少将和翻译并肩而行。很快来到了崔可夫的跟前立正敬礼,不管如何。崔可夫目前可是中苏哈联合作战司令部副司令,根据共和国中亚战区司令部命令,第二集团军到了萨拉托夫之后,还得在崔可夫的命令下行事不得『乱』来。

夜还并不深,周围的布置的高压钠灯照『射』出来的橘黄『色』灯光让一脸喜『色』的崔可夫更显精神百倍,他看不懂中国陆军的指挥部布置,除了欣赏之外,他在回礼之后也自然通过翻译向左平问了些问题,一行人很快就消失在了门口,留给双方警戒部队的只能是一个个背影。

帕布柳科夫少绪为崔可夫元帅警卫部队的副队长没有跟着走进第八机步师的师部,共和国陆军第八机步师的师部布置得很特别,像是不会呆太久一样,门口一左一右持枪站立着两名哨兵、岗亭内还跨立站着一名值班少尉,少尉的身后铝合金桌上貌似搁着一台电话和一个登记本,侧后方还布置有重机枪阵地,另外在师部周围还有固定的巡逻队,做着随时都要开火准备的两辆步战车也像是假寐的老虎一样在一旁小憩,更远处还有覆盖了伪装的导弹发『射』车、车载速『射』高炮等等。

酷爱中国古文学的帕布柳科夫对自己的普通话交际能力很有信心,他掏出了烟盒来,拿出一支烟慢慢走到岗亭前,看了看守在门口能够像是标枪一般杵在地上巍然不动目不斜视的中国哨兵,他们的装备看上去就很贵很精良,但他并不会愚蠢到散烟给他们的地步。

“中国少尉,你好!”帕布柳科夫并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也只能用这种一个开场白来和岗亭里双手背着后背跨立站定的少尉说话。“抽支烟?”[]大国无疆261

“少校,这里禁止吸烟!”中国少尉回绝了帕布柳科夫的好意并摆了摆手,似乎要用手势来加以说明。

“不抽烟也行!”帕布柳科夫一点儿不害臊的将烟放回烟盒并揣进兜里,他其实也不抽烟,所以他稍微走近了些,道:“非常感谢你们的到来,作为友军,我能请教几个问题吗?很简单的,就是关于他们的!”

帕布柳科夫说完,特意指了指门口两旁站着像是石化了一样的两名哨兵,而少尉知道对方不是要问什么特别的问题后。便勉强点了点头,帕布柳科夫赶紧就说道:“我很好奇贵军的单兵装备,衣服的颜『色』和图案怎么是那么的,伪装效果怎么如此之好?”

“那是激光『迷』彩作战服。防火防割透汗,能与周围环境较好融合!”少尉带着帕布柳科夫来到了一名下士哨兵面前,让帕布柳科夫伸手『摸』了『摸』哨兵作战服的材质。

“那你们的这种头盔怎么会是这样的,看起来应该很重?”帕布柳科夫指着哨兵的头盔问道。

少尉却径直摇了摇头,道:“这并非是钢质冲压而成的头盔,而是使用特种复合材料制成的轻量化防护头盔,重量很轻并不会带给头部和颈椎太大的负担,而且能够有效抵御近距离的爆炸破片、冲击波。在一定的距离上,能够不被步枪和****子弹所贯穿,可对士兵头部起到较好防护效果!”

帕布柳科夫暗自点头,又绕着依然纹丝不动的哨兵转了一圈儿后。避开了可能不会得到回答的要害问题,比如说哨兵手中的步枪『性』能如何之类的,而是问道:“你们的这种作战靴应该也不会太重?也是特殊材料制作的?”

少尉这回点头了,他让帕布柳科夫蹲下来,指着哨兵脚上穿着的作战靴说道:“这是防滑夏季作战靴不仅轻便而且透气排汗。主要重量来自于鞋底加载的防刺钢板。”

少尉又指着哨兵膝盖上的护膝具、腿部的****套、腰间的武装带以及武装带周围的挂袋,包括胸前的一些挂件等都进行了介绍,而孜孜不倦看得很是认真的帕布柳科夫最终还是问了一个很棘手的问题,他指着哨兵挂在左脸脸侧的高辨战术通信耳麦笑问道:“这个该不会是拿来听歌的?”

“当然不是听歌的。而是用来沟通交流的!”少尉带着帕布柳科夫绕到哨兵的身后,指着放在哨兵肩部一个挂袋里类似于“手持式对讲机”的一个有较长天线的黑『色』小盒子。解释道:“这是单兵通信电台,一旁的小挂袋里存放的是备用电池组。”

“那这是用来挂东西的?”帕布柳科夫指着哨兵头盔右侧位置的挂架。也就是哨兵右眼上方的头盔帽檐位置。

少尉迟疑了一下,只是笑了笑并不说这是干什么用的,这里可是挂红外热成像仪、微光夜视仪、单兵视频监控仪等多个先进侦查和夜视器材的地方,而知道问错地方的帕布柳科夫也尴尬的笑了笑,指着哨兵持枪警戒的手提出一个绕过尴尬问题的小问题:“这大概就是战术手套了,听说能够防火防割,而且用于绳降的时候具有较强耐磨『性』,不会让士兵的手被磨破?”

帕布柳科夫这回是在明知故问,这种战术手套共和国很早就没有列为军队专用品,只要有钱就能买得到,不过少尉依然补充道:“的确像你说的那样,戴上这个,我们可以在战时维护枪械,比如更换枪管、替换部件等之时,不会因为怕烫而需要戴上专用的手套来完成更替工作,减少不必要的非战斗耗时!”

帕布柳科夫不得不承认自己长见识了,苏联的士兵往往从农民或工人或学生征召而来后,稍加集结起来进行一下队列训练,如果时间紧张队列训练甚至是『射』击训练都会被省略过,直接发放一身军装鞋袜被服等,头盔啥的根本没有,扔给一把ak47自动步枪就直接上战场了,哪儿像共和国的士兵,一个小小的下士就武装得如此奢华,但就是不知道战斗力如何。

“那你们认为,像贵军这样的一个机械化步兵师,相当于几个德军步兵师或装甲师的战斗力呢?”帕布柳科夫笑着开了一句玩笑,他知道这无伤大雅。

少尉又不作回答,而是笑了笑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岗亭内站定,就像老僧入定一样石化成了一尊雕像一样一动不动,自知无趣的帕布柳科夫也只好笑了笑离开了,心里直感叹这中苏两军的差距,看来不仅仅是少尉与少校的军衔差距啊!(未完待续。。

,aoye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