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六四章 靠自己

第二六四章 靠自己

中苏两军联合作战讨论会议首次会谈持续到了深夜才宣告暂时结束,中方将领回到第二集团军军部之后,刚一用过夜宵,集团军作战参谋长姚滨便立刻举行了讨论会议。

无独有偶的是,在中方一行离去之后,苏联西南方面军总司令崔可夫便让参谋长华西里夫斯基来到了他的办公室,萨马拉才是苏联西南方面军的总后方所在,崔可夫需要回去盯着,而且自出席在共和国香港举行的世界反法西斯多国首脑会议以来,基本已经得到国内各方承认的朱可夫即将到萨马拉视察,随后还要到萨拉托夫来“慰问”助阵的共和国部队,所以崔可夫需要赶去“接驾”。  承认朱可第二六四章

靠自己夫的统帅地位基本已成为不可撼动逆转之势,崔可夫也没打算在国家危难之际小肚鸡肠了,而且照着白天会议的架势,中方的将校们也都不是不讲道理的,军人之间显然要比政客更容易沟通协调,因而崔可夫决定把统筹协调两军协同作战的重任全部交给华西里夫斯基负责,或许当前的苏联高级指挥将领人才中,也就只有他具备这样的能力。

灯光泛黄,照『射』在严肃的崔可夫脸颊上宛如染上了一层金『色』,和华西里夫斯基站在沙盘前已经好几分钟,崔可夫都在看着沙盘没有说话,华西里夫斯基也并未主动开腔,时间滴答滴答的溜走了不少,崔可夫才趴在沙盘边沿。直接用手在萨拉托夫这座“城市”上狠狠一戳,旁站的华西里夫斯基顿时就眉头一跳,显得有些惊讶。但旋即又恢复了常态。

“参谋长,这里!”崔可夫侧头看了华西里夫斯基一眼,指着萨拉托夫说道:“萨拉托夫的重要『性』我不再多言,从一开始的顽强防守到如今的局面稍稍改观,我们坚持的很辛苦,终于盼来了救兵,第二六四章[]大国无疆264

靠自己但由于中方实力并不明朗。所以也不能一概而论的判定我们的反攻时机已经到来。”

“从白天会议上,以及前些日子〖中〗国陆军进驻的各种迹象来看,〖中〗国人是值得信任的,他们的军队不会是到这里来旅游的,这一点你大可以放心,不怕分配急难险的任务给他们,就怕他们觉得咱们刻意冷落了援军,所以在制定防御计划、对峙计划、反击计划、反攻计划等等各方面,包括通信联络、后勤支持、指挥协同等。你必须持宽容、理解、友善的态度。不刁难、不强求、不软弱、不惧怕,凡事都应该更为积极勇敢的应对一切!”

“那你的意思就是,就当他们没来过?”

华西里夫斯基倒是很直接的问道。他还真是拿捏不准怎么指挥协调〖中〗国陆军,而且这该怎么指挥怎么协调,他都是头一遭。中苏两国之间在此之前还从未有过如此规模空前的军事合作,没有任何的案例和经验可供“临摹”。

崔可夫沉默了一下,现在的情况就好比自己打不赢一个强敌,邻居赶来帮忙,口口声声说是可以安排任由指挥,但这怎么好意思呢?更何况对方是〖中〗国。一个很顾及面子的神奇东方国度,客气也是谦逊的一种特质。谁知道这到底是不是开玩笑的。

“这个,这个先不急着给他们安排作战任务,什么任务都不要安排,先让他们熟悉一下地区形势,地形、气候等等什么都可以,安排双方军事交流也行,必要之时也可以让他们的代表到我们的一线阵地上观摩观摩,熟悉熟悉我们的情况,当然我们也要看看他们的实力如何……”

“那司令的意思就是,等他们主动请战?”

华西里夫斯基略略点了点头,这个方法倒是最合适的,尤其是像当前这种状况,〖中〗国陆军初来乍到显然也不适合立刻上战场,而且在此之前〖中〗国空军表现出来的强大让华西里夫斯基很有信心,他们的陆军还没适应好,空军就得再上阵,迟滞德军的进攻攻势也对苏联自己大有裨益,谁让目前因为召入大量新兵而显得青黄不接的苏军战斗力不太强,有〖中〗国人顶着,苏联终于可以喘一口气。

崔可夫不说话了,他其实就是这个意思,与其冒冒失失,还不如静观其变,再说了,共和国空军在此之前已经狠狠的收拾了纳粹德国,双方之间已经是结下梁子了,纳粹德国损失那么惨重,肯定不会再给〖中〗国人好脸『色』看,所以苏联方面只要老老实实的守着自己的防线,勤勤恳恳的准备好打反击,财大气粗的〖中〗国人迟早会忍不住先开口的。

事实上崔可夫推测得一点儿都没错,借用第八机步师宽敞的仓库底层改制而成的临时军事会议室,第二集团军作战参谋长姚滨拉开了第二军内部讨论会议的序幕,白天和苏联人没有吵吵闹闹,中方将校们基本都在听、在看,毕竟人家苏联人挨揍也挨出经验来了,显然要比共和国更加了解纳粹德国的各方面情况,当然拥有侦查技术和手段优势的共和国方面也有独到的地方,就比如说直接三维呈现在与会人员们面前的数字化地图。

苏联西南方面军参谋长华西里夫斯基说得并不错,纳粹德军一开始摆出的进攻姿态就是要一口吞掉整个苏联的萨马拉地区和喀山地区,这乃是苏联人最后的抵抗根基所在,二者失去其一,苏联人想抵抗都没法,因而德国南方集团军群按兵不动于斯大林格勒一带,对哈萨克斯坦西部边境阿特劳地区、里海东海岸地区乃至其腹地构成威胁。

而其北方和〖中〗央两大集团军群就像是两柄砍刀,南北协同的向苏联人最后的抵抗防线劈砍而来,攻势最猛的就属北方集团军群。而动作稍显缓慢但力度很大的就是〖中〗央集团军群。雄厚的兵力让德国北方和〖中〗央两大集团军群分散在数百公里宽的进攻正面上都不显得稀疏,尤其是〖中〗央集团军群比较骇人的摩托化军和装甲集群,活像是砍刀的锋利刀刃一样。不动则已,一刀砍下来自然是鲜血淋漓。

所以,目前还只有第二集团军这么一个重装数字化集团军进入战场的情况下,单单是德国陆军〖中〗央集团军群,十个满编步兵军、五个摩托化军外加一个装甲集群,哪怕都是老编制的步兵师规模,也就以一个师一万七千人来计算。第二集团军所将要面对的德国陆军〖中〗央集团军群也有七八十万的规模,再加上其他方面的力量比如说仆从国的兵力,号称百万大军也不足为奇,更有规模同样不小的北方和南方集团军群,所以两三百万的敌军杵在前面,搁谁身上都得思量思量,这两三百万头猪要杀光也空前费劲,更别提这还几乎都是德国陆军打遍欧洲所积累下来的老兵所组成的战争队伍,排成一排用机枪扫都得报废无数枪管。而且对方显然不会站在原地等着被割脖子。

第二集团军满打满算十万兵。加上还不成气候的苏联西南方面军和战略预备军,充其量也就一百万左右,而且苏军当中。尤其像西南方面军,不少部队都直接是以一个师直接扩编成一个军而成,一个以前战斗力就不怎么样的步兵师。拉来大量兵丁、装备一些枪械火炮等之后便浩浩『荡』『荡』的称之为一个步兵军,这样的队伍除了。号可以喊得震天响、必死之心如磐石,存在意义大于军事意义,当炮灰都还需要历练历练。

所以,苏联方面能打仗尤其是能打硬仗的部队并不多,否则朱可夫和崔可夫也不能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因为他们就很清楚自己的情况,能打的部队都几乎在下诺夫哥罗德和萨兰斯克死死支撑着防线安危。不能打的部队和一些勉强可战的部队暂时捍卫着不足轻重的防线,但可以预见的是,德军只要发起大规模进攻,那些根本就没有受过军事训练就拿着ak-47自动步枪上战场的新兵们,能像是稻草一样被割掉一茬又一茬,所谓的在战火中成长、在实战中崛起,都是他娘的屁话,人都快死光光了,活下几个老兵有鸟用。

如此一来,姚滨都是很干脆很直接的,把可以配合或者说是能够真正并肩作战的苏军兵力浓缩了一半,加上第二军的十万,也就勉强可算成六十万,而相比于德军的两三百万,比例大概也就在1:4至1:5之间,从“倍则攻之”的古代军事法典来看,作为进攻方的德军兵力优势还并不明显,要是在农耕文明的古代战争中,六十万大军守卫各种城池要点构筑起来的防线,让两三百万的大军前来进攻,只要粮秣器械足够,貌似守住的概率还挺大,可难就难在此时此刻已经不是刀剑弓矢称霸的农耕文明时代,飞机大炮坦克横冲直撞的机械化热兵器时代里,共和国方面虽然陆军已经数字化、空军基本信息化,但真能以一当十么?还没打过,谁知道呢?

中日朝鲜半岛战争中,第五和第六集团军是大出风头了的,当时作为唯一一支重装集团军参战的第六军战争巅峰时期也的确敢于向三倍于己方的日军叫板,可四倍以上,甚至更多倍数的敌人,共和国陆军建军以来还真没出现过同等战例,更何况除了正面的德国陆军〖中〗央集团军群,其南方集团军群还在几百公里之外的斯大林格勒虎视眈眈。

“根据计算机模拟推演,我军在防守之时是可以抵御四倍于我方的敌军进攻的,而如果较强的空中力量支援,那么这个数字还可以上浮,可成功抵御对手进攻的代价显然是我们所不能接受!”姚滨没有板着个脸而是一脸正常的说道:“而我们当前所要面对的困境就是,我们如何在优势敌军的面前争取战略主动权!”

争取主动?这话一出姚滨的口,一个挨着一个坐在一起的三个机步师师长顿时就不约而同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交汇了一下眼神仿诺惊喜来临。倒是坐在桌对面的第五装甲师师长秦川显得很冷静,节奏很明确的抽着烟没有丝毫表情,像是老僧入定似的波澜不惊。[]大国无疆264

坐在首位的代理军长罗富强看得很清楚。姚滨的话让某些人表情产生了变化,眉『毛』都跳了起来的第五空中突击旅旅长尤达健是最惊喜交加的,他恐怕没想过这么快就要亮剑东欧了吧,而炮兵旅旅长彭雪枫、防空导弹旅旅长杨思云俩个人也嘴角『露』出笑意,唯有后勤保障旅旅长赵飞全和工程旅旅长肖志鹏两人眉头一皱,像是遇到了什么难处,估『摸』着是在想。这么快就主动进攻,那后勤补给和战地工程压力自然陡增,其他人倒是无所谓,本该最积极的特种作战营营长胡凌要是搁在以前,绝对是摩拳擦掌,但今天什么都没做,只是微微伸了伸脖子,就像是看到了一只熟透了的北京烤鸭,生怕它飞走了。

不近视的姚滨自然也注意到了众人的表情变化。但他权当什么都没看见。反倒明知故问的问道通信营营长邓成武:“战区司令部什么时候能让第六军到位?安排给我们的强援第十军呢?”

邓成武心一诧异不过没有任何迟钝的就立马站起身来报告道:“接战区司令部通报,15日之前,第六军务必进驻阿特劳地区。第十军进驻乌拉尔地区。另,第十三军将不日向萨马拉挺进,快速反应第十一军则随时可以参战!”

中亚战区当前的陆军兵力也就五大集团军。而为这五大集团军服务的兵力也并不算少,共和国陆军大部分参战兵力还在哈萨克斯坦国内倒罢了,一旦进入苏联境内,哈萨克斯坦国防军就将全力保障后勤补给,共和国中亚战区后勤处安排的物资运输任务将由他们来全权完成,从油料、食品、弹『药』到人员运输、伤员转运等等方面。当然共和国方面也并不会袖手旁观。

所以姚滨并不担心部队的后勤补给问题,他过问的只是真正的强援什么时候赶来助阵。苏联西南方面军他是没法相信的,苏联人能坚持到现在几乎就是在拿国运做赌注,人海战术的疯狂也有保鲜期,姚滨不知道苏联人什么时候起会变得不再视死如归的勇往直前,寸土不让、誓死抗争的苏军一旦出现了信心动摇,那比泥石流还要排山倒海,所以关键时候、重大战役,还是得靠自己人。

第六军进入阿特劳地区显然不能帮上第二军的忙了,他们肯定是要“看管”住伏尔加河对岸的德国陆军南方集团军群,让他们不敢贸然北上增加第二军在萨拉托夫的战争压力,所以第六军顶多给第二军分压,短时间内也就只有第十军可以信赖,从乌拉尔到萨拉托夫都还算是苏联的后方,又有空军罩着,快速机动不成问题,第二军吃不消,第十军能够快速赶来支援,甚至中亚战区司令部可以考虑第二军和第十军联合参战,当然不能不考虑的还有一支强大的力量,那就是快速反应第十一军,这个昔日能够在二十四小时之内部署到共和国任何一个位置的快速反应部队,应急反应的能力堪称军队中的“119”可这支“消防部队”显然不到关键时候不会抛头『露』面。

有了第十军充当后盾,众人也都脸『色』一喜,按照共和国陆军新军事改制以后的编制规模和装备训练条件,第十军并非重装集团军,论战斗力应该算是乙级部队,综合作战能力显然没有第二军强大,这一点从以往两大集团军的联合对抗中已经有事实说明,不过也有例外的,第五集团军在参加朝鲜半岛战争之前,也不过是一支乙级战斗部队,原本第一集团军还准备关键时候顶上去,可谁想到这乙类作战部队也打出了一流的风采,收拾得小〖日〗本呜呼哀哉的,战后直接就升级了,所以第十军的存在也绝对不容小视,两军和在一起再怎么也有近二十万兵力,再有空军的鼎力支持,守住所谓的苏维埃最后防线应该不成问题,而如何守,身为作战参谋长的姚滨显然已有腹稿。

“德军兵力优势是最大困难,所以我军作战的先要目标就是改变这种兵力上的劣势,甚至是让对方的兵力优势变成一种劣势!”

姚滨指着三维数字地图上的两个点,一个是梁赞而另一个则是利佩茨克,在此之前,梁赞是德军北方和〖中〗央两大集团军群的重要后勤物资中转中枢所在,而经过共和国空军的一搅合,德国〖中〗央集团军群开始越发重视利佩茨克的作用来,姚滨点击了一下相关情报索引,利佩茨克和梁赞的火车站、铁路车辆段、重要铁道桥梁等的卫星侦察和无人机航拍照片就出现了,当然同样出现的还有那些依稀可以目视辨识出来的德军密集高『射』火炮,德国人不仅仅是在抢修物资运输大动脉,同时还进一步加强了防空火力部署。

“后勤是德军的一个命门所在,但目前空军方面反馈的情况是,他们再行组织大规模轰炸需要时间,而且难度也肯定会更大,且随着我陆军部队的参战,他们的战术支援任务将更为突出和频繁,所以我军需要依托空军的有力支援,完成一次较大规模的穿『插』反击作战,有力的消灭敌军一部并毁伤其后勤补给体系!”-第一时间更新目视众人,姚滨郑重道:“5月20日,详细计划会下达至各师旅,在此之前各部做好防范工作,密切沟通协调苏军,以最快速度熟悉战争适应战争!”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