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六六章 国之大事

第二六六章 国之大事

兵者,国之大事。

1947年5月16日,燃烧于苏德交战区域卡梅申一域的森林大火已经偃旗息鼓之时,这场看似会蔓延到无可收拾地步的大火终究还是在人为的作用下失去了蔓延的可能『性』,不过森林大火如何都无关紧要,因为在这一天,苏联战略预备军总司令兼苏维埃临时总记的朱可夫来到了苏联西南方面军的总部所在——萨马拉,很有意思的是,共和国联席会议参谋长庄佳明上将、哈萨克斯坦国防部长吉奥斯卡,也出现在了萨马拉,他们是在前一天就飞抵萨马拉的,当时也把苏联西南方面军总司令崔可夫惊讶得嘴都合不上,而现在,轮到朱可夫了。

难以置信,朱可夫原以为到萨马拉来视察顶多和崔可夫之间,磋商一下如何就中**队参战之后的形势,开展更为主动积极的作战,毕竟现在形势不一样了,背靠一个大财主,有钱有势不打紧,最关键的是财大气粗、军力强大,朱可夫离开喀山之前就想好了各种各样的说辞,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要让崔可夫服从自己,否则这个“临时总记”中的“临时”,就不知道何时才能摘掉。aoye

想好的万种说辞也不如此时此刻的场面震撼,朱可夫压根儿就没想到在萨马拉也能看到庄佳明和吉奥斯卡两人,这中哈两军高层人物不惧危险的跑到这儿来,是特意来给自己助阵,还是别有所图呢?朱可夫顾不得多想。一脸堆笑的就和两人相继握手拥抱。

萨马拉距离苏德交战地域不过数百公里,完全处于德国空军的轰炸机打击范围之内,所以苏联西南方面军司令部的指挥部主要部分均掩藏在地下,地表上的建筑也都掩隐于树林之中。经过精心的伪装,从空中很难看出个究竟来,而位于地下的会客室里,面积虽然不小,但对于朱可夫和崔可夫两人而言,都感觉太小了,整个会客室没有太好的装潢,钢筋混凝土的墙壁和承重柱等都未经粉刷处理。周围挂着些许地图和画像,再陈列几张沙发便构成了这堂堂西南方面军司令部的会客室。[]大国无疆266

见如此寒酸场景,朱可夫不禁回想起几天前还在共和国香港参加的世界反法西斯多国首脑会议,暂且不论会议召开的国际会议中心是如何的现代化和气派。下榻的酒店是如何的温馨和舒适,光是在往返酒店与会场之间,朱可夫透过车窗所看到的一切……强大而又繁荣的中国香港高楼大厦鳞次栉比,街道上是车水马龙,各种各样的商品是琳琅满目。人们在和平安逸的环境下幸福生活……

而现在,崔可夫的勤务兵连端上来的茶都不是什么好茶,但庄佳明和吉奥斯卡两人却并不在意,如此寒酸待客崔可夫也是一脸不好意思。见朱可夫也没有说什么,自当略过则个尴尬。

提前一天就来了的庄佳明两人在此之前已经和崔可夫有了交流。战争毕竟是关系到国家存亡的大事,中苏哈三方都显然必须“慎战”。苏联已经被卷入规模浩大的反法西斯卫国战争自然不用赘言,中哈两国无论是最高领袖还是普通平民,但凡理智的人都肯定会反对没有政治目标和战略价值的战争。

尤其是作为东方古国的中国,从战国时代就流传下来的《孙子兵法》就强调——“主不可以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致战”,更何况谁都知道战争是政治的延续,共和国显然不会没有战略目的的开启战端,因为进行战争就必须要将政治上的必要『性』和利益『性』高度统一,这才能做到“非利不动、非得不用、非危不战、合于利而动,不合于利而止”。

共和国为何要参加此次世界大战,从政治角度来讲,战争目的自然是为了实现共和国谋求世界霸权地位的利益企图,消灭当前极大阻碍且对世界构成安全威胁的法西斯轴心国力量,这一点可以从共和国年初公诸于众的国防白皮中找到证据,中称——“为维护国家利益与世界和平,中国有必要保持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力量,扼杀一切敢于威胁中国与世界和平的力量与组织。”

而这份白皮面世之后发生了什么?共和国先是参战后是召开反法西斯大会,同时完成大规模战争准备,而接下来还会是什么……

中国人自古以来都强调战争必须注重“掠乡分众,廓地分利”,也就是为了达到以最小代价赢得战争的目的,应夺取敌国的人力物力和其他资源来为己所用,不过这场战争进行到轴心国本土还需要时日,但在此之前,共和国也一样有方法让自己的付出更小一点,那就是“聚众而威加于敌,”也就是“拉帮结伙”打群架的意思,一伙人上去群殴对方一个,显然要比自己单打独斗省力得多,虽然自身本来就很强大。

从长远角度来讲,共和国一旦带领世界各国赢得了反法西斯事业的胜利,在战争中的领导作用将转化为战后的主导地位,战败国的战犯审判与战争赔偿、战后重建与经济恢复等等都将有很多方面是利益丰厚,所以即便当前共和国会付出很多来谋求胜利,但这长线投资的回报也必将是丰厚的。

哈萨克斯坦如此积极的目的也相当简单,那就是进一步深化中哈合作关系,虽然当一个附庸,但只要尽责尽力,显然战后利益分配上,哈萨克斯坦不会被亏待,而吉奥斯卡出现在这里也就成了情理之中的事情。

众人刚一落座,朱可夫心里就犯起了嘀咕,这中哈两军高层人物到了萨马拉,崔可夫却并未知会自己一声,这也忒不地道了。不过脸上他丝毫没有暴『露』出内心的小小愤慨,反而率先开启话题,再次欢迎两位将军的到访。

对于商人而言,时间就是金钱。而对于军队而言,时间显然比生命还要重要,所以庄佳明没有让朱可夫开启寒暄之类的冗长话题,便直接放下冰红茶,正『色』说道:“此次来访,我和吉奥斯卡是有共同目的的,根据联合作战司令部的报备,中方已经决定采取战争行动有效改善萨拉托夫地区的防御状况。而关于三军部队后勤问题……”

昨晚已经和庄佳明两人畅谈了数个小时的崔可夫『插』进话来,看了看朱可夫说道:“原则上我个人认为,后勤问题事关重大,中苏哈三方应在联合作战司令部的统一指挥与协调下进行合理的分工与合作。而当前司令部刚刚成立不久,各方面的职能建设还并不到位,所以我认为近期的三军后勤可暂时自行负责。”

崔可夫瞥见朱可夫喉结动了动似乎有话要说,便赶紧把剩下的话一口气说完,直道:“哈方目前并无作战部队参战即其后勤问题暂且不论,而中方的后勤补给问题。我方可以完成运输、装卸、安全防护等方面的辅助『性』工作,物资的调配与使用完全由中方做主,而我方的后勤问题则暂时仍由我方自行解决。”

军人说话办事果真是言简意赅直截了当,崔可夫的话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直接让刚开始还不知道这两个尊客突然到来所为何事的朱可夫立马就明白了,而且从崔可夫的话音之外。他还“读懂”了崔可夫的另一层意思,他立刻就转变了对崔可夫的小看法。心里还直叹崔可夫办事聪明。

朱可夫还没表态崔可夫就抢先发言,庄佳明二人相视一眼,吉奥斯卡依然闭口不说,而庄佳明心里一顿,也只能说到:“那么也就暂且这样安排,如果三方各自都有什么困难,不妨开诚布公的交流协调,只要我们团结一致,没有什么是不可战胜的。”

上午十一点许,庄佳明和吉奥斯卡一行就谢绝了朱可夫二人共进午餐的挽留邀请,乘坐各自的专机离开了萨马拉直飞阿斯塔纳,而两架专机消失在了湛蓝天空之后,朱可夫立马就侧身问道旁站的崔可夫:“他们真是来过问后勤这么简单?”

崔可夫耸了耸肩膀,道:“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来干什么的,昨晚傍晚他们才飞来的,连夜和我谈了三个多小时,都是讨论后勤问题,哈萨克斯坦看样子并不想直接出兵参战,至少暂时不会。”

朱可夫沉默了一下,扬了扬头,示意回去说话,二人倒也不避讳什么,直接坐上了一辆吉普车,这辆吉普军车还是当年美国对苏联援助的时候送来的,别看是美国货,浑身上下都是中国制造,只不过是在美国组装的罢了,『性』能倒也不错,很快就驶抵了司令部,刚一下车朱可夫就让人直接把饭菜送到会议室来,口气和动作就跟这里的主人似的,崔可夫默认之下,听命的士兵倒也干脆,赶紧敬礼离去。

一直以来苏联西南方面军的后勤补给都得较大程度的依仗自身的军工生产,集中在萨马拉的苏联兵工企业也很多,喀山也是一样,但同样的问题就是轻工产品太少,打了这么久的仗,苏联盛产粮食的地区都丢掉了,连生产粮食的农民也都不得不提枪上阵杀敌,所以食品方面很依赖与哈萨克斯坦和共和国的贸易,而且最近正逢共和国陆军大举开进战区,苏联方面也不能太寒碜了。[]大国无疆266

掌握着共和国对苏战争贷款的朱可夫特意拨付给西南方面军一笔款项用于增购物资,崔可夫便划拨出了两千万元来大举购买各种食品,土豆、玉米、红薯、面粉、罐装肉等狠狠的买了不少,倒也让萨马拉地区的军民稍稍改善了一下伙食,所以朱可夫二人刚到会议室坐下不久,两名士兵便端着餐盘送来了食物,有排骨土豆泥、浓香白菜汤、煎炸牛肉团等,酷爱肉食和甜食的两位元帅也顾不上客气了,风卷残云间就将食物消灭干净。

没有富裕国家那样娇气,朱可夫俩人直接用手抹了一下嘴角,权当是擦嘴了。让士兵将餐盘收走后,而打了个响亮饱嗝的崔可夫当即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已经很久没吃得这么舒坦了!”

“以后会吃得更好!”同样很饱的朱可夫随后就回应道:“总有一天苏维埃共和国所有人也能像中国人那样不愁吃穿!”

崔可夫只能笑笑,这话听起来是挺顺耳,不过在当前的这个形势下。还是挺遥远的一个目标,得先战胜法西斯德国才行。

“对了,庄上将没有表示过什么吗?”朱可夫用牙签挑着牙,略显悠闲的问道。

“这个……”崔可夫咧了咧嘴,回想了一下从见面到送别之间所有和庄佳明会面场景,回想他所说过的每一句话,突然像是想到了些什么。“我想起来了,庄上将问过我。大火会不会烧遍整个苏维埃,一开始我还以为他在说森林大火的事情,不过仔细一想,这大火已经没有进一步扩散的趋势。估计也就把卡梅申那一带的森林给烧个精光,哪儿可能烧遍整个苏维埃。”

“他是话里有话!”

朱可夫将用过的牙签扔进垃圾桶里,端起茶盅咕噜噜的就喝了一通,喝完后才意识到这茶盅怎么像是不到半个小时前庄佳明面前摆放的,位置都没动一下。更别提茶盅里的茶水了。

“吉奥斯卡部长从头到尾就没怎么说过话,不过昨晚宴请他们吃饭的时候,他似乎对我们提供的食物过敏似的,压根儿就没怎么吃!”崔可夫继续回想出了一些画面。哈萨克斯坦国防部长此行真真切切演绎了一个词——“跟班”,话都没说几句。想找到一些奇特之处还真是挺难的。

“那他就没有再多说什么特别的话,我是指庄佳明上将!”朱可夫好奇的问道。

“其他的?”崔可夫皱起了眉头苦苦回想。脑海里开始回想所有见面的场景和对话内容,终于让他想起了一句话,对话就发生在昨晚晚宴的饭桌上。“昨晚吃饭的时候,吉奥斯卡部长并不怎么动筷子,一开始我还以为他需要刀叉或者其他什么的,我还让他不要客气有要求就尽管提,可他笑笑还是不怎么吃,过了一会儿庄佳明就用普通话语速很快的说了吉奥斯卡一句,好像是——‘别挑食,浪费了多可惜’。”

崔可夫话音刚落,朱可夫就立马触电似的站了起来,他一下子就懂了,上午的会谈伊始,他并未怎么说话,全是崔可夫在和庄佳明两人交流,当然主要是和庄佳明直接对话,而且当时朱可夫也满以为崔可夫已经有所斩获了,可现在看来,问题还挺大。

朱可夫沉思着慢慢踱步起来,看得崔可夫是心惊肉跳,难道中哈两军高层人物突然造访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还有什么深意啊?崔可夫感觉自己脑袋都快要炸了,东方人的思想就是复杂,中国人传承几千年的弯弯绕绕兜圈子思想,简直让崔可夫像是一头扎进了渔网兜里,越理越『乱』、越挣扎越痛苦。

走了几圈儿后,朱可夫突然停顿了下来,转过身冷冷的看着崔可夫,说道:“上午我清清楚楚听到庄佳明上将说,共和国陆军已经决定采取有效的战争行动来改善萨拉托夫地区的防御状况,这么说他们就已经有了军事行动计划,你难道不知道?”

崔可夫立马两眼一鼓,他拔凉拔凉的心顿时仿佛停止了似的,脑海里顿时就掠过一个很特别的声音,是昨天上午一个从共和国陆军第二集团军军部开完联络会议后回来的参谋,在和其他几个战友嘀咕说笑之时,路过的他不小心听来的,这个参谋好像是在说中国人的指挥部就跟未来未来世界似的很先进很先进,大量的电子设备根本就看不懂用不来,以至于联络会议上他们只能听着偶尔才能发一下言,发言也都是别人问一些很基本的问题,就仿佛他们的军事行动根本考虑不上苏联军队一样,亦或者对方根本就看不起。

当然这个参谋称这大概是因为中国人气愤苏联人像是缩头乌龟,中国陆军没来他们打得好好的,来了以后反倒不敢和德军作战了,德军龟缩防守,苏军也跟着按兵不动,就仿佛指望着中国人来为他们收拾残局赶跑德军一样。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当时崔可夫还没怎么细想这个问题,中国陆军的到来对于苏联西南方面军上下而言自然是一个天大的喜讯,这就好比一个饿得快死掉的人,突然和一个有钱的富人结拜成了兄弟一样,这下不愁吃不愁穿了,竟然和死敌“握手言和”。

“难怪庄佳明上将问我森林大火是不是要把整个苏维埃烧光,原来他是在讽刺我们,就因为一场屁大点儿森林火灾就不敢英勇作战了,难道就全指望着他们来料理一切?”崔可夫终于明白了中国将军弯弯绕绕背后的深意所在。

“那你们到底参加了他们的作战讨论会议没有,我是指有实质『性』的任务分工讨论那种,不是问什么就答什么。”朱可夫紧跟着问道。

崔可夫这下摇头了,事实上从共和国陆军第八机步师来到萨拉托夫开始,苏联西南方面军就很少和德军接触了,德国人主动退却,苏军也没拍马紧追,反倒一天到晚庆幸救兵来了救兵来了,结果全忘了自己应该干什么了。

“那你们对他们(第二集团军)的作战计划也都一无所知?”

朱可夫几乎是难以置信的发问了,不过崔可夫很肯定的点头,顿时让他犹如跌落北极冰川,终于明白为什么因为一个后勤问题,中哈两军最高级别的人物之一都亲自跑到并不安全的萨马拉来一趟,原来他们是来看看不争气的苏联人到底吃啥好东西,竟然胖得走不动了,都可以把国之大事放在一旁,啧啧,朱可夫只能深呼吸再深呼吸……[]大国无疆266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