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七十三章 值得一谈

第七十三章 值得一谈

浩瀚的宇宙中有一颗蔚蓝『色』的星球,它是人类唯一的生存家园,名曰地球。浩淼的银河系里,有一颗光彩夺目的星球,它是照耀地球的唯一光热源,名曰太阳。太阳赋予了地球光与热,地球赋予了人类美丽的自然。

人类在蔚蓝『色』的星球上繁衍生息的同时,也创造了自己的文明,各大民族纷纷有了属于各自的文化语言、风俗习惯。神奇的大自然创造了这一切,地球上的一切理应互相尊重和睦共处,但事实上地球上最实用的亘古不变的真理却是丛林法则,适者生存、弱肉强食、成王败寇等等,人包括其他物种要想活下去,只能去适应这个法则,而非改变。

人类世界的丛林法则更为残酷无情,有限的生存空间、不多的物质条件,以十亿计的人类生活在小小的地球上,不能左右的除了人生,还是自由。为了各种各样的自由,人类在压榨其他物种的同时,也不得不向同类开战,从别人身上掠夺,从他人身上剥削,从其他民族国家压榨……人类为了实现自我,有太多的不得不做。

非常不幸的是,德意志民族在追求实现自我的道路上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波折,他们在追求的道路上受到了沉重的打击,接受完打击之后还迎来了无情的鞭挞,眼睁睁的看着别人热热闹闹地齐聚一堂,如同菜市场讨价还价一般商议着如何宰割着自己的肉、痛饮自己的鲜血,但恰恰就是丛林法则的无情所在,难道他们除了接受,还能有别的选择?

年5月16日,主导巴黎和会的十人委员会只剩下美英法三国巨头左右着大会,他们所认为的“普遍利益得交战国”,即美英法日意五国,他们为了最大化实现自我利益而拥有参与大会任何会议的权利,而中国、比利时等国为“个别利益交战国”,这些国家是没有权利出席所有会议的,只能在涉及本国利益的会议上有一定权利。[]大国无疆73

当他们所谓的普遍利益交战国成员内部闹得严重不合,意大利和日本这两个小国其首脑根本无法左右会议的决议,继而美英法三国顺理成章的驾驭起整个大会了,但他们三者之间也有解不开、调不和的矛盾,大会只能一拖再拖,除了美英法三国代表,其余各国代表纷纷放大假,而在这一时期中国的代表团因组成复杂,大会还没有讨论到中国问题的一天,他们就没那个打算会聚一团,但现实就是无巧不成书。

“名单上的部分人员已经找到了,其中有几位已经答应中国……”

正当曹贵川等人在忙忙碌碌准备强势进入德国汽车业的时候,一天到晚众人是围绕着策划案忙碌不休,突如其来的一个好消息立马让众人停下了手中的活计。“找到了哪些人?他们现在又在哪儿?”

“只找到两个人,其余的毫无音讯!分别是亨利;科恩达和伊戈尔;西科斯基。”吴东林明显很是激动,吐词虽然清晰,但明显整个身子在不住的颤抖,显得特别的激动。

“你…你没事儿吧?”邓华林很是关心地问着激动不已的吴东林,很是惊讶平时这稳重异常的小伙子,今儿是犯了哪门子『迷』糊。“就找到俩个人,用不着把你激动成这样吧?”

“你们不知道,这科恩达和西科斯基可都是很有名望和实力的航空界大佬……”说着,吴东林拉过一张椅子坐下后,才对周围众人说道:“这科恩达在1910年就制造了世界上第一架喷气式飞机,连王院长和张总司令都说这人是个航空天才,真正的天才。而西科斯基是俄国最富盛名的一个航空人才,他设计监造的俄罗斯勇士号,很快打破了多项世界纪录,沙皇的头批轰炸机就是用他的飞机改装而来……”

“那他们现在在哪儿?”曹贵川立马抓住吴东林的手问道,他此时比吴东林还要激动了。

“在门外!”

吴东林很是惊愕的回答众人的话,但没想到这三个字更让众人惊愕。策划案根本就不管了,众人纷纷叮叮咚咚地跑下楼去迎接两位天才的到来。

亨利;科恩达于1887年出生于布加勒斯特的一个将军家庭,作为一个将军的儿子他被寄予了厚望,在法国和比利时接受教育后,又在巴黎的军事院校接受训练。在四处游学中,他渐渐对航空事业产生了莫大的兴趣。可当莱特兄弟的“飞行者”号以及之后一系列的飞机都是使用活塞式内燃机作为动力装置,但他却有着不同的想法,而且一直坚信一定可以利用喷气的反作用来推进飞机。

年在巴黎航空沙龙举办的一个展览会上,他展示了自己的作品。他的飞机构造非常简单,是很特别的双翼飞机,上翼展比下翼展要长得多,为了减少迎风阻力特意将机身制造得很是纤细修长,进气道位于机头的整流罩内,起落架的布局采用流行的后三点式,尾轮采用更大的尺寸以便将机尾抬高利于排气。

动力方面他使用了一台克里尔吉特活塞式发动机带动压气机,后用一台活塞发动机排出的燃气去驱动涡轮机,继而得到风扇排气所产生的反作用力和涡轮排气所得的反作用力,获得了非常可观的两百公斤推力。

年他受聘前往英国的“殖民开发公司”担任顾问,由于他为该公司设计的一款漂亮小飞机造成了机毁人亡的事故,而后他便停下了飞机研制的工作。战争爆发后,耐不住寂寞的他没有倾力设计飞机,反而研究了一种飞行员辅助工具,那便是轰炸瞄准具。这一系列创举无不说明,他是一位极其有天赋的航空人才,而且还是一个高瞻远瞩的宝贵航空先驱。

当亚美集团向他抛出橄榄枝的时候,在殖民开发公司呆不下去的他,欣然同意了跳槽并很快做好了准备来到了这里报道,他非常希望能在亚美集团旗帜下继续他的航空梦,当然这对亚美而言无不是一个特大的好消息。

与亨利;科恩达的遭遇不同,伊戈尔;西科斯基的经历和成就无不精彩纷呈。

年伊戈尔;伊万诺维奇;西科斯基出生在乌克兰首府的一个医生家庭,父母都是是非常著名的医生而且他的父亲更是一个大学的教授,父母具备的高文化素养让他们非常懂得如何教育孩子,所以西科斯基是从小开始便深受航空熏陶,十四岁便就读于彼得堡海军学校,后转入了基辅工业学院学习,刚一毕业便怀揣着航空的梦想踏上去巴黎的道路,那时候的巴黎是整个世界的航空中心,不少年轻人有想法的人都梦想着来到这里展示自己的梦。

西科斯基在巴黎认识了很多航空志士,当然就像很多天才一样,他和科恩达都对传统的飞机思想产生了质疑,不同于科恩达的动力设想,西科斯基感兴趣的是直升机。

梦想是美好的,但现实却是无比残酷的。科恩达的首个作品便大获成功,但后遭遇了几乎改变其一身的航空灾难,要是遇不上亚美,他这一生注定就此沉沦。而西科斯基的梦想却从一开始便接连失败,最终不得不从走固定翼飞机的老路,但没想到就此开始,他“一机成名”了。

年西科斯基被任命为俄罗斯波罗的海铁路车辆厂的总工程师,在这儿他研制了世界上首架四发大型轰炸机“俄罗斯勇士号”,从设计到制成仅仅花费了六个月时间。这架超大型飞机机长19米,翼展28米,起飞重量达到了4100千克,最大时速95公里,续航时间长达7小时45分。根据该飞机他又制造了一架更大的飞机,“伊里亚;穆罗梅茨”,这一个俄罗斯勇士的名字赋予了该机,翼展达到了惊人的31米有余,起飞重量达到了5600千克,升限也达到了三千米,曾有一次16人载客的飞行,战争爆发后该机被改为轰炸机使用,兵陆续制造了数架飞机参与战争。虽然飞机在战争中大放异彩,但也没能改变西科斯基的命运。[]大国无疆73

俄国发生十月革命,代表弱势群体利益的布尔什维克上台,俄国传统的势力人群和众多的知识分子不得不远走他乡,其中也包括西科斯基这位可怜的人,之所以可怜是因为他出逃得慌忙以至于身上现金不多,逃到法国后再没有多余的钱购买船票继续逃亡或者生存下去。

“西科斯基一直想到美国去发展,他认为欧洲是极其不安全的,但没想到身上仅有的一百英镑根本不足以支撑他从俄国到法国,再到美国。知道我们亚美是做汽车的,或许会招他这么一个高级工程师,但他没想到的是,用不着‘或许’两字儿……”

看着公司里唯一的一名俄语翻译,叽里咕噜地给曹贵川和西科斯基俩做交流中介,而文徵华等人则和科恩达畅所欲言,大厅内一片热闹的场景,而吴东林拙劣的法语实在派不上用场,只能小声地和萧奈天俩嘀嘀咕咕。

“我更感兴趣的是那位西科斯基,他很明显会说法语,怎么还在那儿装嫩充傻?”萧奈天半眯着双眼,非常仔细的观察着曹贵川等人的情切交谈场面。

“什么意思?”

“你这学理科的,人情世故之类的肯定有所欠缺。”说着,萧奈天朝西科斯基扬起下颚,示意吴东林看看那个笑呵个不停的亡国奴。“他明显是瞧不起我们,都灭国了还那么牛气哄哄的,还真以为他弄出个鸟机自个就能飞上天了当神仙了?还真笑话了!”

“可人家就是该牛气,再怎么说他也是基辅工业学院的高材生、造出了一款大飞机的人……”

吴东林依然坚持要尊重别人,但他其实在心里已经有了计较,科恩达是经受过苦难的人,他经受过机毁人亡的痛苦,很明显不是那种心高气傲的人,而西科斯基虽然在直升机的研制上受到了挫折,但在固定翼飞机上,确实是成绩斐然,有他骄傲的资本,当然也有受到吴东林这个晚生起码尊重的资格。

“咱们国内的飞机也要试飞了,比他丫弄的不知道先进到哪儿去了?还什么狗屁勇士号,我也知道他只是这时候心高气傲得很,等他到了咱们地界里就会知道啥才叫真正的工业实力。但这个时候的这种拙劣演技,着实让人不爽。走,咱们是得会会这天才!”

一心想成为外交家的萧奈天立马换上了另一幅表情,脸上挂着和他内心真实想法严重不符的微笑,拉着吴东林笑呵呵的迎了上去。很快便用流畅的俄语和西科斯基聊了起来,很快聊过之后便充当起翻译来,为吴东林和西科斯基之间做翻译,内行与内行之间自然有不少的共识,没多久西科斯基直接用英语和吴东林聊起来了,这下萧奈天才满意的点点头离开了。

大厅里的人还在其乐融融的交谈着,殊不知门口已经来了一批特别的客人。中国赴巴黎和会代表团不少人都来到了这里,无论是不是有事,只要是中国人,任何时候都是受集团欢迎的,即便是香榭丽舍大街上装潢富华的集团分公司办公所在地,一直以来在法华工都是自由开放的,所以顾维钧等人是毫无阻拦的便走了进来,直到看到大厅内众多的熟悉面孔,欢喜的笑容才被惊讶的木讷所替代。

“陆队长、顾大使、施大使,你们怎么……”说着,曹贵川赶紧站起身来和惊愕不已的到这儿来的中方大会部分代表成员一一握手并示意他们坐下。

“听说我们很多的华工在欧为战争做出了不少努力,但都得不到应有的待遇。”陆征祥对在场众人微笑示意后,让顾维钧等人都坐下后,才接着说道:“都说由华人创办的亚美集团从美国到欧洲,都对华人特别照顾,所以就带着众人上门看看,但没想到你们竟然也在这儿!没打扰你们吧?”

“这…这没什么,这公司本来就是我中国人的,谁来都欢迎!”说着,曹贵川示意众人都喝茶,工作人员端上了不少的正宗普洱茶正热腾腾的冒着白汽,茶香四溢正宜饮用。“吴东林、萧奈天,你们带上科恩达俩,去会议室聊吧!”

说完,曹贵川示意众人跟着他去另一个会议室谈谈,再怎么说都是一个代表团的,不远万里来到了法国,也应该商议一番,即便大会还不知道有多久才能讨论到中国问题,弱国虽然无外交,但弱国也应有尊严,陆征祥能带人到处看看华人们的处境,这让在场所有人都对他们的印象大好,值得谈一谈。

:正更来临,感谢所有支持小子的人。大国终于有了第一个讨论交流群,q号是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加一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