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六七章 巴拉绍夫之战(上)

第二六七章 巴拉绍夫之战(上)

位于萨拉托夫以西不足两百公里便是巴拉绍夫,苏联三大河流之顿河的支流霍皮奥尔河便流经这座小小的城市,从人口规模上来讲,苏德战争爆发前夕,它已经算得上是一座城市,因为航运的便利和交通位置的优越,让这座始建于十八世纪的小镇演变成了一个数十万人口的小城,不过可惜的是战争的到来,葬送了它迈向百万人口大城的命运,如今这座城市基本没有了平民,能有的,除了满目的战争疮痍之外,还有坚守在这里的苏联西南方面军两个步兵师。

巴拉绍夫几乎是被沦陷了的,如果不是关键时候共和国空军对德国陆军中央集团军群的后勤补给带来了“重大惊喜”,德军估计已经将卍字旗『插』上了城市里残存的废墟顶上迎风飘扬,宣告这座不起眼的城市已经被他们占领,不过好在这样的情况并未发生,德军及时龟缩撤退了回去,这座屹立在霍皮奥尔河畔的平原城市规模并不太大,并不有利于他们的防守所以他们豪迈的舍弃了,而苏联西南方面军则不遑多让,赶紧出动了两个步兵师“抢占”了这座城市。

横跨在霍皮奥尔河上的两座大桥都无一例外被德军炸毁了,因而位于河流左岸的巴拉绍夫即便德军留给了苏军,苏联人也没法好好防守好这座屁大点儿的城市,因为没有桥梁沟通两岸,苏军妄图依托城区防守下去根本就是在找死,不过“收复失地”的重大政治意义让苏军不得不派出部队渡过霍皮奥尔河来固守这座来之不易的小城。尽管军事价值并不大,可进入巴拉绍夫的每一个苏军战士脸上都是笑『吟』『吟』的。

时间,是最匆忙的过客,革新了编制的苏联西南方面军新编第15步兵师已经在巴拉绍夫驻扎了近一周的时间。这一周里他们想尽了一切的办法来加固城防,无数次和纳粹德军交战用鲜血和生命积累下来的城市作战经验与教训,都在各种工事的修建和部署中得到了完美的体现,用第15步兵师师长季莫斯科夫的话来讲,他有足够的信心坚守巴拉绍夫一周以上时间,如果能够得到足够的航空兵和炮兵火力支援,他还能坚守更长的时间。

尽管口头上季莫斯科夫信心十足,但每每望见滚滚流逝的霍皮奥尔河河水。他的心就跌宕起伏得厉害,这条曾今滋养了两岸人民的母亲河怎么如此之宽呢,宽得连重新架设桥梁多显得异乎寻常的困难,该死的纳粹德军龟缩撤退之前都没忘记把桥墩也给炸了。要是桥墩还在,修建一座临时铁架桥也不用像现在这样,往返东西两岸都得靠汽艇。[]大国无疆267

好消息当然也不是没有,在5月10日的时候,共和国陆军第二集团军的第一支部队就来到了距离巴拉绍夫不远的萨拉托夫。这对于苏联西南方面军上下而言都是一个天大的喜讯,这意味着他们将不再是孤军奋战了,所以当季莫斯科夫听到这个好消息的时候,甚至忍不住内心的喜悦狠狠的砸了几下桌。疼得嗷嗷叫才止住了笑意,只可惜的是。中国陆军来是来了,可他们啥时候能够参与进来呢?望着滔滔河水。季莫斯科夫心里拔凉拔凉的。

“报告师长,军部急电!”一位略显枯瘦的通讯兵小跑着来到季莫斯科夫的面前,递上了一张电报单。

季莫斯科夫心里顿时就一愣,该不会是德军要来了吧,这该死的德国人,咋就那么兴致高昂呢,这占领了苏联的东欧沃土也就该作罢了吧,狗娘养的,还要继续往东进攻,敢情就是想把苏联人都统统赶下太平洋不成?季莫斯科夫干咳一声,接过电报单挥手让通讯兵回去忙,然后才眨巴眨巴眼睛,快速浏览这份电报单。

是惊喜还是惶恐,季莫斯科夫并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的手怎么突然有些颤抖,心脏的跳动速度也似乎加倍了,脸上的笑容不由自主的出现,季莫斯科夫搁下望远镜在眺望窗口前,三两步就往政委的办公室跑去,在苏联军队中,政委往往比军事主官还要牛叉,这是不成文的一个规定,毕竟“党”得指挥枪不是。

“哈希科尔斯,你看看这是什么!”

季莫斯科夫兴冲冲的冲进了第15步兵师师政委哈希科尔斯的办公室,这个设在地下师指挥部里的办公室比季莫斯科夫的都还要宽敞一些,季莫斯科夫不亲自来的时候,哈希科尔斯正在研究中国的《孙子兵法》。

“什么好消息?”哈希科尔斯最近也无聊得紧,看季莫斯科夫的样子就知道不会是坏事,所以赶紧将书合上,扶正了一下眼镜,接过季莫斯科夫递过来的电报单就快速看了起来,几秒过后,他,也笑了。

“来了,他们真的来了,他们真的要来了!”季莫斯科夫就像是要面见长辈的小孩似的,高兴得径直在原地踱步起来,连续走了几圈后,看得哈希科尔斯眼睛都花了。

作为一师之政委,是保证全军坚决听从指挥、坚决服从命令、誓死捍卫人民利益和国家主权统一的思想引导者和教育者,更是全师政治思想的监督者,哈希科尔斯并不年长季莫斯科夫多少岁,苏军参战这么多年,正统的军事院校出身人才已经死的差不多,他们俩都是从战火中成长起来的“青年”将领,但不可否认的是,哈希科尔斯要冷静得多,这也是他为什么能从一个连教导员一步一步走到师政委的原因。

“冷静,冷静!”

哈希科尔斯连喊了两声,瞥见门口有几个不谙世事的师部参谋八卦得很,赶紧站起身来怒气冲冲的走到门前,也不用呵斥。所有人立刻散去该干嘛干嘛,尔后他才一把将门轰然关上,快步走到季莫斯科夫面前,说道:“这个消息暂时不能告诉师部其他任何人。我们必须想个办法来迎接他们,不能丢了伟大的苏维埃红军西南方面军第15步兵师的脸!”

“都这个时候了,还要个鸟的面子!”季莫斯科夫心里嘀咕了一句,但嘴上却很赞同的说道:“必须拿出革命军人最好的精神风貌出来迎接我们的友军,而且现在时间已经不多,我认为就让师警卫营梳洗梳洗再换身干净的新军装,由我们俩出面,亲自去迎接!”

哈希科尔斯沉默了。他皱了皱眉头像是想起了什么,赶紧重新拿起电报单看了看,这军部的命令很简单,让他们做好迎接中国陆军军事考察团。并且务必做好安全保卫工作,哪怕将整个步兵师拼光,也得保卫这个观察团的安全……

“看着命令的口吻和内容,我认为他们一定是来看看我军与德军的交战前线状况如何的,肯定都是高级军官甚至将领级别的人物。考察考察交战战场形势也好利于他们尽快做好参战准备工作!”季莫斯科夫大胆的猜测道。

“不管那么多了,就按你说的办!”哈希科尔斯也顾不得太多了,军部的命令都说要好好招待,哪怕对方最终只来了一个人。那也得高规格接待不是,所以他拿起桌上的电话。一手叉腰,略略昂着头。对听筒大声的说道:“给我接警卫营……巴尔卡特中校,你立刻带领你的警卫营梳洗打扮换装,无比干净、整洁、体面、精神的在15分钟后集合,有重大政治任务!”

季莫斯科夫脑门一热,这哈希科尔斯还真敢说,把迎接一个军事考察团挂上了政治任务的名号,季莫斯科夫估『摸』着警卫营那边显然已经是鸡飞狗跳了,这样的任务要是搞砸了,被当场枪毙都是轻松的,否则,查祖宗三代底细、大搞政治审问和斗争都是情理之中的。

挂断电话后,哈希科尔斯也赶紧看了看自己的这身打扮,『奶』『奶』个熊,好像胡须太久没剔、头也很久没洗,整个人的军装都显得有些灰暗陈旧,赶紧得洗个澡修剪修剪顺带换身干净的,而看这架势,季莫斯科夫也赶紧溜走了,他也得精心收拾一番,否则这个不努力完成政治任务的大帽子一扣下来,那说啥也玩完了。

而在另一边,奉命赶赴巴拉绍夫进行侦查的第八机步师师属侦察营营长梁成少校已经高兴几天了,因为第五装甲师、第六机步师、第七机步师以及第二空中突击旅的侦查营营长都来了,各作战部队侦查兵力军事主官聚集在一起所组成一个军事考察团,已经连续考察了很多个地方,得到了很多详实的一手资料,而今天便是最后一个观察地点,且这个观察地点比较特殊,因为它距离战场很近,它就是霍皮奥尔河畔的小城巴拉绍夫。

从卫星照片上看,巴拉绍夫的规模很小,而从航拍图上看这座城市虽然看起来很大,但实际上就跟共和国一个普通乡镇一样,横竖各两条大道就构成了城市的全部,早就被迁走的几个食品加工厂厂区就构成了城市的不小部分,而且如今这些厂区道路、建筑等都因为战争的原因变得狼藉不堪,当然随着直升机机群的不断前进,俯瞰大地上那些触目惊心的弹坑,就已经足以说明问题,战争的破坏力远比任何强制拆迁来得凶猛。[]大国无疆267

由于巴拉绍夫距离萨拉托夫并不远,直线距离都不超过两百公里,再加上通往巴拉绍夫的公路在战前就被苏联人破坏得不成样子,似乎是为了避免德军拿下巴拉绍夫之后依靠公路的便利长驱直入的杀到萨拉托夫而去,所以公路被认为破坏得根本失去了通行能力,当然又有战争方面的因素,所以公路和铁路都没法通往巴拉绍夫,只有坐直升机是最方便的。

“我很好奇,这驻扎在巴拉绍夫的苏军部队,是怎么得到萨拉托夫的后勤支援的?”

从第二空中突击旅抽调而来的“钢铁鸟”中型运输直升机机舱内,头戴防噪耳麦的第五装甲师师属侦察营营长马宁很是大声的问道旁坐的文辰勇上尉,文辰勇便是这第二空中突击旅的通讯和侦察连连长。

“卧槽。你那么大声干嘛,老子怎么知道!”文辰勇大声的笑骂道,周围的人也都跟着大笑起来,都指着自己的防噪耳麦。示意马宁不用那么大声,大伙儿都听得见。

马宁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又一次的站起来透过机窗俯瞰大地,刚刚他所看见的公路和铁路,啧啧,简直就像是被超级屎壳郎给拱翻土了似的,到处都是巨大的坑洼或者泥土包,而且还不知道埋设了多少地雷。这敢情苏联人驻军巴拉绍夫,都是靠空运补给的?

“他们大概是通过内河航运吧,霍皮奥尔河通行能力很不错的!”

梁成没有怎么提高音量的说道,因为他正看着手上的战术平板电脑。根据不断在丰富数据越发『逼』真现实的数字地图显示,连接巴拉绍夫和萨拉托夫之间的公路和铁路虽然都没有了通行能力,但还有一条公路可以从萨拉托夫通到霍皮奥尔河的下游,估计苏军就是先把物资送到霍皮奥尔河的码头再通过船只直接运往巴拉绍夫,毕竟巴拉绍夫和河东岸的大桥也断了。反正都是要陆运转河运,怎么折腾都一样,当然重新修复巴拉绍夫至萨拉托夫之间的公路也是很有必要的,苏联正集结了上万平民和十余台工程机械避开他们设置的雷区。开始抢修出一条野战公路连同两地。

两架“钢铁鸟”中型直升机外加两架“制空鹰”武装攻击直升机,再有一架轻型通信联络直升机和两架侦查直升机。配上四个搭乘“黑骑兵”多用途运输直升机的作战班,这11架直升机所组成的直升机机群规模还是挺大的。密集向巴拉绍夫飞去的路上,自然而然会被地面上苏军部队所看到,而直升机飞得再快,显然也没有无线电报迅速,大规模的直升机机群还没飞到巴拉绍夫上空,还在剃胡子的哈希科尔斯就得到了消息,不得不感叹直升机机动的速度果然要比汽车疯狂得多,这才多大一会儿,就快到了。

哈希科尔斯并没考虑过,共和国第二集团军将军事考察团要考察巴拉绍夫的消息发联合作战司令部,再让联合作战司令部的苏军通信员转发到他们自己的西南方面军司令部,又再转发到第15步兵师所隶属的第四步兵军军部,再经过军部大佬们商谈商谈的一折腾,命令到达第15步兵师的时候,其实乘坐直升机的军事考察团已经飞了很长的一段距离了,对于时速绝对超过两百公里的短暂距离而言,自然而然也就是半个多小时的事情……

时间根本来不及了,哈希科尔斯赶紧把呼吸剃干净,刷刷的冲了个冷水脸后,澡也不洗了,换上勤务兵送来的新军服和军鞋军袜,麻利的折腾完就赶紧给季莫斯科夫打了个电话,几分钟后,季莫斯科夫就和哈希科尔斯两人开始“检阅”警卫营了,以前脏兮兮的战士们都因为有些营养不良显得面黄肌瘦的,这些天并没打仗吃得也稍好了一些,看起来精神头也不错,尤其是换了新的军装和军鞋后,ak47自动步枪也都给擦拭得干净,放眼望去还真比以前好看多了。

部队是准备好了,不过这时候季莫斯科夫才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军事考察团是乘坐直升机来了,这直升机在苏联军队中可是很难见得到的宝贝货,偌大一个苏联西南方面军都没有几架,而据说对方一口气来了十几架,这,这该往哪儿停呢?一拍脑袋,季莫斯科夫立刻就想到了一个好地方,巴拉绍夫毗邻霍皮奥尔河的东城区有一个工农广场,以前在斯大林同志进行全国范围内大清洗的时候,那里就是一个很好的人民审判场所,不听话的、心怀二心的资本主义分子们,不管是军人还是教师亦或者是工人,都统统拉到那里去枪毙,所以可以同时容纳数万人的这个濒河广场很大,应该可以停下那么多的直升机了吧。

“立刻通知东城区防守的第154步兵团,让他们立刻排查工农广场任何安全隐患,另外让通信连连长亲自调频,与共和国直升机机群取得联系,让他们飞往工农广场降落!”

“还有,让其他各部二级待命!”通信兵刚准备撒腿开跑,哈希科尔斯便紧跟着下达了一个命令,这时候了,千万得注意安全。

随后,季莫斯科夫便和哈希科尔斯分别乘坐上了两辆悍马,得益于中苏军事贸易而来的悍马军车不管是越野『性』能还是防护『性』都很不错,尤其是轰鸣声中咆哮奔行开来,那别提多酷了,而警卫营的官兵们倒没这么幸运,价格昂贵的悍马哪儿是他们能坐得起的,一个个赶紧跳上军卡,轰鸣声中卷起一袭灰尘,飞驰着向工农广场奔去。

车队刚一杀到工农广场,季莫斯科夫隔着悍马防弹车窗玻璃就看到数百苏联战士们正用各种方式在填补广场上的坑坑洼洼,折腾得整个广场都灰尘扑天,这个靠着河边的广场因为没啥军事价值所以幸运的没有被太严重的战火毁击,不过炮弹弹坑啥的还是比较多,经过上百苏联士兵们用砖瓦土石填埋之后,在嗡嗡声的直升机机群轰鸣到来之时,这个广场基本已经可以供不止11架直升机降落了。(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aoye/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