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六九章 巴拉绍夫之战(下)

第二六九章 巴拉绍夫之战(下)

在苏联一位军衔貌似很高的人物带领下,共和国陆军第二集团军军事考察团的两个空突作战班连同几个随行过来考察的连排级尉官,像是走进了一座很特别的战争博物院似的,与真正意义上的博物馆所迥异的地方就在于,这是一座活生生的城市,在战火的淬炼和鞭打下所真切呈现出来的现实,任何人工的精心雕琢与粉饰,都不可能在和平的环境下缔造出这么一个森森坟场般的战争之城。

刘义上士便是抽调来为考察团提供安全保卫工作的四个空突作战班班长之一,他所带领的作战班隶属于第二空中突击旅有着“天上雄鹰、地上猛虎”之称的一营一连,而和他们同行的另一个作战班,也是来自于一连,呈两队纵队跟在军官们的后面,压根儿就不知道那些人在说些什么。aoye

“这趟也就是来旅游的?应该不会这么简单!”

刘义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感受了一下这独特的空气是多么的令人热血沸腾,淡淡的硝烟味儿夹杂着死亡的气息活生生的演绎出一个种死亡的味道,嗅一嗅都让人不禁恶寒这里到底死了多少人,而透过防风镜,刘义看了看四下的街道以及建筑,很像,非常像是来到了共和国某个大城市市郊的老旧建筑区改造工地,大片大片的建筑都跟被砸、被撞了一样,而所谓的街道,也特像是太多重型施工载重车辆碾压过后的样子,坑坑洼洼的。还到处都是各种凹坑,不过这凹坑显然不是为了城市建设而出现滴,是炮弹的杰作。

不仅仅是萨拉托夫,巴拉绍夫也已经很久没有下过雨了。干涸的街道上砖石瓦砾不少,被炙热的阳光烘烤之后,灰扑扑的就怕有车辆驶过,真要是如此,那卷起的尘浪足以形成遮天蔽日的尘暴效果,而仔细看着这城市的各个角落,注视着脚下的坑洼道路,漠视那些各种垃圾与废物。刘义越发觉得自己这趟是来对了,再好的城市战演习场也不如这真实的来得令人震撼,光是看看这四下颓废的样子,刘义就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自动步枪。[]大国无疆269

而在队伍的前面。在第15步兵师作训参谋哈奇科夫中校带领下,又有两个翻译官助阵,共和国陆军方面的几个连排尉官可是不断的在问着问那,信奉进攻哲学的共和国陆军,作为最为基础的战术单位也就是连排级别军官。进攻要有,防守自然也不会忽略,可毕竟自打建军以来,都习惯了进攻很少防守。像城市防御战这样的经典的作战模式,共和国陆军顶多在演习里充当过防御方。实战案例中都是清一『色』的进攻型。

挨打挨久了,自然也就经验丰富了。苏联人在城市防御战的经验那都是用成千上万军人的鲜血乃至生命所换来的,所以难得有如此之好的学习机会,这些军官们自然赶紧多交流学习学习,更何况他们来之前就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工作,上千万像素的军用数码照相机、高清摄影机、数码录音笔、激光测距仪等等设备都是应有尽有,所以他们一路上都在认真的观察和记录,看到难以理解的地方,自然要赶紧发问才是。

军官们都如此认真,作为士官和士兵的刘义等人,也自然不会空闲,从一开始的游玩心态,早就过渡到了学习态度,一路慢步前进,每走一步都在想,如果我方充当进攻或者是我方来作为防守,应该如何如何做才好,当然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考虑方式和思考角度,班长、副班长们考虑得不一样,士兵们的思考又不一样,连排军官们所思虑的就更加不一样。

不管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和扩大,人类文明的发展脚步其实始终都没有停止,城市化的进程在随着科技、文化、经济等不断发展,城市聚集了越来越多的社会资源和自然资源,因而在人类生活中,城市的地位越来越崇高,因而城市的军事意义也越发显得不容忽视,而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城市战还似乎并不太重要,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城市的争夺就比重大增,有人甚至预言,未来的战争胜负将直接由城市的攻防得失来主宰,而在这这样一个情况下,军人重视城市作战就是重视军队的未来。

然而,共和国陆军的城市作战经验,尤其是实战经验并不太多,建国战争中的根本不值一提,而中日台湾军事冲突中,小日本当时还基本『迷』恋第一次世界大战那种野外攻防所以也并不太多,而到了朝鲜半岛战争之时,第六集团军但是碰上过一个硬茬,那就是残暴日军统治之下的平壤,这勉强可算是一个经典战例,除此之外,第三空中突击旅强力武装干涉马来半岛三大种族冲突,血腥镇压了吉隆坡发生的种族暴『乱』也可以算是一个特殊城市战案例,再有中印婆罗洲军事冲突中的文莱之战,也可勉强算是一个战例,可算来算去,也没几个,第二军参与的,更是为零。

而苏联的城市作战经验其实也都是来自于当前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是在一次次的实战中积累而来,因为次数了、总结丰富了,也就经验十足了,当然这些经验都是针对于德军进攻而来,换一个对手、换一个环境、彼此战略战术出现调整等等都可能会让以前的经验出现不足,或者是不正确,但就当前的苏联城市防御战术而言,基本算得上是与德军进攻针锋相对的。

在城市外围就设立大纵深的防御体系是苏联人的防御原则之首,他们并不喜欢全部龟缩到城市内展开防御部署,而以城市为中心,向四周建立积极的、大纵深的防御体系,一方面可以有效避免进攻方快速完成城市包围。切断己方的后勤补给通道、退路以及压缩掉己方的反击空间等,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现代城市的发展中,城市周围的交通也变得非常发达,在城市周围进行大纵深防御。将避免被对方利用交通便利和车辆机动优势达成快速突击包围甚至是绕过城市的战役目的。

而巴拉绍夫虽然不大,但但苏联西南方面军第15步兵师依然建立了城市外围防御体系,而在城区内,苏军的防御工事土木作业首先是以反装甲为主,反坦克壕沟与障碍数量非常多,而隐藏在各个角落里看不见的反装甲和反人员地雷和诡雷到底有多少,刘义等中方官兵显然就不得而知了。

在哈奇科夫中校的带领下,众人很快就来到了一幢建筑前。这是一个十字路口东南侧的六层钢筋混凝土建筑物,在路口周围还都难得的矗立着一些建筑残骸,而所有建筑中也就这幢楼最起眼,因为它乃是前苏维埃巴拉绍夫市工农银行的办公大楼。银行独特的办公场地要求使得当这幢建筑的修建异乎寻常的要求坚固,所以隔着还有十几米远,刘义就抬起头来看着这幢很特别的建筑物。

或许是被德国空军的俯冲式轰炸机狠狠来上过一发航弹,这幢据介绍说是六层楼高的大楼已经没有六层高了,三层以上的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承重柱仰望着天空。大大小小的碎泥块堆砌在了一起重重叠叠的,要是再有轰炸到来,炸弹就算爆炸开来,也会被这些碎散的水泥块吸收掉太多的爆炸能。而随着众人越发走近,苏军对于一幢建筑物的立体式防御体系就基本进入眼帘了。

走到银行大楼前。又宽又深的反坦克壕沟便进入眼帘,而昔日的银行大厅也没有了什么银行柜台之类的。重机枪碉堡、反坦克炮『射』击窗、预留的单兵反装甲火箭弹发『射』孔等森冷林立,站在银行大楼外,哈奇科夫也没有打算叫停那些依然在不断完善工事的苏联官兵,而是直接当着众人的面,开始讲解这幢银行大楼的工事修建要点与特殊所在。

而不用听需要翻译一句一句翻译的哈奇科夫的介绍,平视所及,所有人都可以看到那些很强大、很坚固的防御工事,工事的外围还有一条有顶棚的战壕,工事可以看到不少悍然待命中的轻重机枪,而在二楼上,『射』击的窗口似乎更多了一些,估计是预留给步枪手、狙击手的。

随后,在哈奇科夫的带领下,众人又绕道走进了这幢大楼里,正在完善工事的苏联官兵们似乎并不在意这群不速之客,一个中校带来了“贵客”他们自然是无权过问,一个个都在有条不紊的做着各自的工作。

进入大厅后哈奇科夫就不再作介绍了,中方的官兵们虽然没有原地解散自由参观,但不用哈奇科夫多言,中方的官兵们都很认真的观察起来,众人首先觉得很奇特的就是,苏军的『射』击孔都经过精心的伪装和加固,有真有假,而类似于长方形的真实『射』击孔一般都很深,深度达到了两个沙袋左右并列堆放的宽度,而且『射』击孔底面都经过平整,可以想象,如果将一挺重机枪搁此『射』击,枪口绝不会伸出『射』击孔,因为其枪口火焰也不会暴『露』『射』击孔的位置,而经过平整的底面也不会因为枪口气焰而激『荡』起灰尘等干扰『射』手视线。

而靠近『射』击孔的『射』击蹲位也很讲究,苏军士兵在蹲位上用粗大的木桩支撑起了一个“方桌”,在“桌子”上面还都搁放了沙袋,且临近『射』击孔,还摆放了木板、泥沙等,木板貌似是为了趴伏在地面上之时所用,当然也有可能是必要之时用来堵住『射』击孔,防止德军的火焰喷『射』器喷『射』出的凝固汽油剂直接通过『射』击孔『射』入『射』击位造成不利影响,而泥沙之类的估计就是用于紧急扑灭火苗所留。

地下层是苏军防守的根基所在,不因其他,就因为地下层算得上是最安全的,因而在地下层,苏联人经过加固之后主要用于堆放食物、弹『药』、枪械等补给,有条件的还会布置电话、无线电台甚至是小型的医护所,而且苏联人喜欢在地下层开辟一个紧急出口,时间足够的话。他们甚至会开挖地道,以地下交通的方式联系到其他防御建筑,多个防御点之间形成互联互通。

看完地下层和底层大厅,众人又跟着来到了二楼。因为连接楼层之间的楼梯是被苏军给拆除掉了的,楼梯之类的东西在真实战争中并不中用,留着这些可以方便上下楼的楼梯,一旦底楼被攻陷,倒是利用敌军仰攻上楼了,所以苏军将拆掉的楼梯间改为了一个较为宽敞的通道,利用人工制作的梯子上下楼,而在楼上还放了滑轮组。平时通过滑轮和绳索拉运一些物资上楼去,众人上楼去也都是通过攀登苏军工兵制作的木梯。

二楼的防御布置基本与下面一层相差不大,地板上用了很厚的木板与碎石进行敷设,就像是寻常人家装修房屋一样。只不过装修是用水泥、河沙、地板砖等追求美观实用,而苏联人用碎石块、泥沙和木板铺砌,显然就不是为了装饰好看,而是为了防止碎片杀伤,尤其是当二楼建筑不幸遭受到了敌军直瞄火炮攻击之下。穿入二楼空间爆炸的炮弹碎片不至于击穿楼层伤害到楼下或楼上的人员,当然如此敷设也可以有效防止弹片或弹头在碰撞坚硬墙壁之后形成二次弹『射』。

当然二楼是狙击手、重机枪手等活动的主要场所,也会有装备反坦克火箭弹的『射』手参与防守,因为二楼的所有防御空间都是经过很精心清理的。地上基本不会有什么厚厚的灰尘和建筑碎片等,毕竟火箭弹发『射』之时。『射』手身后是需要预留出一定空间且必须保证清洁干净的,否则高速喷流出来的尾焰与气流会引起巨大的烟尘。若是有碎小石块,还容易在气流的冲击作用下飞溅起来误伤战友,而也正是因为这样,每一个房间里都可以看到苏联人预留的水桶,这些密封的水桶里盛放的水一来可以供士兵们引用补充体能消耗过大所造成的水分流失,二来可以在火箭弹发『射』之前洒一些在地面上,以免气流引起尘浪影响到其他人的『射』击视线。[]大国无疆269

三楼上的布置也就基本像是二楼的翻版了,不同之处当然也有,作为“制高点”,三楼上明显观察孔要多了一些,而且由于苏联很多时候都需要在德军的狂轰滥炸下坚守相当长的时间,作为顶楼,三楼的防御工事上就可以看得出有不少的加固支撑木桩,很容易获得的木材虽然比不上钢筋但也有一定的支撑作用,再用由木材所制成的木框盛放一些砖石碎块,结合充满泥沙的沙袋,苏联人狠狠的将周围紧固得非常耐炮击、耐轰炸,普通的机关炮、火箭弹、轻重机枪扫『射』等,根本就无法洞穿多层防护结构的工事,而苏军士兵却可以居高往下的从容『射』击。

结束对银行大楼的参观后,哈奇科夫有带着队伍往前西走,也就是越发往纳粹德军的方向一步步靠近,当然巴拉绍夫的西城区里,战争的痕迹就越来越多越来越惨烈不堪了,当初德军最先攻入的地方就是西城区,这里发生过多次的苏德双方激战,反复的争夺、反复的空袭与炮击,让西城区能够矗立的人工建筑都没了多少,大多数的楼房都基本趴下成了一堆堆人工小山,而也就是这些貌似不起眼的“建筑垃圾山”,苏军也布置了很精妙的防御工事,充分利用各种现有的条件,像被打残报废的德军坦克,炮塔、履带等都被充分利用来修筑工事。

所以在西城区的城市防御工事中,苏联人更多的是以废墟、沟壕等为主,辅以大量的交通壕,构成了地表的防御体系,而这样纵深不大且正面还挺宽的防御显然经不起蹂躏,因而言辞间,哈奇科夫其实也都表『露』出了第15步兵师守住巴拉绍夫的艰难『性』。

看完这些阵地防御工事,哈奇科夫又带着众人前往了苏联第15步兵师的两个炮兵团分属阵地,苏联的空军力量无法战胜纳粹德军,甚至有些时候连招架之力都没有,这就不得不让苏联的步兵们空前信赖他们的炮兵,而苏军对火炮的信赖与狂热也是一种难以名状的情感。

阵地很多,有主阵地、预备阵地、转移交通线、虚假目标、火炮掩体等等,苏联人在长期与德国陆军炮兵的对战中。又得经常躲避德国空军的袭击,因而他们练出了一种快速打击的战法,用中国人的话来讲,便俗称“打一炮。换一地”,苏联炮兵能够像是狙击手那样,快速完成『射』击之后快速转移到下一个阵地『射』击,亦或者是『射』击完之后迅速转移回掩体内躲避对方炮兵报复亦或者是来自空中的轰炸。

这样独特的战法又要形成足够的炮火支援力度,因而火炮数量显然就必须很多,单门火炮完成三无发『射』击就要转移,那么就必须要足够的火炮形成齐『射』才能具有较大的覆盖『性』和摧毁『性』,而也有不转移的情况出现。比如说夜间,德国空军的轰炸机在夜间是不敢贸然对地实施打击的,这时候苏联炮兵们甚至敢于和德军炮兵直接打炮战,因为苏联不怕死人、不怕损失火炮。因为他们有足够的人,而且背后就是共和国,炮弹和火炮都可以源源不断的得到补给,而德军却基本要从其本土辗转运抵前线。

转悠了一圈儿之后,等回到师部的时候。在师指挥部进行交流的中苏双方军官们已经开完会议了,而一顿简单的午餐之后,之前在师指挥部进行交流的中方军官们也开始进行全城范围内的大考察,带队的便不再是哈奇科夫。而是季莫斯科夫本人,他亲自向共和国陆军第二集团军的校尉军官们讲解他们的城防部署。而至于刘义等连排军官以及士官士兵们,则继续在哈奇科夫的带领下完成考察使命。只不过这一次他们不是看防御部署,而是和苏联士兵们交流。

哈奇科夫抽调了第15步兵师当中最富有作战经验的一个步兵连和其他部队的一些营连级军官过来和中方交流,当然他们也是带了装备过来的,双方首先进行的自然是装备上的交换,刘义让自己的作战班全体和苏联的十二个士兵交换了装备之后,练习使用了他们的ak47自动步枪,至于苏联士兵们仅有的三种手榴弹,进攻型手雷、反坦克手雷和破片式手雷,所有人也都进行了投掷体验。

而苏联方面的百战精兵们,也都在中方士兵的教导下,练习使用共和国陆军士兵标准制式的小口径自动突击步枪、单兵自卫****、进攻型手雷、反人员杀伤型钢珠手雷等等,在经过队伍里军衔最高的连长同意下,几个苏联士兵还穿戴上了中国士兵的轻量化防护头盔、披上了战术防弹背心等,至于夜视设备、单兵战术终端等这些苏联士兵们就没有碰了,估计教授半天也都让他们不知道如何使用,还不如多拿出几个弹匣出来,让这些刚一使用就感觉突击步枪与自动步枪都很好用的苏联老兵们乐呵乐呵。

完成装备互换体验试用之后,苏联的一个步兵连还展示了一下他们的班排进攻战术和防御战术,虽然整个过程并不开枪『射』击、并不真实投弹,但这些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苏联老兵们还是让刘义等中方士兵们看到了一种强大,尤其是苏联军官随便叫出一个士兵出来,都能非常优秀的完成一系列的战术动作,这些经历丰富战争积累下来的动作养成都很简练实用,尤其是针对装甲车一类步兵天敌的进攻套路展示,中方士兵们也都拍手叫好,的确这些百战老兵们干得很漂亮。

由于城市作战经验方面的不足,或者是共和国第二集团军根本就没有经历过城市战考验,由第二空中突击旅组成的这些中国士兵们向苏联方面展示的,也自然是长期在训练和演习中使用的城市战战术,苏联方面的老兵们胜在经验丰富应急多变,而中方士兵们则显得高度灵活,尤其是团队配合意识非常强,并且令苏方感到惊讶的是,中国士兵们的枪法很出『色』,因为在战术表演结束之后,中方的狙击手还表演了四百米各种姿势精确『射』击、步枪手表演了快速移动中快速『射』击以及****速『射』等。

而当夜幕渐深的时候,中苏双方的交流已经结束,军事考察团被安置在了一个比较安全的地下工事里休息,可任谁也没想到,睡前刚刚完成班组内讨论会议的中方官兵们,刚才还在戏称应该看看苏联人的夜战能力如何,可谁能想到,隆隆的炮声来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