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七一章 背水大战(上)

第二七一章 背水大战(上)

破晓之前的黑暗往往最为深沉,浩瀚的黑『色』原本可以将大地征服,然而在5月17日凌晨四点半开始,黑暗就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火的海洋、烟的世界。

德军从16日深夜就开始的断断续续间歇『性』炮击,终于在破晓之前到达的顶峰,一波又一波的炮弹弹雨像是分文不值似的猛烈落下,绵绵起伏的爆炸中,强大的冲击波狠狠的蹂躏周围的一切事物,无论是废墟砖瓦还是沙袋掩体,亦或者活物『性』命,但凡笼罩在这滚滚火海中的东西,都显得“轻浮”了。

当东方的地平线『露』出难以辨识的鱼肚白,德军的炮火耕地浪『潮』终于歇息了下来,笼罩在巴拉绍夫上空的硝烟味儿也似乎在霍皮奥尔河吹来的晨风吹拂下渐渐飘散,『露』出了狰狞般的残缺城市,在之前的苏德双方争夺战中已经饱受创伤的这座城市,又经过这么一蹂躏,基本算是彻底报废了。

屋舍本已『荡』然无存,化作为的废墟也都不得安宁,如同雨点般洗礼的炮弹让这城市的各个角落都失去了往昔的样子,大大小小的弹坑和被转移得到处都是的砖石瓦砾,终究是让城市被强拆了,留下的,只不过是一片等待渣运车转移的废料。

“咳…咳…”[]大国无疆271

搬走了堆砌的沙袋、推开沉重的钢质防护门,一阵烟尘从出口处立刻涌了进来,两个合力开门的苏联士兵当即被这沙石灰尘给呛咳嗽,顾不得扑打一下,两人就一左一右的端着ak-47自动步枪蹲守着,等了足足两分钟。他们这才向身后打了个手势,随即才一前一后间隔两米的慢慢向外爬了出去,顺着已经没有了沟壑样子的浅丘爬到地表上后,两人也根本不立马站起来,而是很警惕的观察四周。确认了安全后,再一次给身后的人打出了手势。

两个苏联步兵班很快鱼贯而出,警惕『性』极高的在出口周围布置了防御圈后,这才让躲在出口一侧掩体内的共和国陆军第二集团军军事考察团成员们出来,而率先出来的当然是已经做好随时作战准备的一队中国士兵。他们沿着苏联士兵踩踏出来的道路慢慢的来到地表上,两个作战班展开呈环形防御圈之后,军官们便在另外两个作战班的左右掩护下来到了地表。

苍凉?麻木?毫无生机?一切的词语都无法用来形容眼前的景象,趴在地上,梁成率先拿起了望远镜观察四周,而很快他就愕然了,『奶』『奶』个熊。居然能够直接看到潺潺河水往南流的的霍皮奥尔河,昨天进入地下工事之前都因为有建筑废墟遮挡看不见,今天呢?那些四周的建筑物都不翼而飞了,取而代之的,基本算是一片由砖石瓦砾七零八『乱』堆砌而成的沃野。

而众人还未起身。在遥远的西面就传来了空前激烈的炮声,德军的进攻终于开始了,就像苏联老兵们戏谑的那样,德国佬总喜欢『迷』恋火炮、飞机和装甲车,每一次进攻都喜欢用猛烈的火炮耕犁对方阵地一遍两遍甚至更多遍,而在最后一次的炮击中。弹幕徐进之后所跟进的便是德国佬的装甲攻击部队,坦克、步战车以及步兵所组成的试探『性』部队会发动不温不火的一轮进攻,只要防守的苏联部队新兵过多。那么铁定这些挨不住心理压力的新兵就会迅速开火,暴『露』火力点也就情理之中了。

被试探出来的火力点会很快就遭到德军的猛烈炮击亦或者是精准空袭,德军的地面部队每每大规模进攻都会有不少的航空兵力掩护并支持,所以在试探『性』进攻之后,德军的大举进攻就会很快到来,那时候。在装甲车辆掩护下的德军步兵们会空前的凶狠和勇猛,从气势上就把新兵蛋子们给吓得半死。所以老兵和炮兵们就应该在这个时候才站出来顶住,否则那些新兵们保准儿都一个个窝在单兵『射』击掩体或趴在战壕胸墙下,把ak-47步枪伸出掩体或战壕就一个劲儿的『乱』扫,大部分的子弹都超天上去了。

不管怎么说,所有人脸上都没有丝毫的懈怠,尤其是昨晚已经得知准确消息的考察团官兵们,他们当然知道这回德国佬可是要一口气拿下小小的巴拉绍夫,连同霍皮奥尔河在内,都不应该是阻挡德意志战车前进步伐的绊脚石,所以这么一座用火炮都可以毁灭的城市,岂能久战?

没有犹豫,奉命将考察团一行带到师部的苏联一警卫连连长就发令了,几个呈v形搜索队形的老兵们率先出发,这里距离师部并不太远,但必要的小心显然是应该的,而稍后才是“大部队”之后还有殿后的一部分苏军士兵,一个个都高度警戒,随时准备对突然出现的来犯之敌喷『射』出瓢泼弹雨。

有惊无险的来到师部,一夜未睡的苏联西南方面军第15步兵师师长季莫斯科夫第一时间出来看了看考察团的官兵们有无大恙,见没有一个人受伤或者掉队这才放心下来,让警卫连撤走,随后才让人端上热乎乎的饭菜,他可很清楚,中国人一日三餐是雷打不动的饮食规律,夜宵什么的苏联军队是没法给准备,但早饭也没理由不提供。

每人一个热乎乎的鸡蛋、两个块状软面包、一碗稀饭汤,季莫斯科夫压低声音向考察团团长梁成解释道:“非常抱歉,我们只能为提供这样的早餐!”

梁成微微笑了笑,『摸』了『摸』手中热乎乎的鸡蛋,又看着桌上的两个铁皮饭盒,一个穿着大褂的炊事员已经舀了一碗稀饭倒进属于梁成的铁皮饭盒里,另一个炊事员则随后从大蒸笼里拿出了两个蛋黄『色』的面包,而见此场景,似乎守在门口左右的两名苏联士兵吞咽口水的声音都进入到了梁成的耳朵,他看得出。这是季莫斯科夫所能提供的最好早餐了,这战事一旦开打起来,保不齐以后苏联士兵挨饿打仗的事情也都会再度上演,从基辅到列宁格勒、从斯大林格勒到莫斯科,苏联士兵牺牲很多。战死的多,冻死饿死的也多。

十来个炊事员的动作不可谓不快,他们很快就为六十多号人的军事考察团每一个人盛好了早餐,而这间面积并不大的会议室里,桌是长条桌、板凳是长板凳。考察团的校尉军官们坐在前排、四个作战班的士兵们坐在后面,每一个人都坐姿端正,但目光都在瞄着面前的早餐,有的士兵,开始轻咬嘴唇了。

很多时候,人类都生活在『迷』茫和困『惑』间,不懂人间真情、不懂世间真爱。更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抒发自己的情感,总想着别人来了解自己、读懂自己,然后成为不可分散的伙伴或者挚友,通过各种各样的方法,人类总是寻求缔结最为紧固的关系、达成最好的友谊。但事实上,一种最真诚的感动,往往来自于一个小小的瞬间。

外面炮声依旧,说不定德国人的进攻部队已经开始和防御在巴拉绍夫外围的第15步兵师部队交火了,死亡的故事正在上演,每一刻都可能有生命离开这个世界从此无影无踪。只有一具逐渐冷却直至冰凉的尸体,而在这里,盛放在铁皮饭盒里的稀饭正在冒着茵茵热气。顽皮的鸡蛋还在桌上滚动,似乎受不了大地的微微晃动,总喜欢在桌上滚来滚去。

感动常在,只不过是人的视线太过于匆忙而少了发现罢了,这一刻梁成很友好的立正,向季莫斯科夫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所有的话他都无需多说,稍一错愕但很快回过神的季莫斯科夫也立马挺身而立。回了一个军礼,并转过身,向所有端正就坐的中**人敬礼,礼毕之后便带着参谋匆匆赶回了作战指挥室。

季莫斯科夫等人刚走,梁成就转过身正面朝着所有纹丝不动的中**队,这些都是他的战友,更是一生一世都不会忘记的军旅兄弟,所以他笑了,灿烂的笑容之后,他下达了开饭的命令,并且第一个坐下来吃得很快,面包很快合着稀饭吃得干干净净,剥掉鸡蛋壳『露』出那雪白的蛋白,没有迟疑,梁成就一口吞了这个带着余温的鸡蛋,几下咀嚼之后便将最后一口稀饭喝了个干净,一个饱嗝过后,他已经擦拭干净了嘴唇,成了第一个吃完早饭的人,而其余人等也自然不甘落后。

半个小时之后,三架几乎贴着树梢高度超低空飞行到霍皮奥尔河畔的“钢铁鸟”中型运输直升机,高速转动的纵列旋翼扇出的阵阵气流吹拂的河水泛起了层层涟漪,而在第15步兵师警卫营两个加强连护送下来到直升机预定接人点的苏联士兵们,终于不像上一次那样驻足观望这两架奇怪的飞机,而几乎停在空中不动的两架武装攻击直升机也没有吸引他们的眼球,当最后一名中国士兵也登上了直升机并向他们挥手告别之后,他们便急匆匆的回去了,而三架“钢铁鸟”中型运输直升机也并不急着爬升,而是在两架“制空鹰”武装攻击直升机的掩护下,低空调转机头便返航了。

机舱内,仰躺在座椅上的梁成似乎有些劳累了,在离去之前,考察团所有尉级以上军官都列席了季莫斯科夫主持的简答会议,而只有梁成,会后还单独与季莫斯科夫聊了近一分钟,之后便一言不发直到现在,坐在一旁的马宁早就忍不住了,凑到机窗前看了看已经远离了巴拉绍夫,转过头来就大声问道:“梁成,看你的样子,季莫斯科夫好像挺舍不得你走嘛!”

“就是,他难道说了什么吗?让你这么高兴?”有一个人『插』进话来问道。

梁成耸耸肩膀示意自己没事,瞥见众人似乎都不这么认为,这才坐正了姿势,看着每一个关切他的人的眼睛,沉声说道:“我和他没说几句,季莫斯科夫将军先是祝我们一路平安,之后见你们都走远了,这才非常认真的问我,我们什么时候才会回去?”[]大国无疆271

“什么时候回去?”

众人的心脏似乎都为之一拧,离开的时候德国人还根本没法攻入城区内,苏联西南方面军第15步兵师非常勇敢的阻挡着两个加强了装甲兵力的德军步兵师进攻,可昨晚看了大量的情报资料。所有人都知道,第15步兵师所将要面对的,不仅仅是他们当前所要挡住的两个德军步兵师,还有更多、更强的德军部队会像猛虎下山一样快速铲平巴拉绍夫这座城市以及防守此城的第15步兵师,然后便发起渡河作战。紧跟着就把守在南岸的苏军一口吃掉,然后便是直『逼』萨拉托夫,就像在共和国空军大举轰炸他们后勤补给中枢之前,他们所已经完成的那样……

直升机的飞行速度虽然并不快,但从巴拉绍夫到萨拉托夫不足两百公里的公路路程也并不需要耽误太多的时间。朝阳还没彻底侵染大地,五架直升机就在与萨拉托夫隔河相望的恩格斯城城郊陆军航空兵基地里降落了,第二空中突击旅安排的一支悍马车队早就在直升机起降跑道外延的辅道上就位,待考察归来的考察团官兵们就地解散之后,来自第二集团军不同部队的他们也就自然赶紧乘车各回各部,军事考察成果的讨论会议召开已经显得没有必要,中苏哈三军联合作战司令部已经给第二军下达了参战命令。而第二军军部也发布了二级待命的命令,所有外出人员全都返回编制部队备战。

离开直升机、转乘悍马,梁成和几个同样来自于第八机步师的军官们很快就飞驰电掣般的赶回第八机步师师部报道,而第八机步师已经在拂晓之前开拔了,他们所要去的地方不是其他。正是考察团刚刚离去的巴拉绍夫。

纳粹德军的进攻来得稍显突然,苏联工程部队和民兵们抢修巴拉绍夫至萨拉托夫的公路还没有彻底打通就战火重燃了,为了尽快扑向巴拉绍夫为苦苦作战中的苏联第15、16两个步兵师提供支援,守住萨拉托夫的西大门,第八机步师在考察团乘坐的直升机还未降落在机场里的时候,其下编的工程营就和第二军军属工程旅加强而来的一个排爆连、一个工程机械连一道。投入到了向巴拉绍夫“进军”的工程作业当中,他们的工作自然是加快苏联人的公路抢修速度,否则高度机械车辆化的第八机步师只能“飞到”巴拉绍夫去。但这显然暂时根本不可能。

已经在向巴拉绍夫挺进的第八机步师暂时没有动的部队并不多,师指挥部的野战指挥车以及装载模块化指挥方舱的重载军卡还都没有开拔,等梁成等人赶到指挥帐篷内,第八机步师师长左平、参谋长裴扬还都愣在沙盘前,苏联人很能搞,直通巴拉绍夫的公路、铁路等都给大片雷场废了。连道路周边也都敷设了不少的雷场,宁肯让后勤部队绕道给巴拉绍夫的守卫兵力输送补给。也都非要把巴拉绍夫与萨拉托夫之间最近的地面交通切断,能策划出如此行动的苏军参谋铁定是脑子被驴踢了。

皱着眉头苦思不出个鸟结果,抬起头来左平刚好看到梁成等人,刚准备敬礼的梁成等人当即被左平挥手打断,招招手便道:“你们回来得正好,我和裴参谋长正琢磨着我们需要多久才能赶到巴拉绍夫去,根据推演计算结果,我们至少需要一昼夜的时间,所以我问问你们,根据你们的考察结果来判断,苏联的第15步兵师能守住巴拉绍夫一昼夜吗?”

“还有霍皮奥尔河东岸的第十六步兵师!”站在左平一旁的裴扬补充了一句。

梁成几人彼此互相望了一眼,这个问题可很难回答,他们今天根本就没有去考察苏军的抵抗作战和德军的进攻到底如何,而且根据各方面的对比,单靠一个步兵师,守住一个小城一昼夜时间很艰难,纵然他们身后还有一个同样编制的步兵师作为后盾,可毕竟隔着一条河来着,虽然考察团离开巴拉绍夫之时,从直升机上往下看,第16步兵师已经开始利用汽轮向河对岸输送物资和兵力,但要是德军的进攻速度太猛,这样的速度就跟用苍蝇拍打蝗虫一样,徒劳无力不说还成了添油战术。

“坚守一昼夜的说辞并不正确,德军不喜欢夜战,从当前的情报分析来看,他们似乎更像是要在白天就解决战斗,拿下巴拉绍夫城!”

裴参谋长没等梁成等人回答便说到了一个实情,而这也是梁成心里所担心的,临行前季莫斯科夫亲口告诉他,第15步兵师真要是拼死力战,能够熬过白天守住黑夜,但明天能否守住就成问题了。

“师长、参谋长,就只有我们前去支援巴拉绍夫?”梁成不回答问题反而主动发问道:“我方空军是否会参与到此战中来?如果空军能够提供很好的遮断轰炸,那么苏军守住巴拉绍夫72小时都不成问题,而若是等我们赶去支援,顶多救下一座废城!”

左平一愣,没想到这师侦营营长如此回答,倒是略略点头,看了一旁的裴扬一眼,转过头看着梁成的眼睛,指着手腕上的战术手表,道:“此时此刻,空军应该已经出发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