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七三章 背水大战(下)

第二七三章 背水大战(下)

晨光、白云,软绵亘长的云海之上,金黄『色』的阳光把洁白的云层渲染得更加妖娆柔美,高速穿梭于云层之上一架架战鹰无暇欣赏美丽的风景,呼啸着直往西扑去。

弧形座舱内,头戴飞行头盔、身穿抗荷服,根据预警机发来的接战命令,所有飞行员及武器系统官都戴上了呼吸面罩,前座的飞行员在毫无懈怠之意的看着综合显示屏,并稳稳把持着『操』作杆,双眼不时看向前方,而后座的武器系统官则高度忙碌起来了,战术共享数据链正不断传来预警机发送的目标数据,在入中央计算机进行解算之前,他们还需要完成一个很重要的步骤——开启火控雷达。  很快,长机的武器系统官就熟稔的利用联合战术信息分配系统进行打击任务的分配以利于将战斗力效能最大化,数据的分配并非是自动化的,联合战术信息分配系统终端需要人工手动来完成『操』作,当然即便是手动也并非需要耗费多长的时间,不一会儿,完成分配的长机武器系统官就语音提醒各战机注意接收信息。

系统终端采用时分方式传输信息,虽然在在传输过程中有将近百分之五十的脉冲失真,但系统自带有误差校正功能进行信息内容还原,所以在信息开始分配传输的时候,从9691206hz这一信息交换工作频带上,系统终端便开始以3ghz的信道间隔和200w的输出功率开始进行高速的信息交换,这样的速度最多能够达到每秒钟一万六千余字节。但分配战机的数量越多,数据传输速度也就会越慢,不过好在数据并不冗长复杂,很快各架战机就完成了信息接收。

时间。来到了6点07分,瞥了一眼窗外的风景,和煦的太阳正在不断的漫『射』光芒燃亮天际,起伏绵延的云层显得格外的纯美,但隔着综合显示瞄准系统屏,编号2114的双发重型j11“战隼”制空战斗机的飞行员高佳伟中尉无暇多看风景,便将注意力集中在了自己目视所及的各种目标上,坐在后面的武器系统官杜平少尉正在根据中队长战机分配而来的目标数据入中央计算机。而已经开启的火控雷达也已经捕捉到了一些目标,一个个亮点数量不少。

“准备好了吗?”高佳伟闲来无事的问道杜平。[]大国无疆273

“马上就好!”正聚精会神将解算出来的火控数据入中距离空对空导弹的杜平毫无平仄口气的回答道,对他而言,似乎惨烈的空战早就已经如同电子游戏一般简单。

调频来到队内通话频率。抗干扰能力很强的高频和甚高频通信设备可以保证在能够有效避开本方电子战机的干扰频段,以高质量的信号输出完成通信,而火控雷达都打开了,也就没有道理继续无线电静默了,所以刚一切换到位。高佳伟就问道僚机:“苍鹫12,感觉怎么样?”

高佳伟扭过头看着不远处“并肩”飞行的编号2115战机,双机编队是共和国空军第三战斗机师中一种经典搭配,而作为高佳伟僚机的这架战机上。飞行员李治也很清闲来着,等待他们的不过就是摁下导弹发『射』按钮罢了。但在此之前他们并不需要忙活,一切都有武器系统官在工作。他们只需要飞行好就行了。

“苍鹫11,暂无答案!”李治回答完,还特意向左侧看来,极佳的天气让目视条件非常好,所以他直接用左手比出了一个大拇指的手势,然后顺时针转动一百八十度,猛然向下,以这样一个的特殊手势来表达特殊的回答。

高佳伟无语了,也不回答,直接握拳伸出右手,然后作出了一个竖中指的鄙视动作,再也不管杜平如何回应,精力立马集中在了综合显示屏上,随着战斗机机群不断靠近巴拉绍夫,德国空军巡弋在空中的战斗机机群数量虽然不少,可他们就像是瞎了眼睛一样愣是看不到危险已经靠近,而这样的状况也是早就预知到的。

终于,打击命令带来了,高佳伟想确认了武器状态之后便很快打开了保险摁下了发『射』按钮,战机稍稍一震动,机身两侧机翼下挂的两枚中距离空对空导弹就脱离了挂架自由下坠了,很快就完成了自主点火冒着尾焰,拉出两条长长的白『色』烟柱倏然离去,连个招呼都不打便“不辞而别”。

大型空中预警机虽然探测能力强大,且指挥协调攻击能力也不错,但对于追求高精度的超视距打击而言,预警机一般情况下都不会介入导弹的中距离引导,而对于目标的火控雷达持续照『射』,以不断获取足够精确的目标数据,进而源源不断的传送到导弹的导航系统中,让导弹不断修正自己的飞行姿态,以更加精确的轨迹向目标飚杀而去。

对于长度达到三米余的、弹体直径近两百毫米,有着超过半米舵翼翼展的中距离空对空导弹而言,在中距离飞行上它们是可以依靠惯『性』自主导航飞向目标的,但对于发『射』母体,也就是发『射』它们的战斗机所发送而来的指令,显然更有使用价值。

导弹发『射』后,导弹在其惯『性』基准装置和微型计算机制导下,微型计算机不断将安装在导弹尾部的数据链接收机所接收到的战机火控雷达系探测到的目标座标数据进行快速解算,根据导弹的实时飞行姿态数据进行校正之后,向导弹发『射』制导修正信号,导弹自然能够像是长了眼睛一样,隔着数十公里就始终朝着锁定的目标飞去,要是有足够先进的设备,便能看得出这些导弹的飞行轨迹并非是一条直线,而是一条有许多一定弧度的曲线,这便是因为导弹在不断的根据最新的目标坐标数据进行飞行姿态调整。

对于最大飞行速度可达到4马赫的中距离空对空导弹而言。几十公里的距离并不算远,而当导弹的微型计算机根据战机所发送而来的目标坐标数据,同导弹位置数据进行比对之后,根据固有的攻击设定。判读除了自己已经到达了末端自主攻击的位置,此刻微型计算机便自动切除了与导弹尾部数据链接收机的数据传输联系,而是自动开启了半主动式雷达,雷达开机之时也就意味着导弹进入了末端自寻的攻击阶段。

聪明的导弹很快就利用自己的半主动式雷达,以高脉冲的重复频率进行目标探测,由于距离已经很近,所以它们自然能够迅速的锁定目标,而这时候导弹要做的并非是急速向目标飞去。技术上的进步已经让这一代中距离空对空导弹显得格外的“精明”,而它们的前辈,也就是共和国早先的一代导弹,如果到了这个阶段。就会毫不犹豫的发起攻击,而在多次演习**和国海军和空军航空兵有经验的飞行员都知道,当战机出现了导弹锁定的警告提示音之后,他们就会迅速的改变航向并提高战机速度,作出一系列高难度的规避动作。

早先一代的导弹特别强调目标必须在其雷达波束范围之内。而雷达所发『射』和接受回来的波束都会有一定的角度,所以上一代的导弹始终都需要让目标在自己的雷达波束范围之内,因而必定要按照格斗曲线从目标后方追击目标,可有人驾驶的喷气式飞行器。尤其是经验丰富的飞行员在导弹来袭告警音响起之时就反『射』『性』的快速扔掉了战机不必要的荷,如副油箱什么的。并迅速的提升了战机了机动『性』和飞行速度,等导弹沿着曲线尾追之时。不断做出高难度动作的目标会导致导弹的机动应力和过沿油线不断增大,而显然导弹虽然有速度也有加速度的优势,可毕竟不经久耗,而如果目标在高机动的同时还进行一系列电子干扰,那么导弹就根本没法命中目标了。

而如今这波向德军战斗机咆哮扑杀而去的导弹智能水平显然比上一代的高了一截,它们“知道”这时候不可鲁莽行事,因为在既定的攻击程序设定里,就有一个攻击模式,那就是当导弹半主动式雷达发现了目标并成功锁定之后,它们不会发起尾追,而是通过微型计算机进行目标飞行航向、速度的判定计算,根据最新探测回来的目标数据判定出目标接下来可能的飞行轨迹之后,导弹会毫不犹豫的就向判读出来的目标飞行轨迹飞去,尽管这样可能会导致目标短时间之内会消失在雷达波束当中。

既然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么实战显然就是对武器装备的最佳评测者,当德国空军的飞行员们很是惊讶的看着自己探测距离有限的机雷达所探测的大量高速目标正向本方扑来的时候,他们毫不犹豫以为是共和国空军的战机扑来了,因为他们早就知道,连喷气式发动机都是中国人最先折腾出来的情况之下,中国人率先让战机实现跨音速飞行不是什么难事,因而他们迅速进入到了格斗作战状态,甚至还很富有经验的催大油门爬升飞行高度,速度和高度的优势乃是近距离格斗空战中极为有利的先决利好。

然而,他们的想法不错,但可惜的是扑来的并非是数公里开外绝对可见的大型喷气式战机,反倒是一个个很扎眼的小亮点,因为目标是从东方飞来,太阳也正从东方高高升起,漫天的金光形成了一个相当晃眼的背景,阳光刺得飞行员们都不敢正视东方,因而当这些小东西快速『逼』近了,他们瞳孔空前放大的双眼这才看清楚,『奶』『奶』个熊,飞来的竟然是火箭弹,对于弹体修长而且还尾部闪耀着火舌拉着长长烟柱的东西,他们自然而然以为是寻常的火箭弹,这东西自打共和国出口德国陆军第一批大口径火箭弹开始,德军上下就知道这种厉害的武器了,如今的德国空军也都有给战机挂使用的机型火箭发『射』巢,专门对地实施打击,可能从空中发『射』出去的,他们还真没有。

久经战争的老经验飞行员虽然不知道『射』来的到底是不是火箭弹。但多年的经验告诉他们必须立刻实施机动摆脱这样的直愣愣杀过来的高速大杀器,可他们很快发现自己错了,压下『操』作杆急蹬方向舵,me310单座、高亚音速喷气式战斗机唯一装备的中国制造涡轮喷气式发动机尽管涌入了更多的燃料。产生的推力也猛然增大了不少,可作用在战机的机动上,效果也忒不好,因为在高速杀来的那些“火箭弹”面前,这些拼了老命也没法突破音障的单发格斗战斗机机动动作就如同放慢了十倍一样,还用不着进行飞行轨迹判定,一枚枚导弹就相当直接的向雷达辐『射』信号最为强烈的地方撞去,在多普勒效应近炸引信作用下。导弹自然没有和德军战斗机直接空中撞车,两者距离还并不为零,破片杀伤战斗部就猛然爆炸了。

瞬间,就在一瞬之间。爆炸开来的中距离空对空导弹破片杀伤战斗部就在一团团火球的簇拥中,让无数的破片以极度扭曲的姿态在爆炸冲击波的助推下向四周窜『射』开来,挡在它们飞行路上的任何东西都被狠狠的钻了进去,或者发生空前激烈的撞击,破片高速诡异的扭曲在了被撞击物里。包括动能在内的任何能量都用在了扭曲和翻滚里。

于是乎,被裹进了破片云团里的德军战斗机自然而然首当其冲的遭受到了这些瓢泼破片的猛扎狠钻,脆弱的金属蒙皮和玻璃座舱都显然顶不住破片的高速撞击,而当这些破片穿透了战机外壳。进入到了飞行座舱、进入到了发动机、进入到了油箱等等,它们最容易表现出彪悍战斗力的当然是对人肉**的绞杀。根本没有几何形状可言的破片都是奇形怪状的,当这样的破片以超过音速的速度。如同超大口径子弹弹头打在**之上,唯一的结果就是破片以超强的侵彻效果狠狠的搅入了**之内,不断扩大形成的空腔最终会让**生生阻止这些破片继续前进,而此刻它们基本都已经扭曲得不能再扭曲了,极度变形的它们不仅仅嚼烂了**形成了一个个**空洞,还因为高速的摩擦为烧焦了不少所过之处的人肉。

痛苦丝毫感觉不到,当爆炸发生之后,飞行员就已经失去了知觉,不管是自己的肉身如何被痛苦的搅成千疮百孔,还是连人带战机一同在凌空爆炸间化为碎片散落洒向大地,他们都没有了意识,唯有明媚的早晨、柔软的云朵和笑眯眯的太阳,微笑着看着晴空白云间凌空绽放的这些烟花,它们是多么的绚丽多彩,就像是来自地狱的节日圣火。[]大国无疆273

晴空之上的爆炸很惊人,更吓人,对于巴拉绍夫西城外激战正酣的苏德双方而言,他们的眼里只有彼此的仇恨和怒火,只知道拼命的想尽一切的想弄死对手,所以能够有幸看到这一幕的,都是苏军和德军的预备部队或者干脆后方的部队,他们都眨巴眨巴眼睛,满脑子疑问的看着天空,好奇的在想,那些飞机该不会是撞上外星人的ufo了吧?

由于发起攻击的中距离空对空导弹为了确保攻击精度,在飞行中段接受了发『射』战机的制导,而进入了飞行末端才是自主寻的,所以对于发『射』中距离空对空导弹的战机而言,第一批导弹发『射』离开之后,在下一批导弹发『射』之前,都是有时间间隔的,而这段时间的间隔自然是用给了第一批的战机制导上,至于第二批,所有导弹都没有再刻意强调高精度了,发『射』之后根本就用不着管,这些像是要加速追赶第一批的导弹就以中距离惯『性』导航和末端自主寻的的方式加速狂奔了。

如此一来,天空中出现的场景也就自然而然会让苏德双方没有参与作战的官兵们惊诧万分了,由于高度的缘故,他们自然是看不到那些太细小的导弹,也就只能淡淡的看到喷『射』出来的烟雾形成的特殊飞行轨迹,而德军的战机他们倒是看得比较清楚,毕竟个头大不说,喷气式发动机尾喷管喷『射』出来的气流所形成的“白『色』气雾”拉长之后便很长很宽,而当它们凌空爆炸之时,目击效果也就更为明显,碧空之上绽放出来的爆炸火球显然要比任何节日里施放的烟火更为吸引目光。

德军的战机一架架的凌空爆炸,一度让苏联西南方面军第15步兵师防空高炮部队战战兢兢的德国空军就像是被诅咒了一样厄运连连,他们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他们也不至于去怀疑这一切都是传说中的外星人在帮助他们,不久之前才送走的共和国陆军第二集团军军事考察团,人虽然走了但却给他们带回了好消息,共和国空军将竭力帮助他们防守巴拉绍夫城,虽然这个消息是转发而来的,过了好一阵,通信系统落后的苏联第四步兵军这才将从西南方面军司令部传来的好消息转到了第15步兵师这里来,喜庆的通知第15步兵师,共和国空军将派出大量先进的战斗机和攻击机协助他们防守,可这样的消息来得也太慢了,速度还不及共和国空军,因为碧空之上的精彩连连大爆炸,已经让苏联第15步兵师官兵们知道,他们并不是孤军奋战在这霍皮奥尔河畔,和他们紧紧站在一起的还有中国人。

而对于导演出这一切的共和国空军第三战斗机师飞行员和武器系统官们而言,他们并没有看见自己的杰作是如何的罪恶,他们唯一能够感觉到的,就是自己的雷达屏幕上干净了,晴空万里,很快将会是紧跟着j11“战隼”制空战斗机扑来的攻击机机群的“游乐场”,在这些战斗机飞行员们的眼里,那些武器挂能力超级变态的对地攻击机才是真正的大煞神。

p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