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七十四章 知道何去何从

第七十四章 知道何去何从

美国的威尔逊和兰辛,英国的乔治与贝尔福,法国的克里蒙梭和毕盛,意大利的奥兰多和桑尼诺,日本的西元寺公望和牧野伸显。巴黎和会是属于这十个人的,与其他国家无关。即便意大利和日本相继“退出”后,也容不得其他国家『插』嘴的份。

剩下的三个国家,美英法是各有小算盘彼此很难融合,只能慢慢谈慢慢改,让大把大把的时间为他们带来一个彼此都可以接受的结果,但讨论出结果的时间,至少得三五个月,所以自从五月份大会开幕以后没多久,巴黎和会只剩下也只需要他们六个人继续工作,其余人等至少三个月后才重聚凡尔赛宫也不迟。

大会对世界和平的进程还未产生半点影响,但世界并不会因它而停滞,太阳照样东升西落,地球依旧自转个不停,广袤的地球大路上,每一天都会有很多事情发生。

年5月18日,这一天注定是一个令人难忘的日子。在中国航空集团位于柳州高新技术开发区内的第一组装厂,将样机的最后一颗铆钉打好后,自治区第一架“飞机”正式诞生。

早已在模型机上“飞了”不知道多少个架次的试航员洪国远,早就对仓库里的样机产生莫大兴趣,从发动机定型生产那一天开始,中航就开始在自治区各大技术院校、人民军、工业大学等众多企事业单位中选拔飞行人才,洪国远愣是从数千人之中脱颖而出,披荆斩棘终于获得了试飞员的资格,试飞员这样一个高危险的任务众人都是一个劲儿的猛争,根本就没把试飞的危险放在心上。[]大国无疆74

5月24日,经过多次大规模的详细检查后,技师们得出了样机正常的结果,经总工程师王助的同意后,在试飞员洪国远可以进行试飞。之前,发动机、机身、机翼、收放式起落架等等,所有的图纸设计都已经化为实物,经检查后都是合格的,但飞机的『操』控『性』,还有得考量;能不能飞出理论设计的『性』能,还有待考证。众多的疑问,都需要真正的飞行才能得到准确的答案。

飞行员驾驶着飞机在空中飞行,他『操』控飞机是通过『操』控气动舵面,即升降舵、方向舵和副翼来完成的,通过偏转着三个『操』纵面,就会对飞机产生『操』控力矩,使其绕横轴、立轴和纵轴转动,继而改变飞行姿态。

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当飞机被拖车拉到了工厂附属跑道上后,地勤人员开始撤离跑道,而塔台内的试飞指挥员也就是该飞机的总工程师王助,首次和飞行员用无线电系统展开了对话,工业大学电信学院出品的无线电对讲系统早就经过了数百次考量,此时跑道上的洪国远自然能清晰的听到王助的声音。

“报告塔台,非常清晰,非常清晰!”

洪国远坐进了真正的飞机驾驶舱后,不管心里素质有多高,此时也难免有些紧张,言语上虽然还很利索,但手心里已经冒出了阵阵汗『液』,或许也并不是他紧张,而是这一身防寒保暖用的飞行服还有头盔、手套等等,简直就跟北极地区居民过冬一样的装扮,到了高空估计这套行装还很是有用,但此时在地面上,红火大太阳正炙烤着大地……

现在开始无飞行测试你的『操』控『性』……”一直以来对该型飞机倾注很大心血的王助,终于等到了要飞入蓝天的一天,但还是有点犹豫,不过思忖再三还是下达了起飞前的最后命令。

受到命令后,洪国远很快开始了最后一番测试。飞机在飞行中,飞行员降舵飞机即可绕横轴转动,产生俯仰运动。所以洪国远开始慢慢向后拉驾驶杆,经过传动机构传动后,升降舵慢慢向上偏转,如果是在飞行过程中,这一动作会让水平尾翼上产生向下的附加升力,继而产生使飞机抬头的力矩,飞机机头上扬。而后,洪国远向前推驾驶杆,升降舵向下偏转,这动作能让飞机在空中下俯。

同样,假设此时洪国远已经将飞机驾驶于空中。向左压驾驶杆,左副翼开始向上偏转,右边副翼则向下偏转,左机翼升力减小而右机翼升力增大,则可以产生左滚的滚动力矩,使飞机向左倾斜。如果要飞机右倾斜,即向右压『操』控杆即可。蹬左脚蹬,方向舵向左偏转,垂直尾翼上产生向右的附加侧力,在该力的作用下飞机产生向左的偏转力矩,继而使机头向左偏转,反之则蹬右脚蹬。

但此时飞机仍然还在在地面上,飞行员的所有动作都让各个部件准确的表达出来,如果是在空中也能如此,那该飞机的『操』控『性』可以算是合格了。

你现在可以启动发动机,可以启动发动机。自主决定是否飞行……”看到跑道上地面测试一切正常的飞机,王助满意的点点头后,将飞行权交给了飞行员,他已经尽人事了,此时能做的也就是听天由命吧!

洪国远很快再次检查了驾驶舱的所有的仪器仪表后,油表、油压表、气压高度表、速度表等等,一切都很正常后启动了发动机,一阵黑烟和爆响后,螺旋桨开始慢慢旋转起来,越来越快,当转速达到最大之后,洪国远终于将死死踩住刹车的脚松开了,飞机很快便在水泥跑道上加速滑跑起来。

“一定要飞起来,飞起来,飞起来……”所有人看着飞机越来越快,都不住的念叨不住的祈祷。而跑道上驾驶着样机的洪国远何尝不是一样,当感到飞机已经达到起飞速度后,他慢慢拉起了驾驶杆,飞机慢慢增大了仰角。

5月24日上午10时37分,当飞机的升力等于其飞机重量后,飞机慢慢离开了地面,当最后一个轮子脱离地面的时候,所有人都欢呼了,样机终于可以称之为飞机了,因为它至少能够真正飞翔了。

随着升力的不断增加,飞机的飞行高度正不断上涨,当到达四百米之高的时候紧张得不得了的洪国远这才将驾驶杆放平,飞机慢慢改为平飞。而这时候,他心里的那颗石头才轰然落地,满头大汗但却笑呵呵的转头看了看地面,自治区工厂林立、道路横行,蜿蜒磅礴的柳江如同一条白链镶嵌于大地。

约两分钟之后,洪国远经过检查确定了飞机一切正常后,正式开始了样机的起飞『性』能之后的第二步,那就是“回巢”,对于一架飞机而言,必须是能飞起来、降下去。所以洪国远开始慢慢『操』控飞机向左盘旋,由于是首次试飞,所以他不能也不敢做大角度的盘旋飞行,当看到了试飞跑道后,他在经过了一次盘旋后改正了飞行航向,对准了跑道慢慢下降飞行高度。

当从设计的安全高度上下滑时,飞机的发动机已处于慢车工作状态了,洪国远将襟翼打开到最大的角度,同时放下了起落架,在各种阻力的作用下,飞机开始接近于等直线下滑,接近于地面的时候这才将飞机拉平,保持飞机离地一米左右的距离进行平飞减速。

飞行速度不断降低,洪国远则不断拉杆以便使飞机仰角增大,飞机慢慢地降低高度。当升力不足以平衡自重的时候,飞机的高度进一步下降,飞机几乎是在飘落,当高度进一步下降后直至机轮触及跑道,一阵青烟后机翼下的两个轮子也相继触地,飞机正式进入了滑跑阶段,洪国远开始利用刹车为飞机减速,直至飞机停下为止。

起飞、降落都已成功,都已成功……”[]大国无疆74

用不着塔台里的王助提醒,飞行员洪国远早已知道自己的起飞降落是多么的完美,打开座舱后立马挥舞着左手臂和高呼着的人群示意,心中的喜悦早已冲淡了之前的恐惧,当技师们代替了他鼓弄飞机的时候,他总算可以脱下身上那身沉重的飞行服。

起飞降落了一个架次,众多技师包括塔台里的王助等人,都纷纷跑到跑道上来,十余个人将飞机各个地方看了又看敲了又敲,最令人担心的就是发动机会在空中突然停车、飞机起飞降落的时候起落架会收放不灵……但此时一切的担忧都成了过往云烟,有的只是满心欢喜的查看飞机,看看飞了一趟之后飞机的各项『性』能指标是否出现了变化,还能不能继续飞行。

一个起飞降落并没有将飞机的所有设计『性』能飞出来,接下来飞机起码还要飞十余次,在以后的试飞中需要将飞机的最小与最大平飞速度、巡航速度和实际航程、静升限等飞出来,尤其是这型未来的战斗机,对它而言还要经历很多次的机动『性』考验试飞。小于四十五度的小坡度盘旋是对飞机没什么考验的,而大于四十五度的大坡度盘旋,盘旋一周所需的时间愈短、半径愈小,则机动『性』才更好,而且做这种机动的时候,飞机和飞行员都将承受较大的过载,这对飞机的『性』能无疑是一次重大的考量。

“筋斗”这个动作是最能考验飞机『操』控『性』与机体『性』能的,当然也对飞行员本身有着巨大的考验,因为这一动作最高过载系数将高达6,一般人是绝对承受不了的。完成一个“筋斗”动作,飞行员要先加大油门增加飞行速度,然后拉杆是飞机曲线上升,飞过顶点后就减下油门,继续保持拉杆位置飞机即可曲线下降,最后改为平飞。做出一个筋斗动作的时间和半径愈小,则该机的机动『性』越好。

“俯冲”是将飞机的位能转化为动能,迅速降低高度增加飞行速度的机动飞行,作战飞机必备的一个『性』能就是俯冲『性』能过关,如此才能具备较高的轰炸或『射』击准确『性』。但这个机动动作是非常恐怖的,它是一个高度和速度急剧变化的过程,一旦超出了规定速度和改出高度,飞机和驾驶员都将承受难以想象的过载,飞行员可能会因此失去自主意识,而飞机机构也会被大肆破坏甚至散架。总之,这动作对于驾驶技术不过关、『性』能不好的飞机,这无疑是一种飞行员『自杀』『性』动作。

“样机状况非常好,起飞和降落都很顺利……”

王助非常喜悦的向电话另一端的张宇汇报着试飞情况,今天样机的表演无疑是近乎完美的。从一六年开始到现在二零年年近中旬,将近四年的时间里就围绕着航空事业转悠,今天收获了辛勤劳作的首个成果,这非常值得他喜悦一阵,当然也让他对之后陆续的实验工作更有信心,也自然对该机能顺利定型充满期待。

“一切以谨慎为主,重要的地方一定要多次检查确认后,才能再次放飞……”

张宇也非常高兴中国人的航空梦能再次燃起,冯如的逝世对中国的航空事业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损失,但王助、巴玉藻等宝贵人才今日再次托起了中国人的飞行梦,这是一次非常有意义的壮举,所以张宇非常担心因细小的过失而再次酿成悲剧,即使试飞的不是王助等人也一样如此。

“二项目的样机的试飞安排在什么时候?”

高兴之余,张宇问道了另一个问题,中航集团同时进行的两个项目。一个项目是今日洪国远试飞的那种单人驾驶的轻型飞机,以后可以该机为根本衍生出一整个系列的飞机,尤其是战斗机。而另一个项目则是多人机组『操』控的大飞机,运输机、轰炸机、民航机等等都可由其演变。

“下个月月初,发动机的冷却问题虽然解决了,但我们还想多试车一些时间验证改进的正确『性』,从今天一项的样机试飞结果来看,我们的技术是值得信任的……”

“不论怎样,不要急着出成果我们有的是时间。”张宇说着,拿起一份电报再瞧了瞧后,接着说道:“你要的人已经找到了,西科斯基和科恩达已经在法国登船出发,还有两个已经确认战死疆场了,剩下的杳无音信!”

“能找到两个已经不错了,这……”王助拿着电话很是犹豫有些话该不该说,但一阵思忖后还是鼓起勇气说道:“集团内包括航空工程学院里,有不少人都在议论集团是不是要另设新项目?直升机和喷气机会不会是下一阶段集团的攻关重点?螺旋式飞机虽无太大前途,集团究竟对活塞式飞机有多大的开发力度……”

这些问题不仅仅是中航科研人,包括工大航空学院的学生在内,当然也包括王助本人,西科斯基是做大飞机非常有名的,但他确实是一个执着的直升机爱好者,他被招募进了集团后,必然会在集团的帮助下组织出一个直升机研发机构;比西科斯基还要猛的就是科恩达,他是个专注于喷气式的人,来了之后不安排出一个专门的研发机构,肯定是极其不划算的。

所以,航空工程学院的学生包括老师都关注着自己未来就业的走向、航空事业发展的方向,其实变相的就非常关注集团的走向,他们毕业以后注定是要跟着中航团团转的,所以中航态度决定了数千人的就业前途,甚至还决定了中国人未来航空梦究竟会变化出何种花样。

但中航毕竟是『政府』所有的集团,中航的态度还不是得看『政府』的态度,而主导『政府』这方面的自然是张宇,所以王助遇到了这样棘手的问题,只能求救于张宇了。

“这个问题,还是得看你们自己。我知道不光是集团里、学院里,不少人都是各有喜好的,当初为了一个『液』冷式还是气冷式,你们就能分成两班人马各出成果。以后大不了以后再分细一点,活塞式发动机也就只能分大小、分『液』冷还是气冷,那喷气式发动机以后类型更多,用途是各有千秋。总之,航空事业搞得百家争鸣、互相比拼可以,但不可恶『性』竞争。如果你对直升机或者喷气机感兴趣,也可以掺和进去……”

“这……其实我也对喷气式飞机很感兴趣,只不过……算了,二项的样机试飞准备好的时候我通知你的,这些时间我们都忙于一项样机的试飞工作,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会很快将工作重心转移到二项上去。总之,人手不够的前提下,我们只能尽最大努力。”

关于喷气式飞机之类的问题,王助吞吞吐吐再久也不会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究竟该怎么说才能将心中的意思完美表达出来,这一方面的能力确不如他在航空方面的造诣,所以就直接转移了话题。

由于他无论是在自治『政府』内部,还是在工业大学,都是“信得过”的人,所以图书馆里的授权等级是相对较高的,有空就看了不少不该出现于1920年这时代的东西,所以心里自然是有些想法的,也不用理论计算也知道螺旋桨式飞机的前途是有限的,但他就是还不怎么确定高层的想法,又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自己的意思,但如今得到了张宇的首肯,自然知道以后该何去何从了。

王助知道该何去何从的时候,遥远的法国的某个地方,就有一些人是无论怎么讨论怎么思索,劳心费神大半天,依旧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大国无疆74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