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七八章 菊花在哭泣

第二七八章 菊花在哭泣

死亡的阴影如影随形,它神秘而来,笼罩心间缔造恐惧,罗杰斯瑞从未经历过死亡,但他的渐渐失去光芒神『色』的双瞳却在暗淡间,告诉了濒临死亡的大脑,呼吸的不畅、意识的僵硬和难以名状的软绵感,这大概就是生命流逝的征兆吧?

透过硝烟蒙蒙,黑『色』的烟雾上那湛蓝的天空,如洗一般纯净剔透,耳旁闷声传来的巨大爆炸声,也丝毫感觉不到耳膜阵痛,罗杰斯瑞依稀还能感受到爆炸所产生的高温气浪袭来阵阵热度,它们是那样的热情澎湃,吹拂周遭的一切犹如白纸一般轻飘无重,罗杰斯瑞慢慢的,慢慢的合上了双眼,他知道自己就快死了,就快死了。

一分钟以前,他还在很淡定的大声命令第二批次导弹准备发『射』,三十秒钟前他还略显惊恐的看着满屏幕的雪花,那是雷达遭到了干扰吗?二十秒之前,罗杰斯瑞预感到大事不妙赶紧电令全营所有雷达关机,连启动导弹自毁都顾不上。

而十秒钟前,罗杰斯瑞第一个逃离了雷达车,他急速的狂奔企图逃离罪恶的深渊,然而他并不是短跑运动员,他无法在十秒钟的时间里就跑出超过一百米的距离,而当今世界上百米短跑成绩能拿到九秒左右的也并不多,显然,罗杰斯瑞并不属于其中任何一个,他很可悲的在最后的三秒钟里,趴伏在地上蜷伏成团,双眼鼓鼓的看着天上宛如陨石落地一般壮观的怪异武器到来,他,在那一刻恍然大悟,中国人这种武器貌似也是导弹。只不过人家技术更高一级,已经可以做到让战机携带并准确发『射』的地步,且稍加推测就可以知道,中国人这种导弹大概就是循着德军的雷达波束而来的,而这恰恰也是二十秒钟前。罗杰斯瑞狂喊关闭雷达火速转移的原因,可是,太迟了。

三秒钟能做什么,罗杰斯瑞可以傲然的告诉全世界的人,这三秒钟里他什么也没做。摆出一个类似于匍匐前进的姿势,不过头却是望向了天空,空前张开的嘴巴一丝一毫的空气都没有吸进,睁得最大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划出简洁直线,拖着长长烟柱,带着俏皮尾部火焰的三枚导弹急急袭来,而三秒钟后。大地就震动了,罗杰斯瑞当场就几乎失去了知觉,他唯一感觉到的是,自己仿佛被扔进了大型水泥搅拌机里一样,被猛烈的爆炸气浪掀得东倒西翻。丝毫感觉不到胳膊、手臂、腿脚等是否还健全,脑子就混混沉沉的,很想睡,很想睡。[]大国无疆278

血,殷红而又温热的血从额上渗下,凄美的慢慢流淌到了罗杰斯瑞的脸颊上和眼眶里。血水的涌入让已经快要合上的双眼产生了一阵自然反『射』般的刺痛,但神经已经麻痹的罗杰斯瑞根本感受不到,他模糊的视线正在渐渐变黑、变小。目光所及之处,他看见了自己可怜的左小腿和右脚的军靴,其余身体部件不知道去了哪儿,不用看也知道自己估计已经只剩下上半身的躯干,可怅惘的双眼痴痴的看着天空,那彷佛正在淡淡消散的硝烟里。好像还有敌机在穿梭、在投弹,不过自己怎么看也都看不清。脑子里最后一片思维全都不由自主的留给了家人。

“远方的爱人啊,你要多多保重,当我长眠他乡,请不要悲伤,因为这是军人,最好的归宿!”

罗杰斯瑞最后弥留之际,稍稍蠕动的唇角似乎要哼唱出永世难忘的歌谣,那是和恋人山盟海誓甜蜜难舍之时,那一抹温柔消失在视线里,耳畔却迟迟回『荡』的恋曲。

风,来了,阵阵的清风徐徐的吹拂在了罗杰斯瑞渐渐冰冷的躯体之上,胸口女友的照片也不知道是因为被爆炸破片所刮破衣服,还是被烈火所烧灼掉了一块,那一张灿烂的笑脸裹挟在了黑『色』的灰烬中,随着清风的吹拂,笑容始终甜美,而远处阵阵隆隆的爆炸声,却还在依旧欢畅……

“看到合适的吗?”编号第3021的g-04l攻击机后座上,武器系统官赖长俊大声的问道飞行员宋子昂。“总不至于把这两枚反坦克导弹带回去吧!”

集束炸弹和特种子母炸弹都已经扔了,现在攻击机的11个武器挂架上除了综合航电吊舱之外,还剩下两枚反坦克导弹,当然还有一发炮弹也没有用的机首25毫米多管速『射』机关炮,可快转了两三分钟了,依然没有搜寻到合适的目标。

“还没有,再等等!”前面的飞行员宋子昂也挺着急的,这他还等着好好用机关炮威风一把,可这愣是没有啥好的目标可以让两枚昂贵的反坦克导弹扔出去。

“苍鹫21,跟我来!”

正当宋子昂和赖长俊俩人有些心急的时候,僚机3023充当起了向导,两架攻击机默契的完成小半径转弯,刚一改平后座的赖长俊就两眼鼓了起来,地面上的德军部队就像是炸开了锅似的,各种口径的枪炮噼噼啪啪的朝天上狂轰,赖长俊隔着座舱玻璃就好像地面要火山喷发似的,无数的子弹或炮弹夹杂着曳光弹冲天而起,尤其是那些双联装、四联装的德军小口径机关炮,那密集的炮弹就跟不要钱似的狂轰不停。

“尼玛肯定有大鱼!”

在弹雨中嗖然狂奔,以不到三百米高度疯狂突进的两架超级怪异敌机当真是不要命,地面上的德军部队都以为这是两个发疯了的敌人飞行员,而且飞机也长得特丑,活像是一头咬着一根大烟枪的肥猪长了翅膀似的,而且可恨的是,还很猥琐的背着两个发动机,又要低空找死,又要把重要的发动机“背负”在背上,还真没见过如此下流无耻的敌机,所以一时间就连普通士兵也都端着步枪冲天扫上一梭子,见过丑的,可就没见过这么丑的飞机。

而真正感觉到大事不妙的却只有那些军官们。他们自然知道这两架其丑无比的敌机勇闯低空是为何缘故,因为他们的进攻部队的弹『药』储备和油料储备就在后方不远处,而且空袭到来之前,正好有一支坦克部队正在进行油料补给,这会儿估计逃也逃不远。坦克与飞机赛跑,那基本等同于狗追摩托、兔追老鹰。

越发往前飞,就越感觉地面的防空火力空前猛烈,坐在后座上不能对飞机『操』作产生任何影响,至少是在飞行员失去『操』控能力之前的武器系统官赖长俊自然是最紧张的。『奶』『奶』个熊,这如织如雨的弹雨已经有不少打中了攻击机,好在这长得的确很丑的攻击机确实耐揍,尤其是肚子下的防弹钢板和吸能结构层很能耐住一些狂揍,当然就算是被打烂了,驾驶座舱还都被一个澡盆式样的合金座舱保护着,只要发动机、油箱等别被打中就扛得住。

“苍鹫21。感觉怎么样?”

都在经历枪林弹雨的洗礼,这危险程度不亚于在冰雹中跑步,可这编号3023的g-04l攻击机飞行员席林迪却还有心思开玩笑,自认为技术不错的宋子昂脑门儿都冒汗了,这厮还能在无线电里看玩笑。

“苍鹫23。爽翻了!”宋子昂两眼死死的盯着前方,双手有力的控制着『操』作杆并随时准备着开加力,就算是废掉两台发动机也得以最快的速度逃离出去,当然他并未忘记补充上一句——“要是没有捞到大鱼,老子回去一定赏你一顿好揍!”

宋子昂和席林迪的哈哈大笑的对话才没让后座的赖长俊有所关注,他已经被显示屏上的画面所惊艳住了。这样壮观的景象可是生平第一次见到,密密麻麻的坦克像是一辆辆私家轿车一样停放整齐,活像是一群有钱人到郊外来旅游一般停放在某个杂草丛生的地上。而且画面中还模模糊糊的可以看到有油料泵车,远处那若隐若现的“建筑”是什么,该不会是油料桶堆砌起来的小山吧?

“发财啦,老子发财啦!”赖长俊突然叫了起来,着实把正专注驾驶攻击机躲避地面炮火的宋子昂吓了一跳,而无线电里席林迪也揶揄回了一句“老子向来童叟无欺”。

发现这一“宝藏”的其实并不是席林迪和他的武器系统官。而是飞得更远,几乎就在德军纵深里搅了个翻天覆地的j-12“秃鹫”战斗攻击机群。一组双机轰炸编队完成投弹之后以最快速度逃离危险区域之时,通过这片区域意外遭到了猛烈火炮拦截,两架战机的武器系统官都很清晰的通过雷达看到了那些相当闪光的辐『射』目标点,并且根据雷达成像的显示结果,那里似乎聚集着大量的装甲目标。[]大国无疆278

只可惜他们一枚机炮炮弹都没剩下,除非打开座舱向下面吐口水,亦或者是用自卫手枪『射』击,否则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当然他们并未选择贪恋而是一边加力火速逃离,一边上报惊喜发现,这一很有攻击价值的战术目标顿时就让编队轰炸指挥官找到了一个g-04l攻击机编队,让第3021和第3023来完成这个任务,而接到口述命令席林迪二人自然赶紧叫上互为僚机的宋子昂二人一起上,如此一来,这个惊喜算起来这还是白白捡来的,只可惜是带刺儿的玫瑰,好看、好美也很毒。

羞答答的玫瑰一向都是静悄悄的开,最凄美艳丽的景致一向在极为危险的地方,俗称人迹罕至,而对于这么一个很有吸引力的大目标,德军的保护力度也可谓不低,在距离相邻不远但有绝对防火距离的弹『药』库和油料库尚且有不少距离的时候,宋子昂四人就明显感觉到气氛不对劲。

重点目标的保护德军一向都很重视,这一点从他们布置在油料库和弹『药』库周围的密集防空阵地就可以看得出,那早就扯掉了伪装衣的多管速『射』自动化防空高『射』火炮正阴森森的怒视苍穹,等待着猎物的到来,而它们的铭牌上,“中国制造”的字样还相当清晰可见。

雷达天线罩朝着目标到来的方向微微左右的调整,雷达发『射』出去的波束正连续的反『射』回来,而一旁联动的多管速『射』高『射』炮炮管很快就在电机的驱动下嗡嗡高速转动起来,长长的自动供弹弹链上一枚枚金黄『色』的大口径炮弹弹壳着实扎眼。而更为慑人心魄的是,在自动化防空高『射』炮尚未开火之前,德军的人工手动式四联装20毫米机关炮就密集开火了,多个阵地上齐『射』出来的成千上万枚急速炮弹泼出了一道弹雨直『逼』天空而来。

近了,近了。当令人耳膜一震的滋滋声响起的时候,布置在最隐蔽位置的多管速『射』自动化防空高炮顿时就朝天吼出了最怒放的毒辣火舌,自动供弹弹链不断的供弹,只见炮管以极高的节奏不停的发生微微颤抖,连绵成曲的轰鸣声中。大口径的金黄『色』弹壳欢快落下,而自动化高炮交织而成的亮『色』火链,犹如一条条火鞭一样抽打天空。

突然而来的超密集炮弹雨着实让两架攻击机上的四人都吓了一大跳,反应极为迅速的两名飞行员当即就以最快的速度躲避来自四门成不同角度布置的多管速『射』自动化高『射』炮形成的火力急袭,而后座的俩武器系统官也在千百次训练的作用下,条件反『射』般的立马发『射』铝箔干扰弹,当然不用他们启动。德军的自动化防空火炮火控雷达以闪电般的速度开机、锁定并立刻攻击目标的手法虽然快速且最容易躲避电磁干扰打击,但这样的速度相比于主动电子干扰系统的反应速度还是慢了一些,但这一短暂的急速『射』击对于德军而言似乎已经足够了。

咚咚咚的几声巨响着实让飞行员宋子昂心惊肉跳,这小口径炮弹撞击在攻击机腹部装甲防护钢板上爆炸的声音咋就这么清晰入耳呢?而这样的惊吓他才不想要第二次,因为装甲防护钢板抵挡不住多少发炮弹。万一被击穿那可就危险了,靠合金澡盆子来抗住打击,宋子昂说一百个也不愿意。

“卧槽!”又是一句痛骂,宋子昂猛的一压『操』作杆,急速作出一个下坠动作的攻击机堪堪躲过犹如一条匹练扫来的炙热弹雨,而后座上的赖长俊心跳也已经加速到了最快。但攻击机释放的干扰箔条似乎还没起到明显的效果,而主动电子干扰系统也似乎没有真正的专用电子战机好使,这德军的自动化高『射』炮还他娘的在怒吼。

看着自动化高炮持续不断的消耗炮弹。用惊人的火力袭扰得两架共和国空军来袭最丑战机不停的作出空中规避动作,德军的军官可谓是相当满意,不过稍稍难以心安的地方就是弹『药』消耗得太快了,弹壳如飞一般的被弹出,满满的一个标准弹『药』箱几乎就要见底,刚准备叫人换上。结果意外就发生了,刚刚还能在火控雷达指引下。像是自己长了眼睛似的,精准的作出各种俯仰和转动动作的多管速『射』自动化高炮哑火了,滋滋滋转动的炮管不停的冒着袅袅青烟,俨然罢工了。

“雷达失灵了!”雷达兵急吼吼的报告道。

“该死的,赶紧跳频,重新锁定开火!”军官当即厉声下达了命令。

而终于躲过了弹雨劫难的两架g-04l攻击机也并未解除危险,地面上的火力稍稍一靡,两名武器系统官就意识到机会已经到来,当即熟练的锁定装甲集群目标,那一大坨停在一起的坦克堆说啥也很容易直接锁定,而转眼之间,两架攻击机的四枚反坦克导弹就脱离了挂架点火加速直扑目标而去,刚准备参与到火控雷达抢修工作的德军军官只能感觉到自己头顶上一阵强气流吹过,然而他只能痴痴的望着自己的侧后方,那里顿时就像是山崩地裂了似的,相当聪明的敌军导弹竟然“知道”飞到坦克群的头顶上再猛烈爆炸开来,而且爆炸高度极低,那超强的金属激流显而易见的敲开了坦克的顶部,估计里面的设备瞬间就会被数千度的金属『射』流给激起最原始的冲动——爆炸。

果然不出所料,那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夹杂着飞溅四『射』的火星在视线所及之处绽放开来,而呼啸着完成半径转弯之后,直冲自己方向扑来的那两架丑陋之至的怪飞机,竟然祭出了最恐怖的机大杀器——滋滋滋的声响中,那名德军军官就感觉那两架丑飞机像是吐出了一条猩红的舌头一般,宛如一条火星点点火线的毒舌狠狠的吻进了那扎堆的坦克群里,顿时一辆辆坦克的菊花就最为激烈的绽放了,火星四『射』、炸声雷雷。

喷气式战机的飞行通场速度果真是迅疾,对方还攻击不到一会儿就戛然而止,完成第一次两架怪飞机,却相当默契的做了一个左右双机分离动作,看到这一幕,这名军官差点没有拍手叫好,这样低的飞行高度、这样完美的双机脱离动作,驾驶飞机的莫非是双胞胎兄弟不成?可还没等他等到雷达跳频完成可以重新攻击的好消息,惊悚的一幕就发生了,那两架作出了完美脱离动作的怪飞机竟然一架奔油料库而去、一架奔弹『药』库而去,当它们那长长的火舌『舔』舐大地的一瞬间,绵延的爆炸就像是长长的鞭炮似的开始炸放开来,可这样的悲剧并未结束,引爆了弹『药』库和油料库之后又转了回来的它们,再一次瞄准了那些坦克装甲车的尾部,狠狠的又开动了速『射』机关炮,滋滋滋的金属风暴间,这名军官彷佛听见了钢铁在怒吼、菊花在哭泣……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