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八零章 以强制强(上)

第二八零章 以强制强(上)

“来了,来了,他们终于来了!!”

一路跌跌撞撞,通信兵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之情跑进师部,一路上所有人都诧异错愕的看着全无革命军人形象的这名通信兵,而这就差把兴奋写在脸上的通信兵已经冲进了师长的办公室。aoye

正和政委商议大事的第15步兵师师长季莫斯科夫尚不及斥责,通信兵就啪的一声立正敬礼,并极其兴奋的道:“报告师长、政委,共和国陆军第二集团军第八机械化步兵师先遣部队已经渡过霍皮奥尔河……”

“什么?”这回率先激动的却是第15步兵师政委哈希科尔斯,他扔下红『色』铅笔转过身来便一把拽住通信兵的胳膊,使劲儿的推搡了两下,一脸厉『色』的问道:“他们真的来了?”

“这怎么可能,一个小时前他们发电还称才刚刚抵达河边,这会儿怎么就过来了,他们该不会又是坐直升机来的吧?”季莫斯科夫说着就竖起耳朵仿佛要仔细聆听一下,可就算是那样,但这地下深处着实也不可能听见。[]大国无疆280

“你先下去!”哈希科尔斯让通信兵先离开,而后才走到电话前,摁了几个号码后拿起话筒就大声问道:“是码头守备连吗?喂,喂,喂……”

电话那头没有回音,挂下电话哈希科尔斯才自嘲道:“你看看,一兴奋,连电话线还在抢修都忘记了,我这就安排人去接洽安排!”

说着,哈希科尔斯便疾步离去。而留下来的季莫斯科夫却笃信了通信兵的报告,这误传军令可不是小事儿,再说了,擅长创造奇迹的中国人也不是没有一个小时就飞越霍皮奥尔河的可能。

两分钟后。就在季莫斯科夫用无线电台联系第16步兵师的时候,第15步兵师作训参谋哈奇科夫中校就应师政委哈希科尔斯的命令前去迎接中国陆军第八机步师,算起来,哈奇科夫已经算是第八机步师的老熟人了,打交道起来也比较方便,更何况哈奇科夫本身就比较了解当前巴拉绍夫的防御备战情况,亲自去看一看中国人的实力高低也好做出相应的安排才是。

哈奇科夫带上了几个参谋和一个警卫班,坐上师长和政委都很少用的三辆悍马车就急急出发了。好在经过难以计数狂轰滥炸的巴拉绍夫城“地形开阔”,到哪儿都是悍马车可以通行的“公路”,当然得绕开那些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弹坑和废墟堆才行,一路烟尘。当壮美的夕阳仰躺在西边地平线的怀抱中,『露』出燃燃火红的时候,三辆悍马终于来到了河边,还未下车,车内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是什么桥?浮在河面上的?”

好歹也是个作训参谋长。哈奇科夫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宽阔的霍皮奥尔河上竟然出现了一座“桥梁”,这座桥很特别,最特别的地方就在于它貌似没有桥墩。可以容纳两辆武装悍马并排通行的钢制“桥面”就这么铺在河上,为之提供浮力支撑的。貌似就是那些像是船状的装置。

浮桥的两边,还有数艘冲锋舟。它们左右顶住浮桥不让其随着滚滚河水左右晃动得厉害,因而在通行能力不俗的浮桥桥面上,大可以看见一辆辆极具共和国特『色』的军车正缓缓向西岸驶来,高大、威猛、结实、强悍,哈奇科夫所能见到的军绿『色』重型牵引车、8x8重型越野军卡、武装悍马、轮式装甲突击车等等,无一不是充满暴力『色』彩的战争机器,它们来了,真的来了!

而在西岸岸边,第15步兵师昔日伸入河内一段距离的栈桥并未被用来构筑浮桥,共和国陆军第八机步师的先遣部队在栈桥上停了两辆很奇怪的军车,看车的样子貌似是用悍马底盘改制的,不过奇怪的就是在车顶上,其中一辆悍马顶着一个可360度旋转的挂架,挂架左右是一个长方体的东西,内装了像是四个火箭弹一样的圆顶东西,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车载移动式防空导弹?

哈奇科夫最能辨认的当然是停在导弹发『射』车一旁的高速近防炮,这种武器他见过,使用悍马都可以牵引实施野外机动的那种高速近防炮在抵达指定位置后,脱离牵引、降下『液』压承重柱,将整个高速近防炮平台支撑紧固之后,勿需外部提供任何电源或控制信号,将火控雷达、四联装25毫米机关炮、自动俯仰系统、自动供弹系统等等集合在整个平台上的这种武器,就能忠实履行起低空防御职责,高速、凶猛而又精确的火力足以在眨眼之间『揉』碎任何胆敢闯进『射』界的飞行器,就是不知道中国人自己用的东西,到底抗干扰能力强不强。

而在岸边还布置了一些防空武器装备,哈奇科夫承认自己眼拙,自然是认不出来的,而就在这么短短一个左右环顾间,原本就守卫在这个码头的第15步兵师一个加强连连长和指导员都赶了过来,看样子他们也似乎又惊又喜,战场之上无需敬礼,但必要的恭敬还是要有的,所以两人以及带来的一个班都站得直直的,恭迎比他们高出几阶的长官,毕竟这悍马车可是在第15步兵师里难见的,能坐着它们出行的,岂能是小兵?

哈奇科夫也没有摆架子的意思,这年头,连伟大的总书记斯大林都不能在战争中幸免,军阶什么的都是浮云罢了,所以下车后也仅仅是象征『性』的看了这个加强连连长和指导员二人一眼,便指着那奇迹般出现的浮桥,问道:“中国陆军部队搭建浮桥用了多久?什么时候开始过桥的?现在上岸了多少兵力和装备,都安置在了哪儿?”

一连几个问题着实让码头加强守备连连长头皮发麻,看了浮桥一眼。报告道:“他们仅用了一个小时就完成了浮桥搭建,之后又进行了防空部署,五分钟前第一支重装部队才开始过河,不过据说他们还要搭建一座浮桥才行。否则通行能力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

哈奇科夫了然了,也难怪刚刚这个守备连派出的通信兵气喘如牛一脸兴奋的跑到师部来报喜,原来守备连一看到对方过河就派通信兵报信了。“那你们怎么不用无线电台报告一下呢?”哈奇科夫还是找到了一个地方数落一下。

“这个……”守备连连长不好意思了,卫国战争打了这么久,低级别军官成批成批捐躯,如今的这些都是稍加培训后的老兵来担任,所以当着哈奇科夫的面,也『摸』了『摸』后脑勺才回答道:“自打他们开始架桥。我们的无线电台就没法使用了,后来才知道是他们进行了全频段干扰,电话线也没抢通,所以我就让通信兵跑步通知!”

哈奇科夫听完着实一愣。随即又是一个寒颤,『奶』『奶』个熊,幸好不是敌人啊,要不然这稀里糊涂的背部受敌都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要追究起来。还得怪兵力太少,要防守正面并留足预备队,这后方哪儿能照看得全面呢?

打消一些这时候不该有的想法,哈奇科夫当即就要去见见对方的最高长官。这脚才迈出几步他就停住了,因为他正好看到了一个“老熟人”。十几个小时前还印象深刻的共和国陆军第二集团军军事考察团临时团长梁成少校,正站在一辆武装侦察车旁的梁成也正好瞧见了哈奇科夫。隔着大老远的,俩人不约而同就笑了。

梁成砰砰两下敲了一下车前盖,然后便带着自己的副官一脸笑容的迎了过来,而身高差不多但身子骨明显瘦弱了些的哈奇科夫动作却更快,带着一干参谋脚步如飞的迎了过去,很快两只手就握在了一起。

“我早就说过,我们会回来的!”一身激光『迷』彩作战服的梁成带着自信的笑容握着略显湿热的哈奇科夫右手。[]大国无疆280

这一刻,哈奇科夫的眼眶里不知道是因为灌进了风沙还是犯了『毛』病,竟然有些雾蒙蒙的,像是娘们儿一样快哭了似的,用力的握了握手后,主动上前和脚蹬作战靴还明显高出一截的梁成拥抱了一下,中国古人常言“患难见真情”,哈奇科夫这回总算是深刻体会到了中国人的言而有信。

一个中校见到一个少校却如此之作态?周围的中苏两军官兵们倒也没觉得什么稀奇,哈奇科夫和梁成拥抱之后,这才并肩而站,由梁成主动介绍道:“明天拂晓之前,我们第八机步师将全部进驻巴拉绍夫,不过现在问题就是浮桥还只有一座,我们至少需要两座浮桥来让部队通行!”

“这好办,要人还是要物资,我立刻想尽一切办法给你们调来!”哈奇科夫一脸激动的回应道,总算是有用得上的地方了。

“这个,我们的浮桥主要组成部分是标准的模块化舟桥,目前搭建第二座浮桥的物资正在运来,在此之前,我们将先让一个机步团过来,当然现在还在过河的是我师侦察营!”梁成说着,看见哈奇科夫有些失落的眼神,又道:“如果可以,你们可以帮我们找来更多的汽轮和冲锋舟之类的,当然最好是给我们腾出一个较大的地域以供我军部队过河之后进驻。”

哈奇科夫终于一喜,转过身就叫道一个参谋,让他赶紧去把所有能找到的船只,不管是木头的还是钢质的,冲锋舟、汽轮、内河小货轮、木筏等等都统统给找来,而被叫住的另一个参谋,则赶紧速回师部让师长亲自为第八机步师找出一个“空地”出来,人家那么多的装甲车辆总得找个好地儿停才行吧。

交代了一通之后,哈奇科夫带来的几个参谋都给派了出去,随后他又让加强守备连的连长和指导员过来和梁成打招呼,二人当然是立正敬礼,少校军衔就算是搁在苏军内部,他们也只有敬礼的份儿,不过这战场之上敬礼通常不是行举手礼了,立正脚跟磕碰一下也就有那个意思了。

很快,哈奇科夫就让梁成随便安排这个守备连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帮助友军乃是他们义不容辞的光荣义务,实在受不了如此热情的梁成只好让他们率部前去帮忙构筑浮桥岸防阵地,梁成考察过多支苏军部队,可对他们土木工程作业的能力很欣赏。这可都是无数鲜血淋漓的实战教训所堆砌出来的经验,不用白不用。

吩咐之后,梁成这才带着哈奇科夫来到了自己的装甲指挥车前说是要让哈奇科夫见见第八机步师的师长,哈奇科夫却死活不肯上车,非得要站在后视镜前整理了一下着装,然后才上车来,可这一看却傻眼了,放眼望去。一溜儿排开的『操』作台左右坐着的都是正用电脑办公的尉级军官以及一些技术士官,再怎么也是一师之长,少说也得是将军级别的,可这装甲指挥车里。哪儿将军?除了几个尉官,就剩士官了。

当然,坐还是要坐的,中国人待客一向都是先请坐然后奉茶,这外形看上去如同一辆履带式步兵战车的装甲指挥车。站在外面看那可是一切设计制造皆为暴力所生,不管是高耸的天线还是自动化机炮炮塔,还是挂在左右履带两侧的裙板,一切都显得极具金属质感。很强很暴力,可进舱内一看。咋一看还以为到了房车里。

较为宽敞的空间里布置了合金指挥桌,桌上摆放了各种各样哈奇科夫见都没见过的设备。只能统称之为电脑,而桌两侧和梁成一样身着同样激光『迷』彩作战服、轻量化防护头盔且带有耳麦的一干军人等正在忙碌工作,哈奇科夫坐下的地方一侧便有几个并排的不大不小机柜,隔着玻璃看见里面正有无数的红黄绿小灯扑闪扑闪的,像是在打招呼似的。

眼瞅着梁成打开一个车载冰箱拿出两瓶冰冻红茶,接过来拿在手心,哈奇科夫两眼一愣,这共和国陆军的物资补给还真是阔绰而又充裕,这都中亚地界的霍皮奥尔河畔都能喝到共和国国内市面上销售的瓶装红茶,以前听说中日琉球群岛之战,共和国海军陆战队每日都能吃上正宗的川菜粤菜等他还不信,现在看来,吃海鲜也都不成问题啊。

“梁团长,你的指挥部就这么办公?”哈奇科夫扭开瓶盖浅浅的饮上一口,冰清润爽的凉茶顺着舌尖慢慢滋润开来,浸润过喉部滑进心田,那种清凉感觉简直美极了。

“不要叫我团长,考察团已经不存在了,我现在不过是第八机步师一个小小的侦察营营长罢了!”梁成丝毫没有扭捏的样子,扭开瓶盖就咕噜噜的喝了快一半,而后才指着俩人面前的这么一个自动化办公场景,道:“我们多使用自动化设备办公,所以人员编制上比起贵军的营部就更少,当然我的营部也不仅仅只在这么一台装甲指挥车上办公,还有几辆。”

说话间,就坐在梁成近处的电子通讯兵就报告师长上线了,三两下就敲击键盘让中央显示屏上的四个分割画面消失,只出现了一个画面,那就是对着摄像头还像是在和谁说话的左平,看得哈奇科夫是只有发愣的份儿,这样的状态维持了几秒,那边的左平貌似说完了,然后才转正了过来笑了笑。

梁成和哈奇科夫这边并未单独架设摄像头,装甲指挥车内就安装了几个球形摄像头,全息图像都能生成出来,所以哈奇科夫的一举一动在视频连线的另一边,左平自然看得相当清楚,最后先开口说话的还是左平,好在哈奇科夫中文还不错,这一问一答倒也顺溜,多交流了几次之后,哈奇科夫倒也放开了,这高科技带来的便利让他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时段已经过去,他现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和左平沟通好第八机步师到来之后的一些安排,当然这“安排”是指先期进驻的一些工作,军事部署、作战任务等等便是哈奇科夫权限范畴之外的,少说也得第15步兵师师长季莫斯科夫亲自出面才够资格。

十分钟后,聊得很愉快的视频连线就结束了,中央显示屏上又出现了四个不同的画面,一个是浮桥上的实时监控画面、一个是无人侦察机在空中拍摄到了的侦查画面、一个是已经向周边地区展开侦查部署的侦查兵头顶视频摄像机传回的画面,另一个则显示的是数字地图上的信标画面,一闪一闪的不同『色』泽亮点代表着师属侦察营在不同位置部队信号反馈。

“神奇,太神奇了,梁营长,你们的设备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哈奇科夫比着大拇指的姿势狠赞着神奇的远程视频会谈。

“神奇是挺神奇的,贵部若是购置这样的设备并安排部分人员接受相应培训,一样能够实现这样的远程视频会议以及其他即时通讯联系,不过我们现在先不谈这个!”

梁成并无炫耀的意思,站起身来走到中央显示屏前,用手触『摸』这个显示屏便『操』作画面切换出了一个巴拉绍夫城的卫星图,蜿蜒宽阔的霍皮奥尔河在画面中最容易辨识,哈奇科夫最先注意到的也是这一点。

“这是我们利用高空侦察机拍摄下来的照片!”

当着哈奇科夫的梁成就而皇之的撒谎起来,这东西哪儿像是高空侦察机拍摄的,幅面是如此之大,霍皮奥尔河都成了一条细线,那侦察机不知道得飞多高,而哈奇科夫也只能点头,这照片的确看上去像是从很高很高的地方航拍下来的,巴拉绍夫城如同一块块泛黑的纹斑拼凑起来一样,看上去果真是战痕累累。

“德军现在暂时『性』的后撤了,而我第八机步师也将利用这一有利时机在巴拉绍夫展开,最先的一个问题就是,哈奇科夫中校,你认为我们应该在什么位置展开合适!”梁成没有丝毫笑意的看着哈奇科夫,补充道:“我是说我的这个侦察营,我必须处在一个交通便利的关键位置!”[]大国无疆280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