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八三章 黑色的夜

第二八三章 黑色的夜

北纬51度37分、东经43度06分,巴拉绍夫城西。

夜幕落下,华灯未上,漆黑黑的巴拉绍夫丝毫没有城市应有的夜景,能有的,只会是一望无涯的黑寂,点点繁星的光芒也无法消除夜『色』的独黑,漫漫长夜里,唯有霍皮奥尔河畔的嘈杂声,浸透空气传至耳膜,但也已经微乎其微,更像是死亡的呜咽,在夜风中狂吠、哀嚎。aoye

呼呼的风声从瞭望孔里灌进来,在五月的时节里,带来的并非是凉意,而是一种特殊的清爽,吹拂在脸上,如同最稚嫩的绿叶亲吻脸颊一般舒服,精神也不免为之一振,紧搂突击步枪的钱万林下士顿时就想起了家乡,在这个时节里,躺在村口的小河边,习习微风也应该会是这般舒爽吧!

眨巴眨巴眼睛,钱万林继续回想故乡的风景、故乡的人,自从参军入伍,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回到故乡,不知道儿时栽种在院门口的槐树长高了多少,不知道河边的歪脖老柳树梢是否还有顽童在孜孜不倦的学习跳水晃动得柳枝呀呀直颤,也不知道家里的一切是否还安好,大哥的儿子应该和手中的突击步枪一般高了吧,年迈的父母此时此刻又在做什么呢……

从苏联巴拉绍夫到中国四川重庆,直线距离达六千公里左右,钱万林无法说服自己在这一个夜深人静的时候不思念故乡,隔着万重千山,六千公里外的故乡大概这时候也应该入夜了吧。家里人应该吃完晚饭坐在彩『色』电视机前看电视节目了吧,上次通信,大哥说他购置了一台电脑,也不知道学会了没有。偏僻的老家大概还没有安装光纤吧?很希望有一天能够和家人视频聊天,哪怕一秒钟也行,钱万林想到这里,脸上不知不觉就『露』出了笑容,彷佛已经看到家人对着摄像头呵呵直笑![]大国无疆283

刚用微光夜视仪观察了一下观察哨外围情况的另一个轮值哨兵,也就是钱万林的同班战友王友臣,回头就正好见钱万林笑得相当开心,心里那个稀奇啊。搁下夜视仪便数落道:“喂,老钱,怎么了,站个岗就让你爽成这样。那以后你就专门负责站岗放哨吧!”

“啊?你说什么?”钱万林错愕问道。

“去你的!”

王友臣耸了耸肩膀,不再过问这厮刚刚到底是想什么了,难道精虫上脑了不成?将微光夜视仪收好,打开红外成像望远镜,认认真真的观察了前沿左右两次。几公里开外便是苏联第15步兵师防区,加上这地形相当开阔,所以基本是很难发现有异常情况的,连野兔、野狗啥的也瞅不见。话说粮食一度很成问题的苏联人把周围能吃的动物都给捕杀干净,所以这大半夜里。没啥活物出来溜达,德国鬼子更是想见也见不着。

收放好设备、做好记录。完事儿之后王友臣才招呼钱万林坐下来,这苏联人修得前沿观察哨相当讲究,可以或站或蹲的观察,而且最牛『逼』的地方就在于,这半掩埋式的哨位抗炮击能力不错,看看周围粗大的木头和顶上厚厚的木板、泥土、沙袋混合层,就知道这东西修建也花了一番功夫,架起一架重机枪就成一碉堡。

两张马扎早就已经安放好,收枪坐下来后,钱万林仍然在脑海里挥不掉故乡的点点滴滴,而还暂时没空搭理的王友臣可谓相当忙活,他已经拿起了视频监视终端,如同两个巴掌大小的显示器上可以切换来自不同位置的三个夜视摄像头所拍摄到的实时监控画面,灰绿绿的哨位周围一切如原样。

最后对外围布置的感应器状态进行了核查之后,王友臣总算是完成了这班岗的重要工作内容,尔后才收拾好东西,拿起突击步枪检查了一下弹匣之后合上保险,这才得空掏出香烟盒打火机出来,抖出两支散给钱万林一支,点上后美美的吸上一口,这大半夜的站岗最难受的就是睡意滚滚了。

“你不困吗?”背靠在一根粗大的支撑木上,王友臣翘着二郎腿问道。

“不困,一点儿都不,尤其是现在!”钱万林不太会抽烟,但这么无聊乏味的时间里,抽根烟比吃那味同嚼蜡的提神口香糖总好得多吧,所以他还是抽上了,尽管呛得快流眼泪。

“对了,刚刚你该不会是想家了吧?”王友臣不像是开玩笑的看了钱万林一眼,这么多年的战友情说什么也都知根知底了,钱万林可是全班中唯一一个拥有本科学历的大学生,在文化素质普遍偏高的海军和空军不算什么,但在陆军里,尤其是像第八机步师机步一团二营三连这样一个“平凡”的部队里,显然一个本科大学生够稀奇了。

读书越多的人就越是感『性』,虽然理『性』的知识没少学,这一点是王友臣总结出来的规律,尤其像在这么一个时刻,离开祖国数千公里作战,虽然名义上是为了国家与民族的利益,可这样的大帽子来得太虚太不实在,作为职业军人,谁不是想在军队这样一个特殊的行业里,最大程度的发挥个人价值,作出贡献、收获荣誉,当然还有战友兄弟情之类的东西,都是军队这个集体里难以名状的情感。

“没事儿的时候想想家是对的,等打起仗来,想家都没空了!”王友臣嘴上这么说,思绪也已经飞到了遥远的故乡,那里的一切都在记忆力闪烁,如同这夜空上点缀的星辰,一眨一眨的述说对家的思念。

空气在无声无息的流动、时间在悄无动静的溜走,香烟很快就袅袅燃尽,当滚烫的烟头几乎同时烫着两人的指尖,王友臣和钱万林几乎同时疼得一哆嗦,赶紧将烟头仍在地上。狠狠的用作战靴碾上一脚,疼痛感依然还有一些残余,不过俩人相视一眼,都不可抑止的笑出声来。想家想得连烟头都忘记扔掉,活该被烫着。

钱万林从腰间的武装带一个挂件里拿出了两块口香糖,不是提神的而是清口的,两人一人一块很快咀嚼起来,清香味儿很快就在口腔弥散,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让人精神更加来劲了,想到一些事情,钱万林侧头便问道:“王哥。你说这场仗,咱们会打多久才能赢啊?”

正想问题来着的王友臣一愕,瞥了钱万林一眼,笑道:“你就开始着急想家了?开什么玩笑。现在还早着呢,咱们这才到巴拉绍夫,离纳粹的老巢柏林还早得很,少说也得大半年,甚至更长时间!”

“我不是这个意思!”钱万林站起身来。凑近瞭望孔看了一眼外面,黑漆漆的基本什么都看不见,没有探照灯的照『射』,能见到的只会是一抹黑。“我是想这场战争应该快些结束。中德两国不应该这样兵戎相见的!”

王友臣沉默了,他知道钱万林入伍之前在大学里主修的外语科目就是德语。据说还曾一度有申请赴德国交流的想法,可谁能料到。中德两国之间的关系“一泻千里”般巨变,他昔日的美好想法与残酷的现实形成了最直接的交锋,难受的也就只有他自己。

夜,越来越深,在浩渺的宇宙里,人类的纷争从古至今不断的变化着,交战的对手在变、交战的地点与方式方法也在变,但追求的东西始终如一,至少,对于军队而言,如何以最小的代价弄死对手,便是亘古不变的真理,这在利佩茨克城内正“挑灯夜战”的德意志第三帝国国防军陆军第二装甲集群司令古德里安元帅而言,明年就六十岁的他一缕银发依然斗志昂扬,深沉的眼神不断的在地图上巡梭。

中央集团军群安排进攻巴拉绍夫、奔萨、萨兰斯克等三个方向上的进攻部队都受挫严重,尤其是进攻巴拉绍夫和萨兰斯克的部队,首次遭到了共和国空军的猛烈空袭,敌人的空袭来得是如此之诡异,先是毫发无损的突破了空军的战斗机部队阻碍,尔后又是躲过了地面防空部队的火力拦截,之后相当顺利的完成了大规模战术轰炸,一切的一切都完成得如同幻影,如梦幻一般一度让古德里安认为到手的战情通报是谬论,他娘的怎么可能?[]大国无疆283

第二、第三防空导弹旅通报,他们一架敌机都没有打下来,反倒损失了6个导弹营,共计36台导弹发『射』车以及与之搭配的雷达装备,而地面防空部队表现更加离谱,耗费了无数的弹『药』不说,竟然一架敌机没有揍下来,自身反倒损失了大量的火炮和人员,最可气的是被重点保护的一个补给点还被连锅端掉,一个坦克连顺理成章的成了别人的意外小菜。

而报告中其他内容更是一度让古德里安心脏崩溃,原本在纵深等候梯次进攻的集结部队遭到了敌战机特殊炸弹攻击,对方的炸弹出人意料的精确不说,还总是他娘的爱半空解体,散落成无数的小炸弹纷纷扬扬的落下来,接着就是钢珠四『射』,无数的杀伤钢珠对于集结的步兵部队而言简直成了噩梦,士兵们被当场穿成筛子的不少,被打中要害部位直接残疾报废的更多。

总而言之,共和国空军先是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几乎废掉中央和北方两大集团军群的后勤重要枢纽梁赞,紧跟着又如今这般,如同死神出没一样片甲不留,超强的突防能力、超高的轰炸效率和超猛的杀伤效果,都让德军中央集团军群高级将领们感到了脖子一紧。

古德里安之后是不得不相信那份报告是真的,因为紧跟着就有大量的照片送回来,有了照片为证,尤其是那些被打成了废铁一般的坦克、装甲战车等,以及千疮百孔的血肉尸体,古德里安信了,他不得不相信以航空工业为代表的军事工业整体水平高出德国一截的共和国果然是最强杀神,法英美等国都弱爆了,真正的大boss无疑是共和国才对。

面对血淋淋的现实,敌人这还仅仅是空军小秀身手两次,传说中能在朝鲜半岛打得日军找不到北的共和国陆军还都没有闪亮登场。至于共和国海军会与帝国海军较量出个什么结果,古德里安还暂时不关心,他唯一在意的是现在,已经明明知道了对方有很强大的航空兵实力。自己的这个装甲集群又应该如何作战呢?

对手的情报很少,对苏联情报渗透都不易,对共和国渗透就更难,加上德国空军侦察机难以深入敌区实施侦察,小规模的地面侦察部队渗透过去也都是有去无回了无音讯,德军基本对于当前的中苏联军而言,犹如睁眼瞎一般难堪,古德里安甚至不知道传言了很久的共和国陆军。到底有哪些部队来到了苏联,又有哪些部队将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扔下着『色』铅笔,古德里安双手撑在桌沿深思起来,敌情不明。仗很不好打,古德里安虽然相当自信,可戎马生涯至今还从来没有这样一种浑浑噩噩的感觉,就好比是在跟一团若有若无的棉花打架似的,总想使劲全身力气一拳ko对手。可到头来都是白费劲,敌人在哪儿都不知道。

情报、情报,古德里安不得不承认自己现在最紧缺的就是情报,如何破掉共和国空军的强势危局他并不太关切。帝国空军连续吃了两次大亏自然有理由赶紧想办法解决难题,所以古德里安自己要办的。当然是装甲集群即将进攻一事。

目光重新回到地图上,巴拉绍夫这座依河而建的小城如同一坨屎一般。又脏又臭不说,踩上一脚还忒粘鞋,之前占领了它就不应该舍弃的,否则也不用像如今这般麻烦,攻占不下还反遭轰炸。

地图上的巴拉绍夫位置很奇怪,若是以它为圆心,画出一个半径200公里的大圆圈,西可近至利佩茨克、东可括巴拉绍夫,北可抵奔萨一带、南则至群山绵绵的卡梅申地区一带,而且就整个交战形势图而言,巴拉绍夫已经俨然成了苏联防线中的一个突出部,像是凸进德军占领区一百余公里的一柄斧头一样,拿下它,就很快就兵『逼』萨拉托夫,与伏尔加河下游的斯大林格勒遥相呼应,而如果让这头斧头继续砍杀下去,可能会扩展到利佩茨克、可能会蔓延到库尔斯克、甚至可能祸及到基辅,渐渐形成一柄利剑,一剑刺进的德战区的中心所在,肘隔绝中央和北方集团军群与南方集团军群的联系,甚至有可能完成史上最大的分割,把北方和中央集团军群隔离在以莫斯科为中心的广袤苏联土地上。

而这一切的一切揣测都并不是虚妄的,因为越过巴拉绍夫继续往西,便很难再看到山峦起伏了,基本都是一望无垠的大平原,森林、河流、原野等等,都不能阻碍机械化部队的迅猛推进,就好像当初苏联人没法抵挡住德军的进攻一样,更为强大的共和国陆军借助战力超群的空军航空兵支持,那么斧头变利剑,并非不可能。

“巴拉绍夫必须拿下,否则没法进军萨拉托夫!”

古德里安重重的在图桌上敲了一拳,扭过头正好便看到掖着一个电报夹的通讯参谋立正敬礼,礼也不回便直接拿过电报看了起来,眉头不知不觉的皱了起来。

挥手让通信参谋离开之后,古德里安便一脸怪异表情的巡视着地图,他刚刚看到了两条来自中央集团军群司令部的消息,或者说是绝密情报,第一条是关于共和国空军的,潜伏在哈萨克斯坦境内的间谍证实了共和国空军在阿特劳、乌拉尔有大量兵力驻扎,具体情况还需进一步调查,当然可以肯定的是,之前针对德军后勤中枢,已经近日对德军进攻部队狂轰滥炸的共和国空军部队都是来自于乌拉尔地区航空兵基地的,未来该地区驻扎的敌部或将执行更多的同类任务,并且有更大的规模。

而第二条消息则是关于共和国陆军的,冒险渗透进入苏联防区内抓捕到的苏军军官和士兵受不了刑讯『逼』供,供认出了一个惊天消息,共和国陆军一个整编建制的集团军多日之前就已经来到了萨拉托夫,而且其中一支部队近期之内已经进驻到了巴拉绍夫,原本守城的第15和16步兵师向德军撤离的地区扩展防御纵深,而更多关于共和国陆军部队的情况他们打死也都不知道,都是一些听闻,真人一个都没见着过,据称能见到的、打交道的都是高级别的军官,或者就是师直属部队,普通一线部队只知道援军来了,另外便是一些各种各样版本的传闻,不同人审讯出来的结果甚至都相互冲突。

“终究还是来了!”

古德里安才管不了太多,那些价值并不太高的俘虏能多多少少凑出来的情报顶多可以证实一个事情,那就是共和国陆军第二集团军的的确确是到了萨拉托夫,而且一个叫做第八机械化步兵师的部队已经作为先头进驻到了巴拉绍夫,而其他的就难以肯定了,比如第二集团军是否会议巴拉绍夫为主要方向实施进攻或者是帮助苏军防守,还有就是共和国陆军第二集团军是什么来头,古德里安都很想知道。

拿起桌上的电话,古德里安便让情报参谋立刻给他找到所有有关于共和国陆军的情报资料,集团军是什么样的建制、机械化步兵师有何种装备等等他都需要知晓,不过他心里也有准备,那就是这些资料估计不会太多,所以他还需要花费很多心思来研究一下这盘棋,巴拉绍夫到底值不值得中德两军在此强强碰撞。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