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八四章 过河再说

第二八四章 过河再说

“师长,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

参谋长裴扬带着难以形容的表情来到了左平的身旁,正看着电子沙盘入神的左平放下了电子着『色』笔,转过头来好奇的看了一眼裴扬,眼睛左右一瞥也没见其他人注意这边的情况。aoye

“先说坏消息!”左平转过头继续研究沙盘,静候所谓的坏消息有多坏。

裴扬这下倒是没怪异表情了,俯下身来手肘撑在桌沿,压低声音说道:“坏消息就是古德里安已经知道我们到了巴拉绍夫了,就在刚刚,军部转来的一份破译电报显示,德军侦查部队抓捕了苏军的几个军官回去,经审讯后知道了我第二集团军进入萨拉托夫一事,当然咱们第八机步师进抵巴拉绍夫也不是秘密了!”

“咦?这德国佬的侦查部队还挺厉害得嘛,难不成苏军两个步兵师的军官及士兵都是吃素的,怎么说抓走了就抓走了,还暴『露』出了这么一个机密情况?”左平显得有些气愤,长吐了一口气之后,才问道:“那好消息呢?”[]大国无疆284

“好消息就是借此机会,军情局又破解了德军以往从未使用过的密电系统,而使用这套密电系统互发电报的德军中央集团军群司令部和古德里安的第二装甲集群司令部,在空军电子侦察机的无线电测定作用下,已经锁定了位置,空军方面正在研究是否组织一次空袭行动……”

“让他们省省,没用的!”左平摆了摆手。打断了裴扬的话,道:“德国佬没那么傻,等空军的轰炸机群过去,铁定找不到他们什么司令部。能有的,只会是密密麻麻的防空炮火和导弹。”

裴扬顿了一下,也知道空军这么急急赶去轰炸铁定扑个空,所以便转而笑道:“那你认为,古德里安会知道他即将和自己的昔日学生开战吗?”

左平瞥了一眼裴扬,没好意的回应道:“那你得去问问苏军,看看他们被抓走的军官到底知道多少有关于我们第八机步师的事情,倘若运气好。古德里安就已经知道了。”

“对了,你刚刚说空军有准备实施斩首轰炸的打算?”左平突发奇想,扬起脖子深思了一下后继续道:“那么这么说,他们现在还挺欢实得嘛。有闲情逸致去组织手术刀似的斩首轰炸行动,为何不用来支援我们的主动出击作战呢?”

说者无心、听着有意,左平虽然只说了短短两句话,可对于本身就是师参谋长的裴扬而言,这可宛如打开了一道门。困顿思绪立刻就活泛起来,二话不说当即就躬身俯看电子沙盘,左平见此也无心打扰了,因为他的脑海里也已经浮现出了一个大胆的计划。

周围的空气像是被速冻了一样停止流动。偌大的指挥方舱里,键盘敲击声、机柜嗡鸣声、参谋人员话语声等等。都似乎没有了,左平和裴扬二人宛如两尊雕像一般石化在了电子沙盘前。几分钟过去之后两人仍然没有动静,十分钟的时候,左平摇了摇头,二十分钟过后,裴扬已经站直身来,而左平也将想法考虑成熟了。

“你也觉得可以先发制人?”左平掏出烟来一人一支吸上,这事儿显然得好生商议商议。

“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裴扬挪过两张椅子,二人坐下说话。

“现在的情形很明朗不过了,古德里安肯定已经知道我第二集团军参与到苏联下诺夫哥罗德至萨拉托夫防线作战中来,而伴随着苏联人在我国及哈萨克斯坦、伊朗乃至伊拉克的国家的帮助下不断的增兵壮大,德军若是再不强行出手,那么留给他们的将会是一条越来越难啃的防线。”

“你别忘了,他们还有北方和南方两大集团军群,听说下诺夫哥罗德那边,朱可夫的部队就快撑不住了!”左平沉声说道,慢慢的吸了一口香烟沉静思绪。

“所以说,问题的关键其实不在于德军中央集团军群的态度,而是其南方军群的抉择,如果他们此时此刻大举杀出,光靠第六集团军,显然他们守护哈萨克斯坦阿特劳地区有余,但无力阻止德军两大集团军群在苏联境内的合作,因而我们极有可能在巴拉绍夫这个突出部,遭遇到来自两个方向的夹击。”

“可……”

左平似乎还想反驳一下,不过他实在没有理由可以驳斥裴扬的论证观点,从巴拉绍夫到萨拉托夫,几乎是一望平川的大平原,而在其南部,则开始山峦起伏延续到卡梅申一带,也就是伏尔加河的下游近斯大林格勒地。

山地地形越发不利于机械化部队作战,而这也是当初为何德军南方集团军群没有杀入萨拉托夫的原因,严苛的地形环境如同一道天堑一般横亘在他们的进军道路上,其间还有一条宽阔奔腾的伏尔加河,而且伏尔加河的东岸接近于哈萨克斯坦的地区越发的荒凉。

德军南方集团军群要想搅合到这场战事中来,要么飞越伏尔加河及东部荒漠地带直抵萨马拉地区、要么就言伏尔加河逆流而上、要么就沿里海北岸进军哈萨克斯坦阿特劳地区后再转向杀入乌拉尔,进入苏联人最后的抵抗腹地之一萨马拉,但这些都并不太可能。

唯有一条路最容易走,那就是留下部分兵力继续在斯大林格勒驻守,牵制住共和国和哈萨克斯坦在阿特劳地区的驻军部队,而大部分兵力则北上,与中央集团军群合兵一处,在地形更利于机械化作战的萨兰斯克至萨拉托夫一线实施强力突破,一举杀入苏联人最后的心脏地带,把喀山和萨马拉一并绞碎之时便是苏联彻底灭亡之日。

而值得注意的一点则是,仅仅从地图上就可以看出。从北向南,萨兰斯克、萨拉托夫、斯大林格勒几乎位于一条直线上,而在萨拉托夫以西的巴拉绍夫则另算一点,那么从巴拉绍夫画出两条线。一条向东北直抵萨兰斯克、一条向东南直达斯大林格勒,三条线凑合,则基本算是一个钝角的等腰三角形,而巴拉绍夫很不凑巧,刚好是这个三角形的顶点,萨拉托夫则是底边中点。

巴拉绍夫这个三角形顶点无疑像是尖刀的顶尖一样刺在了德军的中央,这样一个要命的突出部如果不抹掉,那显然就不是德军的作风了。用脚趾头想,德国人肯定也在日思夜想的想从巴拉绍夫取得突破,然后在平坦开阔的地形上一路驰骋直破萨拉托夫,紧跟着便突入萨马拉地区……[]大国无疆284

“也不知道军部会是什么意见!”左平将烟头杵熄在烟灰缸里。站起身来走到电子沙盘桌前,指着平板『液』晶显示屏上显示出来的沙盘中央巴拉绍夫位置,道:“咱们现在就好比是站在了一块是非之地上,搞得好,那咱们会赚笔大的。反过来,巨亏是难免的。”

裴扬也知道这个道理,要想改变当初的作战计划,首先需要考虑的。当然是得到军部的允可,其他部队都还好办。毕竟同一个集团军的兄弟部队,无论如何也会鼎力支持。

“我立刻去一趟军部。亲自向罗军长和姚参谋长做报告!”裴扬说着就站起身来作势离去。

“那我立刻着手准备突击兵力,争取24小时之内做好出击准备!”左平见裴扬拔脚就要走,立刻补充说道:“对了,到了军部别忘了催促一下后勤补给,要打大仗,没点儿储备怎么能行!”

裴扬颔首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省得,当即戴好军帽领着两个参谋便出去了,而这边,左平也开始深思熟虑起来,这突击兵力不能太多,多了就显得臃肿不堪,无法发挥出高机动『性』,而太少了也不行,突击力度和战斗韧『性』不足,小打小闹那简直对于德军中央集团军群如同挠痒痒一般。

“到底如何组织呢?”

左平正想着,舱外就传来了直升机的低沉轰鸣声,虽然指挥方舱隔音效果很好,但这“黑骑兵”多用途运输直升机毕竟不是小家伙,两架轰鸣起来就是四台涡轮轴发动机在作祟,所以这噪音也极具穿透『性』,一听就知道是裴扬出发了。

夜『色』真的很不寂寞,在辽阔的平地上,微微低垂着机首缓缓离开地面的两架直升机闪烁着导航灯和编队灯,一前一后的先后拉起,微微一侧,便飞离了地面向着茫茫夜空飞去,嗡鸣声拍打着大地,随着距离的拉远,这种声音渐渐消失在了习习夜风中,唯有机舱内,嗡鸣声依旧清晰,即便戴着防噪耳机,裴扬依然感觉耳膜在悦动。

一个全装满员的重型机械化步兵师到底规模有多大,其实看编制大小、装备多寡,还不如在高空上俯瞰整个步兵师宿营的壮观场景,面积本身有限的巴拉绍夫城显然是容不下太多的部队的,所以大部分的部队渡河都得在野外扎营,因而在这深夜时分飞行于空中的直升机上俯瞰下去,大地上其实并不黑寂,一座座野战帐篷、停车场、防御阵地等等都若隐若现,而最为热闹的当然还是霍皮奥尔河畔。

第二座浮桥搭建完成后,部队过河的速度明显加快了许多,大型重装设备如主战坦克、野战工程车等等,与其他各型车辆混杂一起的轰鸣声绵延在两座浮桥周围,大亮的车灯和闪烁的应急灯绵延成了两条通体亮『色』的钢铁巨龙,蜿蜒着沿公路“爬往”河对岸,高空俯瞰下去,别有一番壮观之境。

天空中掠过的两架“黑骑兵”直升机轻轻松松就可以来回穿梭于两岸之间,但是在地面上,机步三团一营营长曾益良少校却只能仰天一笑,这大半夜的,已经过河的部队大概都睡下了,没有的恐怕都是轮值的警戒部队,这会儿也就只有最后一批过河部队,也就是机步三团的最后三个机步营,正慢条斯理的等待过河。

“要是能飞过去,那该多好!”一连连长朱炜上尉凑在曾益良身旁。也仰起脖子看着那两架闪着航灯低空掠过的直升机,『奶』『奶』个熊,大半夜的黑漆漆天『色』里,也敢飞得那么近。就不怕空中吻上一口?

“你要是能飞,那此刻就不在这儿了!”

曾益良收回了目光,倚靠在悍马车前盖上,看着蜿蜒的车队正如同巨龙过江一般盘行开来,一辆接着一辆各型车辆依次通过,亮晃晃的车大灯直耀周围,轰鸣阵阵、泥尘滚滚,说不出的一番热闹。

“现在几点了?”曾益良看着浮桥上热闹的景象。头也不回的问道朱炜。

扒开作战服袖口,朱炜盯了一眼战术手表,报告道:“营长,快两点半了!”

“顶多还有一个小时!”曾益良看了看天『色』。仿佛能从这浩渺星辰中看出时间不多了似的,拍了拍悍马车前盖,戴好防护头盔便钻进车里,悍马猛然启动,轰隆声中车轮飞转。如离弦之箭一般窜了出去,技术相当娴熟的司机一个小半径急转,高速转动的轮胎和泥土摩擦得直冒青烟,不少碎屑还飞溅开来。

悍马调转车头来到朱炜面前。车后座的曾益良降下防弹车窗就大声吼道:“赶紧让你的一连过河,争取3点整就过去。我去趟三营,妈的。这速度太慢了!”话音刚落,悍马就窜了出去,而朱炜也赶紧坐上自己的悍马急速狂奔离去。

曾益良率先来到了机步三营的营指挥部,说是一个指挥部,其实远远看过去也就几台车而已,毕竟一个营的指挥部其实除了营长、营参谋长、副营长、情报参谋、通讯参谋、作训参谋、后勤参谋等军官之外,最直观的还是装甲指挥车、通信车等大块头。

刚一下车,曾益良就正好看到有些愁容的机步三营营长邓子林,走过去一拍肩膀,笑问道:“我说老邓啊,你这满脸苦瓜样,是做给团长看呢?还是做给师长看的?”

“我做给老天爷看的!”邓子林回过头来看了曾益良一眼,指着正在公路上通行的一溜步战车,说道:“你看看就知道了,到这个点了,我的二连才上路,要赶在4点之前渡河完毕,有些困难哟!”

一个标准建制的机步连下辖三个机步排共计九个机步班,每一个机步班就是一台步兵战车,而每一个排部则另有一辆步战车,再加上连部的两辆步战车,也就是14台步战车了,而这要是一路纵队突飞猛进,架势还是挺壮观的,可是现在?一辆辆的都还只能慢慢挪步前进,就好比大都市里超级堵车一样,龟速![]大国无疆284

“对了,怎么没看到你的反坦克连,他们过去了?”

曾益良仰着脖子望了望后面,没看到反坦克发『射』车,要知道一个整编建制的反坦克连可是有自己的两辆载重挂车、两辆8乘8重载军卡、六台反坦克导弹发『射』车、一辆水罐挂车、四辆武装悍马以及一辆指挥车的,算得上是大型车辆较多的战术部队,可曾益良望穿秋水也都没看到一辆。

看到曾益良踮起脚尖向后望的滑稽表情,邓子林更加心急如焚了,怒声道:“还早着呢,我先让一连和二连先过去,三连和营指挥部殿后,侦察排、重迫击炮排、支援保障排、医务排依次居中。”

说话间,邓子林的表情别提多窝火,这侦查排虽然只有两个侦查班、一个通信班和一个反坦克班,可每一个班都有两辆战车加上排部的就是整整10辆,而重迫击炮排编制更大,有六个重迫击炮班计六辆自行迫击炮,外加排部的一辆通信车、一辆步战车、两辆武装悍马,也刚好10辆车。

医务排或许应该是车辆最少的了,不过也有四个单班装备一台装甲救护车的救护班、一个装备一辆步战车和两辆装甲抢救车的战斗医疗救护班、一个装备两台野战医疗急救车的医疗班外加由排部支配使用的一辆具备通信指挥功能的步战车,也是10辆。

支援保障排则是最阔绰的,除了拥有一辆步战车、两辆武装悍马和一辆装甲指挥车作为排部配车之外,有一个装备四台油罐车的油料班、一个装备6辆5吨载荷越野重卡的重卡运输班、一个装备三辆轻型越野军卡的物资补给班、两个均装备四台工程抢救车与一台焊接挂车和故障处理车的工程班,、一个装备三辆多功能战斗维修车与三辆牵引挂车的快速修理班,另外还有一个装备两台反坦克作业车、两台战车修理车的支援保障班,所以光是这么一个支援保障排,也都是四十余辆车。

当然,好在当初新军事改制的时候,没有考虑在机步营一级设防空排这样的编制,否则哪怕只装备三台防空导弹车外加一辆指挥车,也要增加不少的车辆数,毕竟车辆一多,油耗和弹『药』补给都得让支援保障排来兜着,显然需要增加额外的保障车辆以及油料车才足够供应。

而如今这般,一个机步营也都是一百余辆车,一个机步团便是好几百辆,而一个机步师那自然是上千辆,可以想象一下,这些上千辆动辄数吨乃至数十吨的重车碾过的泥土公路,让最后过的人情何以堪,这野战条件下紧急开辟出来的公路自然不会太好,而如此之多的车辆碾压过后,路显然已经是坑坑洼洼凹凸不平,再加上浮桥有限,所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