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八五章 时不待我

第二八五章 时不待我

-<>-记住哦!

直升机降落在第二集团军司令部外已经是凌晨3点许,刚一离开机舱踏上地面,第八机步师参谋长裴扬就正好看到了姚滨,集团军参谋长亲自前来迎接的大礼他可受不起,赶紧躬身避开直升机旋翼高速转动产生的强气流风来到姚滨近处,这才立正敬礼。-<>-aoye/-<>-aoye/

“听说你们有新想法?”姚滨回了一个礼,率先迈步离开这供直升机起降的开阔地,见裴扬颔首点了点头,便大声说道:“这儿风大,一会儿再说”

不一会儿,二人及一干参谋人员就来到了属于第二集团军参谋处的一个合成方舱里,各式各样的设备正在不同职能的参谋人员和技术兵们『操』作下忙碌一片,各种机器的工作热量集合起来太大,以至于方舱内还开着冷气,但温度也比外面高出不少,给刚一进来的人都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方舱的最里侧便是一个不大不小的会议区域,一张很长的铝合金拼接桌周围整齐摆放了座椅,桌面上还放着一个军用级投影仪,桌的前方当然还挂着一个投影幕布,勤务兵很快就在桌上摆放了十几瓶矿泉水,会议记录员和几个参谋都很快落座下来打开了战术笔记本电脑。[]大国无疆285

就快走到会议桌前,裴扬减慢了脚步,让众人先坐下,自己走在姚滨一旁,干咳了两声做了个眼『色』,姚滨立马会意慢了下来,和裴扬来到一角,问道:“啥事儿啊?”

“参谋长。左师长让我带话给您,说……”裴扬看了看四下,压低声音说道:“主要是因为目前分配给我们第八机步师的物资配给可能无法满足我们的实际使用需求,您也知道。巴拉绍夫那里无险可守,所以左师长希望您能……”

“左平这小子,仗还没打起来就急吼吼要物资,他真当老子是开军工厂的吗?”

姚滨有修笑不得,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原来就这问题,其实中亚战区并不匮乏物资补给,要怪就怪这苏联境内的交通条件实在不够理想。哈萨克斯坦境内大量的物资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要想挪进苏联来,别提多困难。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作为重装部队的第二集团军对油料、弹『药』等各类作战物资的依赖程度尤为厉害。强大的战斗力也都是建立在强大的后勤补给体系之上,三个重装机步师一个坦克师,光是这些部队的一日消耗就得是个庞大数字,可好死不死的,这巴拉绍夫到萨拉托夫的交通实在太差。铁路木有不说,抢通出来的公路还都是通行能力最差的土路,这万一巴拉绍夫那边打得超级火热,物资问题显然会成为第八机步师最大的心病。

物资问题显然不应小看。眼看着所有人都到齐了,姚滨也不准备拖拖拉拉。当即问道:“物资的事情你本应该找老郭的,他是负责后勤的。不过既然你都找到我说了这事儿,那我也不能不管,老实说,左平这小子,打算要多少?”

“这”裴扬还真不知道怎么开口,一咬牙一跺脚道:“参谋长,其实,其实我们不是想要私囤多少物资,一方面是想让这补给通道更为畅通些,最好多开辟出来几条公路或者修建铁路,而另一方面,则是想能让我们师额外有可维持半个月消耗的弹『药』和油料。”

“修公路、建铁路用不着你们揪心,苏联人已经很努力了,半个月的消耗量也不是不可以额外增派给你们”姚滨略略一想,道:“你回去之后告诉左平,如果他能在今天下午16点之前把巴拉绍夫的那个废弃多时的苏联空军野战机场给整修出来,那我可以让空军一个战术运输机中队特别为你们服务每天至少两个趟次”

姚滨话音还没落,裴扬心里就开始快速计算起来,一个中队的战术运输机就是10架“大力神”运输机,诺以单架载重15吨为计算标准,两个趟次也就是20个架次,也才300吨补给,要知道朝鲜半岛战争期间,共和国陆军一个机械化步兵师单日进攻物资消耗量虽然没有超过600吨,可显然也不至于才300这么一点,但这每天三百吨的额外补给可不会运来就用掉,一日积累一日,直到不能再安排空运为止,少说也能攒下上千吨吧。

“如果每天能够30个架次,或者是直接用‘巨无霸’战略运输机就好了”裴扬只能在心里默默念叨,以高强度的进攻作战单日消耗600吨为标准,在现有的每日可获400吨补给的基础上额外增加300吨,已经算是幸运之极了,再提要求,那显然也不是这个时候。

两人暂时商议作罢,紧急作战讨论会议旋即开始,此次会议一改以往惯例,由第八机步师参谋长裴扬来主持,当然这?br/>

1000

龌嵋檎倏彩且蛭诎嘶绞Γ嵋楦找豢迹嵫锞妥龀隽思蟮u男路桨附樯埽诵囊樘饩褪堑诎嘶绞ζ匕屠芊颉?br/>

巴拉绍夫的重要『性』自然是不言而喻,而第八机步师的进驻其实也并未改变这座城市的危急形势,最现实之处就在于中苏联军与德军之间的兵力差距实在太大,而以前的作战计划就很简单,第八机步师守住巴拉绍夫不退,让巴拉绍夫和萨兰斯克形成南北两个德军难以攻克的“火力点”,而第二集团军其他部队则高速『插』入德军中央集团军群两路进攻的衔接脆弱部,分割德军一部之后完成围歼,重点突破地点都选好了,就在奔萨。

这个计划一瞪功,既能取得较大战果也能充分利用好第二集团军主力部队的高机动『性』,同时还能解另一个“火力点”方向上的德军进攻之危,并且第二集团军还与空军之间做好了各方面的准备。空军将在第二军主力穿『插』分割期间提供及时的、大量的航空兵支援,且同时照顾捍守巴拉绍夫的第八机步师。

然而以前的作战计划虽然简单,可却有太多的不确定『性』,首先就是以第五装甲师、第六机步师为尖刀的主力部队能否顺利在奔萨取得重点突破。突破之后能否快速深入完成穿『插』合围,其次就是萨兰斯克和巴拉绍夫能不能守住,任何一个失守都将可能造成突防主力部队陷入合围境地。

最后就是空地协同是个很难笃定的问题,时间已经来到了五月下旬,多变的天气会随时给航空兵的出动带来不利影响,第二集团军之所以不敢贸然让第二空中突击旅跟随作战,其实也是基于对天气的不信任以及进攻地域恶劣的自然环境,空军虽然可以保证尽力提供支援。可并不能确保百分之百的及时,所以这场发生在五六月份的战役只能更多的依靠第二集团军自己。

当然,还有很多方面是这个作战计划没有顾虑周全的,比如说第八机步师一个重装的机械化步兵部队去坚守一座基本像是被整个强拆了一样的城市。把高机动作战舍弃掉,回归原始的据城坚守?即便第八机步师可以根据实情做出一欣守战术的灵活变化,可一个机步师能有多大的灵活『性』,尤其是来袭汹汹的可是德军第二装甲集群,敌我兵力比达到了惊人的十倍有余。小规模的反击或突击作战俨然如小打小闹挠痒痒。

再有就是让第二空中突击旅这样的高灵活『性』部队,尤其极具反装甲快速突击作战能力,却安排在后方看热闹,即使原有的计划中。完成了穿『插』合围之后,第二空中突击旅会扮演一个快刀手的角『色』。对合围中的德军部队实施“砍瓜切菜”般的快速突击作战,可万一合围不成。第二空中突击旅岂不是空等闲?[]大国无疆285

而且原先的计划中存在较大的不确定因素,朱可夫的苏联战略预备军到底还能在下诺夫哥罗德扛多久?苏联西南方面军能在萨兰斯克继续死守不退?第八机步师能在巴拉绍夫和苏联的第四步兵军有多大的合作默契以至于共同守住这座小城,要知道德军即便不派出古德里安的第二装甲集群,现有的进攻部队也都数量惊人了。

若是要再加上一些原因,那么第八机步师不愿意坚守一座别国城池则还是一个缘由,上万官兵若是为了一座快成不『毛』之地的小城拼杀得气壮山河,先不说值不值得,光是“扬短避长”的作为就是一种极大的可悲,所以第八机步师师长左平和参谋长裴扬以及更多人,都愿意以攻代守,以更为积极主动的策略来完成巴拉绍夫的坚守。

如此一来倒也不难解释为何第八机步师师长左平,要舍下面子的让裴扬带话给姚滨,这些多要出来的物资既能成为第八机步师“救命稻草”之一,也能在关键时候供苏军所用,苏联第四军可是守城豪迈派,他们要是能加强武备、丰足物资,悍不怕死的他们肯定能创造出不小的奇迹出来,至少也能给进攻的德军带来巨大的麻烦,拖慢他们渡过霍皮奥尔河进军萨拉托夫的速度。

裴扬此行也并非要打算把原先的作战计划改变多大,更何况计划已经上报到了战区司令部且已经被批准了,好在战区司令部并不会干涉一线部队的具体作战,更多扮演的角『色』是“支援与保障、协调与监督”等,因而军部已定的作战计划也就能够进行不同程度的改变,前提条件显然是要比既定的计划更加有理有利。

由于时间有限,前来开会的各部代表都是作战参谋军官,所以一众同行之间自然是最容易沟通的,裴扬把改动的作战计划部分讲解出个大概,细节都不用讲,其他人也都揣摩出了个大概,细问几句之后也就洞悉清楚了。

会议进行半个小时不到,一个通信参谋跑进会场向姚滨报告了一个消息,后者立马侧头和裴扬耳语了几句,第八机步师最后一支部队也已经渡河完毕,比原计划只提前了二十四分钟,而这也意味着。如果继续按照之前既定的作战计划,那么第八机步师便可以在霍皮奥尔河畔的巴拉绍夫开始为坚守作战而奋斗了。

通信参谋刚走?br/>

1000

嵫锞秃鸵p跣n慕换涣艘幌『乱』饧诎嘶绞ぐ屠芊虻南6杂诘戮钥赡茉缫巡皇敲孛堋9诺吕锇驳牡诙凹准憾蛞恢焙芮逦蔷褪侵『逼』税屠芊蚨矗菩谛谌缋撬苹3偃绮徊扇∫恍┍浠蛘哂幸馔庖蛩馗扇牛敲赐馕x朗氐乃樟?5和16步兵师很快就会与德军干上,时间应该就在19日拂晓左右,德军可是相当喜欢夜里机动白天进攻。

时间已经刻不容缓,会议继续讨论了十来分钟后。暂代军长职务的罗富强中将也赶了过来旁听,他刚刚才从第五装甲师考察回来,听完会议之后就拍板决定同意裴扬的修改方案,并立刻调令后勤参谋处为第八机步师筹措一笔储备物资以供不时之需。原本“休假”状态的第二空中突击旅也终于提前逢春,乐得赶来参加会议的第二空中突击旅参谋长『毛』国锋乐得直冲裴扬眨眼,似乎在说感恩不尽、定有厚报。

而几乎就在此时此刻,在巴拉绍夫城第八机步师的师指挥部里,师长左平少将也终于敲定了突击兵力组成。争强好胜的机步一团反倒没有成为主力,最晚过河的机步三团倒成了突击兵力的核心组成,而为了加强突击力量,左平让坦克团调出一个坦克营、让炮兵团调出一个自行火炮营加强装甲兵力和炮兵火力。同时还让防空团调出一个自行高炮连和一个防空导弹连合成为一个防空营,一并配属给机步三团。

空前加强了装甲、炮兵和防空力量之后的机步三团俨然成了小半个旅了。而如此厚爱,也自然让机步三团的团长黎勇武上校顿感“鸭梨山大”了。虽然自己的下辖部队顿时扩大了不少,变成了两个坦克营、三个机步营、两个炮兵营、一个防空营、一个支援保障连、一个电子对抗与通信连、一个侦查连,可依然觉得有些不够。

而当满带失望深『色』的其余人等纷纷离去之后,面对着经过空前加强后的机步三团各团营军官,师长左平,有邪自然是不得不语重心长的交待一番了。

“此次加强机步三团兵力,原因很简单”左平当着众人的面,指着东方的方向道:“此时此刻裴参谋长正在军部说服军部及各兄弟部队部分改变既定计划,而能否真正得到大力支持,还得看我们的表现是否值得改变。”

一言即罢,没几个人能听懂左平在说什么,大伙儿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这突然而来的变动是因何而来,所以左平接下来的每一个字眼他们都仔细思量。

“德军兵盛而我军兵寡,德军势大而我军势薄,单以死板战术力拒代价实在太大,所以简单说来,就是试问诸位,你们是愿意以自己习惯的喜好的节奏作战呢,还是很被动很别扭的抵抗?”

素有儒雅风范的左平往往比其他部队的将领说话来得更为和气,这一言一语并不是带有不可置疑、不可逆驳的口气,反倒充满了商谈和交流,当然话的意思很简单,所有人都知道机械化部队长处就在于运动,高机动能力可以让进攻、防守都变得相对的灵活,而死板守城,坦克、步兵战车等岂不不如固定炮塔了?

“我相信德军方面很愿意看到我们龟缩防守,让他们可以充分发挥出进攻的主观能动『性』,可我们会这么做吗?显然脑袋没有被门夹过的就一定不会这么干,所以我才要让历次演习中均能攻守平衡、沉稳应对任何形势的机步三团为机动防御作战的核心力量,并加强部分兵力强化突击作用力”

左平说着,就领着众人来到电子沙盘前,用手指直接在触『摸』屏上从巴拉绍夫到利佩茨克画出了一道直线,并说明道:“巴拉绍夫与萨拉托夫可以说得上是一个地形的分界线,以南是山地而以北、以西则是大平原,尤其是巴拉绍夫至利佩茨克这一未来交战地域,地形平坦、地势开阔,极利于机械化部队作战,具体如何作战我没有死硬要求,偷袭也罢、进攻、猎歼亦可,唯一一个条件就是拒绝太大伤亡”

这一番话倒是让黎勇武顿时眼前一亮了,这等同于是让他的部队成为一支高速游走于战场上的“游骑兵”,专门挑拣德军的薄弱之处狠下痛手,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撤,这是很有挑战当然也是最容易出战果的任务,一种难以名状的信任感顿时油然而生,黎勇武越发觉得自己若是完成不好这个任务,简直就是一种罪过。

而接下来的时间里,作为师长的左平反倒了观众,黎勇武开始“反客为主”,结合电子沙盘开始了各种各样的推演,师部参谋处的几名参谋也参与其中,热热闹闹的场景一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直到乘坐直升机返回的参谋长裴扬满载而归,带回了军部的好消息。

5月18日晨,当朝阳的金光开始谱写万里光芒,沉睡了一夜的霍皮奥尔河上的两座浮桥依然繁忙,连夜赶到的第二集团军工程旅官兵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修建铁架桥,沉重的预制钢件在重型卡车的运载下缓缓的送到河西岸,双向施工俨然已经开始,而在巴拉绍夫城西,一幕更加热闹的景象正迫不及待的展开……(?br/>[]大国无疆285

1000

赐甏?

-<>-记住哦!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