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八六章 “游戏”开始

第二八六章 “游戏”开始

人在兴奋的状态下能够安然入睡?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离开师部之后,第八机步师机步三团又召开了一个内部会议,当然列席此次会议的还有加强而来的三个营的指挥官们和参谋人员,围绕师长和后来赶回的参谋长的意见和要求,机步三团团长黎勇武上校对每一个营都做出了精心细致的安排,一营营长曾益良会后离开团部都已经是天『色』见亮了。

一夜没睡却精神好得很,赶回营部正好和三营营长邓子林凑合一辆悍马,颠簸的一路上两人是越说越兴奋,这回到各自的营部之后,本该好好休息休息,少说也睡上两三个小时,可怎么也没有睡意,躺在行军床上翻腾了好几个睡姿依然睡不着,眼看着太阳爬高,干脆就起床洗漱了。

“新的一天,新的开始,但愿老子今天别踩到狗屎!”

曾益良凑在供水车旁,相当悠闲的开始刷牙起来,这左手持杯具、右手拿洗具,“悲喜交加”可谓是好不快哉。[]大国无疆286

既然就要“外出狩猎”自然就没有“安营扎寨”的道理,机步三团整个团都没有搭建帐篷什么的,官兵们大多都在单兵帐篷或者车里将就对付了两三个小时,解解乏也就够了,尤其当得知即将作为全师唯一一支突击力量深入虎『穴』作战之时,没一个不兴奋难当的,野战炊事车前排队领馒头、稀饭和鸡蛋都一个个交头接耳有说有笑。

洗漱完毕,顺便冲了个头。浑身舒爽,曾益良收拾好洗漱用具刚准备离开,三营营长邓子林已经端着饭盒过来了,嘴上还叼着一个馒头。右手还拿着两个热乎乎的鸡蛋,看架势就知道是个“吃货”。

“哟呵,看你的样子,昨晚怕是没吃夜宵啊?”曾益良抹了一下脸上的水渍,冲邓子林扬了扬头。

“吃个屁的夜宵,饿了一整晚,早他娘的能吞下一头牛了!”邓子林说着便端起饭盒猛喝了一口稀饭,这白面馒头咽下肚子还就得喝点儿热乎乎的稀饭。那才叫舒坦。“对了,团部命令午后才集合出发,还有好几个小时,你们营有什么安排吗?”

“安排?”曾益良愣了一下。瞧了瞧野战炊事车那边的欢腾吃早饭盛况,耸了耸肩膀道:“原本打算是上午10点之前都休息睡觉的,10点之后再用一两个小时收拾,现在看来,10点就能出发!”

邓子林一笑。回头也看了看,转过头来笑道:“我倒是希望这样的激情和热情能够持续到我回来,当然,最好一起出去、一起回来!”

曾益良郑重的点了点头。微笑着和邓子林碰了一拳,然后便扬长而去。邓子林也端着早饭边走边吃,5月18日这个阳光明媚气候温和的早晨对于整个第八机步师而言都是一个美好的开始。新的一天自当有新的气象,而心情美好的人很多很多,龙运达上士便是其中之一。

坐在一断成几节的房屋梁柱其中一节,权当是板凳的龙运达啃着馒头、喝着稀饭,小声的对同班战友布易林说道:“嘿,看到了吗?刚刚咱们营长居然和三营营长有说有笑,看来咱们这回出去还这是个美差!”

直接把轻量化防护头盔摘下当板凳坐的布易林正剥鸡蛋来着,听龙运达这么一说,赶紧就抬头起来看了看,曹营长哪儿有人影?不过也好,要是被逮到把头盔当凳子使唤,少不了一顿骂,可这也怪不得布易林,这苏联人的楼房啥的,虽然是被炸得基本成了砖石瓦砾等原始状态,可砖石、半截预制板什么的,坐上去凉屁股,而且他才不想让自己刚刚换上的崭新『迷』彩作战服就染上了灰尘。

“不一定(布易林绰号),你小子到底看见没?”

龙运达作势就要一脚踹来,眼疾手快的布易林赶紧一挪身,堪堪躲过龙运达的一脚,扭过头来就骂道:“看什么看,老子的双眸是用来看美女的,哪儿是用来看营长的,再说了,营长美吗?”

“去你大爷的!”龙运达站起身来,拍拍屁股抬脚离去,他可是要回去补一觉了,这次出去可真不知道往后能睡得上几个安稳觉,不过走了几步便扭头过来戏谑道:“不一定,你小子得悠着点儿,小心光棍三年半,母猪赛貂蝉!”

布易林一口吞下鸡蛋,将手中的鸡蛋壳糅合成一团扔进一旁的垃圾堆,拿起垫屁股的头盔便紧追上来,冲到龙运达身后就是一脚飞踹,『奶』『奶』个熊,爷们儿已经四五年没见过美女了,他娘娘的,再被诅咒那怎么能行?

龙运达早就料到布易林会报复,所以一个闪躲,布易林的飞踹就一脚踹在了空气上,而紧跟着扔来的头盔也哐啷啷的砸在了地上,周围其他用餐的士兵也都大笑起来,一个个赶紧给布易林加油鼓劲,大吼大叫道——“不一定,揍死小龙人(龙运达的绰号)”、“妈的,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揍他,往死里揍!”

龙运达耳朵可不是摆设,他一听到身后如此之多的倒戈声,一脸怒『色』的就转过头来,潇洒的做出了一个竖中指的手势,可他万万没想到,日,连长正好看向这边,那竖起的中指在阳光的照『射』下还真是相当的突兀耀眼,连长徐广川当即就火气大盛,就知道是龙运达这厮不安分,一把就扔来一个鸡蛋,不偏不倚,正好砸在龙运达身后的布易林脑袋上。

突然被砸的布易林火气更大,捡起地上的头盔转过头来就大吼道:“我草,谁干的?”话音刚落,只见连长相当勇敢的昂了昂头,敢咋滴?

如此一个乌龙,龙运达是忍不住大笑起来。而周围其他士兵更是轰然大笑,几个正啃馒头喝稀饭的都笑得前俯后仰,就差把刚吃进去的全给笑喷出来,而面对此情此景还能呆的下去么?龙运达赶紧就和布易林俩人落荒而逃。只留下一片哈哈大笑声穿透空气扑杀而来。

逃似的跑回宿营地,龙运达刚一站定就被身后的布易林给一脚踹准在了屁股上,并伴随了一个大声呵斥声:“大清早的就让老子丢大发,小心上战场后老子给你屁股一枪!”

说话间,正在单兵帐篷里睡觉的同班其他战友也都醒了,狙击手卢志拉开帐篷拉链伸出个头来,睡眼惺忪的就问道:“喂喂喂,老班长、副班长。你们两个怎么大清早的就基情四『射』?我们的早饭呢?”[]大国无疆286

“早饭?”龙运达从来就没觉得自己这个班长职务是有必要存在滴,比如说现在,他刚刚只顾着自己吃饱喝足,好像忘了还要给其他十个人带饭回来的。“去去去。哪儿有让上级给带饭的,要吃自己去吃,餐车管够!”

说完,龙运达就拍了拍屁股上的脚印和灰尘,再不理睬布易林了。熟练的开始收拾起自己的单兵帐篷,折叠睡袋、行军被、防『潮』垫以及收拾私人物品,刚刚还空空如也的战术携行具很快就塞得鼓鼓的,当然扔掉那几双没来得及洗的臭袜子。还是有不少空袋的。

“我草,你的袜子几天没洗了。怎么这么臭?”

就在一旁收拾东西的布易林大吼一声,没睡醒的也都被彻底叫醒了。一个个听到副班长的急吼声,顿时一个个精神抖擞的往龙运达方向一看,果然,几只脚底泛黑的袜子正可怜的躺在地上,散发着熏人的汗臭味儿?

“反正马上就去领取物资,咱领它个14双,一周下来明天可换两双,保准儿不臭脚,而且还不用洗脚!”

龙运达还真是把“浪费主义”演绎到了极致,听得布易林心里直哆嗦,也难怪连长始终对龙运达爱恨交加,这厮还真不是个好货。

正副班长都开始收拾东西了,其他人等也自然赶紧开始行动,不一会儿就一个个急吼吼的去洗漱吃早饭了,把检修步兵战车的事情全落给了龙运达二人,话说这机械化步兵营号称有一个重大传统,那就是在重大军事行动之前,大型车辆装备都是由带“长”的负责检修,比如说班长、排长、连长什么的,据说是为了保障行动不因装备问题而出现纰漏。

传统就是传统,一点儿含糊劲儿都没有,将二人的战术携行具扔进车里放好,龙运达就开始检查战车底盘、驱动系统、悬挂系统等,而布易林则先是爬上车顶检查了一下炮塔,25毫米机关炮的零部件看起来挺复杂但经验到了,多瞄几眼就能看出个大概,当然尤为重点检查的对象还是火控系统,这步兵战车为了适应多样化作战环境,车辆『性』能自然是相当不错,加上合理的保养一般都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反倒是火控系统,越是先进的东西就越得仔细检查避免出错。

一番检查下来,去用餐的十人也都回来了,而爬上爬下新衣服也成了脏衣服的布易林也真顾不上“爱美”了,赶紧就领着两个人去领战时才下发的一些装备,而龙运达则叫上另外八个人,一部分去搬来检修器材、一部分人合力拆解履带,这出征之前检修车辆的活可轮不上支援保障排来帮忙,所以大部分工作还得靠机步班自己动手。

话说这即将出征,这领取装备的人还确实挺多,聚集在连指挥车外的十来号人都是过来领特殊装备的,这些装备并不是枪支弹『药』什么的,这些东西从萨拉托夫出发就下发到位了,得益于车辆的普遍化,六个基数的弹『药』量并不算少,所以这次过来领取的显然是极为特殊的装备。

第二集团军是数字化重装集团军,其下辖的第八机步师也显然不会是纯机械化也不至于是信息化,而所谓的数字化部队,其实相比于机械部队,也就是利用了计算机信息处理技术,把声、光、电、磁等信号转换成数字信号,也就是把语言、文字、图像等信息转变为数字编码用于传输和处理,因而和机械化部队相比。数字化部队里会有许多的侦查、记录、传输、处理等信息设备,而最好的类似比方就是落后的叫喊和书信通讯方式,变成了语音电话和电子邮件或短信的形式。

所以,作为数字化部队。从情报到通信、从指挥到控制,人与武器之间、部队之间、上下级之间、作战要素之间、单兵与整体之间甚至是人与武器之间等等,都是由大量的数字信息来串联而成,高速的、大量的、畅通的信息传递将整个部队形成了一个空前缜密的整体,无论是分散还是聚集,都能够充分体现出一个整体特质。

如此一来,就不难看出数字化部队最特殊就在于“数字”,计算机可以用0和1勾勒出一个虚拟的『逼』真世界。完成所有的信息记录、存储与处理,而人类活动中,视觉、听觉、嗅觉、触感等等所构成的多维世界,其实在军事上。最有作用力的是“声音”、“图像”和“视频”,而要想把这些信息元素做到广泛共享、及时共知,数字处理技术、数字通讯技术等等就显得格外的重要,而如果发挥到极致,也就升级成为信息化部队了。

不言而喻。布易林等人前来领取的装备显然就是数字化部队的核心机密设备了,从单兵到师旅,数字化部队的构建核心基础就在于网络,不过对于作战班这样的基础单位而言。网络的构成并不复杂,与上级之间的数字信息衔接才是关键。所以布易林前来领取的装备之一乃是重中之重的单兵网络通信设备,也可称之为战术通信网络终端。

除此之外。敌我识别器、全球卫星定位器、单兵电脑终端、单兵侦查打击系统(装在头盔挂架上的摄像头)等等当中,敌我识别器是没有在之前就分发下去的,这种由问答机和应答机构成的设备刚刚研发来之时还很大很沉,多装备在战机、战舰、坦克、战车等有承能力的平台上,而后来随着共和国信息技术、先进制造技术等多方面技术的不断进步,成本在不断下降、设备体重也在降低,渐渐可以装备到了数字化部队单兵一级中来,避免在战争中出现误伤。

而敌我识别器之所以临近重大军事行动才统一分发,可不是因为它有多贵重,而是因为这东西就类似于一种传统的“战场口令”一样,答得上口令的就是友军、答不上的就是敌人,这可比依靠标示、涂装什么的更具有防伪『性』,当然这敌我识别器的出现其实就是将人工识别变成了自动识别,让口令变成了数字化的电子口令,作用都是一样,自当是为了避免自相残杀。

先进的敌我识别器之所以出现还是因为武器装备的先进化、作战区域扩大化、作战形式多样化,传统的面对面进攻已经演变成了以超视距的不接触作战为主,敌我之间、我方内部之间都需要及时快速且准确的识别敌我信息以避免出现误伤,尤其是航空兵部队和地面部队之间,稍有不慎就容易酿成自己人炸了自己人的惨剧。

由于敌我识别器中应答机是被动式的,在收到己方询问信号时,能自动回答一组特殊的编码信号以供询问方来判读识别,而问答机则除具有应答功能外,还能主动向被识别的目标发出询问信号,根据有无信号反馈以及反馈的信号进行判读来判定对方的身份。

而放松和接收的信号都是一种特殊的电子脉冲码,这种脉冲码需虽然具备较强的抗干扰、抗伪造能力,但毕竟不存在绝对的完美,所以在重大军事行动之前,往往才会利用专用的保密设备来生成特殊的脉冲编码,并且为各个部队分配好编码地址,防止被恶意欺骗干扰。

布易林等人领到的敌我识别器其实往往更多的用处是在实战中为了避免士兵之间出现误伤,该设备可以与武器系统实现信息联动,比如说两个都戴着这样识别器的士兵,用****和突击步枪瞄准对方『射』击都会出现扳机无法扣下的故障,子弹打不出去也自然不会误伤。

已经设定好了工作频率、分配好了编码信息的单兵敌我识别器并不大,但小小的一个东西里确糅合了很多的先进技术,抗摔、抗湿热、抗电子干扰等能力都相当卓越,尤其是加强了单脉冲技术、旁瓣抑制技术、抗同步异步干扰等技术之后,敌我识别器基本是无法被干扰的。

而除了这个关键时候可以保命而不被自相残杀的好东西之外,布易林等还需要领取一样比较重要的设备,它便是一个加密信息终端器,作战成员也就是单兵如果需要与整体之间形成互通互联,显然会有大量的信息需要实时的共享传递,这加密信息终端基本可以看做是士兵身上所有电子设备接入整个作战网络的一个“无线猫”,只不过它还带有自动将所发送信息加密、接收信息解密的功能,。[]大国无疆286

且还分发下来之前,内部存储了一些数字代码,用处之一就是比如说在交战过程中,连长突然要找到不知何处的某某士兵,那么他通过网络就可以呼叫这个士兵,同时也可以直接进行信息定位查找,储存在这个终端的数字代码也就成了这个被呼叫士兵的“身份证”或者“电话号码”,是网络中独一无二的,要找张三,就绝不会找到李四。

所以,但凡这些极为重要的设备都不会在重大行动之前就下发到每一个士兵手中,而当这些设备领取到位之后,那么也同样意味着,战争而非游戏,已经开始!(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aoye/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