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七十五章 针对

第七十五章 针对

“按照前些日子我们协商出来的结果,我们可以确立的是中方代表团务必向大会提出我们的合理请求!而且是必须……”

顾维钧已经是第三次“造访”亚美集团法国分公司,中国国内目前就以人民军控制的地盘最大,实力也是最强的,尤其是他们有一家实力超强的集团,亚美集团在国际上具有很重要的影响力,变相赋予了自治区特别大的话语权。

直系军阀最有势力,掌握着被帝国主义国家们认可的中央政权,虽然实力不高不低,但作为“中央”,它还是有一定的国际发言权。广州方面最有革命漏*点,但他们内部也是矛盾重重,在一个革命的旗帜下干着军阀割据的勾当。至于其他各派系军阀,在国内都根本连资格派代表到欧洲都没有,更不用说到了国际上会不会被认可。

由此代表广州的王正廷用不着顾维钧去鼓动,他根本就没什么主见也没必要有意见,所以一心要在国际舞台上为中国争得一点利益或者说一丝公平的顾维钧,只能试图说服自治区的代表,在之前中方的代表团根本就不是一个团体,各自之间是君子之交,简直平淡如水毫无共同话题可言,偶然的一次相聚才拉近了各自间的距离,当然也才让其他的代表们知道了自治区的代表常驻地点,所以顾维钧随时都可以找上门来闹腾闹腾。

“合理请求?必须?”曹贵川用很是重的语气说出这六个字,言语之间充满着怀疑的口吻。示意顾维钧还是喝喝茶好,自己品了一口之后摇摇头说道:“顾大使如果真的想为中国争取到一丝半点,我举双手赞成、尽最大力度支持。可你有没有仔细想一想,意大利、日本,这俩个国家的代表该比我们中国有分量吧?可他们还不是一样一边凉快去了,美英法三国没商量出互利互惠的方案出来,咱们这些弱国、小国,还是一边等着为好!”[]大国无疆75

“可我们不向世人陈说出我们合理的请求、我们应得的待遇,又怎么可能得到世人的重视,怎么可能赢得列强们的赞许?”顾维钧明显很是激动,茶也不喝直接站起来和曹贵川说话。“我们是四万万中国人的代表,我们代表着中国的国家利益,我们……”说到最后,顾维钧自个儿倒先词穷了。

曹贵川也站起身来,径直走到顾维钧的面前,一字一句慢慢说道:“你是不是想说,帝国主义国家必须废弃在中国的势力范围、撤走军队和巡警,裁撤外国邮局、通信机构,撤销领事裁判权并归还租借地、租界,恢复中国关税自主权等等,甚至包括日本人的二十一条?”

“是!”顾维钧非常干脆的回答道,他就是有那个打算大会总有轮到讨论中国问题一天,将来他必将代表中国向世界发出正义的要求!

“那我一定支持你,到时候一定会给你多备下几壶茶,好润润嘶哑的嗓子!除此之外,我什么都做不了。你可以说我对国对民有二心,但我们的话注定是得不到该有的结果,这是不争的事实,无论你是信与否!”

说完,曹贵川坐下来盯着痴呆矗立的顾维钧,摇头叹气之后好心的说道:“不仅是你,包括我在内,包括所有的代表在内,我们都会在该说话的那天说出我们的合理请求,即便这是对牛弹琴白费劲,我们也要说。除此之外,我们用不着四处求人,求人不如求自己!”

“求人不如求自己,求自己?”顾维钧很是无奈的摇头叹气,颓然地坐下后终于尝了一口热茶,和同样无奈的曹贵川对视一眼后,俩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无奈的笑。

弱国无外交,作为毫无国家主权的中国,是不可能受到列强的重视。在整个世界的注视下,列强们都可以堂而皇之的汇聚一堂讨论如何宰割战败国的血肉,这本身就是他们的畜生习『性』直接体现,既然都已经是畜生了,那就得尊重丛林法则,尊敬强者欺凌弱者,这是应该的也是必然的,怎么可能听从弱者的摆布。

“咱们就只等着那天好好吼他几嗓子就好,不过在此之前,我很希望顾大使能了解了解咱们是如何求自己的。”

曹贵川笑呵呵的看了顾维钧几眼,此人作为中国驻美国大使,或许还不是全世界最寒酸的大使,但这衣着品味还着实紧跟世界『潮』流,亚美服饰公司不久前才在美国时装发布会展出的新款西装,三百多美金一套的物事,今儿就在顾维钧身上穿上了,“京城四大美男子”还真不是盖的,而是用钱堆出来的。

“你们?我可是听说你们人民军可是很能捞地盘得很,整个中国西部都被你们蚕食干净了,怎么这么快就有东进的想法了?”顾维钧无心取笑曹贵川,但他说的的确是实话,是实话就容易伤人,他并不想中伤谁,赶紧补充说道:“很抱歉我刚才的说法,或许是我们之间的政见不同,但我不可否认的是,你们的确很出『色』,中国能在你们的统治之下,一定不是今日这般局面…”

“没事儿,政见不合又不代表彼此不能做朋友!”说着,曹贵川又瞄了顾维钧几眼,从鞋子、裤子、西装、衬衫、领带、礼帽都看了个遍,这才发现整个顾维钧一身的装束可都是自治区的工业产品,要是加上他出行所乘坐的轿车,可以说自治区的各种商品都溶入了顾维钧的生活之中,但这点点滴滴并不能改变人心中的想法,尤其是固守的政见。

“政见?我这人谈不上有什么政见,只是对于事情有着自己不同于常人的一些看法而已。”说着,顾维钧淡淡的饮一口茶润润嗓子后说道:“我难以想象一个国家如果一党专政,也会有民主?我也难以相信一个不断加强工业建设、军事扩张、宣扬民族主义的政党,能够治理好一个国家?当前失败得无底的德意志民族,就是一个最好的明证。”

“你的意思是我们复兴党是没有前途的?或者说我们没有那个能力治理好中国,管理好人口数亿、千万余平方公里的大国。你还不如说直接说对一党专政没有信心,就像你当初选择一款新的衣服一样,不仅怀疑其质量,还对它是否能够赐予你更好的形象特别关注。你是一个不敢轻而易举改变的人,你害怕自己被改变之后的样子。而我们党,从来不怕任何改变……”

“不怕?可你们是在眼睁睁的看着帝国主义欺凌中国人,剥夺中国的国家主权……”

“顾大使,你可是做外交的,应该知道凡事必须有根有据才行,我们自治区何时眼睁睁看着别国欺凌中国人了?我们何时置百姓于不顾了?自治区发展至今已经幅员数百万平方公里、区内近两亿人口,政治、经济、农业等等,哪一方面不是欣欣向荣的大好景象?帝国主义国家又何时在我们的眼皮底下让中国人被不公正对待了?”

曹贵川接连的反问到顾维钧,这位长期身居美国的大使或许是听到了某种风言风语,对国内内的各种事态发展肯定是不知真情,就如很多沿海地区人民一样,很容易被流言蜚语所误导,人民军不过是军阀中的一支而已,只不过地盘更大、人口更多、兵力更足而已,永远洗刷不掉劫虐的本『性』。

“帝国主义国家纷纷忙于欧洲战事,自然无暇东顾,不过日本侵占中国山东、提出灭亡中国的二十一条的时候,你们在哪里?”

“你认为我们应该在哪里?可我们自己知道自己该在哪里。对了,袁世凯不是同意日本人的二十一条吗?我们可是发兵反对了他的,日本人的二十一条我们也坚决否认的,难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应该打到山东去,然后和日本干上一架?或者发动一批又一批的人抵制日本商品?或者派出像你这样的人去和日本人商议商议,实在不行了抗议两句泄泄恨作罢?”

“可你们自己不是标榜着要带领着中华民族实现伟大的复兴事业吗?维护国家主权和尊严是你们不可推卸的责任……”顾维钧立马找到了反驳的据点,他知道一些复兴党的事情,当然也包括复兴党那令人咋舌的宏伟目标,即便他们在自治区内的确做的不错。[]大国无疆75

“责任,是由能力而决定的。能者多劳并不代表着能者需要负全部的责任,我们实力弱小的时候知道该怎么去壮大自己,在壮大之后我们何尝忘记了随之而来的责任。”曹贵川了一阵后,还是打算直接一点好。“总之,我的意思就是,如果我们能执掌国家政权,那我们必然也是必须负起全部责任了,这不仅仅是我们党的使命,也是一个国家政权应有的作为。但现在,我们不是还没扩张成国家吗?”

俩人又是对视一眼,比上一次笑得更灿烂了。

年10月6日,巴黎和会三巨头终于结束了口水战达成了一个均能接受的对德处理协议结果,所以时隔数月之后巴黎和会终于再次“开幕”,大会刚一开始三巨头便迫不及待的公布了他们的协商的结果,根本不顾及其他国家是否有不同的意见。

按照他们协定的结果,德意志将损失掉一成的领土和人口,所有的海外殖民地、百分之十六的煤产地及近半数的钢铁工业。莱茵河西岸将交给协约国占领管理,东岸50千米内为不设防区,禁止德国实行义务兵役制,只准保留陆军10万人,同时还禁止德国拥有空军、坦克和潜艇,海军力量受到严格限制。

另外恢复各交界国的疆界,虽然停战之时,德国早就割让阿尔萨斯和洛林给了法国,让后者恢复了普法战争前的疆界,而承认波兰独立、割土地给捷克斯洛伐克等是三巨头商议的必做结果。

所以,大会刚一开始便让德国代表陷入了深渊之中,过于苛刻的决定让德国代表非常不满,提出了异议后大会美国表示赞成,是应该对部分地方做出调整,于是大会又不得不匆匆结束,但谁也没想到这种反复竟然有了六七次之多,这种流于形式的会议直到十一月初才宣告结束,德国最终接受了改良版的条约,而这时候才大会才开始过渡到讨论其他问题的时段的,但仍旧不知道何时才能轮到中国。

11月23日,大会终于讨论到了中国问题,在轮到中方代表发言的时候,中方派出了两名代表做了发言,顾维钧和萧奈天都向大会提出了早就商议好的要求,但主导大会的美英法三巨头并没有给予当场讨论以便拿出合适的处理,26日大会重新开始后,英法坚决支持日本按照二十一条接收德国在华的权益,并坚决反对顾维钧和萧奈天俩提出的恢复中国主权等要求。

26日上午十时,英法当着众多代表的面重述了他们的主张之后,日本、意大利等国纷纷表示赞赏和支持,而早已落魄的德国人却坚决的站在了中国这一边。十点零五分,中方六位出席代表一致决定,坚决抗议英法的决议,但在众多英法日喉舌的叫嚣下,中方的呼喊实在难以撼动大会的决定。

28日下午4时,主导大会的声音依旧是支持日本的而非中国的正义,中方不得不刚一进场后便宣布拒绝接受该决定,而就在此时一直沉默不发言的美国方面,其最重要的头头即美国总统总统威尔逊,终于站出来表示支持中国收回山东的权益,而后美方便同中方代表一道离场表示抗议。

但狡诈的威尔逊并没有说他支持中国人收回国家主权,让帝国主义国家失去在华利益和种种特权,这是触及所有资本主义国家的底线,能支持中国人收回山东权益,也是美方觉得日本在远东势力过于强盛,如果不加以压制,贪得无厌的日本人将在远东酿造出难以想象恶果。

大会的所有会议议程和种种结果,都被中国新闻界广泛传播,当大会好不容易讨论到中国问题上来,结果主导巴黎和会的三巨头有两个半站到了日本那一边,可以想象中国人会对帝国主义国家持怎样一种反应,尤其是针对日本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